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64

    一黑一白的光影交错而起,继而在空中发生相击,玉石对碰发出珑璁清脆的声响。随着悦耳的玲玲声,两只玉镯在转瞬间化为了锋利的短刃,森冷寒光闪烁眼前,双剑出鞘刃如秋霜。

    刚被召唤出的银霄和墨卿裹挟着明暗两极的光影绕着我周身旋飞,可片刻之后那引人注目的光影便渐渐消散,没有高调的释放出来自寰古的威势,遗世神兵早已在无尽的岁月中敛其锋芒变得愈加沉淀。

    浅色的短靴踏在地上发出轻浅的声响,一对双剑始终萦绕在我的身边,就算是在我行走的过程中也不会远离我超过两米。

    在训练场中的约定地点,我蓦然驻足,微笑着看向刚刚换上防御法袍的阿维娃和正在啃面包的曼迪道:“曼迪、阿维娃,请容我郑重地向你们介绍我的武器,同时也是我最好的伙伴,墨卿和银霄。”

    看见在我的控制之下,墨卿和银霄渐渐停止了在空中的飞舞盘旋,破空之声随之停歇。两柄短剑静静悬浮在我的身前,银霄温和墨卿冷冽,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场凑在一起却是异样和谐。

    看见双剑那令人咋舌的精美外观,曼迪的眼中露出一抹惊艳之色,有些羡慕道:“原来这就是你的双剑离渊啊,真羡慕血族都是魔武双修。这一对短剑剑身上的花纹看起来好美,与其说是武器我觉得它们更像艺术品。”曼迪的腮帮鼓鼓的,口齿有些不清,面包在嘴边不时咬下一块嚼啊嚼。

    阿维娃的眼睛亮亮的,激动道:“据说塞维尔·路易斯阁下的武器——三血刃之一的冥血是他的配饰,你的离渊也是配饰吗?”

    我轻笑道:“可能要让你失望了,离渊并不是我的配饰。”哎,阿维娃小粉丝真的是一提到塞维尔就情绪激动啊。

    曼迪的重点明显和阿维娃不太一样,她对我的反常举动好奇道:“你今天怎么忽然会把剑拿出来,而且竟然还是在魔法训练场高调展示,你不是一直不愿意在学习魔法的地方使用武器的吗?怎么忽然想开了?”

    “曼迪,这个真是个好问题。”我冲她咧嘴一笑,两颗小尖牙也露了出来,闪着淡淡的银光,“因为我昨天忽然发现我的银霄不仅是一件锐利的冷兵器,还是一根品级很高的全系法杖,只不过它有着剑的外形就是了。”

    在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面前,站在我对面的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你说什么?!你的那柄白色短剑是法杖?还是高品级的?”阿维娃目瞪口呆,曼迪更是惊得差点让嘴里的面包掉出来。

    十分享受地沐浴在在曼迪和阿维娃惊诧的目光中,我伸手握住银霄纯白的剑柄,心情很好地令其在空中舞了一个潇洒的弧度。“你们没有听错,事实就是如此。”

    阿维娃用有些不可思议的语气道:“所以,你今天……是来练习使用魔法杖的?”

    我点头,脸上是掩不住的愉悦笑意,我用轻快的语气回道:“嗯哼,你说的没错。”

    阿维娃刚才的声音有些大,周围的学员听到有人有魔法杖了,纷纷探头朝我望来,眼中皆是些好奇或者羡慕。法杖这种东西对大多数低阶魔法师来说都是奢侈品,只有帝都那些家底殷实的贵族子弟才有机会在学习魔法之初就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法杖。

    当他们看见法杖的拥有者只是个一年级的魔法学徒,眼中的好奇与羡慕通通变成了诧异。魔法杖不是至少得成为初级魔法师之后才能使用的吗?面前这个学妹明明才是个魔法学徒,她为什么可以来做使用魔法杖的练习?

    我自动过滤掉周围其他学员窥视的目光,但却有一道极度专注到令我如坐针毡的盯视令我怎么也无法忽略,我有些黑线地望着死瞅着银霄一动不动且眼冒绿光,恨不得在脸上写下“我很好奇”的曼迪,内心十分无奈。

    我将剑身旋转剑柄朝外,然后主动将银霄递给了曼迪,“别盯着死瞧了,好像我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喏,自己拿去看吧。”

    曼迪高兴地接过银霄,一阵兴奋地摇头晃脑,她一对长在头顶的弯弯羊角有随着晃动,“塞琳娜,你真够意思!”

