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女帝女后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女帝女后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第二十六章

    贺帝下朝,这些日子因为前方战线的事情又是许多日子留在书房过夜,张平轻手轻脚走过给贺帝端上一杯提神的浓茶。

    “难道我朝就无一人能打败犬戎?”

    “陛下,您也不用太过于焦急,我大启天朝之姿,能者那是车载斗量,只是如今一时间想不到合适的人选罢了,何况我朝带甲百万,又怎么能是蛮夷之族可以抗衡的。”张平劝慰。

    且不说贺帝这边忧心军务,皇后宫中也是一片冷然,如今深秋,落叶萧瑟,整个中宫出了宫女走路时发出的声音,竟然没有其他声响。偌大个中宫似冷宫一般。

    “娘娘,这里风大奴婢扶您回屋吧?”锦寒道。皇后坐在院中,看着满园的落叶。“叶子落了。”

    “娘娘,这叶子有什么好看的。”锦寒面带忧心,这几日皇后的身子愈发的不爽起来,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

    皇后摇头,拿起手边的茶杯,入手才发现杯子已经凉透。“锦寒,你说着皇后之位有什么好的?”

    “娘娘母仪天下,天下女子谁不拿您当典范,都说宰相之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实娘娘才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皇上太后,天下再也没有比您更加尊贵的人了。”

    “尊贵——”皇后放下茶杯,站起身子。“本宫十五岁嫁给皇上,可是一同嫁入王府的还有两位侧妃。皇上登基之后,本宫也是直接就晋位皇后,如今后宫只是有位子的妃嫔就有两百余人,其他更是数不胜数——”

    皇后回过头,看着锦寒。“本宫若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为何还要和这些人争抢一个丈夫?”

    “娘娘——”

    “本宫只是有些感触,这些年来后宫各个宫中总是新人换旧人,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本宫这日年来,也是如履薄冰,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也和德妃一样的下场,不仅身死,连家人都要遭到牵连。”

    “娘娘莫要说这样的话,德妃心术不正才有此下场,娘娘宅心仁厚,断然不会如此。”锦寒急道。“何况皇上对娘娘一直很敬重,他人就是想对娘娘不利,也要过了皇上那关才好。”

    皇后摇头,“希望如此——锦寒你跟在我身边也有十年了,等我向皇上讨个恩赐,准你出宫给你找个好人家。”

    “娘娘,我——”

    “启禀皇后,夏才人来访!”一个内侍走过来打断了锦寒的话。

    夏子墨脸上还带着病容,虽然憔悴了些许倒也有些弱不禁风之感,在小玉的搀扶下走了进来,缓缓的拜见皇后。“皇后娘娘金安!”

    “起来吧,都是自家人不用多礼!”皇后道。

    “子墨这些日子身子不爽,未能看望娘娘。”夏子墨道抬手“示意小玉退下。”锦寒知道夏子墨有话要和皇后说,便也退在远处。

    “娘娘,这些日子袁星野住在含香殿,几番打探下来,并没有发现她下毒的痕迹,子墨斗胆,这毒很可能是德妃自己所为。”

    皇后叹气,“就算是袁星野又如何,德妃以死。”

    “可是若是能找到证据,证明是袁星野所为那么我们就可以扳倒袁星野,到时德妃的人选他是绝对不可能染指。”

    皇后看着夏子墨,然后有看向不远处的树木“妹妹的意思是有意德妃之位了!”平心而论,皇后也确实觉得夏子墨是比较合适的人选,虽然入宫时间短了许多,但是贺帝并不会在意这个,但是一个比较有野心的同伴加下属,那就不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了。

    “子墨不敢,只是为德妃姐姐不值。”

