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12

    回到塞尔拉以后,我很不要脸地霸占了米娅的身体,把我之前想逛的地方都逛了一遍。比如说玛克辛的内置图书馆,比如说放我武器和配饰的密室……

    但是我最先去的还是我自己的房间,我并不是想去休息更不是想去回忆什么,而是因为那里有一幅画,一副充满谜题的绝佳作品。

    初代女王留下的大部分物品都收藏在c区的‘月夜博物馆’了。作为塞尔拉最大的博物馆,馆内存放了大量初代的作品与遗物。而玛克辛城堡里仅存了三件初代的遗物,这也是她生前嘱咐后人绝对不允许挪动的三件物品。

    1初代亲自制造并使用的武器:一对短剑,一柄纯黑一柄纯白,用魔石‘惜阴’可以将它们合为一体(后世称其为“离渊”,现在是塞琳娜的武器)2《克莉丝多尔》(又称作“拉米雷兹的古书”)

    最后就是挂在我房间里这幅画作,初代自称其为“很久以前的一幅自画像”但其画风却与初代后期的画作完全不符,相对来说还更加成熟洒脱,所以大多数血族都怀疑是他人所作。更有趣的是,画的背后还有一段寄语,至今为止没有一个血族看懂那句话到底是何意。

    我抬头静静仰望墙壁上的那副古画,魔法的保护令它无视了时光的流失崭新依旧。初代陛下一项是以清冷孤傲的女王形象面向世人,不管是后世的画作或者书籍中的描写皆然如此。但这幅画却完全颠覆了这一点……

    镂空雕花的白色画框镶了一条淡雅的金边,画作以白色为基调,背景是一朵洁白蓬软的云朵。一个小女孩身体微曲在云上熟睡,天使般纯净柔美的五官精致的令人赞叹不已,不难想象她长大之后的绝世美貌。

    女孩柔顺的银白色长发随意地铺散在云上,一颗水滴型的海蓝宝石坠于额前,柔软的流海掩住了穿坠的银链。长长的白色睫毛下不知藏了一双怎样灵动的眼。圆圆的小脸又白又嫩,可爱得让人想捏上一把,小嘴微微的弧度好像在诉说着她的好梦。女孩将一只小手放在嘴边,另一只则搭在一个金色的小竖琴上。白色的吊带睡裙有些皱褶,露出白嫩的小腿……

    这般纯真美好的存在根本不似血族,而像是个天使。我很难想象初代自己会将自己画成这样,而那画中女孩与我儿时完全相同的相貌更是令我感到不可思议。

    作为初代的转世我拥有和初代一样的灵魂,也很巧合的与她拥有了同样的相貌,但完全不同的人格造就了全然不同的气质和思考方式。就像我永远无法达到初代的那种女王的孤高冷艳,也永远无法理解她到底在想些什么。除了相貌以外我和她甚至连喜好都没有一点相似。

    我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想看这幅画,但是自从前几天做了那个奇怪的梦之后我就一直挂念于此。情不自禁地将画框从墙上取下,翻转过来,看见背面右下角的一行不明含义的文字。

    优美的线条画出一道道完美的曲线,形如流水,洒脱飞扬,带有几分不羁的气势。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文字,也没有人知道它来自哪种语言。虽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但我始终记不起在哪里见过。也许,根本就没见过,觉得熟悉只是看多了这行字的错觉。

    忽有种古怪的想法一闪而过,我觉得或许我可以去问问血契之眼。毕竟它是和初代同一时期的产物,这古老的文字它也许认识!我抱着画框就兴冲冲地向六代的寝室跑去,黑看见在走廊上奔跑的我,也不知道我准备干嘛,但就跟了上来。

    到达六代女王的房间后,我看见那雪白的大衣橱,这才想起来一个问题:米娅的劲这么小怎么把沉重的衣橱推开呢?不推开我怎么通过密道去地下城堡呢?失算啊失算……

    “你在干什么呢?塞琳娜。”这时黑清冷的声音响起,在我的耳里却如同天籁。

    我惊喜地回头,“黑!来得正好。快,快帮我把这衣橱推开!”

