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武侠修真 > 帝尊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帝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番外篇,宣无邪传(下)

    宣无邪脑中木然,没有任何念头流动,慕晚晴已经哭昏过去。

    “师娘……”

    他最爱的女人,倒在血泊之中,已经被斩断了一切生机。

    “无邪,答应我,照顾好师妹,如果她喜欢席应情,就让她嫁给席应情……”

    师娘气若游丝,抬手轻轻抚摸宣无邪的脸:“不要责怪你师傅,他在望仙台中受到了打击……可惜师娘没能看到你找到心仪的女孩……”

    师娘长逝,撒手人寰。

    宣无邪跪坐在师娘的尸体前,师娘死了,他的心也仿佛死了。

    他为师娘清洗身上的血迹,试图将伤口合拢,却怎么也合不住,他为师娘换上最美丽的衣裳,为她梳发添妆,让她保持在最美丽动人的时刻,他亲吻那冰冷的双唇,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亲密。

    宣无邪将师娘的尸体封印在冰棺之中,跪坐在冰棺前,久久不动,他的师娘活在冰棺中,他的想象中,永远如此美丽如此温柔。

    他轻轻向冰棺中的师娘诉说自己这半生来积攒的情话,他又哭又笑,说了许多昏话,师娘还是如从前那般温柔体贴,静静地听着。

    宣无邪消瘦了,换上一袭黑衣,将自己的白衣与师娘一起葬在冰棺中,他又回到太皇老祖身边。

    “师娘,我一定会为你报仇,血刃太皇!”

    太皇老祖想要成神,想要聚集天下所有资源,想要号令天下。

    “无邪,玄明元界有着太多的门派。这些门派从上到下都是无能之辈,消耗资源,却无法成为神灵。”

    太皇老祖传谕:“你率领我圣宗弟子铲除这些门派,先从魔门开始,为师会作为你们的后盾。消灭那些门派的掌教至尊!”

    宣无邪领命,率众征战讨伐天下魔门,太皇老祖邀请玄天圣宗、朝圣宗等正道门派的强者,亲自出战,击杀一尊尊魔门领袖,将魔门打压得无法抬头。

    最终。太皇老祖的挚友摩罗什动怒,与太皇大战,摩罗什被太皇镇压。

    太玄圣宗的大军所向披靡,太皇老祖宣布正道门派中的无极神宗、华严圣宗等门派勾结魔道,为正道败类。大军攻克无极神宗和华严圣宗,将两大正道门派剿灭,两大教派的掌教至尊被斩。

    这件事终于惹来玄天圣宗的掌教至尊玄幽道人的不悦,亲自质问太皇老祖:“太皇,你做得过了,摩罗什是你我的挚友,为何连他也要镇压?摩罗什是魔道,但无极神宗和华严圣宗何罪之有?你不是为了铲除魔门。而是为了吞并天下的道门,将天下变成你的私产!”

    “玄幽道兄,你袒护魔门。玄天圣宗是要与天下正道作对么?”

    太皇老祖笑了,终于下达战书,道:“玄幽道兄,你、我、摩罗什乃是公认的天下三大强者,有人说摩罗什最为年轻,拥有着神一般的肉身。你的年纪最长,拥有着神一般的法力。而我则是最接近神的人。我很想知道,到底你我三人之中。谁才是天下第一高手,谁有望踏出那最后一步。现在摩罗什已败,还请玄幽道兄不吝赐教!”

    战书通告天下,天下哗然。

    玄幽道人接下战书应战,两人约战在东海之上。

    “师娘,我的机会来了。”

    宣无邪跪坐在冰棺前,看着棺中的师娘,低声笑道:“玄幽老道实力强大无比,比摩罗什还要强大,太皇老祖即便能够胜出,也必然会遭受重创,我已经是天宫境界,比太皇虽然不如,但是爆发出全部的力量却可以伤到他。在他负创的情况下,我或许有机会斩杀他……”

    这一天这场惊心动魄的大战终于展开,太皇老祖与玄幽道人战于东海之上。

    玄天圣宗,席应情登上掌教至尊之位,一个少女跪在席应情面前,频频叩首:“师兄,求你出手,救救他吧!他毕竟是你和我的恩师!”

