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75

    大约11时,我们乘着塞维尔的车(雷利)到达了城郊的一座山上,也就是合宿的地点。夏日炎炎,但此时青山碧野,树木丛生,倒是显得格外清凉。我打了一把白色的小阳伞带着墨镜,漫步在通向山顶的山间小路上。

    “阔丝蕾特家族的纯血,好像都不怎么受得了阳光呢。”灰淡淡道。

    “是的,一看到阳光我就眼睛疼,浑身疼。”说着我拉了拉衣服。

    “路易斯公爵没感觉吗?”灰又问道。

    塞维尔轻笑:“我又不是纯血。”

    “听说渊帝黑家族的纯血被银器伤不容易恢复,是有这么回事吗?”我问。

    灰想了想,“可能吧,但我没被银器伤过,不知道会什么状况。”

    “对了,拉尔夫呢?”

    “他有些事要办,就不来了。”

    我们三个血族边聊天,边向山顶走,倒也很悠闲。也就在此过程中,我们的“队形”发生了微小的变化,从并排走变为了一个跟着一个,还来开了一些距离。我撑着伞走在最前面,阳光灼灼的炽热感让我忍不住加快了脚步。虽然它还不至于灼伤我的皮肤,但还是让我感到吃痛。果然人间界的阳光和塞尔拉的有很大区别,在人间界只要是白天我的魔法和异能就会降低三分之二,甚至连感官能力也会变得与人类无异。唉,一想到我就感到很无奈。

    灰突然凑到塞维尔身边,压低声音道:“塞维尔,问你一个问题,请你务必准确回答。”

    塞维尔挑眉,斜着眼看向莫名其妙凑过来的灰道:“你问吧,不涉及敏感问题,我会老实回答的。”

    灰不解,“那什么才算敏感问题?”

    “你先问问看,如果我不回答,那就是敏感问题。”塞维尔微笑。

    “那我问你,塞琳娜脸上的花纹是什么?她刻意用魔法抹去,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哦,你说那个!那个是阔丝蕾特德家纹,而她为什么要抹去,估计,她是不想让我们担心把。”塞维尔沉声道。

    “少糊弄我了,就算我再外行,我也知道阔丝蕾特的家纹是染血百合,而她脸上的花纹明显不是百合!”灰对塞维尔的话表示怀疑。

    “阔丝蕾特的花纹的确是染血百合,但初代的家纹是特别的,染血百合是从二代女王才开始启用的家纹,而塞琳娜作为初代的转世,血契之眼给予她初代的家纹也是理所当然。”塞维尔耐心的解释道。

    灰听闻思索片刻道:“如果那是家纹,就意味着,塞琳娜已经是第十一代的阔丝蕾特首领了,是吧?”

    塞维尔点头,随即又道:“怎么?桑妮费了那么大劲都没有得到的首领之位,塞琳娜一下就得到了,你心里很不是滋味?

    “哼哼~这倒不会,我又不是什么心胸狭窄之人。而且,阔丝蕾特和其他家族不同,首领之位是由‘血契之眼’来决定的。所以说,有些东西不是靠努力就能争取的来的。旁人看不出来,你还不明白吗?桑妮本人并不想拥有什么首领之名,她想要的无非是父母,族亲对她的一个认可罢了…”说道这里灰的心里竟带上了一点忧伤,‘族人的认可’这何尝不是他当年所苦苦追求的。

    在很多程度上,他和桑妮,很像……灰是很有天赋的血族,甚至可以说是精英中的精英。但……在黑这个血族千万年不遇奇才的光芒下,他的这种“小”天赋,往往会被人们所忽略。灰不禁苦笑,那真是的不堪回首的往事,那时的他毕竟还太小了,做事也有点喜欢钻牛角尖。多亏了桑妮他才不至于迷失自我。(某悠:实际上是桑妮酱很直接的告白将灰拉回了现实。表白内容:“灰,我喜欢你,但我不喜欢黑。所以,请你不要一昧地模仿他。你是你自己,不是黑的影子。”然后,某悠被灰一掌拍飞~)

    塞维尔感到灰的沉默,准备岔开话题,却听灰道:“我因桑妮而改变,所以,不希望她再误入歧途。”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好似自言自语。

    塞维尔知道他想起了自己的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道:“没事,到时候,你再把她拉回来,不就好了。”

    “嗯……”灰点点头,若有所思。

    塞琳娜既然已获家纹,那是不是也就说明着,帛曳的到访不远了?到时候,我又该如何面对你呢,我的桑妮。

    “喂!月淳——!”不远处传来了清亮的女生。

    “是雅兰!”我惊喜喊道,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可爱的女孩,留着棕色的蓬松短发,看向我面露惊喜的表情。她一手拿着大大的巫师帽,另一只手高举过头顶用力挥动。

    我两三步走到她的跟前,谁之她突然捏住我的脸,恶狠狠道:“我亲爱的月淳,整整两个月杳无音讯,我还以为你被塞维尔拐卖了呢,不知道和我们联系联系?还是说那什么塞尔拉的美男众多,你乐着左拥右抱,把我们这些人间界的朋友忘得一干二净?!”