    于是,我成功地使唤了黑亲王帮我干苦力。衣橱后面显现出一条弯曲着向下延伸的狭窄楼梯道……

    这条幽长通道的尽头,便是城堡地下建筑的入口处,也是这次目的血契之眼的所在。黑跟着我一路向下,用魔法燃起蓝色的火焰为我照明,原本黑暗的通道变得明亮,阶梯清晰起来。

    幽蓝色的火焰在他的指尖悦动着,没有那般灼亮与炽热,柔和的光亮燃烧着美丽的颜色,那是梦幻的蓝色。我回头望向黑,看见他温柔含笑的眼,不由微愣,他的眼也是蓝色但不同于魔法火焰,那是如大海般湛蓝的一种神秘而深邃的颜色,却又带着深海的彻骨寒意,一种冰冷的深蓝。

    可那种冷蓝的眼眸一旦带上了笑意,却又是那般温柔与多情。令人沉醉的蓝色,就这样一只吸引着我。在我凝望他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会在那一片汪洋中迷失方向。黑的眼是有魔力的,我一直这么想着。

    黑看着一直望向他神游的我,不由好笑,捏捏我的脸这才唤回了我的意识。他笑道:“想什么呢?亲爱的。”

    我甩甩头,用懒懒的口吻道:“没什么,只是太久没有看见帅哥了,多看一会。”然后也不等他有什么反应,就抱着画顺着楼梯跑下去。

    “喂,塞琳娜,这楼梯挺长的,你确定没有光你看的见吗?”他冲我喊道。但黑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就看着我还是一个劲的向下跑,无奈地轻叹一口气便赶忙追了上来,他怕我看不见而摔倒。

    黑暗的路很快又再次被照亮,我知道是黑赶上来了,但我不知为何就是不想停下,我就继续跑,直到……手腕被后面的人抓住。

    之后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交了换前后位置,我也就由着他拉着我走,因为我跑累了……

    “这里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玛克辛城堡地下建筑的入口?”黑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看似十分普通又面积不大的石室。硬要说有什么特别之处,大概就只有那个将近雕刻了整面墙的五芒星阵了。

    我点点头,环视四周解释道:“实际上这不是正门,只是一个验证来人是否有资格来到地下宫殿的地方,真正的门还是挺好看的。但是血契之眼就在这,所以没有开启地下的必要。”

    “啊,我看见了……”黑望向一个方向表情微僵硬,喃喃道:“早就知道那个玩意叫血契之眼,但没有想到真的就是一只眼睛。”他看见了五芒星阵的上方有一只血红色的大眼睛,有着毒蛇般竖瞳的眼珠不停的转来转去。

    血契之眼还是一如往常的视线飘渺,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它在看向哪边。那迷糊的小东西是在神游吗?我内心不由产生了疑问。

    “血契……”我唤了它一声,就见它不情不愿懒洋洋的将视线汇聚,望向了我的方向。可在它看清这个身体里的灵魂是我的时候,眼睛忽然变成了一个弯弯的月牙形,带着笑意的血契之眼在我的眼里是那么的可爱,但在透过‘但他林镜’看向外面世界的米娅眼里确实那样的惊悚。

    看着笑眯眯的血契之眼,黑不由挑眉,问我道:“这是在笑吗?”

    迟钝的血契之眼这才意识到原来还有另外一个人,它默默将视线转向黑……

    看到黑后,大眼睛忽然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僵硬,随即露出来极度惊恐的神色。黑不解中俊眉微拧,谁知那血契之眼却因为黑的细微表情被吓得魂不附体,它猛地闭上眼带着难以抑制的颤抖,说什么都不肯在睁开。

    我疑惑地望向黑,他向我摇摇头表示他也什么都不知道。我只好去问血契之眼,“小血契。不要怕,我在这。这是怎么了?你认识黑吗?”为了不再吓到它,我将声音放的很轻很柔,用一种安抚的语气问道。

    血契之眼听到我的声音后,颤颤巍巍地张开了一条缝,它用异样可怜的眼神与空中金色的魔法文字向我控诉。

    『魔鬼……这个人是魔鬼!』

    这大眼睛已经委屈的快哭了,我敢确定它要是能离开那面墙的话,早就会缩到我的怀里来寻求安慰。

    我赶忙安慰道:“好,不难过,不难过了。有我在这里他不敢欺负你。来告诉我他是什么时候,怎么着你了?”

    黑内心纠结,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还有,血契之眼你不要向塞琳娜撒娇!

    『就是他!一万年前,把我的眼珠挖出来给他的骷髅们当球踢!呜呜呜~~疼死了……』金色文字再次显现,黑完全纠结了。真的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啊……一万年前塞尔拉才刚刚建立!

    我无奈地望向黑,这血契之眼多半是把他和什么人弄错了。“黑……要不你先上去吧。血契之眼怕你的狠。”

    他扬眉道:“那你摸黑上去?”

    “……”

    望望血契之眼再望望黑,我不经扶额哀叹,“算了……今天就不问了,下次吧。”

    无功而返令我心情不佳,以至于忽略了血契之眼那超强的认人能力,它连不停换身体的我都能认出来,更何况连外貌都没怎么变过的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