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21

    至今为止我都没有弄清楚塞维尔和黑让我来人界的目的是什么,本以为他们是让我来和他们一起保护米娅的安全,毕竟我一旦复活帛曳想再次除掉我的可能性很大,那到时候米娅就危险了。

    但后来我发现完全是我想多了,他们让我和米娅住在米尔德丽的小洋楼里,自己跑去路易斯家族在这个城市附近的地下宫殿住了(路易斯是塞维尔的姓)。说明他们丝毫不担心我和米娅会有危险,而且还另有目的。

    以我对黑的了解,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能和我在一起的任何时间,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非常积极地往我身边凑。可我最近发现,他好像在躲着我,而且就算见到我也不怎么说话,难道是更年期提前?

    我苦恼地摇摇头,对于我这个青梅竹马加曾经男友的刻意疏离,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九十年过去了,当年的情愫暗生早己皆成过往,我也没有奢望过他会等我这么多年。

    但那段青涩的初恋却实是我心中一份非常美好的回忆,黑的深情与温柔都是如罂粟般令人沉沦,遗憾的是在我终于准备回应他的热切追求时,却意外的与世长辞了。而且死得连灰都不剩,就连冰恋的可能性都被断绝了……

    现在想起来,果然,还是好难过!!

    “塞琳娜,你在想什么呢?”米娅一脸古怪地看着我。

    “没,没什么……”就是感到有些忧伤●︿●,不忍再次回忆我悲催的人生。

    米娅见我好像真的没什么大事就放心了,便拎起包道:“那我先去学校了,记得下午帮我买奶茶哦。”

    我向她挥挥手道:“好的,我知道了,路上小心。”

    关门的声音很快响起,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屋里的血族竟然也同时消失了身影。

    远处的地下宫殿中,塞维尔正在处理文件,就见我突然出现在他眼前,他并没有停止手下的动作,头也不抬道:“找我什么事啊?”

    我丝毫没有跟他绕弯子,开门见山问道:“你为什么要让我来人界,我要知道真实原因。”

    塞维尔不但没回答反而反问道:“你觉得你是来干嘛的?”

    我诚然道:“我以为是保护米娅。”

    “嗯,这的确是理由之一,但帛曳不在这附近,你们暂时安全。”塞维尔放下手中的笔,随即话锋一转,“你来自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这几年传出有血族在人界的拍卖会上看见塞西莉亚姨妈的东西,而货物的出处正是艾登家族。”

    我难以置信地睁大眼,原本平静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你,你是说……母亲的遗物?!”

    塞维尔抬起头,还没等他回答,屋内的气压瞬间降低,我的脸色变得阴沉无比,“可恶的猎人,果然不该放过他们。一度准备放弃复仇的我实在是太天真了。呵,无知的血猎是想引燃我族的怒火吗?至于拍卖遗物的来源,艾登家族……”

    我愤然握紧拳,指甲陷入皮肉却毫不在意,紊乱的魔力放肆的释放而出,裹携着难以抑制的滔天怒火,我猛地消失在原地。

    塞维尔看着受损严重的自家地板,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望向从刚才我一来便躲起来的黑道:“你不去安慰她一下吗?她这次可是真的气的不轻,我怕她干出什么傻事。”

    黑缓缓从墙后走了出来,先是感受了一下我残留的魔力,才侧脸对塞维尔道:“我会跟着她。”

    看他这副模样,塞维尔都为他感到着急,“喜欢就去追嘛,别总是瞻前顾后的。塞琳娜这么可爱,小心哪天被别人抢走了。”

