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召唤恶魔妞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召唤恶魔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埋尸地 第五十八章 加入裁判所

    咚咚咚!

    佩内洛普叼着牙刷,将事前准备好的药箱放在桌上,走到门前抱怨道:“小弗,都说了不要在这么玩,你……”张开嘴,牙刷掉在地上,啪的一声一片白沫散在地上,惊喜的说道:“洪蒙!”

    洪蒙笑着点点头,把背着的弗朗西斯拉到面前,说道:“叙旧先放下,把这个家伙料理了。”

    佩内洛普赶忙将陷入昏迷的弗朗西斯扶到椅子上,洪蒙看见药箱之中绷带不平整的边缘,不禁问道:“弗朗西斯最近都这样么?”

    “恩。”佩内洛普放下药,面露古怪,道:“你不知道,一个星期之前学院曾经举办过晚会,那天晚上,一位神秘的修女出现在小弗面前,两个人,咳,因为小弗太过轻浮了所以二人闹的不愉快。不过自从那晚小弗就变得夜不归宿,逃课到附近的教堂之中寻找修女聆听平时最讨厌的教诲,晚上,因为白天没能找到那个神秘修女,就到酒吧彻夜狂欢,狂欢完了就回到宿舍睡觉。如果猜得没错,小弗是得了相思病了。”

    “相思病,”洪蒙嘴角尴尬的扯了扯,这事他还真就知道的一清二楚,没想到弗朗西斯会对阿娜丝塔用情如此之深,挠挠脸,问道:“查尔斯呢?”

    佩内洛普说道:“查尔斯老大他最近为了躲一个女生自己申请到外面历练了。”

    “女生?”

    “就是上次吃火锅的时候那位。”

    洪蒙苦笑道:“看来宿舍之中还正值多事之秋啊。”

    佩内洛普点点头,问道:“对了洪蒙,你这些时间都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连封信都不留的走了?”

    “有些急事,让你们担心了,抱歉。”

    “这倒没什么,咦,潘多拉呢?”

    “潘多拉,因为我的一点小错误自己跑回恶魔空间,赌气嘛。”

    佩内洛普没有深究,而是说道:“你那天走的太急,而错过第二天的考试,但是因为那位老师的求情,等你回来之后会进行一次补考,到时候别忘了。”

    洪蒙问道:“哪位老师?”

    “就是那位一个星期后结婚的瑞琪儿老师。”

    “哦,是吗。”洪蒙眼中异色一闪而过,笑道:“等会我就去,但回来之后,能不能给我讲一下教廷的职位设定?”

    ……

    待洪蒙简单打点一下房间,就出门了。佩内洛普盯着紧闭的门,平静的说道:“小弗,我怎么觉得洪蒙变了?”

    弗朗西斯起身,神色严峻,凝眉道:“霸气外露,此子不可留。”

    “弗朗西斯。”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了,”弗朗西斯开心的笑了两声,只不过数夜未得就寝使得他的黑眼圈又浓重了许多,又因为苦寻无果两侧的脸颊也连带着消瘦下去,但无妨炯炯有神的一双邪目透出慎重的眼色,道:“的确变了,从前的他不会这么安静和具有主见,向来对宗教嗤之以鼻,以潘多拉马首是瞻的他不会主动提及自己想要什么,潘多拉说话,他做事就是他们之间的默契。既然潘多拉不在身边,那么他们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而且不是能够一笑而过的小事。”

    佩内洛普想不到这对有趣的主仆之间会发生什么大事,将药箱收起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弗朗西斯倒抽着凉气把脸上的药贴撕下来,跑到镜子仔细观察自己的伤口,却突然瞥见胸口口袋里面的女式内裤,这是这几夜狂欢的战利品,来自某个对他和对他口袋里面金币抱有好感的美女。抽出来,弗朗西斯凝视着内裤,上方的蕾丝边似乎隐藏着什么答案。当佩内洛普捡起牙刷的时候,弗朗西斯突然大喊道:“我知道了!”

    “哈?”

    “答案就在这条内裤上!”弗朗西斯捏住两边,将内裤拉在胸前,对佩内洛普比划道:“嘿兄弟看看,你想到什么没有?”

    佩内洛普强忍着揍人的冲动摇摇头,道:“想不出来,小弗赶快收起来吧,我不希望宿舍里面出现那种喜欢拿着女士内衣向他人炫耀的舍友。”

    “内裤啊!”

    “啊。”

    “就没想到什么?”

    “你么?变态,咸湿之类吧。”

    “呸呸呸,”弗朗西斯随手把内衣丢掉,捏住下巴,笑容十分淫荡,道:“据我这么多年情场征讨的全通经验,拿下的首当比你见过的美女还要多,洪蒙这是走过从男生蜕变到男人必经的道路,以过来人的眼光看,这个被虐狂,是破处了。”

    “破处?难道是和潘多拉?”

