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疯狂的电影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疯狂的电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电影I 《玄幻之王》 章105 挟持

    莱克城的战事彻底爆发了,穆斯神国三十万大军把十万龙焰军团围困在城中,只是一个短暂的清晨,莱克的城墙上仿佛涂上了一层红色涂料。

    其实,就双方的兵力对比而言,神军还没资格用这个“困”字。毕竟龙焰军是守城方,地形的优势以及城池的防御能弥补兵力上的差距。再说,就军队的整体素质而言,神军和龙焰军也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但战争,不是理论,更不是数字。

    龙焰军之所以被神军困在莱克城中打,是因为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双方的位置和命运。

    神军是打人的,龙焰军是被人打的。

    因为,龙焰军的粮草没了。

    打仗打的是什么?是粮!这个道理谁都懂。

    按理说,神军虽然切断了莱克城与外界的联系,导致莱克城无法接受外界的粮草增援,但莱克城是个大城,也是重要的军事要地,城中本身的粮草储备就非常丰富,所以就算不靠外援,也是能撑上一段时间的。

    萧恩泽走之前也和忽毕烈陈述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更直接指出城中有神军的奸细。

    这样看来,莱克城的粮草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忽毕烈是帝国四大统帅之一,他没可能明知道神军的目的在粮草,却也守不住吧?用句通俗的话说,忽毕烈不会这么愚蠢吧?

    事实证明,不是我们太愚蠢,而是敌人太狡猾。

    伟大的忽毕烈同志,终究还是被穆斯给忽悠了。

    看着滚滚燃烧的粮仓,不知道忽必烈会作何感想。毕竟在不久前他才信誓旦旦的宣誓,我忽毕烈与莱克城共存亡!

    他的确做到了,至少他现在依然靠着所剩不多的随军粮草在苦苦支撑。

    抛向天的勇者剑,洒落地的英雄血,所有的凄凄惨惨都已不再重要。只为一个信念,抛弃所有的一切,哪怕是性命——

    勇者无畏。

    忽毕烈,勇者!

    萧恩泽从没觉得自己有演员的天赋,事实上,他也一直是在笨鸟先飞。但给自己充当“混混”的这些天做个总结后,他突然觉得,自己其实还是很有天赋的。

    他所扮演的角色,是演员中的演员。

    这些天来,多少次化险为夷,多少次胆战心惊,多少次在生死线上徘徊,终于让他看到了希望。一个人混在神军中已经很不容易了,而带领一群人混在神军中那是更不容易。所以,萧恩泽给予了自己从未有过的表扬,我很有表演的天赋。

    嗯,应该是这样。

    因为,我是一个演员。

    谧静的夜偶尔刮起阵阵寒风,将城池下的血腥和焦臭味带来,让战士们在睡梦中也离开不了充满硝烟的战场。他们偶尔翻身,嘴中也在不停的喊打喊杀。稍微一个动静,就能让他们惊醒。他们并不是不累,而是和生命比较起来,这点累就算不上什么了。

    往常,萧恩泽这支部队是睡的最香的。但今夜,却没有一个人入睡。

    大部队都去了前线,加入到合围莱克城的队伍中。照目前的形势看,这场战争胜负已分,现在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神军现在只有一件事需要做,那就是围好莱克,活活把龙焰军耗死。只要严密防守,达到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来的地步,阻止他们突围,那么这将就会是一场大捷。

    将整个龙焰军团消灭在莱克城中。这份胜利,对于穆斯神国而言,是突破性的;这份失败,对丹菲帝国而言,是致命的。

    主力都在前线,后方只剩下辎重部队和穆斯的圣驾。而萧恩泽,就混迹在辎重部队中。这,就是他苦苦等待的机会。

    虽然他知道,这将有多么凶险。

    但,对于他而言,这是唯一的办法。

    当然,在这之前,有个人给萧恩泽出过另一个办法。这个办法,在任何人的眼里,都是上策。但萧恩泽,却马上否决了。

    这个人是萧恩泽的保镖,也算得上是他的幕僚——康农。

    “威统大人,神军切断了莱克城和外界的联系,导致帝国中央不了解莱克城的情况。我们与其这样冒险,不如去请援中央,他们不会放弃龙焰军和莱克城的。”

    看着康农的眼睛,萧恩泽很镇定的回答他:“康农,如果我们请援帝国,那我们无论立了多大的功劳,帝国都不会认可。”

    康农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萧恩泽。萧恩泽知道,他在等待自己说下去。

    “你想想,我们离开莱克城属于私自行动,现在城中的龙焰军,一定把我们的祖宗十八代通通骂了个遍。就是忽毕烈,恐怕也亲切的问候了我。威震军和龙焰军本来就不和睦,这样一来,更是激化了两军的矛盾。我们请援帝国增援,就算最后解了莱克城的危机,帝国也只会把这份功劳算在前来增援的军队上,龙焰军也只会感激他们,不会记住我们的好。甚至,他们很有可能会落井下石,说我们的临阵而逃,到时候我们就百口莫辩了。”

    “对于丹菲帝国而言,我们是外国降军,他们对我们一直都有所戒备,而且绝不会轻易的给我们委以重任。詹姆士打了败仗,现在自身难保,就更别奢望在危难时候他能够拉我们一把了。”

    康农神色有些难看,但却沉默无语。

    萧恩泽看出了康农的心思,慢慢的靠近他,小声道:“康农,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做很过分?”

    “我相信大人这样做自然有大人的道理。”康农话虽这样说,但语气却是掩藏不住的勉强。

    萧恩泽深呼一口气,道:“就算我们冒着万难去帝国汇报,帝国唯一能调动的中央军要赶到莱克需要多长的时间?莱克城能撑得上那么久吗?”

