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武同修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仙武同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部分 第九章 悲伤童年(求鲜花)

    狭小的石室内,萧钰斓闭着眼睛看着靠在墙上,脸色虚弱无比,低声呓语着,萧晨紧皱着眉头,看着头顶接近十米高的洞口,不知如何是好。

    “萧晨表弟,我要死了吗?”萧钰斓睁开眼虚弱的说道,她最后中了张长老全力的一拳,大武师巅峰的一拳通过武技混重拳,庞大的力道将她体内的经脉几乎全部摧毁,体内的武魂根本没有办法运功疗伤。

    萧晨走过来,坐在她旁边笑道:“别瞎说了表姐,好好休息,这洞口也只有十米高而已,我想想办法很快就能出去了。”

    萧钰斓苍白的脸上,闻言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你要是能走,就自己走吧,不用管我了,我从出生的那天起,就注定只能给身边的人灾难,我早就该死了。”

    萧晨笑道:“别说傻话了,我是不可能丢下你不管的,只要我活着不会让你死的。”

    萧钰斓苍白的脸上依旧看不到一点血色,红唇轻启,喃喃得道:“你难道不觉得我一直在七角山中修炼不奇怪吗?”

    “奇怪是奇怪,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秘密,我不觉得打探别人的秘密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萧晨撇了撇嘴道。

    “我五岁那年就拥有武魂,我记得那时候父亲的表情非常难看,我那时侯小,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在自己体内的那朵花很美。”

    “我以前有个姐姐,我那时候不懂事,把一品红给姐姐看,姐姐中毒后摔了一跤擦破了皮,就这样被我毒死了。那时候我终于知道父亲为什么不喜欢我了,我有毒啊,我吃过的碗,喝过水的杯子,做过的凳子都要擦洗好几遍。”

    “我也不能和其他的小孩玩,萧晨表弟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们在一起还玩过过家家的,可我的武魂出现之后,父亲就不准我和你们玩了,我很难过,总是一个人偷偷的躲起来哭,八岁之后父亲就把我送到了七角山内,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下过山,父亲每隔一一段时间会送一点东西上来。”

    萧钰斓说的很慢,似乎在追忆很久以前的事情,苍白的脸上忽然浮现一丝笑容,“在山上我很少遇到人,第一次碰到表弟时,居然不认识了,还打伤了你,我那时候其实很害怕,怕表弟你说我是个怪物,你不知道这些年我一直在山上杀着这些灵兽,很多时候我自己都以为自己是个怪物。”

    萧晨心中涌过一丝心酸,打断萧钰斓的话说道,“钰斓表姐,你不是怪物,你很美,你比山下的好多女孩都要好看,而且怪物也不会送给我一瓶疗伤药。”

    萧钰斓苍白的脸上出现一丝绯红,有些不相信的说道:“真的吗?”

    萧晨很认真的说道:“真的,表姐不要说话了,好好睡一觉吧。”

    也许是真的相信了萧晨的话,也许是真的很累了,萧钰斓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呼吸慢慢平稳起来。萧晨抬头再次看看了头顶的洞口,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拿出怀中的那把断剑。

    青色的断剑,剑身上流离着淡淡的光泽,握着剑柄萧晨随手挥舞了几下,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强大的力量,注入几缕元气进去,再次尝试了几下,依旧毫无反应。

    难道这只是一柄普通的剑,萧晨有些沮丧,将断剑放进怀中,拿出最后抢到的月亮石,笑了笑,不管怎么样,这块月亮石是假不了的,这么大一块,卖的话十万两黄金应该没什么问题。

    可现在的烦恼是怎么出去,十米高的洞口以他下品武者的境界是不可能跳上去的,即使以萧钰斓的修为也跳不上去,更何况她现在经脉还受了伤,一丝元气都不能调动。

    “姐姐……姐姐,钰斓……不是故意的……”

    萧钰斓似乎在做恶梦,眉头紧皱,脸色苍白的格外可怕,不停的呓语着,萧晨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死宅罢了,平时连女孩子都接触的少,更不会有现在这种情况发生了。

    萧晨修炼的紫雷决,虽然霸道,但说到底其实还是仙灵之术,只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所限,仙灵之气不可能出现。但即便如此自己的元气,肯定还是会带有一丝仙灵之气的作用疗伤,萧晨先前也受了张长老一拳,伤了心肺,元气滋养了一会后,现在伤已经完全好了。

