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Chapter 57

    在恨恶光者魔法学院学习的日子过去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然逝去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我付出了努力,并凭借血族先天具有优势的记忆力以及学习能力,顺利通过了魔法基础理论的考核。

    曾经大量阅读塞维尔的藏书对我帮助很大,当通晓一些魔法理论知识后,我在魔法阵的研究绘制方面也得到了不少新的启迪。我学习着去控制这个身体本身的力量,并且尝试着将水转化为冰,也有了一些水系与冰系间模糊的认识。

    两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这段时间了我已经渐渐习惯了身边有个行踪飘忽不定,时而出现又时而消失去办私事的大魔王,对他的称呼方式也从“路西法先生”变成了“路西法”。

    我也发现路西法他除了偶尔会任性一些以外,总体来说还是很好相处的,而且他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的确是一大视觉享受,每天回旅店看见他悠闲地靠在沙发上看书,我都觉得心情会莫名得愉悦起来。

    可是最近,我发现大魔王对我动手动脚的次数愈加频繁了,若是说他两个月前对我还处于偷偷摸摸占便宜的状态,那么现在现在的他可以说简直就是明目张胆了!

    你说他自己坐在沙发上看书就算了,干嘛非要把我搂在怀里坐着,他就不觉得挡视线吗?

    “不觉得。”路西法在我的耳边低笑道,然后又将我搂紧了几分。

    “……”我撇了撇嘴,自暴自弃地往路西法身上一靠,好吧,我又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说出口了。

    可是说实话,靠在大魔王身上还是挺舒服的。这会,我的背正好可以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感受他带着温和暖意的体温。

    我缓缓将视线移向他正在看的书,有些泛黄的书页上是一行行晦涩古老的地狱文,还没怎么关注内容我就开始神游了。

    路西法身上总是萦绕着一种令我感到十分熟悉的清雅淡香,而且不可否认,每当我看见他的时候都会感到一种由内心深处升腾而出的平静安宁,心中的一切烦躁与不安的情绪都能被瞬间抚平。身体里这份陌生力量时而为我带来的彷徨和惴惴,也会在待在他身边的时候也会被驱散一空。

    路西法给我带来的是种从未有过的安心之感,每当我遇到困难揪心事的时候,脑中都会不自主地浮现出他的身影,心中叫嚣着想要冲到他的身边,总有种待在他身边的时候一切都不用我忧愁烦恼的感觉。

    我也不清楚,这种莫名的信任和依赖是从何而来,这让从来没有如此依靠过他人的我感到了一丝慌乱,毕竟我对塞维尔都没有过这般的依赖过。

    我觉得自己和他明明才认识没有多久,可却总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其实你们相识已久’,这一直令我十分费解。

    同时,我意识到自己对路西法的体温是眷恋并且渴望的,他所作出的亲密举动,我也从来不会感到一丝排斥,更要命的是明明是他在对我动手动脚,我却有种自己占了他便宜的感觉。

    现在,路西法就这么懒懒地拥着我,下巴搁在我的肩上,手搭着我的纤细的腰肢,时而在我敏感的耳边吹吹气,感受我因害羞而微微僵硬的身体,好不惬意。

    就是这样,我还觉得他对我的不是调戏而是勾引,怎么办?(夜喵:哎,没办法,大魔王颜值太高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大魔王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我根本经受不住他的诱惑。因为,每当大魔王有意无意地露出他那蜜色的肌肤以及性感结实的腹肌时,我都会忍不住地想要伸手去摸。(*/w\*)

    可是,不得不承认有一件事始终影响着我,虽不知这种想法因何而起,但我总会下意识地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回应路西法的感情……

    次日清晨——

    第四狱西边的灯塔再次燃起毫无温度的幽蓝色火焰,可那跃动的火光好似有着不甘落寞的灵魂,努力地燃烧摇曳着照亮了一小片漆黑沉寂的夜空,也令那一项如化不开的墨一般的黑夜散去了几分压抑之感。

