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34

    “有一个使用武器的吸血鬼长寿者已经够棘手的,现在又多了这么个实力恐怖的我们真的无力招架啊!!”

    这句话引起了猎人们内心极大的共鸣,其中有不少人想起了他们小时候学习关于吸血鬼习性时老师说过的话:“孩子们记住了,很少有吸血鬼会用武器,因为他们往往依仗于自身强大的异能。”

    老师!你就是在坑我们啊啊啊!!!谁说吸血鬼不用武器的?!教条主义害死人啊!这不就有一个用武器的吸血鬼吗?而且,还是拥有强大异能的玛士撒拉。

    “喂,说到喜欢使用武器的玛士撒拉,我想到了一个!梵卓氏族的族长、秘隐同盟的领导者——修·格拉温格·梵卓!据说见过她的猎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所以即使她的悬赏金额几百年来一直高居榜首,也没有人知道她的相貌。你们说,这个吸血鬼会不会就是修·格拉温格·梵卓?”

    “这不可能!听说修·格拉温格·梵卓是个男性吸血鬼,而且他比较擅长使用枪支一类的热武器,没听说他用过剑。”

    “诶?可我听说梵卓氏族的族长是个女吸血鬼啊?”

    “真的吗?但是我听说——啊啊啊啊!!”

    “你们当我是不存在的吗?”我从背后给了那聒噪的猎人一剑,然后微笑道。心中却暗自记下修·格拉温格·梵卓的名字,这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名字,是黑所说的人界血族吗?听他的身份和猎人们对他的忌惮程度,估计实力不俗且在人界血族中地位极高。

    那边的玛门大魔王已经轻而易举地清理了他附近的所有猎人,开始悠闲地向我这里走。在我周围的猎人瞧着玛门的靠近,一个个面目惊恐地向后退,好似看见了什么洪水猛兽。嗯……看来他们已经充分意识到恶魔的恐怖了。也许再过一会,他们就会放下所谓猎人的荣耀,纷纷抱头鼠窜逃命去了。

    正合我意,反正我本就没有将猎人们屠杀殆尽的打算。额……好吧,我貌似在一瞬间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我现在只想尽快进入禁地取回父母的遗体,然后返回塞尔拉。毕竟破晓之期将至,到太阳升起后我的实力会受到影响,我可不希望置自己于不利之地。

    可是……在刚才的战斗中我已经发现到达禁地,貌似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容易。

    这个城堡里貌似被开启了某一种禁制,让我无法准确感知禁地的位置,从而无法使用瞬间移动。原本在禁地附近的区域现在有了种飘忽不定的感觉,在一片迷雾中消失踪影,好似根本没有真实存在过。

    禁地的存在感极为模糊,现在要到达那里貌似只有步行。果然,老艾登也不是吃干饭的,只是不知道在我对付大厅内猎人的时间里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玛门离我还有些距离,但因为没有人敢阻挡他,估计还有一会就会到我附近了。我望了望精神紧张的猎人们,思索着要不要再说几句话让他们更绝望一点(比如说,告诉他们玛门的种族什么的)。继而促使他们丢盔弃甲,放弃进一步阻碍我和玛门。

    就在这是,我忽然捕捉到一个反常的声音,血族不同人类,我们有着极其敏锐的感官,许多微小的声响都能牵动我们的神经。我警觉地瞥向城堡正门的方向,一种不好的预感划过心底,直觉告诉我有什么具有威胁性的东西在靠近!

    来了!随着轰隆一声巨响,艾登城堡结实的巨门在一瞬倒下,沉重的木门在强烈的冲击下直接被分解成数块,砸在地上扬起尘土。

    紧接着,一个晃晃悠悠的人影在门的废墟中若隐若现,他咳嗽着爬了起来掸掸身上的灰尘,然后望着被自己破化的大门,有些尴尬地挠挠头,“哎呀,好像一不小心冲得太快了。”

    他身后身材高挑的女猎人脸色不善,三步并两步跟上来,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暴栗,尖声骂道:“蠢货!叫你一听见玛士撒拉就激动,现在还把门给拆了!维修费怎么办,你来出吗?!你连老娘都养不起,还想出个鬼的维修费?”

    那个把门撞坏的奇怪猎人捂着脑袋怪叫道:“好痛!你这个暴力女,想谋杀亲夫吗?我死了,就没人要你了。”

    “你说什么?!本森·西蒙斯,你有种再说一遍?”

    他们身后有一个看似十分严肃的领队猎人,领队头冒青筋,忍无可忍地吼道:“好了,你们俩笨蛋夫妇给我闭嘴!真是丢脸丢到火星上去了,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要解决玛士撒拉的紧迫感?记住,我们是赶回来是为了援助同伴的。”

    “知道啦,leader,别担心嘛,什么是正事我还是拎得清的。但是,玛士撒拉这种稀有的吸血鬼,真的很少见诶。”那个叫本森·西蒙斯的猎人看上去很年轻,脸上有一道从左眼延伸至脸颊的十字形纹身,他很是激动,毫不掩饰在说玛士撒拉这个词时发亮的双眼。

    当看认出来人之后,大厅内幸存的猎人中爆发出一阵欣喜的喧哗:“太好了,是s级的猎人们,他们赶回来了,我们有救了!”