    黑只是默默地瞥了他一眼,就一个瞬移去尾随我了。

    黑在找到我的时候,已经是正午,就看见我缩在一个阴暗的角落散发着黑气,而在此之前我已经围着这个城市跑了两圈。

    本来准备发泄到平静下来为止,何奈外面的阳光太过灼热,作为一个血族我实在无法忍受,在被烧伤了一块皮肤后,我只好找一个地方躲避烈日骄阳。

    我就这样一直坐到五点多钟,才起身走出那条幽暗的小巷,因为我想起来还有要帮米娅买奶茶的事。

    圣洛哲伊学院的附近有一家神秘的奶茶店,在学生中很有人气,米娅也异常喜爱,不仅是它黑色的外墙与精致昂贵的装饰,还是味道独特却限量供应的奶茶,都是那样的别具一格。

    它伴随黄昏开门,夜幕降临时它就关门,没有老板,只有一个目光呆滞却认真负责的年轻店员。那条空旷的街上只有这一家小店,没有人知道那家店的主人是谁,也没有人知道这家店在这里开了多久。

    一个如鬼魅般的身影行走在通向圣洛哲伊学院的道路上,引得那零星的行人频频侧目,离学生放学还有一段时间,但是那家奶茶店却已经到了开门的时间。

    那个目光呆滞的店员一如既往的做好奶茶,打开店门等待学生们放学,却意外地等来了一个提前到来的特殊客人。她不是人类,给人的感觉和主人很像,而且和主人一样都拥有一头美丽的银色长发。

    她熟练地报出她所需的饮品名,就如光顾数次的常客一般。那位店员没有表示任何质疑,甚至没有出声说一个字,只是机械地将奶茶递给顾客,接着收下了钱。

    黑一路跟着我,自然也路经了那家奇特的奶茶店,就在他准备继续尾随我的时候,却因一个熟悉的声音而驻足了脚步。

    “刚才的那位可爱小姐,脸色很不好哦。”

    黑微微侧目,看见来人挑眉道:“修·格拉温格·梵卓。”

    “你好,mr.黑,我们又见面了。”奶茶店里走出了一个有着贵族气质的优雅青年,穿着与奶茶店格格不入的白大褂,斜靠在店门口微笑着和黑打招呼。他有着银色的长发和苍白的皮肤,以及绝对不属于人类的精致容貌,银蓝色的眼睛如深藏于海底珍贵宝石般摄人心魄。

    “主人。”那个目光无神的店员动作僵硬地向修欠身行礼,继而如断线的木偶般倒向了一边。修瞥了一眼那倒下的店员,转而笑着对黑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一个失败的血仆,不知为何,他只要一靠近我就会变成这副没用的模样。”

    黑微微摇头,以示他对此豪不在意。再次审视面前的这个青年又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样子……

    一个月前黑为了寻找拉米雷兹的古书潜入了血族猎人艾登家族的古堡,那天他在偷听完珊朵拉和她祖父的谈话后就去对封印《克莉丝多尔》的结界设下迷幻魔法,就在他完成魔法准备暂时躲起来的时候,意外撞见了正在艾登城堡内悄悄溜达的修。

    两只血族都因为在敌人大本营碰见了同族而感到十分惊讶,由于这实在是太巧了,修便友好地邀约黑在次日晚上一起去喝一杯,而且黑之后竟然也欣然赴约了……

    也就是在这次机缘巧合下,塞尔拉的血族与人界的血族有了第一次相互认识与了解的机会。说实话,黑在那之前一直都不知道人界竟然也居住了大量血族,而且还形成了完整严密的社会体制与等级制度。

    修·格拉温格·梵卓曾告诉黑,他是梵卓族的长老,也是血族中的玛士撒拉(第四代或五代血族的称号),秘隐同盟的领导者。值得一说的是,在他听了黑深入解释塞尔拉情况之后,提出了一个对塞尔拉血族的特殊概念——荒野之族。

    塞尔拉,古语中的涵义是不被神明眷顾的荒凉之地……

    被称为血族圣经的《挪得之书》中有这样一段对荒野子民的记载:

    暗夜生物中之孤独者,彼辈于大地之中与吾族为伴,彼辈于吾族仍有呼吸之时送来解渴之清水。如吾一般,彼辈已遭流放;如吾之后裔一般,彼辈无家可归;如吾之后裔之后裔一般,彼辈徘徊徜徉;如吾之先母与先父一般,彼辈知之过多。

    修慢条斯理地转身回奶茶店里取出一个血袋递给黑,“我知道你是个不善言语的人,把这个拿去,就当是安慰她一下。新鲜的b型血~相信那位小姐会喜欢的。”

    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接过血袋。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修一句,“你是怎么知道她喜欢b型的?”

