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其他类型 > 跑出我人生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跑出我人生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百六十七章 认真训练,备战2008!

    9月24日,上午。

    一大早辛庄训练基地田径场上,噗噗噗的脚步声不绝于耳。

    三圈的热身跑之后,苏祖正绕着体育场跑道慢走着将身体活动开,一边双手轻微地摆臂,似乎在模仿自己过弯道时候,重心的把握。

    今年在200米项目上,苏祖的进步很大,从成绩上来说,远远超过100米。

    这是因为200米讲究的中后半程的速度保持能力,在这点上,苏祖连续两年在亚高原的冬训对于他的提升还是很明显。

    他不缺乏速度,缺乏的是速度的保持能力,在这一点渐渐补足之后,他在200米项目上的提升才会如此巨大。

    不过,苏祖自己知道还有一些问题需要他在琢磨一下,技术还需要进步一的雕琢。他是100米短跑出身,在200米的弯道技术上就会显得有些粗糙。

    虽然后面通过训练接力赛,第一棒和第三棒的弯道训练,完善了不少,但和最顶级的200米选手相比,他自己可以感受到相对还是有些粗糙。

    在身体重心把握和弯道加速上,达不到他在100米上的那样圆转如意。这一点也是当前100米选手多少的问题,像加特林和鲍威尔,两人在200米上的稳定表现,就远远差于100米。

    训练的侧重点不同,造成最后的结果自然不一样。

    和普通的选手在同场比赛的时候,还能通过硬实力来弥补这一点,但是在和同一水平的顶尖选手较量,任何一丁点细微的差距,都会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

    苏祖在慢走经过弯道阶段的时候,就再一次感受自己身体在这个阶段处于高速时重心的把握和手臂摆臂弧度的大小。

    200米和400米项目里,到了选手最后冲刺的一个弯道,经常会出现轧道的情况,很多时候也就是选手在这方面的技术还不够完美。

    当身体进入绝对高速,或者达到一定疲劳程度时,无法更完美的把握住身体的重心,一不小心就踩线轧道,最后没有了成绩。

    在有高倍摄像机覆盖全场的今天,几乎任何一点犯规的动作,到最后都会被查出来取消成绩。

    在原地绕场走了一圈之后,苏祖感觉到身体渐渐已经活动开,方才热身时候带来的有些急促呼吸感,到此刻也平复了下去,便准备继续开始直接的常规100米和200米的适应性训练。

    这是2007年以来养成的训练方式,每一天的清晨,都进行一段时间新跑法的适应。

    身体的节奏和技术都是长期一遍又一遍训练,使得肌肉记忆大脑反应都纯粹成为了下意识,是一种如同呼吸眨眼般的自然反应,完全成为了一种本能,才能够在赛场跑出理想的成绩。

    一般来说对于短跑运动员,如果骤然改变自己的跑法和节奏,起码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够完全重新适应。

    毕竟扭转人体的自然习惯,并且要达到先前水平甚至超越先前的水平,这是一个长期反复练习的结果。

    这就像是走路,普通人走路的方式各异,但是从军之后,经过长期的队列正步等各种军姿训练,几年的时间就会完全变化。而这种变化如同是长期在军中,完全融入身体本能,可能以后自然而然一辈子都会如此。

    而如果两年的服兵役结束,重新回归社会,可能一部分人在开始一段时间还会保持军队里羊城的习惯,但慢慢地不出多场时间,又将重新回归到之前。

    说到底,就是一个长期训练反复不断的结果,将某些东西直接浸透到骨髓里,成了身体的一部分,这样才能在真正高强度高水平的竞技比赛中出现稳定甚至超出的发挥。

    苏祖能够七八个月的时间就再次适应新跑法,并且打破了自己的极限,一方面是这种优化本身十分符合他的身体状况,另一个也是他日复一日完全整个人都沉浸在训练上面。

    而且,苏祖的自我感觉,他现在不但是要保持住身体养成的新的节奏和习惯,还应该有进一步提升的可能。

    从2001年踏上短跑开始,他从一个门外汉,对于这些只是知道最粗浅的知识,甚至很多了解的训练方法都是道听途说。

    到现在六年多时间过去,他自己在不断学习和结合自己身体的情况,已经渐渐理出了训练的方式和重心。

    这也是一个顶尖运动员渐渐走到后面的过程,因为有理论指导,还有自己的切身体会,更能够把握住那很细微的一点点的变化。

    这也是田径教练很多都是运动员出身的缘故,田径尤其是径赛这一类,不像球类的对抗性运动,是多人集体合作项目,要配合和技术。径赛或者说很多如乒乓球羽毛球这一类的运动,都是一人成军。