    “雅兰,别捏了,好疼……我怎么会忘了你们呢?我就对按照你的要求,起床时想你们一遍,吃饭时想你们一遍,睡觉前想你们一遍。这两个月天天如此,你一定要相信我呀!我对你们的友情可与日月争辉,天地可鉴啊……”我急忙解释,雅兰这才松开她的魔爪,向我翻了一个白眼道:“少恶心我了!好吧,我相信你。但是下不为例哦。”我听话地点点头。

    塞维尔被我装乖的小模样逗笑了,帮我澄清道:“塞尔拉与人间界的通讯不便,塞琳娜的蝙蝠通讯器和我的一样,都只能用于晶石通讯器间的相互对话。这样吧,雅兰,下次我送你一个地狱制造的通讯晶石。”

    雅兰愣了愣,眨眨眼睛道:“莫名地赚到了耶~那谢谢你喽!”雅兰的视线终于飘到了后方,发现了“隐身”许久的渊帝灰,不经讶然道:“这位帅哥是who啊?”

    灰蓦然抬眼,邪魅一笑:“哼哼~你好,精怪的小魔女,在下渊帝灰。”

    “我是预言的魔女,慕思雅兰,初次见面。”雅兰微微提裙,以示礼貌。

    预言的魔女?!我心中微讶,照理说雅兰还没有成年应该还没有称谓才对。但我没有多问,推了推她道:“快走吧,我想夏黑和玛雅快等烦了。”塞维尔赞同地点头,四个非人类向山中别墅前进。

    一幢三层的小楼很快映入了众人的眼帘,这里是塞维尔15年前购买的,主要作用是来收藏他从地狱带来的魔法书,所以这里的二三层都摆满了书架,宛若一个小型图书馆。(其实也不全是魔法书,还有一些介绍历史与文化的书籍。)但是这里的书都是不可以借阅的,一出这幢房屋,那些书就会化为灰烬。

    “夏黑,好像是雅兰回来了,还有三个吸血鬼和她在一起,是你说的那三个吗?”一个淡绿色头发的成熟女人正托着水晶球,淡然地看着球内映现出的景象——雅兰正与一个银发女孩闲谈,旁边的两名男子还时不时参与,几人之间一副谈笑风生的闲适样子。忽然那个黑发男子停止了交谈,转脸与她对视。

    她猛然惊心,她的探视被发现了?!黑发男子的目光准确地透过水球投到她的脸色,但好像感觉她并无恶意,只冲她微微一笑有转过头去。真难以想象,这么多年,她的探视从未被发现,这还是第一次。她不禁感慨,多么敏锐的直觉,这个吸血鬼绝对不一般!

    于是她又问夏黑:“那个黑头发的吸血鬼是谁?”

    夏黑甜美柔和的声音很快传来“那个应该是渊帝黑,血族的亲王哦。”

    “很强?”

    “嗯…但他是个绅士,我没看过他打架。”夏黑温和地笑了笑。(某悠:哎呀,夏黑酱,你竟然说黑黑同学是绅士!!!你竟然觉得黑绅士!!!啊哈哈哈哈哈~~!!黑(#╰_╯):你说什么?去死吧!!)

    “喂——!!我们回来了,大家来客厅集合啦~!”雅兰把手窝成喇叭状,很高兴的冲着大门喊道。

    然后,真的所有人都到客厅集合了……而且,还有几位是我不认识的。

    玛雅和夏黑炯炯有神地望着灰,异口同声道:“黑,你整容了?!”灰的脸色阴沉,雅兰差点倒地,塞维尔作云淡风轻状,我狠命憋笑导致严重内伤。其余陌生人等不作评论…后来大家相互做了自我介绍,这才弄清误会。

    “陌生人”共有两位,一位是那个长相成熟的女人名叫卡姗德拉,是植物类的魔女,雅兰的老师。她有着微卷的淡绿色长发,额上淡金色的纹是预言魔女的象征,冰蓝色的眼睛深不见底,婉如千年寒潭水幽幽波动。

    她与米尔德丽不同,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淡淡的疏离,但她又与米尔德丽相同,一身宽袖飘逸的白袍尽显轻松豁达,不同于众多魔女的阴暗神秘,她和米尔德丽都给我一种清新淡雅的感觉,配上脸上淡淡的表情卡姗德拉还真是称得上仙风道骨。她看上去性格冷淡,但好像对待自己的后辈还不错。因为她看向雅兰时,目光就会不由自主地变得柔和起来。

    我自动把她和黑划为一类“外冷内热”!额……只不过黑在对内对外时的性格反差程度比卡姗德拉大得多。

    (某悠:就是就是!!就比如黑在看见塞琳娜的时候是这个表情o(≧v≦)o,而在看到我的时候就是这副死样子( ̄^ ̄)ゞ~哼!拽得好像人家欠他什么似的,真讨厌~!塞琳娜:……)