    席应情看向远处,淡漠万分:“师妹,恩师对我有养育之恩,不是为兄不想救,而是不能救。救了他,我玄天圣宗便是灭门惨祸,不论你我还是恩师,或者是我玄天圣宗万千子弟门生,统统都要灰飞烟灭。”

    而在远处,宣无邪一袭黑衣,看向东海方向,那里的大战即将落幕,玄幽道人虽然法力第一,但是毕竟已经老了,气血枯败,即将被太皇老祖活活累死。

    但是太皇老祖也受创极重,法力无比雄浑的玄幽老道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宣无邪遥遥向玄天圣宗看来,目光中露出询问之色。

    席应情回视,脸色冷漠。

    “去你我约战之地找我!”宣无邪抬手,戴上一个青铜鬼脸面具,消失不见。

    玄幽老道终于耗尽了气血,死在太皇老祖手中,太皇老祖得胜归来,半途中,鬼面男子杀出,天地变色,血海翻涌,杀气如同汪洋!

    轰隆!

    群山抖动化作一卷阵图,将遭到重创的太皇老祖收入阵图之中,鬼面男子全力催动阵图,无穷魔火涌出,试图炼化太皇!

    而在此时一只手掌从阵图中探出,将阵图撕裂,群山震碎,太皇老祖脱困而出。

    鬼脸男子拔剑,剑光照耀玄明元界,一剑刺出,下一刻剑断,血光从鬼面男子身上迸发。

    “有趣。”

    太皇老祖迈步走来,微笑道:“你用魔道的功法对付我,但是我感觉到你的功法却是我太玄圣宗的功法。我让你灭掉那些魔门大派,你将那些魔门大派的功法糅合贯通,甚至可以做到瞒天过海,隐藏你真正的功法。你想隐瞒什么,无邪?”

    鬼面男子爆退,咯咯笑道:“舍道之外,再无他物!太皇。你已经成为我道路上的阻碍,我自然会向你下手!”

    “舍道之外再无他物?”

    太皇老祖停下追击的脚步,悠然道:“不愧是我的弟子,终于踏上我的道路。想杀我磨灭你心头的魔障么?无邪,我给你成长的时间。等你来挑战我,不过现在,你还远远不够资格。”

    鬼面男子消失不见,太皇老祖回到太玄圣宗,威震天下,不过因为与玄幽道人一战。他也身受重创,宣布闭关。

    却在此时一个噩耗传来,宣无邪探索邪神墓,葬身在邪神尸身的手中。

    太皇老祖命太玄圣宗的太上长老出动,闯入邪神墓地中。只寻回一具血肉模糊的尸身,不过从气息和血脉上看,都是宣无邪无疑。

    “无邪,你太冒进了,竟然去寻邪神尸身。”

    太皇老祖落泪,命人抬下宣无邪的尸身,喃喃道:“你死了,日后谁来助我踏出成神的最后一步?没有强者的压迫。没有惊采绝艳的存在给我压力,成神艰难啊……”

    宣无邪死了。

    “只剩下席应情了。”

    太皇老祖叹息道:“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

    ……

    堕神岭中,太玄圣宗年轻的掌教至尊席应情静静的看着对面。对面一个鬼面男子坐在堕落的天神的宝座上,声音沙哑道:“席师兄,这就是我的故事。”

    他如哭如泣,脸上的鬼脸面具也如哭如泣,低声道:“我爱上了我的师娘,我一辈子都从未向她表达过爱意。太皇杀我师娘,这便是我要对付他的原因。也是我假死的原因……”

    他抬起头来,摘下鬼脸面具。脸上露出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表情,静静道:“传闻,这堕神岭的天神是因为挚爱之人死了,因此而堕落成魔,席师兄,我已成魔,所以这堕神岭是我最佳的落脚之处。”

    “我失败了,不是太皇的对手,哪怕是遭受重创的太皇。”

    宣无邪将青铜面具放在宝座上,起身道:“修行之道,一步慢步步慢,太皇的资质悟性都是顶尖的人物,即便不如你我,也相去不远。我们修炼的时间比他短,想要赶上他,的确千难万难。而且,他的道心完美无瑕,没有任何破绽,我们想赶上他,便更加困难了。”

    席应情点头,叹息道:“确实如此。”

    他刚才听到宣无邪的故事,那种扭曲的恋情让他对宣无邪这位太皇老祖的弟子充满了同情。

    “不过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赶上太皇老祖,超越太皇老祖,将他击杀!”

    宣无邪眼睛一亮,看向席应情,道:“我想到一个可以击败击杀太皇的办法,席师兄是否想听听?”