    本森·西蒙斯闻声望去,他第一个看清大厅内的情景,表情夸张地惊呼一声:“呜哇,损伤惨重啊!这不是一大半人都倒下了吗?”

    瞧见本森,一个离我和玛门较远的男性猎人,壮着胆子喊道:“西蒙斯先生!!这个吸血鬼想要侵入我们的圣地盗取宝物,千万不能让他们得逞。我们死了那么多兄弟,请您一定要为他们报仇雪恨!”

    可被点名的本森貌似充耳未闻,只顾着自己在大厅内仔细巡视起来。“嗯,玛士撒拉在哪里呢?在哪里呢?在哪里……”

    在他的视线扫到我的时候,瞳孔收缩蓦然锁定住我的身影,继而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啊,找到了!原来是女孩子啊,好棒哦。”

    我望着门口几个所谓的s级猎人神情淡漠,一身暗色的长裙被血液晕染,呈现出大片暗红色,离渊黑色剑身上古朴的金色暗纹色泽依旧,丝毫没有被血液遮掩,与连发丝都沾上鲜血的我形成鲜明对比,莫名形成一种肃杀的气氛。

    除了本森,他旁边的女猎人和被他称作leader的中年猎人也在打量着我,只是眼神正常理智得多,远远不像本森那样热切。

    严肃的中年猎人对本森和女猎人说道:“我们接到的通知是城堡被两个长寿者级别的吸血鬼入侵,一个是这个女的错不了,另一个……估计说得是现在穿黑色西装站在倒下兄弟们中间的那个。”

    高挑的女猎人嗤笑一声,“现在艾登本家情报人员的眼神真是越来越差了,这么明显的误报当我们是瞎的吗?那个一身黑的男人,根本就不是吸血鬼。”

    看见女猎人满不在乎的样子,幸存的猎人们急了,“莫妮卡小姐,那个男的太恐怖了,和以往的敌人不是一个段数啊,我们一半的弟兄们都是被他撂倒的!”

    女猎人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说了多少次,不要喊我莫妮卡小姐,喊我西蒙斯夫人!”她显然没有把其他猎人的提醒听进去,因为在主观上,她还是觉得低级猎人□□掉的重要原因还是他们自己太弱。

    弱者永远只会在强者那里寻求庇护,又对难以战胜的敌人摇尾乞怜,总之,是非常愚蠢而又累赘的存在。

    leader沉吟一声便有了想法,出声吩咐道:“莫妮卡,你和本森去处理玛士撒拉,我来解决那边的家伙。

    本森和莫妮卡心领神会地对视一眼,果断答应道:“遵命!”

    猎人夫妇同时抽出佩剑,他们几乎同步的抽剑动作和两把外表相似的剑,很容易就可以判断出他们互相配合的攻击模式。

    但是,他们竟然只分一个人去对战玛门,呵,连我都为他们感到担心。

    据我观察,几个s级猎人的身上都装备了不少工具,背后的□□,腰间的□□,腿部绑着的数根削减的木桩。这还是明面上的,也许在看不见的地方还有圣水,银质十字架之类的东西。

    眼下女猎人莫妮卡和本森貌似是我要首先解决的对象,他们显然是盯准我了,本森面带笑容神色兴奋,莫妮卡异常冷静。虽然猎人夫妇的表现迥异,但估计他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取我的性命。

    随着leader的一声指令,在幸存猎人们期待的眼神中,s级猎人的进攻开始了。leader迅速与猎人夫妇分开,独自一人冲向玛门。

    我瞥了一眼开始微笑的玛门,暗道一句,又是一个送死的,便将注意力转向在我不远处的本森和莫妮卡。只见莫妮卡从腿部的绑带里抽出一根木桩,来回在空中掂量,在本森向她点头示意的一瞬间,莫妮卡用力将木桩向我投掷过来。

    嗯?什么情况?她不可能认为,这样就能戳死我吧。

    我带着深深的怀疑看着木桩在空中划过,在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果断挥剑一劈,“铮”的一声,离渊没有像预想中的那样将木桩劈成两半,而是被另一柄剑挡住,出现在我面的不再是木桩而是名为杰森的猎人。

    杰森在短短一刹那与木桩交换了位置,继而接住了我的攻击。是异能!我暗自惊心,真没想到猎人中竟然还有会异能的,是混血吗?

    本森的剑直压下来,远远超出人类的力气让我不得不认真对待,难得棋逢对手的离渊也微微颤动剑身以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意。

    本森将脸凑得很久,几乎要贴到我的鼻子,他十分暧昧地笑道:“呐,小甜心,或者说杀戮天使小姐,可以让我……杀了你吗?”

