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45

    等到堕天使渐渐靠近,在月光映照下,我看清那位堕天使勾魂夺魄又令我格外熟悉的容貌,天哪,是路!那个曾经两度帮助我的陌生人。虽说只是侧脸,可已经足够使我认出他,毕竟他有着一张让人想忘都忘不了的脸!

    前几次见到路的时候我从未察觉到过他的气息,他总是悄无声息地出现继而离开,这次倒是个例外。

    钢琴声已然停止,我站在窗边远远遥望,不得不承认每次见到路的时候都有惊艳的感觉,他真的是我所见过的生物中最好看的。哎,真是赏心悦目啊。

    我的内心开始有些小纠结,到底要不要和他打招呼呢?唔,虽然很想再和他聊两句再次表达感谢之意,可他看上去好像有事的样子……

    兴许是因为我的视线太专注,路竟然若有所感地朝我的方向望来,看见我呆呆望着他的样子,路墨色的眸子染上了笑意。

    他浅浅一笑继而轻启薄唇,缓缓吐出几个单词,若是人类大概只能模糊看见他动了动唇,可是以血族的听力,我清晰地听见他说:“好久不见,可爱的小东西。”

    那惊艳笑容和低沉悦耳的声音令我心跳加速,哦不,血族的心脏不刻意控制是不会跳动的,准确说我是有了一种类似于心跳加速的感觉。

    我向他小幅度地挥挥手道:“好,好久不见,路。”他又喊我小东西了,真是的,多不好意思啊,明明我还有十年就要成年了。

    路改变方向朝我飞来,复古的暗色华服下摆微垂,宽大的漆黑六翼比此时夜色更加黑沉,羽翼裹挟着晚风,只缓缓扇动几下,他便落在了落地窗外一圈白色大理石的小阳台上。路站在离我很近的地方,我发现他很高,而我只到他的胸口。

    路收起黑色的羽翼,通过落地窗走进琴房,他看见被放置在窗边的三角钢琴,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容道:“刚才在远处就听见有琴声,原来是你在弹奏。”

    “我也没想到会碰到你呢,真是巧。还有,前两次的事,真的非常感谢!”

    路有些无奈道:“难得能遇见,结果一见面就是道谢吗?上次已经说过了,我只是坏心眼地看了会热闹,帮你摆脱那匹野狼也只是举手之劳。小东西,你就没有别的什么想和我说吗?”

    我微微愣住,这样一想,刚才除了想表达感谢好像的确还有一件事来着……

    只片刻,我就露出了恍然的表情,因为我想起了一个我一直想问的问题。“这是第三次见你了,但我还不知道你的全名,上次你也只告诉我你名字的开头。”

    路微笑着望着我,似乎并不意外,但他还是沉吟一声道:“告诉你也无妨,但作为交换,你要告诉我刚才你的琴声中为何有些忧愁,你在烦恼什么?”

    想到自己刚刚的纠结,我有些难为情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觉得自己实力不足,无法达到我这个身份所应该有的高度,有些失落而已。”唔,为什么要问我这种事,丢死人了。

    路见我一副担心被嘲笑,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的小样子,决定不再逗我,“原来是这样,的确算不上什么大事,毕竟这是能靠自身努力解决的问题。既然你已经告诉我你的烦恼,那我也该说出我的名字。”

    路望着我,缓缓开口道:“路西法,我的名字是路西法。”

    听到这个名字我有片刻的诧异,“诶?最近叫天使或者堕天使名字的人真多啊,前段时间我还碰到一个叫米迦勒的。”

    路西法原本含笑的眼神带上了一丝冷意,但他仍然不动声色,只是微微挑眉,“是吗,那可以问一下,你遇到的那人长什么模样吗?”

    我努力回忆,“嗯……番红色的头发,眼睛是蓝色,还穿了件白衣服。”

    路西法忽然笑了,笑意中带着点嘲讽,“那个人可不仅仅是叫米迦勒这个名字,他就是米迦勒本人,被称为‘似神者’‘神之王子’现在神身边的首席战士、天使军最高统帅的米迦勒!”

