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80

    自我和路西法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同居已经过去一年多,我的魔法也在他的帮助下突飞猛进,本来我以为需要十年才能达到的高级魔法师水准,竟然在一年多的时间就被达到。

    我的名字成为了帝都魔武学院里的一个神话,所有人都在疑惑塞尔拉到底拥有怎样的环境才能造就一个又一个天才的出现。先是那不到两百岁就成为大魔导师的渊帝黑,再是现在只经过三年魔法学习就已然成为高级魔法师的我。

    现在我每天在学院里傲然冷艳走过的时候都会收获各种复杂的目光,有各种羡慕嫉妒恨的,也有带着崇拜之意的,都令我倍感压力。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象中的超凡天才,只是一个在默默恢复实力的苦逼血族。

    我的灵魂和*都毫无疑问地拥有者初代的力量,而初代的真实身份又是六翼天使长加百列。要知道,那加百列的实力在天堂是仅次于现在的天国副君米迦勒的,比起地狱除了路西法以外的几个魔王也是毫不逊色。

    然而,现在的我,连加百列原本实力的百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这样想想还真是难过。

    但我也知道提升实力这种事也不能太急,尽到自己最大努力就好,学习这种事情本就是一个漫长积累的过程,我现在的这个速度在他人眼中已是非常逆天。

    用银质的剪刀将血袋剪开一个小口,将血液倒在一直红酒杯中,我执起透明的酒杯轻轻摇晃,看着那随之晃动的殷红液体就觉得心情很好。血液的颜色真是令人心醉,看着就觉得很有食欲。

    我将盛有血液的红酒杯放置在圆桌上,自己坐在一旁的扶手椅上双手支着下巴,心情愉悦地欣赏着杯中那瑰丽的鲜红色泽。最近塞维尔去刚从人界回来,带来的这批血液都特别新鲜,特别是我最爱的b型血都是出自一些优质的血源。

    我执起酒杯,品尝其中的腥甜血液,味道果然很不错。咳咳,当然,人类的血液再美味也比不上大魔王的,那才是极品!而且只有我一个血族能喝!

    我会将路西法的血极其好喝这件事作为一个永恒的秘密埋藏在心底最深处,这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事情,而且还是关于路西法的事情,让我最近才出现的轻微独占欲得到了满足。

    夜晚的风很是凉爽,花园里的夜百合在风中摇曳着发出沙沙的声响,清雅的芬芳在寝殿里都能清楚闻到。这种熟悉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仿佛正身处于塞尔拉的玛克辛城堡,心境也渐渐变得平静安宁。

    将杯中的血液饮尽,我俯身趴在了圆桌上,脸也静静地贴在桌面,总觉得现在的心情好极了,这样安静地趴着也很舒服。此时难得放松的形态使我脱离了在学习中忙碌了一整天的疲惫感,顺手在桌上画了一个降温用的冰系魔法阵,这桌面变得更加冰凉舒适。

    我莫名地产生了‘就这样睡一觉也是不错的感觉’之类从未有过的想法,眼皮也变得愈加沉重。睡着之前我还在默默地想着,醒来以后估计就被路西法抱到床上了吧,希望到时候衣服还在身上。

    是的,大魔王最近耍赖皮,学着玛门开始了裸睡,他自己裸就算了还非要拉着我,这是什么心态!唔,好困……

    我终于合上了双眼进入深度睡眠,自然也就没看见我那十字架配饰闪现出的极强银色光芒,刺目的银光将我整个人罩在其中,看着就像在开启某种禁制一般。

    次日醒来,我收获了坐在床头蹙眉思考的路西法一只,那副少见的纠结模样令我发笑。大魔王真是的,为什么看着我露出一副好似吃了苍蝇的表情,哈哈。

    我醒了,路西法也若有所感地望过来,视线相交,我冲他眨了眨眼道:“早安~”

    咦?!今天我的声音这么有点不对?尖细得像是童音似的,真是奇怪,我的嗓子除了什么问题吗?

    我正准备继续说话,却发现大魔王的表情比刚才更奇怪了。

    “怎么了?我不就说话声音奇怪了些吗?”幼女般的细软声线再次出现。

    “亲爱的……你还是自己照照镜子吧。”路西法沉默片刻,继而有些艰难地开口道。

    嗯?我的脸怎么了吗?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便自己用魔法化出了一面水镜……

    我沉默地看着镜中的自己,跟自己大眼瞪小眼,半响之后——

    啊啊啊啊啊啊?!!!!

    纤细的惊叫声响彻第七狱的漆黑天空。

    我震惊得有些语无伦次,“路、路西法,我为什么变小了?!这、这,按照人类的年龄来算,这才十岁吧!!”

    迅速从床上爬起来,我看着短手短脚的自己,内心几乎崩溃,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返老还童的一天啊!