    自己从新手入门,到一步步完善技术,登上顶端,这个途中经历过的所有东西,几乎都是可以给其他人参照训练和吸取经验的。

    像卡尔-刘易斯、迈克尔-约翰逊这些运动员,到了职业生涯后期,基本上已经不需要教练给他们制定计划,自己就能够有的放矢的进行训练。

    这一点李志忠对于苏祖也开始放得比较松,从去年苏祖改节奏的训练开始,训练的计划就渐渐由苏祖自己主导、掌控训练计划和进程。

    在后世苏丙天2018年接连开始打破自己60米最好成绩,很大一部分因素也是开始由他自己开始掌握训练方式和进程,自我思考。

    当然这不能否定之前教练给予指导训练的意义说在,只是到了职业生涯中后期,大量的比赛和训练经验,以及对自身的了解,可以进行更细微的调整。

    起跑线前,苏祖双脚踩上起跑器,开始俯身摆出起跑动作。

    一起晨练出操的接力队章裴孟、文勇易、苏丙天和陈宇航几人也都围了过来,有帮忙喊口令的,但更多的都是在细致地观察着苏祖的起步技巧。

    这已经成为了接力队运动员们现在交流的常态,毕竟有一个顶尖的短跑选手摆在你面前学习,这可是可遇而不渴求的。

    至于说从起跑的技巧到加速跑,途中跑以及最后冲刺阶段的所有动作,并非适合每一个人,但只要动脑去思考和分析,总是能够对应找到自己身上的不足。

    “预备!”

    哔!

    哨音从章裴孟嘴中的哨子里响起。

    苏祖起身,双脚骤然蹬踏在起跑器上,起步加速,宛如一道狂风,骤然从几人面前刮过。

    运动员良好的心理素质不会因为有队友在身边注视着就受到一丁点儿的影响,依旧是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快速奔跑而出。

    一趟又一趟的训练开始,有苏祖单独自己跑的,也有苏丙天或者文勇易几人上场一起跑的,相互竞争,通过彼此之间的对照来完善自己的技术。

    一个上午的时间,几人就在跑道上进行各种训练,训练的方式从起步加速,到超距离的速度耐力等等,相互砥砺,相互促进。

    “老李,苏祖带了个好头啊。”

    袁郭华出现在田径场上的时候,看到接力队的几人训练,朝身旁的李志忠不由有些感慨地说道。

    中国接力队在世界范围内一直是弱项,在2003年以前在亚洲也经常被日本和泰国压得抬不起头,但自苏祖出现后,2003年亚锦赛冠军,2004年奥运会冠军,2005年世锦赛第五名,2007年世锦赛第三名,一路走过来,从最开始陈建、杨光宗和沈运保,到现在的章裴孟等人,接力队的魂已经渐渐有了。

    一个团队,有时候就需要这样的氛围。如同大阪世锦赛最后4x100米接力决赛后,四人参加尿检,最后苏丙天拖得时间很长,但即便是苏祖也依旧会在走廊外等待着。

    大家就是一个团队,有竞争,有互助,一路朝前。

    李志忠面带微笑,对于袁郭华的感慨没有多说什么,事实上表率的作用是十分强大的。前人立了一道标杆,后人才会想着去一次又一次的超越。

    现在田径队跑100米的小伙子的目标都是放在了10秒大关,这要放在全国纪录还是10秒17的时代,很多人连想都不敢想。

    “袁教练,师父。”

    时间已经临近中午,接力队在田径场一上午的训练也接近尾声,苏祖在旁边做了一会肌肉放松之后,走过来朝袁郭华和李志忠打招呼道。

    “状态还不错啊,苏祖,过两天可是鲍威尔和盖伊也都要来魔都参加大奖赛。”袁郭华笑着和苏祖说道。

    “名单确定了吗?”

    苏祖略有些吃惊,倒没想到两人在大阪世锦赛之后又马上赶魔都来参加大奖赛,这种竞争和挑战**,确实很强。

    “鲍威尔刚刚赢得了2007年国际田联世界田径决赛男子100米冠军,而泰森-盖伊在世锦赛结束之后一直在大阪休整,就是为了准备来魔都参加大奖赛。”

    魔都是苏祖的主场,他肯定是会参赛,而苏祖对于鲍威尔和泰森-盖伊都来参赛,还是有些意外的。

    苏祖和鲍威尔还有盖伊都分别在不同场合有过交手,但三个人同出现在一场大奖赛里,这样的场景还是比较少的。

    尤其是在盖伊进入巅峰,开始成为世界前二前三的短跑选手之后,也就只有去年的国际田联总决赛和今年的世锦赛,三个人正面一起跑过一场,不然大部分的比赛都会有分开。

    像去年苏祖和鲍威尔的六场黄金联赛大战,某种程度上来说,虽然相互比赛提高了关注度,但是连续的失败也让鲍威尔的商业形象受到了影响。

    自那之后今年的一般大奖赛,三个人基本很少有同时出现,偶尔一场有两人的竞争就已经爆燃了众多人的眼球。

    而按照苏祖原本的看法,魔都大奖赛顶多也就盖伊会来参赛,鲍威尔参加了国际田联总决赛,应该不可能再来中国参赛,9月23日结束德国斯图加特的总决赛,9月28日就是魔都大奖赛,这还是有些奔波的,可没想到到两人竟然都气势汹汹的都来参赛了。

