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女帝女后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女帝女后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卷第七十七章

    袁星野剑尖指着的人,赫然就是庙会中要和袁星野换灯笼的少女。感觉到少女没有不会功夫,袁星野收起了长剑,“是你,有什么事情么?”

    少女走上前拉住袁星野的衣袖“我终于找到你了。”还没等袁星野有什么反应夏子墨已经将袁星野拉倒一旁,笑着看着少女问道“姑娘有什么事情么?”少女看了看袁星野,又开了看夏子墨。想要上前被夏子墨拦住了。

    “有事和我说就可以。”夏子墨说道。少女看了看袁星野,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只好道“那个——我找了你们好久了。”夏子墨挑眉,“你找我们做什么?”

    少女有些扭捏的看了看夏子墨,目光转向袁星野,夏子墨心中一沉,这少女不会是看上了袁星野了吧。少女沉默,夏子墨也不急,等着她说下文。踌躇了片刻才道“我想问——那天—那个白衣服的男子是谁?”

    白衣男子?夏子墨心下了然,这少女看上的竟然是沈冰。知道不是袁星野夏子墨的心情也好了很多,笑问道“你找他做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他那日拦着我碰到我了。我要他负责。”少女道,语气虽然豪迈,但是脸上的羞涩却是不假。“女孩子家名节最重要,他要为我负责。”

    夏子墨睁大眼睛,袁星野看着她惊讶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手指抵在唇边。少女看着袁星野的笑容,有些呆住了。夏子墨不满的回头看着袁星野,意思是不要再笑,万一看上你该如何是好?

    袁星野摇头,放下手。但是眼中的笑意却怎么也止不住。夏子墨对少女到“敢问姑娘芳名?”

    少女扭着手,“我叫顾颜,姐姐叫我颜颜就好。”夏子墨点点头“你说的人这几日不在幽州,我回去自然是告之今日之事,自然会给姑娘一个答复。”

    少女瞪大眼睛“不在幽州,去那里了?”她问的是袁星野,那日她亲耳听到那个人叫袁星野少主。少女回去思量了很久,她不知道白衣男子的身份,但是却莫名的很想再见到他。

    确实那日她第一眼看到的是袁星野,但是她不过是想和袁星野交个朋友。思来想去,虽然觉得对方不过是一个下人,自己家里人可能不会同意,但是还是留了下来,希望能再见到那个人一面。

    只是停留了大约一个月总有,却再也没见过。“我并非幽州人士,家住扬州。能留在幽州的时间不多。”顾颜说道。表情有些落寞。她看到袁星野还以为一定能看到那个人了呢。

    沈冰自然是在幽州的,只是平日里总是在军营中。顾颜想了想“姐姐能不能告之他姓名。”

    夏子墨不语,沈冰和裴十远的事情一直都很难讲,外人也不知道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若说是兄弟情深,但是也没见过沈冰对别人那么好。若说两人有意,但是也没见两个人过分亲热。

    袁星野这个时候神色一动,回过头去。夏子墨虽然和顾颜说话,但是一直都有注意袁星野的一举一动。也跟着袁星野一起转过头。

    不远处沈冰和裴十远也在逛街,沈冰依然是一身白衣,和裴十远说笑,平日冷着的脸也有些淡淡的笑意在里面。

    夏子墨心中摇头,这算是说谎被识破了么?顾颜的目光也自然看到了沈冰,脸上一喜,也不管刚才夏子墨为什么骗她,绕过两人向沈冰跑去。

    袁星野看着夏子墨,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忍不住笑道“怎么了?”

    夏子墨有些幽怨的看了她,袁星野的笑容加大,拉起夏子墨的手“算了,这也是天意。让沈冰自己处理。说不定是件好事。”http:///books/10/10971/

    小受乖乖,把门开开

    裴十远打仗的时候用枪,平日里用的也是长刀。他刀上挂着一个白玉吊坠,看着沈冰剑上什么都没有,所以打算给沈冰买一个剑穗,于是拉着沈冰出来。沈冰这个人一向冷漠,也不喜和人相处,但是对于裴十远的要求却一直没有拒绝过,或者说纵容。

    只是没有想到,剑穗还没有买到,却被人拦住了。裴十远记得这个少女,沈冰自然也是记得。冷冷问道“姑娘何事?”

