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23

    周末清爽明媚的午后,原本整洁的客厅被刻意整理出一块空地,从而显得有些在杂乱。在我的指导下,米娅在那块空地上画了一个极为复杂的魔法阵,那是一个由人类大魔法师创造的传输魔法阵。

    简单来说就是为了将人从一个地方瞬间传送到另一个地方的法阵,使用起来十分便利。而且和塞尔拉通往伽兰的空间传输魔法阵不同,这个基本不会对人体产生什么负担。

    虽然我还不怎会使用真正的魔法,但在辅助类法阵这方面我却是专家级的(例:召唤,防御,封印,空间传送)。眼前的这个魔法阵被我做了些改动,它不再被限制在一定的目的地(同样有该传输魔法阵的地方)而是可以通往任何地方,唯一的缺点就是……它是一张单程票。

    米娅刚刚完成了法阵的内魔法环和内阵图,大致是由中心的正菱形和位于四角的四个六芒星组成,而正菱形的中心和六芒星的四周都标记上了特殊的如尼文字,下一步就需要吟唱和书写空间魔法的咒文来完成外魔法环,所以我暂时让米娅停止了绘制去休息一会。

    画了一个早上法阵的米娅趴在沙发上向我抱怨道:“真是累死了~!塞琳娜,你为什么要让我学这个阵,还让我把它画在家里呢?地板都被弄脏了,一点也美观。”

    悠闲的喝了一口预先泡好的红茶后,我轻咳一声道:“听好了,米娅,这是为了逃命用的一次性传输型魔法阵,它可以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你逃走以后敌人还不能重复使用,相当于我们血族的瞬间移动。虽然是人类魔法师近几百年才发明的,但非常好用!你觉得不好看也没办法,我们过几天去买一块毛茸茸的地毯遮住好了。”

    米娅一下子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诶?!!我们为什么要逃命啊啊?难道有人要追杀你吗?”

    “差不多吧。”我以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道,“我们的处境本来就不是很安全,你不要忘了我也是最近才复活的。复活这个词的本身就代表我已经□□掉一次了,而且最近我发现初代的这个身体好像和我本来的身体有些微妙的区别,这让我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米娅还想追问,就听见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明显感觉她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她先飞快地望了眼门的方向,继而转过头有些紧张地问我,“这个时间?会是塞维尔和黑吗?”

    我瞥了她一眼,抬头略作思索,“嗯…应该,不是吧。”

    “那——不会是来追杀我们的人吧!!!”要不要这样,说曹操曹操到,而且传输阵也还没有画完。

    见米娅战战兢兢的样子,我玩闹之心顿起,也作出了有些不安的表情,“也许哦!”

    米娅惴惴地拽着我的袖子问道:“那,那怎么办啊?!要不要赶快通知塞维尔他们?”

    我故意蹙眉着摇头,表情看似十分沉重,“塞维尔他们现在不在这个城市,一时半会来不了的。”语毕,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这次比上次敲得要更用力些。

    “那我们岂不是会……”米娅联想着惨死的未来,眼泪汪汪。

    我心说,米娅你是不是太小瞧我了?我好歹是塞尔拉血族四大家族之首阔似蕾特的第九代首领,对付帛曳这样的堕天使尚有些无力,但一般的小角色对我而言还是很轻松的。虽然有些黑线,我还是很入戏地做出担忧害怕的样子,对米娅说:“你先去开门,如果是敌人,我立刻带你瞬移逃走。”

    米娅一脸凝重地看着我,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答道:“好……”然后,作出一副大义凌然地样子,向门口挪去。

    我不由扶额,这蠢萌蠢萌的孩子,我该说你什么好。

    米娅开门后,看见一个身穿黑裙的女孩打着一柄黑色的蕾丝伞站在门口,她有着黑色的短发还有……和我一样殷红如血的双眼。

    “你是……”米娅疑惑道,面前这个人好像没有恶意的样子,可是……

    “啊!是米娅啊,好久不见呢,月淳大人在家吗?”熟悉的欢快语调和那脸上始终带着的大大笑容,几乎是一瞬就令米娅知道了来人的身份。

    米娅惊讶不已,“你是,百目子!”

    我听见她们的对话,带着有些遗憾的笑意迎了出来,对百目子道:“哎,果然暴露了,我还以为你能久一点不被认出来呢。”

    米娅一听我这话很快回过味来,炸毛了,“塞琳娜!你原来知道是百目子来,你又故意逗我!!!”

    看见米娅一副不想再理我的赌气模样,百目子很诧异,“月淳大人,你没和米娅说今天我来吗?”

    “啊哈……没有。”我有些心虚,因为我是绝对不会承认连我自己都忘了,直到刚才听到百目子的脚步声才想起来她今天要回人界的。

    “哼╭(╯^╰)╮!”米娅扭头不理我,依然炸毛中。

    “不好意思啊,米娅,你看我不把百目子叫回来给你做吃的嘛~是为了给你一个小惊喜啊。好啦好啦,别生气了,我下次帮你买奶茶。”兔子急了都会咬人的,懂得适可而止且识大体的血族,立刻开始给自家小动物顺毛。

    米娅一听百目子是来给自己弄吃的,很快就不闹腾了。实践证明,吃货大多很好哄啊。

    心情好了,米娅旺盛的好奇心就开始复苏了,我知道她瞅了百目子好半天,终于米娅开始缠着百目子问问题了。“百目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不是被装进蝙蝠里了吗?”

    “哦,因为我是月淳大人的契约蝙蝠啊,而且我这个身体是和那个雷利桑一个种族的,可以变成人类的模样。”

    米娅的眼睛亮晶晶,“雷利?塞维尔的大蝙蝠吗?可以变成车的那个?”

