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69

    阴暗之地,终结之时。

    看到桑妮的那一刻,我的心不再平静,凌空划出一把光剑向桑妮冲了过去。大战,一触即发。

    一个蛇妖(桑妮的手下)迎上了我的攻击,暗红色的蟒蛇从她的袖中钻出,缠上了我的剑身。

    “塞林娜!”玛雅轻呵一声。我了然侧身,浴火的直刀砍断了蛇头。

    我朗声道:“交给你了,玛雅。”

    她应声点头,我使用异能飘起,双脚微微离地,向桑妮飞驰而去。

    亡灵的哀歌从身后响起,我知道是夏黑与谁对上了。忽然,暗器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空气被划拨的声音清晰可闻。我置若罔闻,继续向前飘去,那些利器也不约而同地停止并悬浮在离我2米的地方。

    我在离桑妮10米处落地,我缓缓望向她,与其对视,清冷的风吹起她的青丝与我银色的发,桑妮原本灵动的深蓝色的眼眸一片死寂。多年不见,桑妮的外表变化不是很大,要不是原本她给我温和清新的感觉变成现在的森冷阴寒,我说不定会忘记面前站着的不是我的姐姐桑妮而是那个堕天使帛曳!

    我知道,身后是同伴在坚守,激烈的魔法碰撞,光影闪烁;武器发出金属的碰撞声,石砖被轻易的碎裂。

    我迈步前行,白色的皮靴踩在石砖铺陈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这战场上唯一宁静的一角显得十分突兀。“帛曳。”我轻启朱唇,声音说不出的冰冷。

    “好久不见了,加百列。”‘桑妮’的脸上扬起了讽刺的笑容。

    听到‘加百列’这个名字,我不可抑止地呼吸一滞。但我终就将这问题抛开,不愿深究其意。怎么称呼我是她的事,与我无干。

    直接让悬浮在空中的暗器调转方向,纷纷向帛曳飞袭而去。但她只是随意挥手,就将暗器尽数当下。我不甚在意地耸耸肩,本来也没指望这样明目张胆的“暗器”能伤到她。

    “帛曳,将桑妮的身体还给她。我不知道我的前世怎么得罪你,让你如此恨我。但,至少与桑妮无关。当年你利用她的嫉妒占用了她的身体,十二年的时间够长了,也该还了。”

    帛曳微微挑眉,随后又嗤笑一声,“把身体还给那小鬼?”

    我的眼神黯了黯,谁知还不待我开口,帛曳突然轻蔑一笑,“可以!我的目标又不是这小鬼的身体。”她的声音轻挑,一副不把我放在眼里的样子。

    “哦?难道你的目标是我?那真是本人的荣幸呢。“我冷笑,依旧眉眼弯弯,但却有点令人悚然。

    “我只想,亲手造就您的死亡。这一刻我等了很久了,上一世您当了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待在那低等蝙蝠的空间中不肯离开。而现在,您变得如此弱不可击,又主动送上门来,这等好运我不会不把握。”黑暗的气息无声的将我环绕,帛曳展开了她的攻击。

    您?用您来称呼仇人,真是讽刺。但她倒是有一点说对了,现在的我的确弱不可击,她杀我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我自嘲一笑,提着光剑迎上她的攻击。

    在这时,米尔德丽留下的住宅中,百目子幽幽转醒。她从卧室走了出来,看见黑低着头,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另一边是同样沉默的塞维尔。刚睡醒的百目子被这凝重的气氛吓了一跳,喂喂…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世界末日?!百目子震惊了。

    百目子在塞维尔旁边坐下,问道:“塞维尔大人,这是怎么了?月淳大人呢?”

    塞维尔在心中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要告诉百目子,就道:“她和夏黑她们外出旅游。“百目子想了想,有盯着黑看了好一会,恍然道:“哦~!原来你们不开心是因为月淳大人没有带你们去……啊。”百目子欢快的声音忽然停顿,她犹犹豫豫地望向窗外,“月淳…大人?”

    “百目子?”塞维尔疑惑地看向她。

    “塞维尔!”百目子转头与他对视,表情忽然变得很严肃,“我有不好的预感。”

    黑抬眼望向她,视线在百目子的颈间猛地顿住,塞琳娜的怀表!!黑狠狠地咬牙,那个自作主张的小混蛋!暗元素剧烈地波动,黑消失在二人的视野里。

    “在暗夜中潜伏的身影,在冥月下哭泣的精灵,请回应我内心的愤怒,请您化作永恒的牢笼,使我面前愚痴的生灵,葬入无尽的黑暗。”

    耳边是帛曳低沉的咏唱,我用最后的力气,勉强支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鲜血染红了我的衣衫,在魔力透支的情况下,千疮百孔。

    我淡然一笑,无尽的黑暗将我吞噬。

    终于……结束了吗?