    “赌气嘛……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

    ……

    洪蒙在门口买了些水果,来到教师宿舍区时,大概是因为是清晨的原因,除了几个专修斗气的教师在进行一天之中的必修课之外,没有太多的人。看到瑞琪儿的房子,在转角处看见房门突然打开,洪蒙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盖尔将大衣披在身上,瑞琪儿温柔的替他围上围巾,盖尔看着时间,不耐烦的说道:“这是什么?”

    瑞琪儿为他整理衣服,道:“我织的围巾,天气冷,你在外的时候要多注意一下身体。”

    盖尔突然搂住自己的未婚妻强吻了一分钟,当分开时哈哈一笑,道:“有了可爱的未婚妻我还用怕吗,冷的时候我会找你暖床,嘿嘿。”

    “别闹了,时候不早了,波尔伯爵或许已经等急了。”

    临别一吻,盖尔转过一个角落,冷哼一声,把围巾扯下随意丢弃在路上,道:“只不过是个玩具,稍微宠幸你就忘记自己的身份,带着这种东西,蠢女人想让我出丑吗?哼!”

    洪蒙目送盖尔离开,看着地上沾染着略微灰尘的围巾,捡起来盘成一圈放进口袋之中。轻敲木门,穿着睡衣的瑞琪儿开门时却只看见一个水果篮子,空无一人。

    瑞琪儿把头探出去,疑惑的说道:“是谁呢?”

    ……

    一个星期过后,婚礼当日。

    教导主任结婚,婚礼自然是在学校的礼堂之中举行。经过学生们的精心安排,当天晴空万里,整个学院之中也弥漫着结合的喜庆,受邀而来贵族们将马车停在广场中,而洪蒙宿舍四人也已经全部到齐,在弗朗西斯的带领下杀到制衣店做一套礼服,当弗朗西斯不达目的不罢手叫嚷着要给潘多拉做一套新娘服,却被佩内洛普一记空气炮震晕,直接带到礼堂。

    礼堂之中热闹非凡,被装饰的十分完美的前方也临时架起一个台子,一条鲜艳的红地毯从台子上直接铺到门口,还有几条长凳是为了婚礼两方的亲属和前来观礼的大贵族和大商贾准备的。

    新郎盖尔正在陪着光头神父谈笑喝酒,其他的小圈子内也是其乐融融,当洪蒙一行人到达礼堂,递交请柬,门口的司仪用眼角的余光轻蔑的扫过一眼,抬起头斜眼道:“对不起,主人并没有邀请没有爵位的平民,请回吧。”

    四人面面相觑,查尔斯不禁问道:“可我们有请柬。”

    “怎么能这么对待堂兄的贵宾呢,”从大门之中传来一声嘲笑声,狼目少年维基手持酒杯出现在大门,一身伴郎装说明他今日的角色,“只不过这道门的门槛对你们可能会比较高,就不要不自量力了。”

    已经悠然清醒的弗朗西斯不善的看着维基,扭头问道:“朋友?”

    洪蒙紧盯着他,看来他知道那天是自己打乱了他的计划,摇摇头,道:“恩,很久的没见的很好很好的好朋友,我和他叙叙旧,你们能帮我买些礼物吗,今天走的太忙忘了。”

    查尔斯拉着弗朗西斯,小声叮嘱道:“小心些,有事就大声叫我们。”

    待三人离开,洪蒙突然温柔的开口道:“还疼吗?”

    维基突然面红耳赤,怒道:“闭嘴。”

    “对不起,那天我太激动了,弄疼你了吧?”

    看着周围来客递来的暧昧眼神,这位城主府的大少终于不能保持着良好的修养,跳起来大声骂道:“滚!”

    “我只想安静的看着婚礼顺利进行。”洪蒙前一刻温柔的笑容立刻突变为如扑上液氮一样的,只是看上一眼就觉得如刀割的狰狞,低声吼道:“本大爷不想看见爆过菊花的家伙,脏了我的眼!”

    维基被他的模样吓退了数步,当镇定了心神,脸上重新挂上笑容,有恃无恐的说道:“凶我能怎么样,今天没有爵位的下贱奴隶胆敢踏过这里,就等于冒犯一位贵族!但如果你跪下来亲口说三声贵族老爷,本少爷可能心情好一些闭眼让你爬过去也说不定。”

    咚!膝盖重重砸在地上的声音传来,从未离开的查尔斯听到声音赶忙赶来,却看见一脸茫然的维基双膝跪地,而洪蒙却直直的站在原地,满脸颓废,但他背后的人却笑道:“祭司,随吾进去。”