    “康农啊!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大人!康农听候你的差遣!”

    想起那天与康农的对话,萧恩泽朝身旁的康农看了一眼,又望了一眼后方的威震军战士,终于迈出前进的步伐。

    根据黛萝打探的情报,今夜是最好的时机。穆斯圣驾前进了十里,辎重大部队已分成四批,分别布置在莱克城东南西北军的后方。而萧恩泽混入的这支辎重部队又分成了两批,一批紧随圣驾,所剩下的这一批只有近万人把守。拿下这批辎重,对神军的南军打击是非常打的。

    虽然萧恩泽对威震军的信心十足,要拿下这辎重队不是难事。但问题是要行动的迅速快捷,配合的天衣无缝,不惊动周围的神军,那就是非常难办的事了。所以这其中的风险,那是相当大的。

    “富贵险中求,兄弟们,加油了!”

    伴随着萧恩泽简洁的鼓舞,威震军们涌向了辎重军营。辎重部队的警觉性非常强,在主力部队把莱克城死死围住的情况下,依然留下一半的兵力值哨,这又大大增加了威震军的难度。

    看着威震军明目张胆的过来,军营中走出几个军官,上前迎接萧恩泽。毕竟大家头上都绑着黄头巾,虽然不知道萧恩泽的级别,但从他身后跟随的人数来看,好歹也是个不小的军官。

    “哪个部队的,不得随意进入军营!”随着这名辎重军官的吆喝,守在军营大门两旁的战士纷纷把长枪对准萧恩泽。

    萧恩泽又开始发挥他的演员天赋,微笑道:“是神王陛下派我们来的,陛下让我们前来增援。”

    辎重军官很是疑惑,我们这里很太平,没事干嘛要增援?

    辎重军官的神色没有逃过萧恩泽的眼睛,他继续道:“神王陛下在多瑙河附近发现流动的丹菲军队,为了防止丹菲军队的偷袭,所以才派我们来的。”

    这样说的确有道理,辎重军官仰起头,朝萧恩泽身后的队伍打量,道:“你们原来是哪个部队的。”

    “我们是潘大人手下的,几天前奉潘大人的命令回来护驾,接着陛下就让我们来护粮了。”

    “行了!把陛下的手谕给我,你们就能进来了。”

    萧恩泽镇定的点点头,将手伸进怀里,朝辎重军官走去。

    这一刻,谁都没有看见,萧恩泽和康农的眼里,都莫名的闪过一道锐光。

    辎重军官伸出手,试图去接萧恩泽从怀里掏出的手谕,但一股出奇的寒意让他内心发凉。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萧恩泽便紧紧的抱住他,一只手抵在他的胸口。

    在外人眼里,萧恩泽和辎重军官做了个热情的拥抱。

    萧恩泽和康农几乎是同时行动,在辎重军官身旁的副官眼里,只有康农的身影。如果此时这位副官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康农也能在第一时间控制住他。

    萧恩泽嘴唇未动,声音从鼻间而出,声音极小,但在辎重军官的耳里却很清晰。“老实点,否则——”萧恩泽微微用力,辎重军官的心脏便是一阵刺动。萧恩泽的武技虽然以体术为主,但用匕首杀人的快感,也是他很向往的。

    萧恩泽让辎重军官转过身,藏在袖中的匕首抵住他的背部,微笑道:“手谕你收下了,带我们去见瑞克大人吧!”根据黛萝的情报,瑞克是这支辎重部队的最高长官。

    辎重军官战战兢兢的执行着萧恩泽下达的每一个命令,萧恩泽能感觉到,他正在颤抖。

    威震军跟随着萧恩泽来到瑞克的营帐前,萧恩泽朝拉尔夫看了一眼,拉尔夫会意,指挥着各千威带领自己的部队分散,迅速占据军营各大要地,只留下伏特加一支千威继续留在营帐前。

    “瑞克大人,有事求见!”

    一阵粗厚的声音从营中传来:“进来!”

    宽敞的营帐中,此刻只有一个身着军服的中年男子坐在中央。他右手捧书着一本书,左手边的宽茶几上只摆放了一瓶酒,显得茶几很是空旷。

    他见进来的除了辎重军官,还有萧恩泽和康农俩个陌生人,皱眉道:“珈玛斯,什么事?他们是谁?”

    珈玛斯额头上莫名的流下几滴汗珠,这让萧恩泽握住匕首的手更加用力了些,他不太流利的说道:“他们是陛下派来的——”

    “噢?”见是陛下派来的,瑞克立马起身,多朝萧恩泽和康农看了几眼。

    “你就是瑞克?”萧恩泽问道。

    这人究竟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莫非是什么高官?瑞克这样想着,点头道:“我正是瑞克,请问你是?”

    萧恩泽没有回答瑞克,而是用怪异的眼神朝瑞克身后望去,道:“瑞克大人,你怎么能在军营里藏女人?你忘记陛下的规定了吗?”

    “什么?藏女人?”瑞克一头雾水,他明明记得自己一年前就已经不行了,怎么会藏女人呢?他急忙转过头朝后望去,除了一张孤单单的大床,哪来的女人?

    他回过头时,却感觉到脖子处一阵冰冷。

    康农细短的匕首,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

    “你——”瑞克呆滞的看着萧恩泽,又看看珈玛斯,惊道:“你挟持了珈玛斯!”

    萧恩泽微笑道:“亲爱的瑞克大人,现在才知道,或许太迟了些。”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疯狂的电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疯狂的电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疯狂的电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疯狂的电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