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62

    五芒星阵,刻于石墙之上,血契之眼,悠闲地轻转着,位于阵的上方,一只血红的眼有一下没一下地眨动着,竖直的黑瞳孔,好似蛇瞳,它半睁半闭,显得有些慵懒,血契之眼已然睁开,它感知到了纯血的存在。

    血契之眼,守护地下城堡之门的魔物,是初代阔丝蕾特提炼血灵死气而创造的。主要作用有两个,一是对入门者的血统鉴定,二是对每代当家主的资格认证。也就是说,只要是阔丝蕾特的纯血都是有可能被选为当家主的,因为选当家主的人,不是你的上一代而是这个血契之眼。一但选定,它将给予你阔丝蕾特的家纹——作为当家主的证明。

    我抬起头,恰好与它对视,它蓦然地将眼睁大,我也激动地睁大了眼,血契之眼!!好可爱~~!圆圆的眼珠,好萌……拉尔夫看见我对着血契之眼犯花痴,不禁叹息着扶额,这孩子还真一点也没变……怪异的喜好,还老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情绪激动……

    “啊~~我原来在书上看到就觉得好可爱,没想到实物更是超乎想象的萌~~!哇哈~~好想摸一摸!!”我用手捧着脸,兴奋地喊着。

    拉尔夫轻轻哀叹:“第一次看到你这么热情的纯血,血契之眼一定被吓了一跳吧……”谁知拉尔夫话音刚落,血契之眼不仅一定也没被吓着,反而向我抛了一个睸眼!拉尔夫惊悚了……

    而我,在一瞬间被强力萌动了~~!好可爱,哇啊~~!就在这时,血契之眼忽然眯了起来,弯成了一条弧线。

    拉尔夫:“这是在笑吗?这东西还会笑?!”

    几个金黄色的文字凌空出现了:好久不见了,塞琳娜殿下,您要前往地下宫殿吗我愣了一下,它是把我认成初代了?但我也管下了那么多,点点头说:“是的。”

    血契之眼转了转,目光落在了拉尔夫身上,空中又浮现出几个字:狼族的大人也一样去吗?

    “嗯,他也去。”我说。

    拉尔夫不自然地朝着血契之眼笑笑,说实话,他到现在看那东西还是觉得毛骨悚然。

    金色的字体再次浮现:给予您开门的权利,塞林娜殿下。

    红光四射之后,血契之眼重新进入了休眠,它闭上了眼。石墙上的五芒星阵缓缓转动,墙体摩擦,发出了低沉的声音,五芒星阵渐渐倒转,停驻之时,石墙上呈现的已是一个倒五芒星,地下宫殿的门已然开启。石墙沉入地下,哥特式的大门显露出来,华美的浮雕与瑰丽的门楣,晶莹的月光石镶嵌于两侧,一朵染血百合刻于门额之上,妖娆之感油然而生。阔丝蕾特的家纹——染血百合。

    大门自动打开,发出沉闷的响声,昏黄的灯光悄然熄灭,一切再次沉浸在黑暗中,门已全开。

    拉尔夫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感叹道:“这个地下城堡里没有蜡烛或灯之类的东西吗?血族的夜视力真是好。狼族就是习惯于黑暗,没有月光也什么都看不见。”

    我四处望望:“我到是还好,大概能看得见。”突然,我发现远处有一个红点在向我们这儿移动。“拉尔夫,快看,那是什么?”

    拉尔夫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去:“嗯,一个红色的光体,好像是个魔法凝成的光团。”

    “好像是……快看!它的形状!”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红色的光团。

    “血色的……蝙蝠?!”拉尔夫闻言,也是一惊,“很小,只有指节那么大。”

    指节大小的血红蝙蝠忽然向我飞驰而来,我惊愕地睁大了眼,它疾速袭来,我甚至能听见风被割裂的啸叫声,我想要躲闪,可……为时已晚。血蝙蝠似的魔法光团一下子撞在我的右眼下,血红的光影钻入我光洁的皮肤之中,与我的血肉融为一体。右眼下的皮肤传来了焦灼的疼痛,我本能地后退一步,用手捂住脸,但那疼痛却在指缝间悄然溜走,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我轻轻放下手,神色纠结地望向眼前的一片黑暗。拉尔夫惊异地看着我,但他好像不是因为那个魔法光团,他慎慎地盯着我的脸,眼睛眨也不眨一下,这是……!看来,几千年前的那个预言是真的。拉尔夫的眼光黯淡了下来,看似忧伤……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光滑的触感与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就在这时,地下世界这得灯火通明,而我在拉尔夫眼中看到了一丝黯然伤神。“拉尔夫……”我不安地轻唤一声。

    他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注视着我的脸。良久,他淡淡地问道:“你知道自己是初代的转世吗?”