    曼迪拿在手中研究了好一会才还给我,倒不是她以前从未见过法杖,而是因为有着剑外形的法杖实在是世间少见,就连大魔王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法杖呢。

    一整天的练习令我感到疲惫,我一开始还在和阿维娃进行对战练习,希望通过实战的方式提升法杖使用熟练度。但是,我很快就被阿维娃嫌弃了,因为她觉得现在的我周身漏洞实在太多,虽然攻击力强劲,可对战起来却很没有意思。

    后来,我只好去和魔法练习器材做机械的训练了,然后我就发现器材竟然也没有那么容易对付。就在一阵手忙脚乱中,我逐渐沉下心来,在不断的练习中体悟并渐入佳境,法杖形态的银霄也变得愈加称手。

    不得不说初代的恶趣味还是十分独特的,她的奇葩喜好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的,毕竟这样的法杖给了我一个伪装成不会魔法血族的绝好机会……

    之后的几天我一直在训练场进行着将法杖银霄融入我现有攻击套路的训练,离初级魔法师评测的时间近了,我也变得愈加废寝忘食。

    其实,使用法杖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别说我的法杖还是我原本武器的一部分,一开始练习使用的时候非常不顺手并且可以说是别扭极了,就是因为那种拿着剑念咒的诡异不适感。

    时间一天天过去,直到我参加评测的前一天我都还沉浸在浑天黑夜的魔法训练中,几乎每天都是图书馆和训练场的两点一线,就连回去与大魔王聊天的时候都有百分之八十的事情是关于学习的。

    在地狱魔法师的评测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成熟的系统,有很多细节完善的测试项目,以最综合全面的角度考察一个魔法师的真实水平,而且考试公平公正实事求是。

    初级魔法师的评测无疑是所有魔法师等级评测中最简单的,一个只有三个测试项目,分别是关于魔法理论的笔试、实际操控的现场展示和持有魔法力的评估。

    这三项都是我提前进行过充足准备的,所以我实际上并不是很担心,而且银霄对攻击力提升的效果真的非常令人惊喜。即使我现在还是很紧张(遇到考试谁不紧张),但是我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

    ~**~**~**~

    “走了,雅兰,一起去吃饭,今天有你喜欢的蛋挞卖。”玛雅对教室里仍在忙碌的雅兰喊道。

    “是啊,快点,马上菜就要凉了。现在是冬天,吃冷的对胃不好。”夏黑叮嘱。

    “嗯嗯,我知道了,等这点活忙完,你们先走吧。”雅兰大声应道。

    “那好吧,我们先走了,你也记得快点。”

    我无奈地拍了拍玛雅,“我们走吧,你也知道雅兰一直很有责任感。”

    玛雅撇撇嘴,“我承认,这是她的一项优点。但她总是不关心自己的身体,魔女也会生病的,连400米都跑不下来,这体质真是太差了。”

    “魔法师之流嘛,都多多少少缺乏锻炼。”我见怪不怪。

    “我一定要监督她好好锻炼锻炼。”夏黑阴森地说道。我和玛雅同时抖了抖,果断跑去食堂了。

    雅兰好不容易忙完手上的活,起到食堂时已不见我们几个的踪影。

    她端着餐盘寻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坐下,只是吃了几口,便开始神游,筷子也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米饭,一幅漫不经心的样子。一个人吃饭好无聊,雅兰将筷子的一端咬在嘴里缓缓地想着。

    “哟,魔女,怎么一个人,被抛弃了?”一个调笑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碍眼的餐盘被放在了桌子的另一端。

    “滚!你才被抛弃呢!”雅兰怒瞪来人,没想到那顶着一头金毛的人只是随意地笑了笑,还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坐在了雅兰的对面。

    看着他不紧不慢的样子,雅兰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咬牙道:“萨迦!我警告你,本姑娘今天心情不好,少惹我!不然我叫你好看。”

    萨迦闻言挑眉,“这么大火气?是哪些个愚民招惹你了,要本王帮忙解决吗?看在你是月淳朋友的份上。”

    “去,一边呆着去!还本王呢!你不就是个精灵族的继承人,有什么好得瑟的。还有,不劳你担心,我只是心情不好。最后,你和月淳什么关系?什么叫‘看在你是月淳朋友的份上’。”最后一句话是雅兰模仿萨迦的口气和声音说的。