    “说说你的看法——”皇后道,夏子墨一喜,上前轻语一番,皇后先是皱眉,而后归于平淡。

    回到含香殿的夏子墨,整个人的气色却好了些,或许是走了一段路的原因,但是也已经气喘吁吁,坐到软榻上,方觉得舒坦了许多。

    “找个镜子来!”夏子墨吩咐小玉。小玉不解,但还是依言拿来一面镂空的鎏金镜,夏子墨接过,对着镜子看了许久。

    早上起来,是袁星野帮她化的妆容,不得不承认袁星野的手艺不错,虽然还比不上宫中的女官。夏子墨仔细的观察着脸上的每一处妆容。

    门开了,袁星野走了进来。挥手示意小玉退下。小玉俯身退下,她虽然不聪慧,但是也不是愚笨之人,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她还是能感觉出来袁星野和夏子墨并没有那么水火不容。虽然她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夏才人对于在下的手艺,可还满意?”袁星野脱掉外套,接过夏子墨递过去的茶,喝了一口才道。

    夏子墨倒茶的时候已经放下了镜子,闻言又拿了起来。“本宫到觉得你写手艺还需时日磨练。”

    袁星野闻言笑着摇头。

    夏子墨看着这个人,明明是个女子,依坐在哪里,却有着不同寻常女子的气势凛然。虽然只是个女子,当世却无人能出其左右。

    “你不觉得眉毛过淡?”夏子墨道。

    袁星野闻言,起身道梳妆台前拿起眉笔,又走回了夏子墨身前。“我来看看!”夏子墨依言没有动,依旧依在软榻之上,袁星野侧坐在一旁,轻轻俯下身帮夏子墨一点点的瞄着眉眼。

    络颜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看到两个人的样子。

    第二日,袁星野出宫。

    这日是他父亲袁泺的祭日,贺帝特别恩准她出宫前往墓地拜祭。

    贺帝正在批改奏折,因为这些日子幽州的军务占去了他大部分的精力,加上穆将军又上奏折说吐蕃军队调动频繁,一些地方上的奏折就由宰相代为批改了。

    正在忧愁军队的问题,张平匆匆走了进来。“参见陛下。”

    “起来,怎么了?”贺帝知道张平不会无缘无故的打扰他。

    “陛下,袁才人拜祭父亲后回宫,在丹凤门外被一男子所伤。”按理说妃子受伤不用特意惊动皇上,但是毕竟袁星野是得了贺帝的旨意出宫,又在丹凤门外被伤。

    “知道是什么人所为?”贺帝放下笔,皱眉问。

    “男子高喊着为孔寒秋报仇,为孔家伸冤。”张平道。

    “孔家?德妃?”贺帝眉头更深了,“太医看过了么?伤势如何?”

    “太医已经去了,袁才人并无大碍。”

    贺帝赶到含香殿的时候,袁星野已经睡下了,夏子墨正在命人熬药。见到贺帝一番见礼之后,才落座。

    “太医怎么说?”

    “太医说修养几日就好了,还好姐姐平日素来练武,要不然这次恐怕——”夏子墨回答。

    贺帝已经问过当值的禁军,禁军说当时袁星野的车队在离丹凤门不远处被几个人拦住,其中有一个男子持刀伤了袁星野,并且大喊着为孔家伸冤。等禁军出丹凤门要寻人的时候,已经找不到那群人的影子了。

    太明宫在长安的东北角,丹凤门外朱雀街的两侧住得都是高官贵族,禁军也不好随意的搜查,只好在街上找寻了两圈之后退了回来。

    贺帝走后,袁星野这才睁开了眼睛,想要坐起来。这一动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不禁有些冷汗直流。

    夏子墨看到,忙扶她坐起。袁星野的伤在肩头,虽然不致命,但是也留了许多血,整个人的脸色有些苍白。

    “这下可好了,我的病还没好,你又伤到了!”夏子墨道。

    袁星野摇头“这是小伤,没关系的也没有伤到筋骨。”

    此时袁星野只穿着束胸,左肩上缠着绷带,长发并没有束起,而是披散开来。夏子墨看了几眼,就转过身不在看。

    “你睡一下,我去看你的药好了没!”

    出门后的夏子墨笑容消失,平复了一下刚才看到“美景”而乱跳不已的心。

    翌日,贺帝下旨搜查德妃孔寒秋一家余党。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女帝女后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帝女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帝女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帝女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