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83

    一支精致的黑色羽毛笔在画纸上勾勒出流畅的线条,握着笔的是一只属于男子的手,白皙细腻的皮肤与修长的手指,不经让人想象握住时的触感。但可惜的是,除了在主人刚起床的一段时间,其他时候,那双手总是套着一双黑色手套。

    那么在刚起床的时段,这双手的主人又在干些什么呢?是的,他在作画。尽管他画技高超,但在画这幅画时却格外仔细。他很少将自己放在画作里。但这次他这么做了,因为他在画他的爱人,准确的说是他和他的爱人。就在几天前,他去见了他的爱人,她是那么小,70岁的年华看上去也就是人类年龄14岁左右。

    她在熟睡,恬静的睡颜是那么可爱。男子忍不住去亲吻她的爱人,额头,鼻尖,脸蛋再到柔软冰冷的唇。轻轻靠上她的额头,黑色的发丝与她的银发相交缠,他的小可爱,在做有关他的梦呢,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抚摸她的脸颊,轻柔的动作,淡淡的怜惜,遥远的思念和回忆。

    念念不舍地转身,欲将离去之时听到她呼唤自己的名字,惊讶中蓦然回首,她睁开了血色的瞳,他的身影却消失在暮色中。纸上的线条愈发清晰起来,他忍不住放下笔,抚上女孩恬静的睡颜:“为什么我总是在画入睡后的你呢?”

    ———————————————————————————————————————————————

    我将六代房间里的那本古书抱到自己的房间,仔仔细细地擦干净,慢慢翻看起来,从初代到五代,这本书的内容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全。从画像到性格甚至是一些个人喜好应有尽有,事迹、贡献什么的自然也少不了。这让我也多多少少的了解一下,我那个与我性格迥异的前世。

    我盯着书上初代的画像,看了一遍又一遍,唏嘘之余更是感觉惊奇不已,这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心血来潮之下,我走到镜子旁,故作深沉对着镜子神秘一笑,然后学着初代做出一副清冷孤寂的样子,迷朦的眼神,微微上抬的下巴,带着淡漠与冷艳。还真是颇有一种高傲女王的气势。(某悠:除了那张小脸略显稚嫩了以外......还真像那么回事。)

    我恢复了原本自然的表情,淡笑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啊哈,原来我装一装也能装得有模有样嘛,就是眼神不如初代那么清冽,气场也略逊一筹。that'y~!

    晚饭的时候,我下楼去拿ab。然后在客厅看见了消失了许久的路易斯大公与一个留着黑色长发的少年。

    塞维尔一派悠闲地靠在沙发上,左腿翘在右腿上,手上拿了一份名叫《第七狱的清晨》的报纸。这个报名倒是十分少见,但因为塞维尔看这份报纸时总是格外的仔细,所以我多多少少也对这个报名有了些印象。不过,塞维尔看的最多的果然还是《血族日报》…

    我刚到客厅,就看到了一个黑发的少年从厨房的方向走了过来,一手端了一个圆形的托盘,一手拎了一袋ab。(托盘上是两杯煮牛奶)他先将托盘放在了茶几上,又将ab扔给了我。看来是塞维尔听见我下来,让他去拿的吧。我看了看那少年,又看了看塞维尔,收到我无声的询问,塞维尔侧目,微笑着介绍道“雷利。”

    “雷利?!”我惊讶地看着那个少年,不由惊呼道。雷利,不要问我雷利是谁,就是塞维尔的大蝙蝠。就是经常变成车的那只!它竟然可以变成人!但想想他的那只蝙蝠,变小了以后缩在我腿上睡觉时的可爱模样,也不难将它与面前这个有着红色的大眼睛,苍白皮肤,黑色长发的粉嫩少年联系起来。(雅兰:嗯......我喜欢的类型。某悠:其实你是正太控吧......)

    雷利看着我歪头道:“好久不见了呢,塞琳娜阁下。”

    “.......叫我赛琳娜就行了。”

    雷利听了犹豫一下,求助似的望向塞维尔:“怎么办,老板?她不让我叫她阁下......”

    “那你就叫她塞琳娜呗。”塞维尔淡然翻报纸,为了打断这段诡异的对话,我向雷利道:“第一次看见人形的你呢,平常为什么总保持蝙蝠的模样呢?”

    “其实我并不反感化为人形,只是化为人形后就不能自由的飞了。”

    我了然点头,但随后又道“你变成人以后怎么飞呢?用魔法?”

    “人,不,我有翅膀的。”说着他展开了一对黑色的膜翼,这是一对精致而又宽大的蝙蝠膜翼,分明的翼骨与流线顺畅的线条,真不知道当这样一对翼煽动之时会有怎么一番气势,一定很帅,很霸气。

    我不禁感叹:“雷利飞起来一定很快吧”雷利听了无言眨一眨眼。后又无力地耷拉下脑袋,沮丧道:“可惜我只能排第二。最多也只能飞到亚光速.....;”实际上亚光速已经非常快了,好不好。

    我微讶道:“那第一是谁啊?”