    那有些笨拙的样子在萨迦看起来滑稽得很,他明显感到自己被愉悦了,不由起了逗弄之心。于是他开始打击雅兰。

    两人之间诡异的对话持续了很久,而且保持一个“云淡风轻,面带微笑”,一个“张牙舞爪,咬牙切齿”的微妙平衡。但是,在看到萨迦嘴角扬起的弧度越来越大,且笑意越来越浓之后,迟钝的雅兰终于醒悟。她用离开的方式,单方面结束了对话。萨迦则得到了,逗逗这个魔女真有意思的结论。

    两个人的第一次情感碰撞就这样轻易的结束了……

    但是有了第一次,很快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然后、然后他们就勾搭上了?

    反正在我们的眼中,他俩就是在打情骂俏,真相到底是怎样,切~~谁知道,管他呢!要知道,八卦是一种天性,八卦同时也有左右人心的作用。

    且说两个月后,雅兰16岁的生日,也就是作为魔女的成年礼。雅兰收到的礼单如下:塞维尔:魔杖一只(madeinhell)

    夏黑和玛雅:一个大蛋糕(雅兰超爱甜食)

    萨迦:一只小黑猫(金色的眼,十分可爱)

    我曾经问过萨迦,为什么送雅兰猫,他说,魔女配黑猫。

    我送的是一幅名为“维多利亚的忧郁”的塔罗牌,它的创造者是五代女王时期著名的预言家佩儿·罗琳。听说是一幅拥有强大牌灵的塔罗,魔性也很强,但我相信,雅兰终有一天可以支配它。

    ******

    我叹了一口气,幽幽道:“桑妮,我的姐姐,你总是这样自作主张,我就是不喜欢你这样的性格呢。”

    ———————————————桑妮梦中语—————————————————

    呵,真是讽刺。明明我才是姐姐,但却要你来救赎…我已经不记得了,曾几何时我早以深陷这腐臭的黑色淤泥中无法自拔,在我的灵魂比吞噬之后我就来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很难想象一个曾经的光之天使竟然会有这样污浊不堪的内心。

    我承认我后悔了,嫉妒是我的愚蠢,让这污秽的天使有机可乘,是我的幼稚造成了现在的局面。我要向你道歉塞琳娜,是我害了你。我知道帛曳是不准备放过你我,所以就算是一个人也好,你一定要活下来,如今阔丝蕾特唯一的正统血脉在你身上。塞尔拉不能失去纯粹的血脉,否则平衡将被打破,不要疑惑我从何而知是《克莉丝多尔》告知于我。你是初代的继承人,塞尔拉的未来还要靠你来守候。

    塞琳娜…我有一个请求,就当是我作为你的族亲对你最后的请求,请你一定要答应。在决战之日,终结之时,请将你的双剑刺入我的胸膛,把我的心脏取出,再用冰将其冻结。事后,就把将它交与灰吧。说我欠他一颗心,这就当是我最拙劣的弥补。呵,一颗死去的心又怎么能比上他的。但到最后,我还是希望还上的吧。

    祝你好运塞琳娜,祈求你的原谅。还有,谢谢……

    —————————————————————————————————————

    啊…我到底是从何时起下定的决心,大概就是自那天开始。桑妮,你欠的不只是灰的一颗心,还有欠我的一个解释。决战之日,即将到来。

    我已暗自彷徨,不知未来会怎样。

    那天,我思索许久,但最终还是去见了卡姗德拉,她还是一如我初见她一般,手托水晶球,用她幽深如寒谭般的双眸看着我。冷淡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看透了我心中的一切。我尴尬的朝她笑了笑。卡姗德拉微微挑眉,“有雅兰这样的语言魔女在,你还来找我?”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说道:“帛曳以及她的手下已经来到了这个成都,雅兰也占卜过了,最终决战就在两天后。”

    “嗯?然后呢。你想从我这里得知什么?我想你多半不是来询问结果的。”她不再看我,转而低下头拨弄手中的那只水晶球。

    我轻笑,“自然不是来问结果的,因为这场战争本就没有结果。卡姗德拉,这件事我必须知道,但我不能让雅兰知道。所以,我来找你。”我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我此次前来,是想知道,我们几人,在两天后的伤亡情况。”

    卡姗德拉听后,不可抑止地握紧了水晶球,随即她微微敛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的表情看不清,但我知道她妥协了。

    “你真的准备这么做?”她问道。

    “那要看你占卜的结果怎么样。”我不紧不慢地说道。

    闻言,她一下子激动起来,怒视着我,口气咄咄*人,“那要是和你想的一样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微思索,垂首。但只是片刻,我毫不畏惧地迎上她严厉的目光,坚定道:“我心已决!”