    应该还是有作用的,想到就做,将萧钰斓的身体慢慢的扶正,手搭在她的肩上,萧晨运转紫雷决,一丝丝温和的元气慢慢的注入萧钰斓的身体中。

    心神随着元气进入萧钰斓的经脉,萧晨暗暗心惊,萧钰斓体内的经脉破损的非常严重,八条主要经脉上布满大小不一的伤痕,满是沟壑纵横,一些细小的经脉只有一丝链接在一起,差一点就要断了,看起来触目惊心。

    萧晨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元气,滋养着这些受伤的经脉,萧钰斓痛苦的神色慢慢缓和起来,她觉得体内有一股暖流在她经脉中流动着,心中有些惊异,知晓是萧晨在为她疗伤后,脸上窜起了一丝红晕。

    萧晨控制着心神在萧钰斓的大小静脉中缓缓的过了一个大周天,那些伤痕看起来缓和了不少,将心神下压,萧晨控制着自己的元气朝萧钰斓的丹田处涌去,一朵娇艳的一品红停留在丹田之中,只是此刻一品红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似要凋零一般。

    “萧晨表弟,可以了。”

    脑海中突然想起的声音,吓了萧晨一条,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萧钰斓的心神直接对自己发出的声音,这时他也想起了,心神没有进过对方的同意,进入别人体内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尤其对方还是一位女孩子。

    萧晨退出心神,收回元气,刚欲起身,只觉得头晕目眩,一个踉跄又坐了下去,苦笑一声,原来帮人疗伤也是一件这么费神的事情。

    萧钰斓有些担心的说道:“没事吧,萧晨表弟。”

    “没事,表姐不用担心,只是元气消耗过度,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你感觉好些了没有。”萧晨道。

    萧钰斓脸又是一红,小声道:“谢谢萧晨表弟了,感觉好了很多。”

    “那就好,再治疗几天,表姐的伤应该可以完全治愈。”

    ……

    石室中的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六天已经过去,两天前两人随身带的一点干粮和水已经用光了,武者的身体几天不吃不喝也没什么大问题,可时间一长也要死人。

    六天来萧钰斓的身体的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没有得到好的调养,身子骨依旧有些虚弱。萧晨每天替萧钰斓疗完伤后,剩下的事情就是修炼了,黄阶高级武技雷神破已经能够练到收放自如,紫雷真火增大了一圈,下品武者的境界更加稳固了。

    今天就是和萧剑约定的日子了,自己还没出去,不知道外面会传出什么留言,抬头看着那十米高的洞口,萧晨只觉得心烦意乱。

    “萧晨表弟,月亮石中的那柄魂兵,可以拿出来给我看一下吗?”萧钰斓柔弱的问道。

    萧晨点点头,从怀中拿出那柄断剑,递给萧钰斓,“这魂兵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这些天我已经试过好多次了。”

    萧钰斓没有说话,轻轻摩挲的剑身,取下一缕青丝缓缓的落下,在断剑上轻轻划过,断成了两半,又从脚下拿出一把短剑朝断刃上劈去,哗的一声!短剑立刻断成了两截。

    “吹毛断发,削铁如泥,这剑绝对不普通。”

    萧晨笑道:“就算这样,现在也帮不了我们什么,能帮我们飞上去吗?”

    萧钰斓轻轻的笑道:“谁说不能呢?”

    只见她轻轻一跃,身体拨空而起一丈多高,正要落下之时,断剑朝墙上一插,剑身完全没入墙中,右手握着剑柄,借着这个点,身体再次拔空而起,几个起落身体已经飘出了洞口。

    萧晨在底下看的目瞪口呆,哐啷一声,匕首掉了下来,萧钰斓在上面喊道,表弟你也快点上来吧,那些人已经走了。

    萧晨捡起断剑,心情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学着萧钰斓的样子,费了好几个起落,才飘出了洞口,一股清新的空气飘过来,萧晨真想大声吼叫一番。

    石台之上张长老的尸体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腐烂,萧晨懒得管他,四处找寻了一番爆炸的月亮石,将那些变成碎片的月亮石全部收集起来。

    两人呈原路返回,有了断剑的帮助,甬道中阻挡二人的四壁,轻松的就被断剑划破,临下山前,萧晨邀请萧钰斓一起下去。

    萧钰斓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了,被困的六天里她已经知道今天就是萧晨和萧剑决斗之日,有点担心萧晨,决定下山去看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仙武同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仙武同修》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仙武同修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仙武同修》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