    百目子不能理解为什么米娅忽然来了兴趣,但还是点点头回答道:“嗯,是啊”

    “好了两位,我们进来聊吧,不要一直站在门口。米娅,你赶快跟我把魔法阵完成,今晚我要去找塞维尔。”我边招呼着她们进屋,便将门关上。

    没过多久,被关上的房门后就传来了米娅对咒文的咏唱——

    【自由漂流在空间中的风精灵呀,请将你们的力量暂借给吾,让吾摆脱时间的束缚,让吾超越空间的界限,将吾的身体,将吾的意识传送到吾所指定的地点。】

    ~**~**~**~

    傍晚,我又吩咐了百目子和米娅几句,就一个瞬移去找塞维尔了。家中剩下的两人吃完晚饭,觉得没事就开始闲聊。

    “米娅娅你知道吗?其实月淳大人和九十年前不一样了,她变了很多。”

    米娅投去好奇的目光,但她还是与百目子分析道:“你是指她的性格吧。毕竟她一个人在外漂泊了九十年嘛,看多了人情世故,自然会成熟一些,这很正常。”

    百目子思索了片刻,笑着回道:“性格的变化只是她成长的一部分,这没什么不好,我也不在意。但是……还有另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月淳大人自己好像还未意识到,可塞维尔大人和黑大人似乎有所察觉。我一直想找个机会问问他们,却被一些事情耽误了。”

    看百目子渐渐陷入有些担忧的思考,让米娅想起我刚才对她说的话,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啊?”

    百目子声音微沉,缓缓道:“月淳大人她……血的味道改变了。”

    “什么?!”听到这里米娅也是一惊,因为就连她都知道血族血液的神奇特质,而那血液的味道更是从血族们一出生就决定好了的。

    听塞维尔说,每个血族的身上都有一种独特的香气,那是来源于血液的味道,而且每个血族都有所不同。(据说血族身上有特殊香气的原因是为了吸引猎物并让其产生幻觉。)这种沁香普遍以花草的芬芳为主,比如说黑是风信子的淡香,塞琳娜是曼珠沙华,灰是迷迭香,而塞维尔那个奇葩是……面包。

    “曾经月淳大人的血香是来自地狱的曼珠沙华,而现在确是独属于塞尔拉的夜百合。”百目子道,“这应该是和她换了初代的身体有所关联呢。”

    米娅恍悟道:“果然是这样!塞琳娜刚才也和我说她发觉她自己有些改变,还说这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才急着让我练习绘制传输法阵。”

    “是吗,原来月淳大人自己已经发现了,那我就放心了,她今天应该是去找塞维尔讨论这个问题的吧。”百目子道。

    这会,米娅却有些弄不懂了,“可是,只是改变了身上的味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呢?”

    “嗯……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怎么说呢,一般和初代挂上联系的事,都不是什么好事哦。帛曳会盯着月淳大人,好像也是因为和初代女王有仇的原因呢。”

    可实际上,今天我并不是为了这件事去找塞维尔的,因为我知道就算这和初代有什么关系,我也不太可能提前躲避了。要知道,和初代有关的事,我就从来没能逃掉过……

    今天去找塞维尔的目的是,向猎人复仇!自从上次听塞维尔说艾登家族手上有我母亲的遗物开始,我变坚定了让他们血债血偿的复仇内心。

    我本以为父母的死是个别猎人的行为,并且我和桑妮还有一定程度上的责任。但现在想起来,像父亲母亲那样强大的血族亲王根本不可能栽在个别猎人手上,这怎么样也是由猎人的集体行动造成的,而且还是一场充斥着阴谋的大面积围剿!

    恨意充溢着大脑,渐渐蚕食我的理智。不经嗤笑一声,原来,我的复仇对象并不是那可能早已死亡的老猎人,而是整个血猎!

    嘴角扬起一抹略带癫狂却十分快乐的笑意,我暗自言语:“看来这次,我是一定要将他们消灭得一干二净了……”

    计划复仇是一件绵长而又复杂的事,伤神又伤身,真是令人作呕的麻烦。可庆幸的是,我是血族,拥有足够的力量和时间,根本不需要考虑类似的事情。我需要做的,只是找一个合适的日期,到他们聚集的地方,然后将他们尽数绞杀就可以了。

    啊~真是光想想就令我激动不已。

    塞维尔看着已经开始有人格崩坏倾向的我,感到很伤脑筋,心道:果然不能随意刺激塞琳娜,她身上阔丝蕾特家族特有的病娇属性好像要被激发了。这个情况貌似会持续很久啊,怎么办呢?

    他开始安抚我的情绪,“塞琳娜,你先冷静一下,好好明确这次去猎人的总部到底要做些什么,目的又是什么?仔细分析,然后再做结论。”塞维尔将我按在沙发上做好后,对我说道。

    我愣了一下,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想到这么多事。仰头看塞维尔,一本正经,“我是没怎么考虑过,你觉得呢?我想先听听你的想法。”

    听完,塞维尔默默抬手,对着我的脑门就是一弹,“我就知道,你又不想动脑筋了。要学会思考,否则脑子会生锈的!”

    我捂着脑门,可怜兮兮地望着塞维尔,“好疼,脑袋好疼……塞维尔是坏人,你又欺负我!”

    塞维尔虎着脸,“不许撒娇!装可怜也没用,今天你就住在我这吧,好好想想。我绝对要帮你改掉,一到需要思考的时候就依赖我的坏毛病。”

    我撇着嘴,没敢说话。内心却在控诉:可是……想问题本来就是塞维尔的事嘛。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