    “什么?!我遇到的米迦勒,就是那个米迦勒?”实在是难以置信,我竟然遭遇了现在的天国副君,那个曾经把拥有神六分之五力量的撒旦之首路西法陛下逐出天堂的米迦勒?!那一项畏惧光明的我现在还活着算不算是一个奇迹?

    等一下,路西法?

    我忽然睁大眼,死死盯着眼前长得好看到惊天地泣鬼神的男人。我非常肯定他刚才告诉我他叫路西法,难、难道说……

    我的天哪!不会吧!!!

    “你、你你、你你你是那个地狱七大撒旦级魔王之首、七宗罪中的傲慢、玛门的顶头上司、被称为拂晓明星的那个路西法?!”

    路西法不置可否,只是微微皱眉道:“关于七宗罪代表傲慢的这一点,我可不赞同。”

    虽然他没有正面回答我,可这也和承认了没什么两样啊。

    “路、路西法先生,额不,陛下。见到你是我的荣幸!”我已然有些错乱,分不清是激动的还是紧张的。那位传说中的大人物就这样站在我的面前,多么令人难以置信!

    看我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路西法好笑道:“你不是地狱的住民,不必唤我为陛下,直接以名字来称呼我即可。”说完,他默默注视着我,好像是希望我唤一遍他的名字。

    路西法那幽深的墨色双眼有着让人不容拒绝的气势,我暗自叫苦,果然魔王大人的话不得不从,于是我平复一下情绪后就乖乖喊道:“路西法……”

    看见我眨着大眼睛微微仰头唤他名字的模样,路西法有一瞬间的失神,不由在心中自问,到底有多少年没听见面前这人唤自己的名字了?

    我见他有片刻的思索,却不知他已经作出了一个决定。

    “随我去地狱吧。”路西法忽然道,“你不是想提升实力吗?”

    “诶?”这话无疑有些突然,令我一下没缓过神。虽然去地狱学校是在我的未来计划内,可是……就这样和陌生人走真的好吗?

    当然,大魔王决定是不可逆的,我也根本无法拒绝。在心中默默向米娅和百目子道歉,对不起米娅,我今晚应该不能和你一起回去了;对不起百目子,明明答应你一定早去早回,可是我已经屈服在大魔王的威压(淫.威)之下。

    天国的妈妈,哦不对,是不知道在哪里不务正业的妈妈,远在塞尔拉无比忙碌的姐姐,还有正在和情人卿卿我我的表哥,我被诱拐了,还是被魔王……

    ~**~**~**~

    恶魔从人界回地狱并不像血族从人界会塞尔拉那般简单,我们可以用配饰在人界的任何地方打开通往塞尔拉的门,但要想去地狱必须先寻到那几个固定的坐标,然后通过魔法打开地狱之门。

    对于低等魔族而言,这些步骤都是有一定难度的,所以在人界很少能见到地狱生物,若是见到也是被人类暂时召唤出的恶魔。

    显然,出入地狱这点小事对于大魔王而言根本不值一提,因为现在我已经在第一狱,也就是地狱的第一层了!

    刚才路西法直接撕裂空间的壮举现在仍是令我难忘,不愧是实力强到逆天的大魔王,懒得去地狱在人界的入口竟然直接将空间撕开一条口子,通过人界的那条裂口回到地狱。

    按理来说通过空间裂隙会受到很强的空间挤压,低级魔族恐怕会被直接撕裂,就算我是恢复能力极强的血族多半也会舍掉半条命。

    可由于有大魔王与我同行,这些都不是问题,他用魔法将我一裹,我甚至连一丝一毫的震动都未感觉到。霎时间,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在想什么呢?”路西法看我的表情有些丰富,不由问道。