    “啊,我看出来的,这不难判断,不是吗?”修眯眼一笑道。

    ~**~**~**~

    离开奶茶店,我又浑浑噩噩地在外游荡了一圈,回去后意外地发现米娅已经回来了,而且塞维尔和玛门竟然也在!

    我刚推开门就撞见玛门睨着米娅故意调笑道:“真是有趣啊!你竟然被分离出来了。”

    米娅黑线,“=_=恶魔大人,这本来就是我的身体啊……”

    闻言,玛门轻勾嘴角,扬起略带玩味的笑容,伸出魔爪开始□□米娅的脑袋,“叫我玛门就行了~有趣的人类小姑娘。”

    米娅≥﹏≤:“唔…知道了,玛门先生。所以不要揉我的脑袋了~!”

    正好看到这一幕,我不由轻笑出声。却同时引来了两人截然不同的目光,米娅看见是我回来了,立刻高兴地扑上来问我要奶茶,看她那迫不及待的小眼神我忍不住逗了她几下才把东西递给她。

    而我没注意到的是,玛门在看见我的长相后竟然有片刻的震愣,他很快转头望向塞维尔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诧异与疑惑。

    塞维尔感到了他的注视,抬头对上玛门稍显疑问的目光,以为玛门是好奇我的身份就解释道:“那是塞琳娜,我原来和你提过很多次的。前段时间,我们一直忙着帮她复活的事情,现在成功了,这才是她本来的样子。”

    我听见塞维尔在和玛门说我的事,就笑着朝玛门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玛门。我就是塞琳娜·阔丝蕾特,前段时间谢谢你,要不是你的帮助,塞维尔也找不到我。”

    玛门又不动声色地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继而笑道:“不用谢,我其实什么也没做,只是碰巧被那个人类小姑娘召唤出来了而已。”而且,塞维尔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

    这时米娅忽然探出小脑袋插了一句,“可我还是觉得好巧哦,果然是因为我资质超然啊~”

    我忍笑着弹了一下她的脑门道:“少自恋了小东西,等你物理考及格的时候你再说这句话吧!”

    米娅刚准备反驳,就被我用一块蛋糕堵住嘴,拎到房间里去写作业了。她郁闷地嚼啊嚼,嚼啊嚼,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投入到作业中,埋头苦战。

    等我和米娅上楼以后,玛门就立刻凑到塞维尔身边,沉声道:“你表妹的那张脸,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确定?!”塞维尔诧异挑眉。

    玛门仔细思索道:“嗯……她的长相我感觉有些熟悉,应该见过不只一次,但是我又想不起来具体是在哪里见过。”

    “可你的确是第一次见塞琳娜啊!”

    玛门沉吟一声,“我知道……你有给我看过她的画像或者照片吗?”

    塞维尔想都没想就非常肯定地说道:“没有!”然后他看了玛门一眼,接着补充,“因为我根本就不能有那种东西。”

    曾经妹控到极点的塞维尔有把妹妹的照片贴得满墙都是的诡异习惯,而且他还有前科!直到黑气得烧了他家的房子,焚毁一切与我有关的照片,这种习惯才得到制止……

    那天夜晚,我正准备点燃熏香的蜡烛,却意外地窜起了幽蓝色的火焰,我猛然回头,可身后的那人却不见了踪影。我缓缓将头转回,表情复杂,那蓝色的火焰分明就是黑的魔法,他刻意点燃烛火引起我的注意,但为什么不愿意见我呢?

    冷蓝的火苗仍在烛尖跃动着,带来一室馥郁芳香,烛焰的光影在我血色的瞳间映现。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