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历史军事 > 驱鬼录之末世之争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驱鬼录之末世之争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情劫(二)

    龙泽颤颤巍巍的后退几步,举目四望,全都是敌人,自己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一番天地,转瞬之间就化为灰烬了。看着周围人们或愤怒或嘲讽的目光,龙泽突然感觉到一阵心寒。

    许多年以前,自己被西区的黑势力围攻的时候,应该也是类似的场景,那时候年纪还小,很害怕,可是刘晴再一次出现了,她紧紧的抱住自己,仿佛可以给予自己最好的保护。

    “师父,杀了他,就是因为他,大师兄才会死的!”刘二狗的情绪很激动,挥舞着手里面的砍刀一个劲儿的想要上前,却被身边的马三炮死死的抱住了。

    何小刀长出口气,一把把灭绝剑插到了地面,“哎,没想到,龙泉城一代枭雄龙王也会有今天。”

    龙泽哈哈一笑,“你不用说这种风凉话,今天我的确输了,但是是输在了你们掌握的上古仙术上面,虽败犹荣!”

    “你错了!”杰西卡突然吼了一声,龙泽一下子就愣住了。

    杰西卡由于给众人治疗,头上已经显现出一缕缕的白丝,“万流也掌握着上古仙术,但是他还是失败了,你根本就没有输在自己的力量上,你可以回头看看,大难临头的时候,还有谁愿意跟你站在一边?”

    龙泽全身一颤,缓缓的转过头,只见龙家的别墅里面,聚集着一大批惊恐万分的人们,有自己从小培养起来的杀手,有社团的老大还有自己的心腹,面对危难的时候,他们全都退缩了,“你们---”

    “看到了吧,你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而我们不一样。”何小刀说道。

    这时候,龙天颤颤巍巍的看着龙泽,“爸,咱们投降吧---”

    “住口!”龙泽转身一脚直接把龙天给踢飞了出去。

    龙天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沉沉的倒在雪地上,然后艰难的抬起头,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那你还想怎么样,你本来就不是我爸,要是早知道我是个jì女生出来的没有爸爸的人,我还不如死了算了,你养我这么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像安若曦一样替你去报仇吗?我妈根本就不喜欢你!”

    龙泽一怒,差点没栽倒在地,“你---你---”

    安若玄一看龙泽大势已去,于是收回了骨镰,反手一甩,咔嚓一声直接斩断了面前不戒和尚的一条腿!

    “啊!”不戒一声惨叫,“疼死我了!”

    安若玄冷冰冰的一笑,“你也知道疼?不管是我妹妹的失踪还是暮雨的死,你真是居功至伟!”

    不戒赶忙摆手,“都是龙泽指使的,是这只老狐狸指使的啊!但是他并没有伤害到你妹妹,没有伤害啊!”

    安若玄哈哈一笑,“是啊,让我妹妹来杀我,杀我父王,这就是你们的计划吧?现在又弄出个龙天是我哥哥,如果前几天我一气之下杀了他,算什么?”

    这时候,安若曦突然大喊了一声,“哥,算了!”

    安若玄一愣,缓缓转过头,奇怪的看了看安若曦,“嗯?你不想我替你出出气?”

    安若曦沉沉的摇了摇头,“毕竟,义父养了我这么多年,而且,这些年来,他跟不戒对我都很好,没有害我。而且---”说着,安若曦转头一步步的走向了龙泽,何小刀想要伸手阻拦,却被安若曦一把推开了。

    “你知道凭我的能力根本杀不了我哥跟我爸爸,为什么你不杀了我,或者用我来要挟我哥?”安若曦问道。

    龙泽无所谓的哈哈一笑,“我也不知道原因,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成王败寇的道理我还是懂的,赶快一刀杀了我吧!”

    安万全长出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是不是因为,你在小曦的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愣住了,关于龙王的身世一直都是一个迷,他之前到底是什么身份,又是怎么经营起一番霸业,最终甚至可能吞并四天王或者是毁掉龙泉古城的?估计现在,除了当年就认识他的安万全,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了。

    龙泽长叹口气,然后转过身走到了刘晴的墓碑前面,俯下身,伸出手缓缓的擦拭着上面的雪迹,满面的忧伤,“你们一直都想知道我的身世吧?好,今天,我就告诉你们,因为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其实,我是jì女养大的,她叫刘晴。”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愣住了,一个个面面相觑着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也许这个时候,倾听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我本来就姓龙,龙氏财团的正统继承人,十二岁的时候目睹了一场凶杀案,之后就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jīng神很不好。结果没有多久就从家里走失了,因为我一看到父亲的书房就会想起那个恐怖的夜晚。父亲杀死的正是他的亲弟弟,为了家族的财产问题。我一路流浪最后到了龙泉西区---”说道这里,龙泽呵呵一笑,“龙泉西区自古以来就是一片乐土,这话一点不假,早在那个时候开始,地下产业就已经相当发达。无数好赌的,好毒的,好sè的人,不管有钱没钱,不管是高官还是平民每到晚上都会聚集到这里,尽情的挥霍。那时候,我一连几天没怎么吃过东西了,饿的快要受不了---”