    席应情点头。

    宣无邪嘿嘿笑了,如同陷入疯狂的魔头:“我曾经有人说,你和我都是最有希望成为神的男人,无匹拥有神的资质,你拥有神的悟性!席师兄,如果将你我的优点合一,我来参悟,你来修炼,再将你我的法力合二为一,这便能够超越太皇!”

    席应情点头,轻声道:“我也想到这一点,不过想要做到这一步,需要你我中有一人牺牲。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宣无邪哈哈大笑,面孔扭曲:“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朋友……席师兄,你我如同神的两面,神的悟性,神的资质,单纯任何一面,想要干掉最接近神的太皇都千难万难,唯有将这两面合二为一,方能干掉太皇老祖!”

    他双手颤抖,颤声道:“即便是最好的朋友,也无法撼动我心中的仇恨!只有杀了你,将你炼成我的分身,宣无邪和席应情才能合二为一,两个宣无邪或者两个席应情一起修炼,才能有希望超越太皇老祖。”

    他眼泪流下,眼中的热切却越来越强,嘿嘿笑道:“席师兄,你我一直以来未能分出真正的胜负输赢,今日便在此地,在这堕神岭中,来一场生死之战罢!”

    他的气势越来越强,越来越浓烈,厉声喝道:“无论你我谁人活下来,都有希望战胜太皇,血刃太皇!今日希望席师兄不要留手!因为……”

    “我也不会留手!”

    “今日,只有一个人能够活着走出堕神岭!”

    席应情气息激荡,衣衫猎猎,抬起头来,涩声道:“若是我败了,你将我炼成分身,成为我玄天圣宗的掌教至尊,希望你能善待我圣宗的弟子。”

    宣无邪肃然,思索片刻,道:“你若是胜了,我一无所有,只希望席师兄能够将我隐藏在暗处,就如同这堕落的天神一般……席师兄,请!”

    “请!”

    两个当今世上最为出色的年轻人,两位被誉为最有希望成为神的男人,终于交手,他们是如此惊采绝艳,神通散发出的神光道光,照亮了这阴暗的堕神殿,照亮了宝座上的鬼脸面具,照亮了宫殿墙壁上刻画的那一幅幅凄美的爱情故事。

    那是堕落的天神与他深爱的女子的爱情故事。

    他们的才华尽在这一战中展现,虽然他们十分年轻,但是每一击都比那些老一辈的掌教至尊还要凶悍,还要完美!

    两个年轻人尽情厮杀,尽情施展自己最为强大的神通,一次又一次碰撞,分开,一次又一次给对方身上添上伤口,给对方造成致命的打击!

    终于,这一战落幕。

    宣无邪倒了下来。

    “我输了,还是输了……”

    他咳血看着走来的席应情,惨笑道:“不要辜负我师妹,我答应了我师娘……”

    席应情微微一怔,默默点头。

    “席师兄,下手快一点,不要等我死了之后再将我炼成分身,我怕我的法力会随我死去流失……”

    ……

    过了良久,“宣无邪”起身,走向堕落的天神的宝座,捡起宝座上的鬼脸面具,轻轻戴在脸上。

    而席应情则已经转身,向外走去。

    他回到玄天圣宗,看到那个坐在灵秀峰大殿的屋顶上的少女,他走到那少女身边,那是他的师妹,一直想介绍给宣无邪的师妹。

    “师妹,我刚才看到一只浑身是血的鸟儿,钻入了荆棘丛中,刺得胸膛鲜血淋漓,还在唱歌。”

    席应情站在少女身后,轻轻唱道:“宣无邪,宣无邪,离恨情仇苦泪多……”

    那少女轻轻回过头来,手中拿着一面明镜,眼中含着泪水,却还在吃吃的笑:“掌教师兄,我记不起来师傅是什么样子了……”

    席应情看着她手中的明镜,心中大恸,眼角有泪水落下。

    这一日,他杀了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这一日,他的小师妹斩去了自己关于师尊玄幽道人的记忆。

    “宣无邪,宣无邪!”

    一只荆棘鸟在悲歌:“离恨情仇苦泪多!”

    “痴情一生戴鬼面,为情痴醉心成魔!”

    “今古事,堪悲诧;身世恨,从牵惹。多情此身甘赴死,惟愿来世成双歌!”

    《宣无邪传》完。(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帝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帝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帝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