    雷利嘟嘟嘴,小声道:“是那只笨蛋龙.......他能达到光速!”

    塞维尔轻笑着耸耸肩,“毕竟他是路西法的速龙,你飞不过他很正常,作为蝙蝠你已经很厉害了,我的雷利,你不用再纠结了。”雷利收起翅膀,坐在了塞维尔的对面,两个人一人一杯牛奶,开始喝起来。

    我看向塞维尔问道:“你准备休息了吗,塞维尔?”

    他答道:“是的,明天我们就去人间界,你也早些睡吧。”

    “好。”我一个瞬移到自己的房间。剪开ab倒入杯中。红色的液体散发出腥甜的味道。我浅尝一口,鲜血的味道在口中晕染开来。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由轻笑,塞维尔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我为什么忽然发出感慨有两个原因。

    每个血族的身上都有一种独特的香气,这是来源于血液的味道,而且每个血族都不一样。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有这种香气,我不会告诉你们是为了吸引猎物的,这种沁香普遍以花草的芬芳为主。比如说黑是风信子的淡香,我是曼珠沙华,灰是迷迭香,玲是薰衣草。

    但是塞维尔比较与众不同,我第一次闻到时也是大吃一惊。因为他的身上是面包的味道......而且还是那种很好吃很香的面包。作为一个另类,神秘的血族公爵,他的血液中竟是面包的味道。每每想起,我都会感到自己在风中凌乱了......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则是因为他的一个奇特的习惯。怎么说呢,这真的是一个好习惯,但摆在血族身上就显得有些诡异。塞维尔每天在睡觉前都会喝一杯牛奶,而且他通常会和他一起的人也准备一杯。在他不懈地坚持下(每天给我塞一瓶牛奶),我最近好像也染上这个习惯,我简称其为“睡前牛奶”。

    我吩咐几个侍女帮忙收拾了行李,但实际上我也没什么行李,无非就是几件衣服,几本书,一只皮箱就解决问题了。我此刻真是无聊的发闷,也不想睡觉,也没其他事干。厚重的窗帘自动拉上,我无聊的在床上滚来滚去。忽然,我感觉胸口的一个金属饰品扛了我一下,一股脑地爬坐起来,将那条项链解下来,放在手心里,精美的十字架散发着淡淡的银色,一条链子由手中垂下。我的配饰,以后将用于封饰我的能力。而现在它是打开塞尔拉之门的钥匙。

    将配饰放在一边,我解除了用来伪装的魔法。恒定的温度降到零度,收起的獠牙变得尖利,心脏停止跳动,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朵妖娆的曼珠沙华,这才是真正的我,一个高贵的血族。

    阔丝蕾特家族之所以能站在血族的顶端,是因为族里纯血都拥有一种特殊的能力,那就是对血液的控制,可以让无形的液体化为有形,也可以用自己的血去毁坏敌人的心脏,无数种可能无数种使用方式,只要有血液暴露在空气中就可以随意控制。我完美继承了这个能力,但至今没有使用,因为我的异能本身就是控制。

    都说掏心脏是血族最经典的攻击方式,我也没试过。毕竟没有什么真正的敌人,好多能力还没有用过,训练归训练,实战也很重要。等待,明天的到来......夜幕再次降临,又到了属于血族的时间了。来叫我起床的,来叫我起床的拉尔夫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我没有换睡裙,就这么衣冠楚楚地睡了,手中握着自己的配饰,侧身躺着。他走过来捏了捏我的脸,我微微皱眉,又戳了戳我的脸,我不理他,他又用力戳了戳,我扭扭头,还是不理他,拉尔夫玩心大起,我戳,我戳,我戳戳戳.......我被惹恼了,猛然睁开血红色的双眼,一口咬上了他的手。“啊,啊啊啊——”塞维尔听到拉尔夫的惨叫,慌张中破门而入。

    我彻底醒了,恍惚地看着表情各异的两男。拉尔夫的食指光荣负伤,两个牙洞清晰可见,鲜血涓涓地流。我坏笑地舔舔尖利的獠牙,味道不错。拉尔夫可怜巴巴地望向塞维尔医生。塞维尔无奈耸耸肩开始治疗。金色的光芒微闪,两个伤口用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愈合了。

    我惊叹道:“治愈能力,塞维尔好厉害!”

    塞维尔轻笑道:“小意思。”

    拉尔夫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道:“现在我觉得血族超速再生很方便了。”

    “的确如此,我们出发吧”雷利靠在门框上,歪着头,面无表情道。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