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73

    轻柔凉风中带着淡淡幽香,面前是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如果不是那用青石板铺成的道路,真得会觉得仿佛置身于一片血红色的海洋,妖艳的红色直直蜿蜒至天边。黑色的夜空有一轮皎洁的月,银光倾洒大地,映照着无尽的花海。

    曼珠沙华,传说中开在通往地狱之路的彼岸花,自愿堕入暗渊地花朵,它的花语是不祥,分离,以及……悲伤的回忆。更有传说,它是魔王路西法最喜爱的花朵。曾在一本书中看过这样一句话:曼珠沙华是罪孽。美丽,妖艳,尽管绝望,可它依然散发着罂粟的芬芳。

    我出神地望着这片血色的花海,久久无法回过神来。心中忽而闪过一个念头,这里是nighttwins的世界,却有这遍地的曼珠沙华,且看似培育精心,朵朵都是妖柔可人,妩媚婀娜,莫非初代也喜爱曼珠沙华?导致……我也如此喜爱它,每每看到都有一种深深的感思回荡在心头,都有……睹物思人的感觉?!使我的心中泛起阵阵涟漪。

    devil与angel见我出神也未打扰我,只是安静站在一旁,意味深长的对视一笑:果然是我们的塞琳娜大人。

    我轻轻回眸,向她们微微一笑,这一笑却比星辰还耀眼,“是devil和angel吧。我是塞琳娜阔丝蕾特,很高兴认识你们。今天,就是来和你们认识认识,顺便看看能不能成为你们的第三位主人。你们讨论的怎么样了?”

    两人扭头对视了一下,同时向我行礼,以左手放至右肩,鞠躬约30度。待她们直起身来,我看清了两人的相貌。左边的女孩,一头美丽的金色卷发,柔软垂下,淡蓝色的丝带轻轻缠绕。白色的小西装,白色的蓬蓬裙,带花边的长筒袜与一双淡蓝的小高跟鞋微微有些发亮。

    精致甜美的脸蛋与迷人的笑容,真是人如其名,她真像个天使,如果再加上一对雪白的羽翼,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使。右边的女孩与她对比起来就显得成熟清冽,当然也多了一分性感。

    一身黑色的风衣,紧身的超短裙只能包臀,高帮的皮靴直至膝上,白皙光滑的大腿在黑色的强烈对比下显得别样性感。深紫色的长发微带着卷,慵懒的刘海半遮住脸,一举手一投足都给人以妖娆之感。更特别的是她们的瞳,清亮银灰色,远处看起来,就好似无瞳……

    “我angel。”“我devil。”

    “以血为誓,认同您为我们的主人,塞琳娜阔丝蕾特殿下。”

    她们一脸认真地发誓着,我则轻笑着回之:“呵呵~不必这么认真,无需以主仆之心与我相处,因为你们是我的搭档,从今往后,大家就是朋友了。多多指教哦~nighttwins。”

    我笑靥如花,一席话对她俩人有很大的触动,devil失神地愣在原地,angel则已经抽泣起来。我轻轻走向她们,在她们面前停住了脚步,devil看着我眼圈发红,angel眨着她的大眼睛,泪珠不停地滚落下来。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们,因为我不是初代。但我一把将她们抱住,在她们的耳边小声说:“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这么多年,真的很抱歉。”

    devil紧咬下唇拼命地摇头,angel与我抱成一团放声大哭起来,“塞琳娜大人,我好想你,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呜——想我?devil瞬间一僵,angel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立刻停止哭泣,却不料我点头笑道:“是啊,我回来了。”devil震惊地张着嘴不知所云,angel呆望着我,眨巴眨巴眼,又眨巴眨巴眼,紧紧抱住我哭得更凶了……

    我温和地摸摸angel的头:“好了好了,不哭了angel,再哭眼睛就快和我一样红了!”(某悠:塞琳娜同学,你也学会了塞维尔的冷笑话了吗?)谁知一边的devil大快人心地吐槽了一句:“快别哭了,我可不想天天面对一个兔子。”

    angel听了这话,立即忍住,狠狠地嗅了几下鼻子,才没有让眼泪掉下来。她不舍地放开我,边揉着眼睛,还嘟嚷着“angel不哭,angel不想变兔子。”说实话,我现在真有一种想去蹲墙角的冲动!!天生的红瞳真对不起啊——!但仔细想想,我又是白毛,又是红瞳……还真像只兔子……

    之后,我和她俩交流感情去了,顺便知道了她们的使用方法。啊,世界完美了!而这时我的身体则尸挺在客厅的大沙发上。(某悠:这是真正的“尸挺”啊)

    黑正坐在我脚边的位置上,静静地看着我。但实际也不算静,他一会儿摸我的脸,一会儿拨我的头发。漫不经心地对塞维尔说:“塞维尔,我可能要去趟地狱。”

    “哦,那多长时间回来?”