    我一下将他架开,冷笑道:“你可以试试。”

    在我和本森僵持的片刻,莫妮卡也绕到了我的附近,战况在一瞬间升温。手持离渊,我点足后退半小步,继而挽起一个剑花,一下子对上了两人。猎人夫妇的配合可以说是极为默契,攻守并进无比连贯,让人应接不暇。

    根本没有停顿,他们的每一招都是一气呵成,基本可以说是毫无破绽。横扫剑锋,我又灵巧侧身躲过了莫妮卡的一记猛刺,再反手去接了本森的一个斜劈,紧接着一个瞬移到莫妮卡背后给了她一剑。

    我的瞬移一向没什么规律,猎人夫妇无法预知探测我下一秒会出现的位置,从而在节奏上收到了些影响。我默默进行评判,心想如果不是短距离瞬移没被限制,应对起他们可能会比较吃力。

    我还在与猎人夫妇打得火热的时候,玛门那边已经解决了,悲催的leader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嗯,估计不是死也是重伤了。

    本森和莫妮卡都有多多少少的负伤,我也被他们刺了几剑,但是血族的愈合速度很快,再狰狞的伤口也不会留下一点痕迹。本森和莫妮卡的体力毕竟有限,和血族进行持久战无疑会拖垮他们,当他们的动作变得滞缓,之后的形势对他们而言就会较为不利。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艾登被破坏大门的方向忽然传来了祈祷的话语,一个身穿长袍的男人单手托着一本黑色封面的书缓缓走了进来。这个男人虽在祷告但上去并不虔诚,也没有神职人员脸上特有的那种怜悯表情,有种古怪的违和感。

    那人的声音低沉微哑,却令本森和莫妮卡瞬间来了精神,他们一改颓势,剑法再次变得凌厉。而后同时如释重负地笑道:“这总喜欢迟到的家伙,终于肯来了。”

    从刚才那个男人说话开始我就感觉不太妙,就连玛门都望向了门口的方向,诶?玛门的表情好像不太对,他平常那种慵懒的感觉不见了。

    玛门大魔王双眼微眯,他有种想撕碎那个人类的冲动,要知道,他最讨厌神棍了。

    那长袍男人,继续诵念道:“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

    在念完祈祷词的同时,他合上了手中的书,那封面上“holybible”的字样让我背后一凉,再结合他刚才所念的内容,我后知后觉地发现……

    哦d,光明魔法!

    我的想法很快被证实,刺眼的金色光芒向我袭来,紧接着我就被数个光球从正面命中。我的动作瞬然停滞,全身的力气仿佛被快速抽离。

    本森和莫妮卡都是经验极为丰富的猎人,他们瞧准我露出破绽的一刻同时举剑,猛然一个突刺,两柄利刃一齐刺入我的两臂,直接将全身脱力的我钉在地上。

    银色染血的长发铺散,我四肢瘫软地倒在冰冷的地面上,背部的钝痛加上被穿透的手臂,令我疼得咬牙。血在伤口处止不住地流淌,血腥之中隐隐有丝曼珠沙华的异香。

    那手持圣经猎人伸手向前一指,又念道:“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他的荣光充满全地!圣哉!圣哉!圣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两道充溢着光明魔法的光束径直射入了猎人夫妇的剑中,而那浓郁纯正的光明则顺着剑刃通入我的体内。

    一种难以言喻的不适感扩散开来,并不是疼痛,却是一种极其难受的感觉,我觉得有什么在侵蚀我的灵魂剥夺我的意识。我的四肢已经全无知觉,连受伤的手臂都感觉不到疼痛了,一种恶心反胃的感觉取而代之,早上饮下的新鲜血液在胃里翻滚。

    我试图用异能召唤血蝙蝠,却以失败告终。果然,光明魔法限制的不只是我的动作,还有我的异能。

    玛门静静注视着我这边的情况并没有立刻出手,而是在仔细观察,大致判断着我的承受度。他还记得塞维尔说过,小表妹这几天好像要分离她的第二配饰来着?濒临死亡的危险可以促进第二配饰的分离,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契机。

    幸存们的猎人眼看s级猎人们就要击败玛士撒拉了,纷纷面露喜色,他们得救了,同伴们的仇也要报了。至于在一旁‘悠哉悠哉’的玛门,他们以‘杀死一个另一个还远吗?’的想法来安慰自己。

    手持圣经的猎人向我逼近,他的背后是破晓之前映现的一缕光芒,我挣扎着想要脱离,可身体却全然不收控制。那猎人将圣经收回长袍里,转而取出了一把银弹枪。在走到我面前的那一刻,他停住了脚步,居高临下地望着我,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情感。

    在举枪对准我心脏的同时,他说道:“光来到世界,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吸血鬼本是人类,不该沉寂于这永恒的孤独与黑暗,主怜悯你,回到光的世界里去吧。哈利路亚。”

    我睁着血红的双眸,望着那黑洞洞的枪口,瞳孔微缩,却无恐惧之意。

    扣动扳机,随着“嘭”的一声枪响,玛门出手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