    在这地狱,没有破晓带来的晨光熹微,没有一碧如洗的蔚蓝天空,也没有人界那般旺盛的生命气息。可这里却是那些永世居住在黑暗中的生物的一方乐土,没有神的光明和仁慈,只有无限滋生的黑暗与堕落。

    地狱的魔族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潜藏在他们那纸醉金迷外表下的是敢爱敢恨遵循*的本质,他们活得潇洒恣意,却又有很强的契约精神,与那些高住在苍穹之上却冷漠伪善的天使们全然不同。

    我此刻正悠闲地靠着椅背,坐在教室里一个靠窗的位置,漫不经心地翻着手中的书并时而望向窗外。现在时间还早,五盏魔法灯仅仅点亮一盏,只有我一人的教室显得异常冷清。

    如往常一样,在进学院门的时候,我向蹲坐在暗红色拱门上的两只可爱的石像鬼打招呼,得到他们只动动眼皮的回应。然后,就径直走到教室想找个位置坐下,却在打开门之后我发现自己貌似早来了不止一点。

    百般无聊之下,我从教室后面的书架上翻出了几本与地狱史有关的书籍,并找到路西法的传记部分开始

    大魔王从来不会主动提到他过去做的一些事情,也几乎不会和我谈地狱的发展史,更不会说任何关于天堂的事。这些事他不说,我也不会问,因为我清楚有些事对于路西法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好的回忆,但有时我却又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

    所以,我偶尔会看一些关于地狱历史的书籍,或者通过他人的叙述,了解一些路西法过往的事。我认为,这样,也许能让我对他又一个更完整的认识。

    我已然知晓,堕天前的路西法本是天国副君,圣光六翼炽天使长,在天堂是地位仅次于神的天使。

    他是破晓的晨星,同时也是金星以及光辉的象征。他是神最喜爱的天使,也是神最为杰出的作品,他拥有相当于耶和华神六分之五的力量,并且在天界有着极高的声望和权力。

    我曾在人界的书卷上见过这样的记载:“在叛变之前的路西法,是天界所有天使中最美丽、最有权柄的一位,其光辉和勇气,没有任何一位天使能与之相较。”

    人类用‘叛变’来形容路西法和他的追随者们的堕天,但是地狱的子民们却称其为一次‘失败的变革’。

    关于路西法的堕天理由众说纷纭,天界有天界的说法、人界有人界的猜测、地狱也有地狱的诠释,但估计真实的原因也只有那七个撒旦级的魔王知道。

    可如果真要谈到对于那个事件的具体描述,三界却又是大同小异,都是说路西法率天界三分之一的天使于天界北境举起反旗,后经过数日激战,终不敌米迦勒带领的天使军团,反叛失败之后路西法和追随他的天使们自天界水晶墙堕天而去,并在浑沌中坠落了九个晨昏才落到地狱。

    据说,当时路西法是准备把地狱当做暂时的阵地,令手下的堕天使军团稍作歇息调整,过个几年还要准备打回天堂去。这样,他们顺便还可以将地狱的魔族作为兵力的一部分,令军团的战斗能力更加强大。

    但由于那时的地狱慌乱异常,有点实力的恶魔领主占领着各自的地盘,肆意奴役残杀低等魔族,他们的残暴不仁使得大多数低等魔族都处于生存困难的崩溃边缘,各个都是能活一天是一天的颓丧心态。

    谋杀,通.奸,乱.伦,偷盗,做伪证,亵渎神祗这都是在人类心中最深沉的罪恶思想,在地狱都是些常会发生的事。

    整个地狱毫无法制可言,烧杀抢掠弱肉强食,到处都是淫.乱且腐烂的气息,魔族们会在众目睽睽宣泄那最原始的*,不知羞耻也毫不收敛。那时的他们就像是野兽,行为原始粗鄙、智力低危,为了活命而互相厮杀,整个地狱也都充斥着无尽的死亡与血腥。