    黑仍盯着我,玩着我的头发,但嘴上却丢下一个重级炸弹:“三个月。”

    塞维尔诧异地抬头:“三个月?为什么?是不是太长了点……”

    没等塞维尔说完,黑就抬起手臂在他面前晃了晃,一条银链从袖中露出,五芒星也随之晃动。

    “原来是这样,那三个月还不够呢,风殿下都用了一年。”

    “不,我三个月足够了,但要去地狱特训也好,顺便问问老师关于帛曳的事。”

    “老师是指……”

    “嗯,路西法老师。”

    黑弯下腰在我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我走了,塞琳娜就交给你了,还有,这事不要告诉她,我尽量快去快回,bye~!”

    “代我向玛门问好,你一路小心。”话音刚落,黑站的地方已经空无一物。

    望着黑消失的地方,塞维尔自言自语:“第一配饰的封印已经开始了,没想到黑不知不觉已经拥有了这样的能力,果然天才就是不一样啊。我还要继续努力呢。”

    (某悠:咳,咳,我来解释一下,相信读者们也异样费解。血族的一生会有两道封印,但很多的血族连一道都不会遇到,这是能力与血统的问题。血族的第一配饰除了钥匙的功能外,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封印。当血族拥有了第三配饰的时候,第一配饰将转为封印,第三配饰被用于钥匙,第二配饰仍是武器。在第一配饰变为封印之后,是不可以随意取下的,这就是黑突然戴手链的原因。

    封印一般是以与原来属性相反的方式进行的,第一配饰的样子也会有所改变。黑的第一配饰原来是一条纯黑手链,上面串了一个倒五芒星,在封印的状态下,血族的任何异能与魔法降至原来的十分之一。只有在能力重新提升到原来封印前以上后,封印才会解除,一旦解封,血族的能力将会大幅度飞跃。

    疾风掠过耳畔,银色的长发在风中随性地飞扬,塞尔拉没有什么动物,有的只是习惯于黑暗的蝙蝠与为数不多的猫头鹰。明月高挂于天际,塞尔拉又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血红的瞳在黑暗里泛着盈盈的光。

    我单脚而立在玛克辛城堡顶端的金色十字之上,轻眺着a区辽远的夜景。据黑离开已经一个月了,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还真挺生气的,很讨厌他的不辞而别,但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说实话还真有点想他。

    这一个月,我几乎每天都是在城堡里那个像图书馆一样的图书室,和像竞技场一样的训练房中度过的,目的就是恶补魔法与学习剑术,更多的还是加强对异能的熟练程度。有塞尔拉全天候家教的倾心辅导,我现在的水平也已经和同龄的纯血没什么区别啦~这算不算是有一点天分呢?自恋地想着。

    铃向我告假出游了,我当然是准了。铃是玛克辛的总管又是我的贴身女仆,已经好多年没出过远门了。现在我回来了,她才好放下心来出去走走。塞维尔回去陪菲奥娜姨妈(塞维尔的母亲),好像还说,还说……回去看看什么……莉莉??是个女孩的名字,但是是谁呢?好像听说过,可还真想不起来了。现在整个城堡就剩下我一个人了,真是“好山,好水,好寂寞”

    (某悠,亲爱的,你忽略了这大城堡里的若干侍女啊!侍女们:我们好像一直没什么存在感呢!某悠:啊哈哈,因为我没那么多精力去给你们一个个起名字……众侍女:怒!)

    我轻轻向后一仰,一个雪白的身影从城堡顶端直直落下,衣袂翩飞,风滑过脸颊。我张开双臂尽情感受这一份清爽的凉。一个轻轻翻身,我消失在半空中,随后静静地落在大厅内如玉石般的地面上。仰望母亲的画像,胸口的绿宝石早已归位。我用异能使自己微微腾空,一路飘到了书库中。

    在若大的图书馆中,七拐八绕飘到一个大书架旁,从中抽出了一本厚重的魔法书,棕色的硬书壳满布历史的痕迹,还有一些繁杂的字符魔法阵,与之前我读的咒文魔法书不同,这一本是介绍魔法阵的。我颇有兴致地打开,一张被折叠的图纸从中掉落,静静地贴在地上,弯腰拾起,打开一看,原来是玛克辛的建筑图纸。

    图书室一角的冰柜悄然打开,一个血袋向我飘来落在了我的手中,随后冰柜自动合上。我撕开血袋,倒入一旁的玻璃杯中,轻轻晃动,然后优雅地浅饮起来,嘴里满是腥甜。ab虽不如人类的血美味,但营养价值差不多。可怜的塞维尔,他竞然无法接受ab。

    展开图纸仔细地看着,却意外地看见了图纸上一房间旁所标注的拉丁文。我不认识拉丁文,虽然以前学过很多种语言,但因为在人类社会已经没人使用拉丁语了,我自然而然也就没学了。只好去翻字典,结果让我大吃一惊,女王的寝室。

    塞尔拉“政改”已经很多年了,实行“政改”的是第六位也是最后一位血族的女王,阔丝蕾特六代首领:伊莎贝尔阔丝蕾特。在她当权时期,更改了塞尔拉的政治制度,用人类的话说,就是从封建主义到资本主义。她废除了女王的专治,将权利分至四个纯血家族,而且建立了“皇协”,化分出了c区,用来实行教育与科技研究。

