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历史军事 > 驱鬼录之末世之争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驱鬼录之末世之争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九十一章 第二次的选择

    病房里面,安若玄沉沉的倒在床上,面sè缓缓的恢复了过来,心电图也一点点的趋向平稳---呼吸开始均匀,心跳在加速---

    冥冥之中,一个熟悉的声音似乎一直在呼唤着自己,“安,快醒来吧,现在你的记忆已经被完全释放出来,没有了情蛊的影响,以后,你就知道自己爱的人是谁了。”

    “即便这样,我还是不想让你忘记我,所以,原谅我的自私。人生只有一次的选择,而当初的任xìng让我们彻底的---形同陌路---”

    “再见了,我爱的人,希望你能够---幸福---”

    安若玄猛的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感觉头脑晕乎乎的,全身酸疼,似乎已经躺的太久了。安静的病房之中,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开来。安若玄全身一颤,病房中间的位置上面,秦暮雨已经安详的闭上了眼睛。身上刺着十几根锋利的冰刺,而地面上也用血画好了古怪的法阵图案---这是---

    “暮雨!”安若玄发疯一般的想从床上跳下去,可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脚底下一软一头倒了下去,噗通一声摔得生疼。雪白sè的地面上面,缓缓的流淌着秦暮雨的血液,那么刺眼---

    “暮雨,你怎么了,你这是---谁允许你这么做的!”安若玄恶狠狠的一拳打在了地上,一道殷红的血液缓缓的流淌出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歇斯底里的哭泣---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一刹那间,安若玄感觉整个世界都凌乱了,没想到,竟然是秦暮雨牺牲自己给了他再一次活着的机会---

    这时候,一直站在窗口看着雪景的夏嫣长叹口气,“学长你也不必难过,她之前给你下了情蛊,所以你前世的记忆才会被一点点的逼出来,才会变得奇怪,甚至是暂时xìng失忆,而想要解除情蛊的唯一方法就是给你施蛊的人死去,所以,这也算是她的一种补偿吧---”夏嫣说道,“不过,我还是要道歉,因为这个苗疆的巫术永世沉沦是我帮忙完成的,从此之后---秦暮雨就再也没有转世投胎的机会了---”

    安若玄沉沉的摇了摇头,“不怪你---其实---所有的一切都只怪我自己。我连自己最喜欢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前世也是一样---”安若玄俯下身缓缓的把秦暮雨冰冷的尸体抱进了怀里---她的面容是那么的安详,似乎完全没有因为死亡而感到任何的恐惧---“是我亏欠她们太多了---”

    这时候,外面的门突然开了,安万全、林夕颜还有韩若灵、韩天若刚要走进来就被病房里面的场景惊住了---

    “儿子,你---没事了?”林夕颜激动得马上流出了眼泪,没有什么比今天更值得庆幸的了,女儿找到了,儿子也恢复了健康,只不过---屋子中间的这个女孩儿---应该是早就跟儿子分手的秦暮雨吧?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呢?

    安万全缓缓的一摆手,示意其他人不要打扰,看安若玄现在的情绪似乎很激动。从小到大,这孩子基本就没有哭过,在安万全的记忆里面,就只有妹妹丢失的时候大哭过一场。

    韩天若几步走上前去定睛一看地上的法阵图案,大吃一惊,“沉沦!”

    “什么意思?”韩若灵问道。

    韩天若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苗疆禁忌巫术,传说可以把自己的剩余生命转移给另一个人,但是主动转换的那个人一定要死,而且死后就再也不能投胎了,看来---秦暮雨阿姨是对安若玄施了沉沦术,所以---安若玄没事了,但是秦暮雨阿姨没得救了---”

    “你们先都出去吧---我想静一静---”安若玄沉沉说道。

    夏嫣长叹口气,转身走了出去,冲着另外几个人摆了摆手,“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换做是谁一时半会儿都接受不了---”

    韩若灵点点头,“嗯,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好了,你们先去看看亲子鉴定。”

    “龙千羽是我妹妹---”安若玄突然说了一句,众人一愣,“啊?”就在这时候,安若玄抬手一甩,一股气力直接把门口的几个人给推了出去,然后门也咔嚓一声关上了。安万全一愣,赶忙喊道,“儿子,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

    “啊!”紧接着,病房里面便传来了安若玄的一声惊天巨吼,震得整座医院为之一颤!夏嫣一愣,“看来---他回来了---”

    “谁?”韩天若就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了,赶忙问道。

    夏嫣伸手拍了拍韩天若的脑袋,“你出去帮我买一份羊肉烤馍,我就告诉你---”

    一行人又惊又喜的转身离开了,同时也为秦暮雨的去世感觉到惋惜。虽然活着的时候比较自私,但是出发点都是为了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也不能算是多大的过失。所以,秦暮雨还是算一个好人的吧?