    “塞琳娜——!!!”天地间只剩下玛雅一声凄冽的呼喊。大雨倾盆而下,一下子将回音覆盖。同伴们的脸上浸透悲伤,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泪水。

    番外集百目子的秘密

    那个,那个……咳咳!大家好啊,我是百目子。啊~!我好紧张啊!没想到银色血天使第一次搞特番就是以我为第一人称,我真是激动呀!还有,一个多星期没看见月淳大人了,呜~好想她啊~!

    唉?这样吧,我写封信给她。嗯…先写题头!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月淳大人。好,再接着写内容:月淳大人~~~!!!百目子好想好想你啊!!一个多星期不见你,还好吗?在塞尔拉玩得怎样?唉~!我有好多好多问题想问你,快回来吧!嗯,写属名,最最最爱你的百目子!!

    百目子……这个名字……真好听呀!但我原来实际上不叫百目子的,我笑笑,挠挠头,银色的短发翘了起来。而且好像对这个名字我还和月淳大人起了些小分岐呢,呵呵!

    在很久很久以前,月淳大人因为种种原因用1∕2的灵魂创造了我。嗯,回想过去……

    我轻轻睁开了双眼,黑暗的房间中有许多幽蓝的光束在四处穿梭,这些是什么呢?我顺着其中的一条光束望去,视线追随着它飞行的轨迹,落在了一个女孩的身上。她闭着眼睛,银色的长发披散下来,有着一张天使般美丽的脸庞,蓝色的光束钻入她的身体,紧接着在空中乱窜的蓝光也纷纷飞来钻入她的身体,她缓缓睁开了眼睛,平静如水,血色的双眸如梦幻般的吸引了我,多么充满魔力的一双血瞳啊!

    在我赞叹不已的时候,那双眸子染上了一丝笑意,她对我说:“我的名字是月淳月淳,你是由我用一半的灵魂创造的,你与我拥有同样的生命,同样的自由,只是,你必须永远和我在一起,绝对不可以背叛我,离开我。还有……你的名字我还没有想好,所以自己想一个吧。”她的话语中有一丝任性,也有一些倔强。但,我隐约有一种感觉,她是一个孤单的人,也莫明有一种永远守在她的身边,永远不让她孤独寂寞的使命感。应该说,这才是我诞生的目的吧!

    我咧开嘴笑着说:“当然了,月淳大人,我将永远陪伴你的身边,永远心系你的安危!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你,背叛你,我都会和你在一起。因为我们是同一个灵魂。”她愣了一下,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但是她的脸上却漾起了宽心的笑,“嗯,谢谢!”她点了点头,泪水仍在落下,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泪呢?

    嗯,一开始的时候呢。月淳大人叫我白暮,我也挺喜欢这个名字,可是,有一段时间,我疯狂的迷恋上了日本文化,和月淳大人吵着闹着说想要个日本名字。月淳大人认为我只是一时起性,就顺着我的意思,“那就叫白暮子怎么样啊?”

    我嘟着嘴和她赌气:“月淳大人就知道糊弄我,随便加个子就敷衍了事,真不负责任。”

    “嗯,那你就自己慢慢想吧,想完了告诉我就好了!”她向我招招手,回去睡觉了。

    “啊!月淳大人又这样,我是认真的!”我自顾自的乱嚷嚷。

    “嗨嗨~!加油想吧!我可爱的白暮子哦!”月淳大人的声音冷不丁从卧室传了出来。

    “哼~!”我重重地哼了一声,我就不信我想不出个好名字。于是这个晚上,我彻夜无眠,苦思冥想。“啊!”我灵光一闪激动不已,“我想到啦~!终于想到啦~!但是……我好困……”我用笔写下我的努力成果,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不知何时,月淳大人走了进来,看见了纸上的三个字了,轻笑了一声,看看床上睡得正香的我说:“おはよう,ヒヤクメゴ。”(早安,百目子。)放下纸片就走了。

    从此之后,我就叫百目子啦~!虽然月淳大人一开始不太习惯,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说一下,我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因为日本在百鬼夜行有一种妖怪叫百目鬼,传说它的身上存一百只眼睛,它们可以看穿世间的一切,我一直很喜欢这种妖怪,所以嘛~~!叫百目子啦!

    好了,好了,银色血天使的第一篇特番就这样结束了。期待下一期的特番。

    米那桑,拜拜!