    苏祖心中有些哑然失笑,也觉得自己有些小视了两人对于冠军和面对挑战的决赛,如果是换一个角度,自己肯定也是如此。

    这一点上来说,也能看到两位顶级短跑选手除了商业价值的考量外,依旧有着对于自身,对于对手都想再次超越和突破的决心。

    鲍威尔经过一系列的起起伏伏,某种角度上可以说心态已经更加平和,也更加能够直视挑战,毕竟2006年六场黄金联赛和苏祖的挑战即便是现在也为人所津津乐道。

    而泰森-盖伊,某些迷信的角度来说,他自己本身对于魔都的八万人体育场就有着不同寻常的感受。

    这种感觉是很主观的,运动员比赛,总会对一些比赛场地有着莫名的亲切感,会在这些地点创造各种最好成绩和奇迹。

    像洛桑对于刘阳宇,魔都对于泰森-盖伊,纽约对于博尔特,几人都是先后几年在特定的场合有着较大的进步,或者职业生涯的重大转折,创造个人最好成绩甚至是世界纪录的地方。

    “这次的魔都大奖赛有点像大阪世锦赛的精华版啊,参赛选手几乎囊括了国际田坛的全部高手。”

    袁郭华已经实现有了解过参赛的名单,知道这次魔都大奖赛的参赛阵容比起往年更强大。很多参加完大阪世锦赛之后的选手,几乎都没有离开,直接转道魔都来参加大奖赛。

    “对了,章裴孟,你参赛的项目准备给你改一下,改成200米,100米换成苏丙天上场,大家都多感受一下和世界顶级选手比赛的感觉。”李志忠跟着补充道。

    章裴孟点了点头,也没提什么疑问,直接道:“100米直接让苏丙天上就可以了,如果麻烦的话,200米的话我不跑也行的。世界顶级选手比赛的感觉,我们每天都在体验呐。”

    这话一说完,几人都笑了起来。确实,他们一直都和苏祖训练,要说和顶级选手训练比赛,确实是每天都在体验。

    当然,真正的赛场和平常的训练还是不一样,心理压力,状态的好坏都是需要考量的因素。

    章裴孟之前已经连续参加过几次魔都大奖赛男子100米的比赛,这一点是之前队里协商过的。在当前阶段,除了苏祖意外,队里100米项目属章裴孟的潜力最大,尤其是在中后半程的能力,比文勇易要出色得多,是队里看好重点培养的对象。

    所以在自己家门口的大奖赛,基本上能够拿到参赛名额,都会让章裴孟上场。

    苏祖在旁边却是听出了隐情,开口问道:“师父,盖伊不跑100米,而是跑200米?”

    从说鲍威尔和盖伊都要来参赛开始,苏祖就一直在想,三人应该不会是同台比赛才是,不然这样重磅的消息,早应该炒得沸沸扬扬了。

    “不是盖伊,是鲍威尔。”李志忠摇了摇头,“他们的经纪人在和组委会沟通的时候就有强调过这一点,盖伊和鲍威尔无论哪个项目都可以和你同场,两人对于和你比赛的心情很迫切,但是三个人同场的话则不能接受。挑战你是挑战世界纪录,但如果三人同场,则变成了竞争排名的比赛,这对于他们两方的商业价值不利。”

    说着李志忠指了指章裴孟和苏丙天还有文勇易几人,道:“这次大奖赛队里让章裴孟和文勇易两人参加男子200米比赛,你们还没有在个人项目上和鲍威尔这样的选手跑过,去感受下大赛氛围和顶级短跑选手的实力。200米也不是鲍威尔的专项,不过这次大奖赛,牙买加的另外一位实力选手博尔特没有来,他应该就是最强的了。至于苏丙天,你和苏祖一起跑100米,积累一下大赛的经验,最好争取能够跑出个人最好成绩。”

    说到最后,李志忠的语气渐渐肃然了起来,“机会难得,你们都知道大奖赛的名额是因为在我们国家举办,你们几个才能拿到,我希望你们能够把握住机会,感受下大赛氛围,争取在明年8月份前能够跑出a标的成绩。”

    一时之间,在场的众人也都收起了嬉笑的神色,认真了起来。

    2008年奥运会男子100米的达标标准是10秒21,200米的达标标准是20秒59,按照当前田径队里的情况,除了苏祖外,在一二百米项目上最有希望达标的就是章裴孟和文勇易两人,两人在国内的一些赛事里,已经能够跑进10秒30。

    而苏丙天因为年龄和进入国家队训练时间较少的缘故,现在最好成绩还在10秒30开外,但一年之内能不能跑出奥运会a标,现在大家谁也说不清楚。

    但整个田径队内部,从冯书庸、余立伟、到李志忠和袁郭华几人,现在都希望能够多几个一二百米的达标选手。

    毕竟在男子110米栏上,现在除了刘阳宇一枝独秀外,石东鹏和新人小将季鹏都跑出了达标成绩。

    苏祖看着章裴孟和苏丙天几人眼睛似乎闪亮得发光一样,抬起头看了眼远处辛庄训练基地的条幅。

    不知何时,除了庆祝他再次打破世界纪录和刘阳宇夺得世锦赛110米栏冠军的条幅外,又多了一条认真训练,备战2008!

    苏祖轻轻地吸了口气,“2008年奥运会,真的不远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跑出我人生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跑出我人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跑出我人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跑出我人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