    她缓缓转身,“今天晚上我去占星,明天给你答案。”

    “谢谢你,卡珊德拉。”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我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静静地站在空荡荡的黑曜石剑架前,那里原来挂置着两镯形态的离渊。现在的我算不上心如止水,但倒是很平静。

    缓缓地将一对玉镯取下,照几个月前,第一次看见她们时的样子,轻轻的挂在剑架上。我一如几千年前的初代女王一般,再次将她们抛弃了。我自嘲一笑,暗叹自己与那前世还是有相似之处的。

    说实话,我有些内疚,但我终究不想让她们和我一起消失。或者说,是不想让她们看见我死的样子。以她们的性子,眼睁睁地看见主人死在眼前,肯定会悲痛自责。我宁愿她们恨我。希望,她们的下一任主人,不要向我一样,辜负她们。再见,墨卿,再见银霄。

    我一个转身,正准备离开,却又想起了什么。我再次走进剑架,将颈部的银色十字解下,也挂在了剑架上。离渊就托你照顾了,我的配饰。

    回想卡珊德拉的话,“你们中必有一人会死,但我也不知道会是谁。”

    我听到后竟然笑了,还好只有一个人,否则、我真是束手无策了。

    当时,我真的想吐槽一句,卡珊德拉你就装吧,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是谁!

    昨天,回去以后,我唤醒了百目子。她的体内有我二分之一的灵魂,但我担心没有我的支持,她体的灵魂之火会很快枯竭。所以,有给予了她我剩下的一些灵魂。四分之三的灵魂虽然不全,但也能保她长生。之后,我暂时锁住了她的时间让她的相貌保持现在的模样。

    就在不久前,我的第二配饰有重新诞生了,那只金色的怀表用冻结时间的神奇能力,但我未告知任何人,大家都以为它只是“盾”。

    刚刚接受灵魂的百目子变得很虚弱,她暂时进入了沉眠。我揉了揉她的头发,将那只金色的怀表挂在了她的脖子上,我的盾会保你平安。

    “黑…”我看着他紧握我的那只手,轻唤道。

    “一定要去吗?”他问道。

    我缓缓地点头。

    我突然被他带进怀里,紧紧地搂着。

    黑深吸了一口气,“祝你好运,塞林娜。”临走前,我听到他在我的耳边低语。

    “再见,黑。”我淡笑着回道。

    “那,出发吧!”塞维尔道。

    “嗯……”

    棒棒糖魔杖轻轻挥舞,只听雅兰清亮的声音响起,“空间转移”。

    四个女孩消失在原地。

    黑注视着我们消失的地方,久久不愿离去。

    “回去了。”塞维尔拍拍他的肩。

    黑幽幽地叹气,“我很想陪她一起去。”

    塞维尔望向他,“我知道你的感受。但是,不要忘记帛曳的警告。”

    阴暗之地,终结之时。

    看到桑妮的那一刻,我的心不再平静,凌空划出一把光剑向桑妮冲了过去。大战,一触即发。

    一个蛇妖(桑妮的手下)迎上了我的攻击,暗红色的蟒蛇从她的袖中钻出,缠上了我的剑身。

    “塞林娜!”玛雅轻呵一声。我了然侧身,浴火的直刀砍断了蛇头。

    我朗声道:“交给你了,玛雅。”

    她应声点头,我使用异能飘起,双脚微微离地,向桑妮飞驰而去。

    亡灵的哀歌从身后响起,我知道是夏黑与谁对上了。忽然,暗器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空气被划拨的声音清晰可闻。我置若罔闻,继续向前飘去,那些利器也不约而同地停止并悬浮在离我2米的地方。

    我在离桑妮10米处落地,我缓缓望向她,与其对视,清冷的风吹起她的青丝与我银色的发,桑妮原本灵动的深蓝色的眼眸一片死寂。多年不见,桑妮的外表变化不是很大,要不是原本她给我温和清新的感觉变成现在的森冷阴寒,我说不定会忘记面前站着的不是我的姐姐桑妮而是那个堕天使帛曳!