    “那是个夏天的雨夜,我躲在垃圾桶旁边发呆,结果被一个美丽的女人发现了,她很温柔,很漂亮,她带我去吃东西,然后给了我一些钱让我快点离开龙泉这一片是非之地。可是我没有,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最后没办法只能死缠着那个女人不放。她没办法就收留了我,她就是这坟墓里的人,叫刘晴,是西区一个jì女---”

    “刘晴收留我之后,因为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但是我身上的金牌上有一个泽字,所以她给我取名叫做刘泽,以后就以她弟弟的身份在西区生活。我们在一起的时光都很快乐,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的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刘晴那么不情愿收留我,因为她认为自己是一个jì女,如果收留我的话,会影响到我的前程。不过我倒是并不在意,刘晴虽然只是jì女,但是却比许多所谓的贞洁烈女要善良的多!”说道这里龙泽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起来,“就只因为她是个jì女,就因为这,所以最后---才会---”

    龙泽长出口气,然后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安万全,“后来没过多久,刘晴就认识了这个男人,安万全,当时安家的大少爷,呵呵,谁都想不到,堂堂安家少爷竟然会跟刘晴这样的不起眼的甚至被人看作是卑微的一个女人走到一起。”说道这里,龙泽恶狠狠的瞪着安万全,“我知道,你也许根本就没有当真,但是你知不知道,每次见到你之后,刘晴都要开心好久好久,你送的礼物,哪怕的旧掉的电影票她都会好好的保留起来,她是那么爱你,但是你,却把她骗的那么惨。”

    “我---”安万全想要说什么,但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最终也只能扔出一句,“我也有苦衷。”

    而另一边的林夕颜身为另一个知情者,脸sè明显变得很难看,“我记得当时刘晴小姐说她跟安万全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龙泽哈哈一笑,“你信吗?”

    安万全给林夕颜全都沉默了---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南宫炽在一边扔出一句,仰头挺胸,还挺神气的,不过这个节骨眼儿上,根本没人愿意搭理他了。

    “哎---”龙泽无奈的摇摇头,“等到我十七岁的时候,我发现我开始喜欢上刘晴,但是一直以来我都是以她弟弟的身份生活的,所以也只能把自己的感情隐藏起来,而且梦想着有一天可以出人头地,给予她最好的生活。于是我开始在西区混迹,从最开始的跟人打架到后来的接收小弟,然后抢地盘,那段rì子很怀念。后来的有一天,刘晴哭着跑回来,哭的很伤心,问过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是在你的生rì舞会上,她感觉自己根本不配走进去,于是就带着给你准备好久的生rì礼物跑回来了,这些,你都知道吗?”

    安万全的眼睛终于开始湿润了,的确,当年如果不是碍于家族的颜面与两大家族的联合,也许自己真的就选择刘晴了---可是,自己终究没有刘泽的勇气,可以为了一个人放弃所有。

    说道这里,龙泽缓缓站起身,在刘晴的墓碑上面拍了两下,墓碑咯吱一声响动,似乎是有什么机关被开启了,紧接着,墓碑缓缓的移开,里面并不是棺材,而是一个装饰jīng美的大箱子。龙泽缓缓的打开箱子,里面整齐的摆放着许多老旧的物品,有礼盒,有衣服,有布娃娃还有微不足道的电影票---

    龙泽拿出一个包装jīng美的礼盒然后缓缓的送到安万全面前,“这是早该在二十几年前由刘晴亲手送给你的,现在没有那个可能了,所以---就算是完成她的一个心愿好了。”

    安万全颤颤巍巍的伸出手,缓缓的接了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条手工编织的围巾,很漂亮,也很廉价。“刘晴---”

    龙泽咳嗽几声,然后再一次转过了头,“这些都是她留下来的东西,我一直保存着,其实,并不是她配不上你,而是你根本不配得到她的爱。后来你要带着林夕颜出国结婚了,刘晴亲自去送你,强颜欢笑着,但是也许在这世界上只有我知道,她是有多么的伤心,因为那个时候,她已经怀了你的孩子,却不愿意告诉你,因为怕影响到你的声誉与即将到来的贵族式的婚礼,两大家族的完美结合,看似高贵,其实---是多么的卑微。”

    目光呆滞的龙天缓缓的坐了起来,“你说的,那个孩子,就是我?”

    龙泽重重的点了点头。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驱鬼录之末世之争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驱鬼录之末世之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驱鬼录之末世之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驱鬼录之末世之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