    我微微愣住,诧异地看着他,但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一个月前,我从wins那儿得知的。”

    “wins?!暗夜双子吗?你已经得到她们了啊~”不管怎样,都无法阻止命运齿轮了吗?拉尔夫暗自握紧了拳头,但表情仍是淡然一片。

    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故意装作什么都没注意到,随意地问:“哦?拉尔夫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你又是怎么知道呢?”

    他的眼波微漾,将视线从我的身上移开:“你知道你的名字是从何而来吗?”

    “……不是爸妈取的吗?”我感到莫名。

    “不,当然不是。血族孩子的名字大多都不是父母取的,特别是纯血,没有一个是父母取的。”

    “那……”

    “是一面叫幻水的镜子,它可以解读灵魂的含义,而这些含义都是以一种景致的形势来表现的。每个血族都有不同的解释。名字就是由这些景致中得来的。”

    我轻笑着问他:“难道我的景致是银色的月亮吗?”

    他看出我的调侃意味,只好叹息:“不,大姐大去看幻水镜的时候什么景致都没有看见,只有用魔法幻化出的几个淡蓝色的字符,那是用古老的地狱文字书写的优美字体。”

    我稍稍挑眉:“难道是‘塞林娜阔丝蕾特’这个名字吗?”

    他点头,继续道:“从那时起大姐大就怀疑你是初代陛下的转世了,因为那几个字和陛下在《血族法典》上的签名是一样的。”

    “……”我顿时语塞,“那,现在你……确定吗?为什么?因为nighttwins?”

    他眯着淡笑道:“当然不是亲爱的,回去照照镜子你就知道了。”说完便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什么意思,我纠结了,一看他已经走出好远,只好一路小跑追了上去。

    拉尔夫就这么带着我七拐八拐,一路上看见许多房间,我不禁好奇地问:“这里的房间都是空的吗?”

    “有一半是空的,另一半是满的,主要是装了一些收藏品。不同的房间有各自的主人,当然,储存的物品都是不一样的,但也不乏有一些珍贵的稀有品,比如五代女王收藏的晶石,六代女王收藏的血液,大姐大收藏的古画也在这里,她曾经说过先人把各自的收藏品都留给了我们,也就是说,如果你需要什么可以随意取用。”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但又觉得有些沮丧,本来以为会看过什么更奇特的东西呢。比如像血契之眼这样可爱的小东西~!

    拉尔夫看出了我的小想法,不禁轻笑出声:“你懂什么,小傻瓜?这才是第一层,第二层才是主要部分。但遗憾的是至今为止除了初代陛下以外,只有六代伊莎贝尔陛下见识过地下二层的瑰丽景象,而她回来之后又是只字不提,所以没有人知道传说中第二层是什么样子的。只知道打开第二层的秘密在拉米雷兹的古书之中。”

    “拉米雷兹的古书?”我惊讶道。

    “是啊,原来这本书一直是阔丝蕾特的,是六代陛下将其交与了初代拉米雷兹保管。”拉尔夫见我陷入沉思,皱了皱眉,她刚才有听见我的话吗?

    而我此时正在整理着复杂的思绪,拉米雷兹的古书现在在桑妮的手上,原本以为她是为了保证自己的首领之位才拿走了这本书,但如今桑妮的精神与身体都被帛曳所控制,也就等于这古书落在了帛曳的手里,她的想法想必不会这么简单吧!解读了古书也就相当于遏住了阔丝蕾特乃至血族的命脉。虽不知她的目的,但这也是件非常可怕的事。

    我在明,敌在暗,这该如何是好?还是她想毁了这本书,想让我这个初代转世没有机会去破解?但初代又关她什么事?真是越想越一头雾水,我心烦意乱地揉了揉银色的头发。

    但是……很多年之后,我才发现,我觉得最不可能的事,往往都是事实,或成为了事实……很多年后,我问桑妮:“帛曳为什么会这么恨我?”她沉默了一会儿道:“帛曳说过,是因为你背叛了她……”

    良久,我自言自语:“桑妮为什么带走了那本书呢?”

    “书在桑妮那儿?”拉尔夫明显地一愣,但随后摇头叹息道:“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她的心智完全被那帛曳占据了。”

    我淡淡地点头。对于桑妮……我每次想到她,都能看见两种她,与我一起坐在软软草地上涂鸦,露出天真甜美笑容,爱说爱笑,无忧无虑的她;另一种就是我最不想回忆起的,将我扔下断界时,邪笑着的她。想起我们儿时快乐生活时,那邪恶的笑总会不自觉地占据我的大脑。我不禁忧郁地扶额,轻轻皱眉。知道她被帛曳侵占了心灵时,说实话当时我不仅没有感到担忧,反而感到释怀,心想:那不是她。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