    路西法的内心:这世上还有什么比一觉醒来发现爱人变成幼女更悲哀的事情呢?他还怎么捞福利啊?想想都觉得自己是在犯罪……

    路西法和我都感觉非常不好,特别是我发现自己的魔法竟然用不了的时候,简直整个人都石化了。因为我知道,这是第一封印开启的特点,而这个塞尔拉血族独有的第一封印是不太好解开的。

    幼女化和第一封印同时出现,这显然说明了一个令人悲伤的事实,第一封印的开启是我变成幼女的直接原因,而且估计会持续很久……

    路西法表示,很可爱是没错,但是完全无法下手!

    我的这一变化很快招到了众人的围观,围观魔王无不啧啧称奇,连塞维尔都面露惊异之色,显然‘万事通’都没能料到这件事的发生。

    我穿着地狱风格的童装,一脸郁闷地接受围观,更可气的是围观群众都是来看热闹的,没有一个人可以帮我解决这个问题。路西法的脸色也少见的有些阴沉,估计万能大魔王这次也没办法了。

    哎,谁叫这是血族的第一封印呢?这种由配饰转换的封印,大概也是初代那位发明创造小天才留下的产物,这些个魔王们没辙也是很正常的事。

    魔王们纷纷表示:“加百列这么喜欢搞研究,还喜欢那别人做实验,现在终于倒霉到自己身上了。真是大快人心,哈哈。”当然,最后一句他们没敢在已经很低气压的老大面前说出来,只是用眼神表示了“嘿嘿,可怜但是活该”这种微妙的心理。

    我现在都不想讲话了,听着那糯糯软软的童音我就抑郁不已。哎,头疼啊。

    别西卜笑够了,便轻咳一声,向在场唯一可能知情的塞维尔问道:“塞维尔,这是你们血族的事情,你有办法吗?”

    不过,塞尔维那边已然进入了回忆,眼神空洞。

    想当年,短手短脚的可爱小表妹穿上蓬松的白色小裙子看上去就像是小小的一团,白白的嫩嫩的软萌极了,还会时常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望着他,用糯糯的声音喊:“表哥~”小表妹真的是人见人爱,每次看见她都觉得心要被融化了!

    不像现在,只会喊他“塞维尔”正式场合有的时候还会喊“路易斯大公”,哎……

    玛门看着自己亲亲宝贝在神游,就出声唤了塞维尔一声,“塞维尔宝贝。”

    这一声立刻让塞维尔回了神,而回神的结果就是,塞维尔忽然一本正经地对我说:“塞琳娜!从现在开始喊我表哥!”

    “……”

    “……”

    “……”

    这个完全处于状况外的家伙是怎么回事?啊啊,我要抓狂了!

    幼女化一事没有得到解决方案,貌似除了我努力解除第一封印外别无他法。雪上加霜的是,今晚的魔王聚餐上居然遇到了不请而来的暴君巴尔,而且还被那个一项嘴贱的家伙狠狠嘲笑了一番。

    “哎呀,路西法,真没想到你原来是个恋童癖啊!上次看到的时候明明还是少女,现在却变成了这幅幼小的模样,难道是为了满足你那古怪的性癖?嘿嘿,你小子老实跟我说,幼女的滋味如何啊?”

    路西法神色冷然,完全不准备搭理巴尔。

    看路西法不理他,巴尔又转过头来对我说道:“啧啧,这是多么难以启齿的变态性癖!加百列,他这样你都能容忍,你们果然是真爱啊!”

    我冲巴尔露出一抹“善意”的微笑,继而含笑问大魔王道:“路西法我可以打他吗?”

    路西法点头应允,冲我温柔浅笑道:“嗯,亲爱的,可以往死里揍。”

    巴尔瞪眼,“路西法你不厚道啊!”

    脸上的温柔笑意瞬间消散,路西法一眼睨了过去,“你可是连耶和华那家伙都头疼的超级破坏者,单体攻击能力不逊于玛门,身体素质连大恶魔都自愧不如。凶残如此的你,被个小姑娘揍几下又怎样?”

    巴尔一脸难以置信道:“小姑娘?喂喂,如果不算上耶和华那老头的话,这位的实力放在天堂估计也只有米迦勒可以之一搏!”

    路西法露出颇为不屑的一笑,“曾经天堂有实力的全被我拉下来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和事佬和一帮小年轻。”

    “哦!那你怎么这么多年还没把天堂打下来啊?”巴尔梗着脸,明晃晃的找死。

    “……”路西法脸黑了。

    我也默默黑线,巴尔这家伙,到底是有多嘴贱啊!

    路西法眼角微抽,忍无可忍地给了巴尔一个浓缩成拳头大小的究极黑暗系攻击魔法,世界安静了……

    巴尔含泪表示,真特么的疼。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