    夏黑无声叹息,有些无奈地望向塞维尔,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你果然早就知道了。塞维尔只是挑了挑眉没有说话,夏黑也就当他是默认了,开始向我们讲述她的故事。

    “实际上,封印死神之女的灵器就是我的本体。”说着她抬起手轻轻搭在头上,准备向我们展示那样"灵器"。她用手触碰的位置隐隐有黑雾环绕,一个白色的骷髅发饰显现了出来。这个发饰甚是眼熟啊……

    记得我在刚认识夏黑的时候,她就给我看了这个骷髅发饰,并告诉我这是死神之女的象征。在认识雅兰时,她同样展示了那个发饰,我知道她一直很宝贝她的小骷髅,但……“这就是封印的灵器,你的本体?可是,我从第一次看见它就没发现上面有任何魔法残留。”我有些不解。

    “是的,但这也是一重伪装,真正的样子是这样。”语毕,黑雾再次浮动,只不过这一次向她的手腕处缠绕。黑雾渐渐散去,一条带着银铃的黑色手链戴在了她的手上。银铃轻轻晃动,轻脆的铃声幽幽悦耳。

    “这就是我的本体死亡之铃,它可以作为武器用于招魂,和控制怨灵。但只有我的意识仍然控制着这个身体,它就永远只是一串会响的铃铛。”夏黑说完顿了顿,好像在考虑一些事到底说不说,但在雅兰一双充满求知欲的星星眼中,她还是缓缓地讲了下去。

    “我原来也曾是人类,一个天生具有强大妖力的人类,一个至死仍被死亡之铃封印的人类。可能是因为我对死亡之铃的怨念太深,成为幽灵后仍被它所缚,也不知为什么,我渐渐与它融为一体,成为了死亡之铃的意志。

    之后又有人用死亡之铃去封印,我不希望即我之后又有别的因死亡之铃封印而死的牺牲者,于是我会在他们遇险之时,擅自解开封印,但是我从未占据过被封印者的身体,因为根本做不到,我所能控制的范围只有死亡之铃。这个身体是个意外,因为身体主人她的存在感,实在太低了!”

    “存,存在感?”玛雅的表情有些抽搐。

    雅兰听了,笑着拍了拍玛雅的肩道:“哈哈,看见了吧,玛雅。做人果然需要高调一点!”

    还是玛雅正经一点,只是瞥了雅兰一眼就再次将问题拉入重点,“这和存在感有什么关系,夏黑具体说。”

    “哎~给你们说说这个身体主人的事吧。她是神族第二死神的女儿全名亡灵夏黑,血统纯正的神族,一出生就拥有了死神的特征:黑红色的发与瞳,四岁的时候就有了很强的死灵之力,大人们都认为下一任死神非她莫属了。

    但谁知随着她能力的增长,她的感情与存在感却在逐渐消失,直到她十岁时已经有了接近现任死神的能力,而在那时她的存在已是接近虚无。死神为了防止女儿变为冰冷的人型兵器,丧失自我被人利用,就用死亡之铃封印了夏黑的能力。

    在她被封印之后,我就试图与她的灵魂沟通,但是失败了,因为她无论何时都只会静静地坐在一旁两眼放空望向远方,她不再去控制自己的身体。

    所以从戴上死亡之铃的那一瞬,她的身体就进入了休眠。她的母亲很担心就这样守了五天五夜,我不忍心看见一个母亲伤心落泪渐渐憔悴,就去劝说她,没想到她忽然站起将我猛地一推,清醒之时我已经作为夏黑在床上睁开了眼睛。就是这么回事。”

    夏黑慢慢讲完这些往事,心里顿觉轻松了不少,这些年她始终独自一人承受着这些,也没想过会有一天可以将这些说出来,因为一旦说出伴随着的也许就是危险与背叛。夏黑微微地笑了,没想到她会这么信任这几个非人类,也许……她们是特别的吧。前世没有朋友,今天却有好几个可以交心的,莫非这是神的馈赠?

    塞维尔听完感慨道:“你能把这些说出来,我很高兴,这代表你对我们的信任,也是我们的进一步交心。”

    塞维尔看了一眼灰,又道:“你的事,我还有和灰商议一下。我将你们四人安排在了一个大房间,今天晚上,你们就互相聊聊暑假里发生的事吧,特别是塞琳娜,你的情况比较复杂要仔细告诉她们。”

    紧接着塞维尔就通过心中暗语告诉我:关于桑妮的事,我已经在暑假开始前就告诉她们了,你可以不必再提。你最好和她们说说离渊,和你的异能,着重了解一下雅兰和玛雅的武器,这样就可以为明天节省时间。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