    另一位……她自我介绍了,但是……我听不懂啊,听不懂!!看见我们一脸茫然地看着她,那短发美女有些懊恼的对塞维尔喊了几句,塞维尔尴尬地笑了笑,也不知道从哪掏除了颗胶囊递给她,她看见了胶囊表情微微缓和,接过来直接吞了下去。

    5秒钟后,她的身形产生了变化。黑色的短发间长出了一对细长微曲的羚羊角,角的顶端还带着和她眼眸相同色泽的苹果绿,白皙的皮肤,性感奔放的女性战甲,一对黑色的羽翼由背后张开。

    “恶魔!!”雅兰惊呼一声。

    “我是肖箫,大恶魔堕天使混血,第七狱骑士学院的剑术导师,和塞维尔是同学。”女恶魔再次开口说的便是中文了。

    塞维尔笑道:“这位可是地狱最强的女剑术师,第七狱骑士学院的特级导师,不是那么容易请动的哦。”

    “得了吧塞维尔,我又不是因为你我才来的,我来是为了看看你那可爱的小表妹。”肖箫凑过来戳戳我的小脸笑道:“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你长得真是可爱‘小表妹’,那怪塞维尔总是塞琳娜长塞琳娜短,老挂在嘴边。”塞维尔尴尬的轻咳一声,将脸撇向一边。雅兰暗自坏笑,塞维尔这家伙,果然是个妹控!

    我倒是对肖箫的话没有太在意对她道:“我的全名是塞琳娜阔丝蕾特,听说你这次是特地来辅导我剑术的是吗?那我是不是该喊你肖老师?”

    “不用这么客气,叫我肖姐姐就好了。”她淡笑着回答,又将目光转向了塞维尔,“但我一直很好奇,塞维尔,你为什么不亲自指导赛琳娜呢?你的水平明显比我高。”

    “塞琳娜的武器是双剑,而我认识的人中最擅长双剑的就是你,我一般只用冥血,但它是直刀,双剑我用不上手,更没法教她,所以这个假期我只教了她一点基础。还是找你教她我最放心。”

    “哟~难得你这么瞧得起我,那我如果不好好教岂不是对不起你?”肖箫调侃道。

    塞维尔沉吟一声:“嗯主要是对不起这么多年的信任与友谊。”

    肖箫睁大眼:“喂喂,别说得这么夸张!我真是怕了你了。好好,你这些年也帮了我不少,我这次一定全力以赴。不过成果如何,还要看小塞琳娜的配合了。啊,天赋之类的也很重要就是了。”

    塞维尔道:“这些你放心,如果塞琳娜没有天分或是对这方面不感兴趣,我是不会让她学剑术的。”

    我认真地点点头道:“我会很努力的。不论怎样的训练我都会坚持下来。”

    “小可爱你这是在表决心?”

    “是的。”

    肖箫听了,忽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好!你这个学生,我收了。训练就从明天开始,做好准备哦~”说完,她猛地扇动黑翼,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塞维尔无奈叹息,“你们别在意,她就是这样的雷厉风行。”

    玛雅摇摇头道:“没事,我很欣赏她这样的性格。”

    “是啊,她和你一样都很直率呢。”夏黑对玛雅说道。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物以类聚?”雅兰若有所思道。

    “”我记得平常聚在一起的好像是我们几个。

    沉默许久的灰忽然发话了,“塞维尔,你叫我帮你个忙,到底是帮你什么?”

    塞维尔恍然“哦对!想起来了,我忘记说了。我们来合宿的目的想毕各位已经猜测到了。主要就是为了你们可以相互清楚对方的实力与拿手的魔法,以达到更好的合作。夏黑的情况比较棘手,等会再单独处理。这一周,雅兰继续跟着卡珊德拉,玛雅跟着我,塞琳娜跟着肖箫,而夏黑就交给你了灰。”

    灰微微挑眉问道:“你刚才说她的情况棘手?什么意思?”

    这问是夏黑回答的,她有些抱歉地对灰说道:“因为我现在是没有任何能力的,必须要激发潜能才行。这一个暑假我一直在努力,但始终做不到。”

    灰微微蹙眉,走过去将手搭在了夏黑的额头上。绿色的光芒微微闪烁,“封印?!”灰诧异道,又随之加大了探查魔法,渐渐的,他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哼哼~哼哼哼~太有意思了,由封印造成的双重人格?哈哈哈!这么说,你只是那个封印造成的假象?你想激发潜能?真是可笑。你想拥有能力只能解开封印,但是解开了封印你还会存在吗?这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了。”

    “你说什么?!夏黑是封印造成的假象?雅兰惊呼。她身旁一直面无表情的卡珊德拉也是面露诧异的神情。

    “天哪……这个世界太神奇了。”我感概。玛雅只是紧锁着眉,没有说话。塞维尔表情淡淡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我估计他多半早就知道了,甚至知道的比灰还详细很多。

    就在我们众人还没有从这个令人惊诧的事情中反应过来时,夏黑幽幽道:“我不是由封印产生的第二重人格,我…就是,封印。”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