    病房里面,安若玄也累了,缓缓的抚平了秦暮雨的长发,长叹口气,“其实,有一个秘密,除了我,再没有人知道了。你能听到吗?其实,前世的时候,拥有真田里子面孔的清洛公主后来转世成了一个叫做秦暮雨的姑娘,因为死前,她的誓言实现了‘如果有来生,如果我们还能再相见,我一定陪你度过最艰难的时光,成为你生命里---最刻骨铭心的那个人,这样,你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了---’;而拥有秦暮雨面孔的青鸢后来转世成了一个叫做真田里子的女孩儿,因为死前,她的誓言也实现了‘如果有来生,如果我们还能再相见,我一定会陪你走完以后的路,我们一定会很幸福---’,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我,又一次亏欠了你们两个人---”

    有道是:

    江湖怨,谁与论对错。

    凡尘事,谁共梦长眠。

    弹指间,往事若千年。

    再回眸,伊人止水间。叹锦瑟多凄美,思念如雪落成堆,却不懂飞羽终无悔。若晴天枯萎,离别总是泪,谁书诗卷一场醉,断弦又叹美人泪。再现流年梦里相聚的滋味,几世情缘不过一场悲,往事也落成灰。只为寻你模糊消失的天边,谱写来世再相见。只为忆你宛然一笑的瞬间,换得轮回一线牵。

    ------选自安若玄《凡尘忆梦》

    医院大厅里面,此时的南宫炽正拉着四小霸王、陈老九还有尚志在一边八卦自己的最新发现,乐此不疲,完全没有顾忌其他人的感受。

    “我跟你们说,这次可真是有意思了,刀哥一次摊上俩,怎么选都不吃亏了!”南宫炽有模有样的说道。

    陈老九微微皱起眉头,“可是我感觉师父跟龙小姐很般配啊---”

    “注意你的言辞,童鞋,是安小姐!”南宫炽赶忙强调。

    “我倒是觉得师父会选择夏嫣,毕竟是老相好,旧情复燃很正常的,而且龙小姐---”刘二狗还没有说完,赶忙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安小姐之前毕竟是做杀手的,谁愿意娶个杀手?”

    这句话一出口,一边一直沉默的尚志不愿意听了,“杀手怎么了?我们都是孤儿,不当杀手当什么?”

    “就是的,职业不分高低贵贱。”马三炮义正言辞的说道。

    “现在看来,我感觉安若曦的可能xìng大一些。”南宫炽说道。

    “为啥?”几个人一齐问道。

    南宫炽点点头,“你们想啊,论家室,两家都差不多了,钱多的花不完,论长相的,肯定都没得说,难以取舍---”

    “可是夏嫣能打啊,龙泉城PK一姐,不是闹着玩的。”王大壮赶忙说道。

    南宫炽一拍手,“问题就出在这里,谁找老婆愿意找一个能打的?闲着没事儿的时候找抽玩?”

    “可是林破天不是就喜欢杰西卡女王的吗?”王大壮一本正经的说道。

    “拜托,我们现在在讨论人类的感情问题,OK?”南宫炽强调说。

    “OK,OK!”几个人都赶忙点头,这小子岁数不大,没想到分析问题这么到位,这么快就知道林破天不能算是人类了---

    南宫炽长出口气,“都是江湖儿女啊,鹿死谁手就不一定了。”

    陈老九点点头,“还有xìng格的因素你没有分析,安小姐是属于那种冷漠型的,这样子的恋爱会不会很无趣?”

    “怎么可能,龙老师也有温柔的一面好吧!”尚志不太满意了。

    几个人都是一愣,然后转过头冲着尚志异口同声的吼道,“安老师!”

    尚志一个没站稳差点没栽倒在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开始去她病房看她的,结果直接被她给绑了---”

    “无妨无妨,等亲子鉴定出来了一切就都水落石出了,以后那个什么龙王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要挟四天王的了。”南宫炽很满意的说道,“你们都说那个龙王心狠手辣,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地地道道的傻缺,换做是我肯定给安若曦下一些什么恶毒诅咒一类的,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突然,尚志眉头一皱,“其实,以我对龙王的了解,他似乎也不会轻易的就把人放回来的,除非是---真的动过什么手脚,你们不知道,其实有的时候龙老师---不,是安老师的脾气会突然变得很暴躁的---”

    此话一出,其他几个人全都愣住了,相互对望着老半天。突然,都感觉到大事不妙,南宫炽第一个站起身,一摆手,“快,上楼,要出事儿!”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驱鬼录之末世之争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驱鬼录之末世之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驱鬼录之末世之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驱鬼录之末世之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