    她为塞尔拉今日的繁华作出了巨大的奉献。因此被称为除初代以外塞尔拉最伟大的女性。就是说,女王这个词只会出现在六代或六代以前,用拉丁文……看来是六代的寝室不会错,而又有传说六代与初代住在同一间房间。难道是初代塞琳娜与六代伊莎贝尔的寝室?我微微一笑,真令人好奇,去看看。

    微提裙摆,足尖点地,轻巧跳起,落地时已经到了地图上的那间房间。这房间太久无人涉足,布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华美的哥特窗,蕾丝花边的淡雅桌布,精致的小沙发,铜制的扶手挽成一圈圈优雅的弧度,金色的吊灯也因沾满灰尘而暗然失色。眼前一片灰濛濛,房间也因为没有灯光显得有些幽暗。

    一个响指,点燃了吊灯上的蜡烛,烛光闪动,光芒柔和。环视整个房间,轻叹了一口气,还真是不堪入目,太脏了。沉声一句:“来人啊!”

    话音刚落,几个侍女就出现在我的背后,她们向我行礼:“有什么吩咐吗?殿下。”

    “把这个房间收拾干净,动作尽量快一些。”

    “是……”

    10分钟过去了,她们向我行礼,离开了房间。我再仔细观察了这个房间,比我的房间大两倍,装饰与家具都很有品味,可以看出主人是位高雅的人。我到是比较喜欢简约一些的。(某悠:==所以你的房间一片白色是吧。我更喜欢哥特风一点,所以你逃不掉了!)

    目光落在桌上一本古书上,与图书馆里的魔法书外形差不多,翻开一看—历史书。记录了从初代到五代每一位女王的事迹,但好像更象是为这五位女王做的传记,更多的描写她们貌相与性格,甚至到一些小嗜好。我当然第一个就去看我的前世喽~

    一页页翻着,发现无论是性格还是特长都相差甚远,看来雅兰说,转世后,除了长相,其他都会有翻天覆地的改变,好似是真的。用手轻轻抚上那书页上略显暗黄的画像,我不禁感叹:长相真是一模一样,可神情与气场却截然不同。

    她眉宇间写满冷艳,眼神清冽,半睁半闭,一幅慵懒轻闲的样子,虽面带微笑,却遮不住一脸忧愁。别人看不出来,只知道惊叹初代的美貌,我却知道——她是寂寞的,是哀伤的。

    画像里的人苍白的脸庞尽显妖娆与成熟,女王的气势让她美得令人窒息,却又不敢直视。那脸庞想必就是我成年后的样子,但我的气质却永远不及她。一笑倾城,她的美足以颠倒众生。可这种美只能在远处痴望,永远无法触及。她是孤傲的云,是垂悬于空中的月,带着清冷的银光睥睨这片美丽的土地——无光的世界,塞尔拉。凝望她的眼,我轻轻感叹,真是人如其名,“银色的月光”,塞琳娜。

    传说,血族的初代女王是世上最美的女性。又有传说,她所爱的人是地狱的君王……

    书上写,初代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最爱的花是百合。血族的身上都有一种独特的幽香,而这份香又是因人而异。初代身上的是淡雅的百合花香,不记得百合的花语是什么了,但她的喜好和我真的是大相径庭。仔细想想。那nighttwins中绽满的曼珠沙华本以为是初代的喜好,但又仿佛并非如此,她是在睹物思人吗?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我每每看见那花都有这种感觉,可一直无法忆起那思的人是谁。

    我思绪万千,在心中努力整理着。

    忽然间,我听见一声野兽的低吼……

    我的视线不经意地扫过了那本古书,却立刻移了回来,紧紧地盯着书上的几个字:玛克辛的地下城堡

    黑同学去地狱,就是为了通过特训而解开第一封印。第二道封印是在拥有了第四配饰之后,由第三配饰转换的。在第二封印过程中,血族的任何能力将归为零,这也是对于血族来说最危险的时间段。解除第二封印一般要80年至100年的时间,不少纯血在这个过程死亡。其中我们最熟悉的就是塞琳娜的父亲,渊帝第九代首领:渊帝风。)

    当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塞维尔熟睡在对面的沙发上,银色的短发碎碎地散落在沙发扶手上,别看他平时沉着冷静,显得很成熟,睡着了以后还挺可爱的。

    我侧身躺着,手支着头,安静地欣赏着美男表哥,异常可爱的睡颜。还好我不是花痴,如果是雅兰大花痴加老腐女的话,看到现在的塞维尔会不会大喊:“啊,啊啊啊~~!好萌!”然后一下扑过去抱着塞维尔狂亲呢?想到这里我不禁轻笑出声。

    我坐起身,抬手看看左手腕上的黑镯与右手腕上的白镯,眼闪星光,好美的镯子o(≧v≦)o!好一段时间之后我才发现,黑好像不见了……而知道他去地狱,那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