    少女到“你要对我负责。”沈冰皱眉,顾颜道“上次在街上——你该碰的也碰了,总之你要负责。”说完就去拉沈冰“和我回扬州吧。”

    沈冰没有躲,颇为无奈。一旁的袁星野和夏子墨也没有丝毫要帮忙的样子。他心中叹气,对顾颜道“感情要讲究两情相悦——”

    “我喜欢你。”顾颜急忙说道。沈冰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将自己的衣袖从顾颜手中抽出来,而后道“在下对姑娘并没有男女之情,只能辜负姑娘的好意。”他虽然冷漠,但并不是冷血,对于一个小女孩他也不想说过重的话。

    顾颜咬着嘴唇,而后道“没有相处过,你怎么知道不会喜欢我。”沈冰揉了揉眉心“我知道,我不喜欢女人。”

    此言一出,不仅顾颜愣住了,就连袁星野夏子墨都愣住了。裴十远方才心中有些不悦,但是男女情爱本是常事,自己只是沈冰的结拜兄弟,没有资格说什么。听到沈冰的话,他的表情变了几遍。最后归于平淡。

    “你说什么?”顾颜惊讶,目光转向一旁的裴十远。沈冰冷冷道“我不喜欢女人,要我再说一次么?”

    只见顾颜瞪大双眼,她虽然不像普通女子那么羞涩,但是这样大胆也是第一次。想着自己这一个月来的四处寻找,只觉得满心的委屈,眼中也渐渐的蓄满泪水。

    沈冰本想拉着裴十远离开,裴十远却不知道在想什么,下意识躲开了沈冰的手。沈冰手悬在半空顿了一下,而后无奈的叹气。

    裴十远也是有些尴尬,他只是下意识的反应。看向沈冰,沈冰面色如常,似乎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再看向顾颜,只见顾颜一脸怒意的瞪着自己。裴十远刚想说什么,就见少女指着自己怒道“男人有什么好的。”

    裴十远刚想否定,就见沈冰缓缓道“和你无关。”虽然没有承认,但是似乎是让人更加误会了。顾颜看着沈冰,突然蹲□,虽然没有声音,但是却可以看到地上有水滴滴落。

    “我为了找你留在幽州一个月,每天从早上找到晚上。爹爹叫人催了我好几次我都不肯走。结果你竟然——”

    夏子墨拉着袁星野离开。袁星野笑道“怎么了?不想知道后续么?”夏子墨摇头“她还太小,沈冰不会选择她。”她知道袁星野是打算将络颜许配给沈冰的,后来见两人都没有这个意思而作罢。

    顾颜不是不好,而是心智不够成熟。袁星野道“两个人互补也没什么不好。”夏子墨皱眉,而后拿出一个铜板“我赌一个铜板沈冰不会选择她。”

    袁星野宠溺的笑笑,从怀中拿出一枚指环,“我赌一枚指环沈冰选择她。”这枚指环是袁星野的家传之物,是一对。她和她兄长一人一个,用来送给未来的恋人。袁辰野那枚死后和他一起埋了起来。袁星野的这枚一直都在。

    “一言为定。”夏子墨知道袁星野是想借着打赌送自己东西,有些忍俊不禁。袁星野道“这指环是家传之物,当年我母亲要我送给未来恋人。”她看着夏子墨,“你带上去,就不能摘下来。”http:///books/9/9537/

    洪荒大帝

    夏子墨沉默片刻,从袁星野手上拿过指环,直接戴在自己的左手的无名指上。她手指纤细,指环有些偏大。拉过袁星野道“以后你就是我夏家的人。生是夏家人,死是夏家鬼。”

    袁星野点点她的鼻尖,“应该说你是袁家的人才是。日后更名为,袁夫人。袁夫人,我还没有输,你怎么就光天化日之下强取豪夺。”

    夏子墨也学着袁星野的样子点点她的鼻尖,道“明明已经天黑,怎么是光天化日呢?”她看了看手中的指环笑道“我没有什么传家之物,你岂不是亏了。”

    “你有啊!”袁星野道。

    夏子墨不解,“有什么?”

    “传家之物,不是一直都戴在身上么?”

    夏子墨看了看自己,夏家虽然是大家族,珍宝自然也是不计其数,但是若说是传家之物——大概只有她父亲书房中的那个两人高的根雕。是夏家的几代传下的东西,虽然不够名贵,但是也是难得一见的古物。

    见夏子墨不解,袁星野指了指她“不就是你么。”

    满街都挂满了红色的灯笼,映的这长街分外的嫣红一片,夏子墨只记得袁星野站在这里,笑的分外开心,满眼都是爱意。

    夏子墨默默道“捻指环相思,见环重相忆。愿君永持玩,循环无终极。”拉过袁星野的手。这个人真的是把自己的心和一切都给了她。她何德何能,能得到这样珍贵的宝物。

    裴十远目送夏子墨和袁星野离开,这种情况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刚想说什么就见沈冰掏出一条白色的丝绢,俯身递给正在哭的顾颜“别哭了,和你好不好做了什么都没有关系。我不会喜欢女人,就算你为我做的再多都没有用。”

    顾颜接过丝绢,抬头,只看到沈冰异常俊美的一张容颜。和她以前见过的那些俊美的人都不一样,没有一丝脂粉之气。眼神虽然冷漠,却并非不近人情。顾颜一直是相信自己的眼光的,沈冰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人。