    “没,没什么。”我不自然地将眼神瞥向一边,暗叹魔王的气场实在太强大。

    我此刻正在和路西法在第一狱的街道上闲逛,准确的说是路西法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行走,我在后面跟着。这是我第一次来地狱,身边陌生的一切都引得我不由地左顾右盼,虽然已经听塞维尔和黑无数次提起地狱的光景了,但现在看见还是觉得新奇不已。

    周围全都是偏暗系的颜色,这里是第一狱,所以住民们大多数都是低级魔族像是骷髅兵、鬼魂、小恶魔和羊魔人之类,偶尔还能看见一两只三头犬在街道的一旁扒爪子。我也看见不少长相妖娆魔魅的女恶魔,但看她们的样子同样不像是什么高等恶魔。

    我瞧见有一个罩着黑色斗篷的小恶魔在摆摊卖着从邪恶法师那里收来的魔药,两个小角红红的,身后箭头形状的尾巴微微扬着。幽绿色的鬼魂在自由穿梭着,是不是捉弄一下正在甩着自己骨头的骷髅兵,那骷髅兵被耍了也不会生气,只是歪着头将上颚和下牙磕得咔咔响。

    路西法在前面走着,他偶尔还会给我介绍介绍地狱的结构以及风土人情,我便在心中一一记下。

    我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本地狱实际上只有一层,种族混杂且管理混乱,那些有实力的恶魔领主各占一方。但自从路西法带着三分之一的天使堕天来到地狱以后,地狱就开始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个变化主要体现在结构上。

    原来仅有一层的地狱被向下拓展至七层,而且每一层的面积都是上一层的一倍,可以说地狱的总体形状是一个三角形,越到下层面积越大。第七狱是地狱最底层也是面积最大的一层,一共由七个主城构成,其中包括地狱的帝都。

    实际上地狱并不能算是一个国家,把那个城市称为帝都,可能既是因为那里是七大撒旦级魔王的寝殿‘潘地曼尼南’所在,也是因为那里是整个地狱最为繁华富饶的地区。

    地狱的子民们称这座城市为帝都,天使们却将其称为‘无回城’,而那由玛门带领堕天使们建造的宏丽宫殿‘潘地曼尼南’更是被天使们带有侮辱性地喊作‘万魔殿’。看来他们真的是很喜欢贬低地狱,贬低魔族。

    “走了,小东西。”路西法停下脚步,回头对愣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我道。

    我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被落下了有一小段距离,赶紧小跑着跟了上去,当到差不多与他并排的时候,我好奇地问道:“我们都走了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是没有人发现你的身份?”

    早就听闻路西法是所有女恶魔的梦中情人,他本人作为撒旦之首、地狱的君王自然也是地位超然,那为什么他都逛了这么久甚至可以说是招摇过市了(容貌招摇)还没有人发现?

    我判断没人认出路西法是因为,他们在看路西法时眼中没有敬畏或者崇拜,有的只是对大魔王惊世容貌的单纯欣赏。

    四周那些身材性感穿着暴露的女恶魔们也是奇怪,她们仅是看见路西法一眼便纷纷露出痴迷而狂热的目光,却都不敢往我们的方向再多看上第二眼。我疑惑不已,梦中情人都站在你面前了,按理来说以魔族女性奔放的性格,不顾一切地往他身上扑才是正常的吧。

    再说,地狱的住民真的可能有人不知道他们的君主长什么样吗?路西法大魔王在地狱不是被万千敬仰的存在吗?为何街上的所有地狱生物都跟没见过他似的?

    对于我的问题路西法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我有些郁闷,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不想告诉我吗?可如果是不打算告诉我,他笑什么?

    看着路西法有些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开始在心中哀叹,魔王的心思果然是非常难以揣测,玛门先生真是辛苦你了!

    “到了。”路西法忽然道。

    原来,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走出了那个不算太宽的街道,来到了一个开阔的地方。

    可能是由于第一狱和人界靠得最近,所以我刚才在街道两旁看到的建筑是还有些人界的味道,而我面前的建筑却可以算是完全的地狱风格的建筑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类似于车站的地方!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