    高等魔族的生存状况会好上一些,但也是各自为政的一盘散沙,他们时而在有实力的领主手下办事,时而干干弑主篡位的勾当。他们喜好破坏和毁灭,享受杀戮嗜血的快感,生命中充满了暴虐和不堪。

    路西法花费了近百年的时间去整顿地狱恶劣的生存环境,他率领的堕天使们所向披靡,杀了数个不愿乖乖投降的恶魔领主,收编管理了一项以强者为尊的高等魔族特别是大恶魔们——最强大的地狱原住民。

    路西法就这样用几乎可以被称之为铁血的手段,以一种绝对强势的形态,在地狱建立了堕天使为王者的政权,靠得就是那睥睨天下的强悍实力。然后,就是发展地狱经济并大肆地开辟空间,扩展魔族们原本小到可怜的居住地,最终在扩建到第七层时停止,并开始了从曾经的死亡地狱到现在这幅繁华景象的改变。

    本来只是为了让堕天使军团们在地狱住得舒适一些才进行的改造,却慢慢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不知不觉地让地狱从暂居地发展到努力创造的家园。随着,玛门动用大量财力在第七狱建造了空前绝后的恢弘宫殿“潘地曼尼南”之后,堕天使们彻底不想回天堂了。

    这样又是过去几百年,本来与天界小战争不断的情况也被改善,路西法与神派遣而来的大天使长签下了千年一战的契约。

    地狱开始休养生息、日渐变得文明繁荣,路西法也随之变成了魔族心中最为伟大英明的君主,万众崇拜的偶像(大众情人)。也难怪大魔王他自己不愿意多说,这地狱的发展史简直就是一卷路西法的功绩书写卷,更是最能显示他独特魅力与旷世才干的系列书籍。

    感情地狱的历史教科书,就是一本让未成年魔族爱上他们君王的书……

    看了大魔王这么波澜壮阔,令女性魔族眼冒桃心,令男性魔族热血沸腾的一生后,我忽然感觉很难将地狱史中那位器宇轩昂、叱咤风云的君主与喜欢懒懒地搂着我看书的大魔王联系起来。

    我现在更加不敢相信,那个大魔王会喜欢上我了。毕竟,路西法之所以能当魔族女性这么多年的梦中情人,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没有情人。

    他来地狱这么多年,一个都没有……

    正是因为他始终单身而且性取向正常才会令全地狱的女性趋之若鹜,而现在,这个黄金单身汉,竟然说他、喜、欢、我?!多么不可思议,多么难以置信……

    将书合上后,我抬起素白纤细的右手,淡蓝色的水元素瞬间汇聚,一股水流在空中缓缓流动,灵巧地穿梭于我的指缝中,下一刻又在指尖处轻轻缠绕。温和的水流在我的控制下聚合,静止悬浮于掌心,继而化为了一朵美丽晶莹的冰花,落在我的掌中。

    我望着手中由寒冰凝成的花朵,微微有些出神。

    天使们说,堕天使是被从天堂驱逐出来的天使,他们已然被圣灵册除名,他们的内心和他们的羽翼一般都是那堕落污秽的黑色。

    他们认为堕天使们黑色的双翅是背叛以及不详的象征,但我却觉得那如夜空般漆黑的颜色真是美极了,宽大的翅膀和那黑羽都是我所欣赏的。

    想到这,我不自觉地去摸了摸自己左肩下方的位置,那里有一个来历不明的黑羽图案,至今未被解决,时间久到我自己都差点忘记。

    一阵轻风吹过,扬起了我银色的发丝,也掀开了桌上那本涉及地狱史书籍的扉页,那扉页的正中间是路西法所说的一句话:“我是世界的光:我的追随者不该行在黑暗里,而应该在光明中生存。”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族)右眼下的彼岸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