    只是这个人,不属于她。

    “我明天就离开幽州,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顾颜问道。沈冰想了想“沈冰。”

    顾颜点头“我叫顾颜,家在扬州。若是有机会去扬州你可以到顾府找我。”沈冰沉默片刻点点头“好!”他不是敷衍,既然答应了顾颜,若是日后去扬州那么一定会去找她。这个女孩他并不讨厌,看得出是大户人家出身,虽然任性了些,但是本性并不坏。

    外人传沈冰是杀人魔鬼,他冷漠也是天生的,很多人会因为他的冷漠而疏远他,害怕他。因为他血腥的手段而恐惧,但是但是沈冰自从上了战场以来,从来都没有在战场之外杀过任何人。

    沈冰知道,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女孩,确实是看进了他的本质。想了想,从腰间解下玉佩递给女孩,“若是日后有事,可以拿着这个到京城袁将军府上,他们会通知我。”算是给自己的这个小知己的回报。算是对这个女孩喜欢自己的谢礼。

    玉佩很普通,顾颜收起玉佩,也没有问其他,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回过头道“我今年十五岁,我等你三年,三年之内你不来找我我就会嫁人。”沈冰无奈,摇头打算离开。

    转过身,就看到裴十远愣愣的站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走吧,你不是要买剑穗么?”http:///books/7/7382/

    通道之鬼途

    裴十远不知道哪里来的无名火,没有理会沈冰自己转身离开。沈冰疑惑,走上前问道“怎么了?”说完就要去拉裴十远,裴十远一个闪身躲过,“别碰我。”说完他自己都有些愣住了。

    和沈冰不同,裴十远是个脾气很不错的人,一向温和有礼,就是别人冒犯他,他也是一笑置之。刚才沈冰做的并没有错,不喜欢就简单的拒绝,事后给了女孩礼物。让女孩没有那么难堪。

    毕竟这是大街上,来来往往这么多人,给女孩一个台阶下。

    沈冰摇头,追上裴十远“我刚才说的是骗她的,我不是不喜欢女人。”裴十远停下脚步,沈冰笑笑“我这么说,是怕她缠着我。我虽然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男人。所以这点你不用介意。”

    裴十远愣住了,他刚才两次躲开了沈冰的手,沈冰以为他是介意这个。说的也是,一般人都很难接受断袖之癖才对。袁星野和夏子墨两个人是太过于显眼,两个人的气场让其他人忘记了这件事。

    难道自己刚才真的是介意这些?裴十远看着沈冰。街边的灯火照在他身上,这个时候的沈冰,不像战场上那个手持宝剑杀人无数的将军。倒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手指纤长干净,眼神也温和暖人。

    只是裴十远却觉得心里更加的难受,他突然特别希望不在幽州,而是前几日他们追赶犬戎时候,那个时候他们风餐露宿,两个人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可以为对方挡住不知道从哪里射来的暗箭。

    那个时候的沈冰,身上不像现在这样一尘不染,而是浑身是血,身上总是带着淡淡的血腥气。两个人带着黑衣军一路追杀,让犬戎闻风丧胆,草木皆兵。

    裴十远突然想到,自己并非黑衣军的人,但是这些日子却一直跟着黑衣军行动,或者说跟着沈冰行动。就是如今回到幽州,也是如此。

    看着裴十远有些黯淡的眼神,沈冰想拍拍他的肩膀,但是手伸到一半就停住了。思索了片刻,最后道“二弟你是不是累了,要不要先回军营?”裴十远强撑起笑容“无妨,我们在逛逛。”

    他看向沈冰的腰间,那个玉佩沈冰除了杀敌一直都有戴在身上,想来是非常重要的。如今——

    也许,沈冰对顾颜,并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裴十远走神,他心中说不出的失落。

    他突然发现自己心里期待什么,自己竟然也不知道。

    裴十远强打精神买了剑穗,沈冰也送了他一个,不过裴十远刀上已经有了一个。所以沈冰给他买了一个玉佩。

    而后两人没有什么逛街的心思,早早就回到了军营,到了军营之后,裴十远借口疲倦,回到自己的营帐中睡了。

    迷迷糊糊中,裴十远睡着了,睡梦中他突然梦到那次庙会和沈冰一起看烟火的场景。当时沈冰嘴角含笑,一字一顿的说道“别人缠着我,我虽然无奈,但是并不喜欢。对于我喜欢的人,我会缠着他。而不是等他来缠着我。”

    梦中的场景就如同昨日,裴十远只记得自己问“你沈大将军什么时候缠过别人?“沈冰的笑容和身后的烟花溶为一体,炫目夺人。而后轻叹道”当然有过,比如——你。”

    作者有话要说:小裴子和小沈磨合一下。

    至于络颜的CP,透露一下早就出现了……只是要在一起还要很久一段时间……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女帝女后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帝女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帝女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帝女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