    我知道,身后是同伴在坚守,激烈的魔法碰撞,光影闪烁;武器发出金属的碰撞声,石砖被轻易的碎裂。

    我迈步前行,白色的皮靴踩在石砖铺陈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这战场上唯一宁静的一角显得十分突兀。“帛曳。”我轻启朱唇,声音说不出的冰冷。

    “好久不见了,加百列。”‘桑妮’的脸上扬起了讽刺的笑容。

    听到‘加百列’这个名字,我不可抑止地呼吸一滞。但我终就将这问题抛开,不愿深究其意。怎么称呼我是她的事,与我无干。

    直接让悬浮在空中的暗器调转方向,纷纷向帛曳飞袭而去。但她只是随意挥手,就将暗器尽数当下。我不甚在意地耸耸肩,本来也没指望这样明目张胆的“暗器”能伤到她。

    “帛曳,将桑妮的身体还给她。我不知道我的前世怎么得罪你,让你如此恨我。但,至少与桑妮无关。当年你利用她的嫉妒占用了她的身体,十二年的时间够长了,也该还了。”

    帛曳微微挑眉,随后又嗤笑一声,“把身体还给那小鬼?”

    我的眼神黯了黯,谁知还不待我开口,帛曳突然轻蔑一笑,“可以!我的目标又不是这小鬼的身体。”她的声音轻挑,一副不把我放在眼里的样子。

    “哦?难道你的目标是我?那真是本人的荣幸呢。“我冷笑,依旧眉眼弯弯,但却有点令人悚然。

    “我只想,亲手造就您的死亡。这一刻我等了很久了,上一世您当了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待在那低等蝙蝠的空间中不肯离开。而现在,您变得如此弱不可击,又主动送上门来,这等好运我不会不把握。”黑暗的气息无声的将我环绕,帛曳展开了她的攻击。

    您?用您来称呼仇人,真是讽刺。但她倒是有一点说对了,现在的我的确弱不可击,她杀我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我自嘲一笑,提着光剑迎上她的攻击。

    在这时,米尔德丽留下的住宅中,百目子幽幽转醒。她从卧室走了出来,看见黑低着头,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另一边是同样沉默的塞维尔。刚睡醒的百目子被这凝重的气氛吓了一跳,喂喂…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世界末日?!百目子震惊了。

    百目子在塞维尔旁边坐下,问道:“塞维尔大人,这是怎么了?月淳大人呢?”

    塞维尔在心中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要告诉百目子,就道:“她和夏黑她们外出旅游。“百目子想了想,有盯着黑看了好一会,恍然道:“哦~!原来你们不开心是因为月淳大人没有带你们去……啊。”百目子欢快的声音忽然停顿,她犹犹豫豫地望向窗外,“月淳…大人?”

    “百目子?”塞维尔疑惑地看向她。

    “塞维尔!”百目子转头与他对视,表情忽然变得很严肃,“我有不好的预感。”

    黑抬眼望向她,视线在百目子的颈间猛地顿住,塞琳娜的怀表!!黑狠狠地咬牙,那个自作主张的小混蛋!暗元素剧烈地波动,黑消失在二人的视野里。

    “在暗夜中潜伏的身影,在冥月下哭泣的精灵,请回应我内心的愤怒,请您化作永恒的牢笼,使我面前愚痴的生灵,葬入无尽的黑暗。”

    耳边是帛曳低沉的咏唱,我用最后的力气,勉强支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鲜血染红了我的衣衫,在魔力透支的情况下,千疮百孔。

    我淡然一笑,无尽的黑暗将我吞噬。

    终于……结束了吗?

    “塞琳娜——!!!”天地间只剩下玛雅一声凄冽的呼喊。大雨倾盆而下,一下子将回音覆盖。同伴们的脸上浸透悲伤,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泪水。

    今天回去得太晚,同时我也着实非常疲惫,所以没能顾得上打开我那口黑水晶棺材躺进去,而是一回房间就倒在床上睡着了。沉沉睡去之前,我的脑子被一个问题所占据,模模糊糊挥散不去。尽想着——诶?怎么没有看见大魔王在我的房间里,他是去洗澡了吗?

    但在下一秒,强烈的疲劳感就把我拉进了黑甜的梦乡,也令我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这个对大魔王行踪的猜测也就没能得到证实……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