    ……

    婚礼开始时,进场的婚礼进行曲顿时把气氛调节的十分到位,神父面带慈祥的笑容站到台上,伴娘和维基面对客人成八字排开站好,戒童将戒指交与神父手中,副院长作为女方家属牵引着身着婚纱的瑞琪儿从红地毯上缓缓走来,人群中传来阵阵赞美声,盖尔意气风发的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和副院长,脸上笑开了花。瑞琪儿在人群中看见了洪蒙,却看见这位小弟一脸死灰,偷偷做出手势,洪蒙苦笑着摇摇头,目光却落在了身旁的人上。

    当新娘离新郎只有三步之遥,人群中突然发出疑问声,原本该站在上方的神父突然恭敬的将位置让给突然出现在他身旁的白袍蒙面修女,在众人还未得知此番变动的意义时,上方的修女已经结结巴巴的自顾自的说道:“万能的主啊,我们,我们来到您的面前,目睹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

    虽然疑惑,但婚礼不能停止,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下去。当神父走下台来,城主立刻迎上去问道:“神父,那位是?”

    神父神色激动,久久不能平息,叹道:“赞美吾神,盖尔阁下果真是神之宠儿,圣女阁下竟然亲自为他主持婚礼!”

    笛卡尔眼中的异色不着痕迹的一闪而过,眉头紧锁。

    爱葛妮丝阐述完前方的致辞,深吸口气,紧张的看着瑞琪儿,却半日无言,神父立刻上前低声替她解除难题,爱葛妮丝眼前一亮,抬手在新娘所站之处引导出一道光柱,让置身于其中的主角顿时成为所有人的焦点!爱葛妮丝立刻故作严肃的说道:“瑞琪儿·夏洛特,你是否愿意让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瑞琪儿点点头,道:“我愿意。”

    “盖尔·庞贝,你是否愿意让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盖尔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张开嘴,“当然……”

    嘭!从教堂外面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爆炸声,众人顿时议论纷纷,护卫在城主耳边低语几句之后,笛卡尔大声说道:“请大家不要担心,这是为婚礼准备的礼炮出现一些小小的问题。”示意婚礼继续进行下去,盖尔虽然心存疑惑但自己必须将婚礼完美的结束,转头的瞬间,两扇大门从大门急速的射来,撞在墙上直接崩成木片!

    “笛卡尔·庞贝!”

    正当爱葛妮丝紧张的等着那两个字的来临,突然,一声带着哭腔的连名带姓的喝声从门口传来,声音在原本安静的教堂之中回荡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去,究竟何人敢直呼城主的大名?出乎众人意料之外,一个浑身沾满尘土的长发女子裹着一层淡青色的光芒护罩蹒跚着脚步走进礼堂,长发被汗水和灰尘凝结在一起,原本价值非凡的礼服饱经风霜的烂成破布片,上面布满裂口和各种元素魔法的残留,腋下,双手中都夹着一个魔法卷轴,被灰尘遮蔽了的脸只能从泪痕划出的痕迹处看清真面目,正当众人猜想此为婚礼的特殊安排时,洪蒙已经悄悄的挤到人群的外围,很快就认清了这个不速之客的身份,爱丽丝,希伯来的女儿!

    “我加入裁判所。”

    “把爸爸,把我的爸爸,还给我!”紧盯着笛卡尔,爱丽丝紧握手中的魔法卷轴,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直接冲向城主,却似乎是因为许久未能进食而虚弱的摔倒在地,手中的卷轴从手中飞出,盖尔上前接住飞出的魔法卷轴,定睛一看,顿时失声叫道:“九级魔法,烈日之阳?”

    “刺客!”门口顿时涌来两小队卫兵手中的尖矛齐齐扎向倒在地上的女子,却在中途被突然出现的一面塔盾全部撞倒,洪蒙率先从地上爬起来,拉住爱丽丝的手,一只弩箭却将他的手钉在地上,周围的护卫手持弩枪将洪蒙团团围住,十柄泛着寒光的弩箭直指他的太阳穴,而洪蒙也顺势将剩余的魔法卷轴握在手掌!

    “洪蒙?”瑞琪儿看到出现的人不禁说道。

    “大家请安静,这只不过是一次小小的袭击而已。”从地板上拔出来,洪蒙紧紧抱住陷入昏迷的爱丽丝,盖尔将那枚价值连城的魔法卷轴藏在怀中,目光却定格在洪蒙身上,笑道:“洪蒙同学,再不放开,即使作为你的导师也不得不遗憾的将你视作同犯送到审判庭接受审判。”

    洪蒙无视某人略带惊讶的表情,沉着的说道:“赞美吾神,此次事件由圣事部接手。”

    圣事部?众人将目光聚集在这个看似年轻的学生身上,对他知根知底的盖尔只当洪蒙在耍诈,并没有像其他人噤若寒蝉,而是示意手下包围他,道:“圣事部的利尔主教也在这里。”

    “此事与猖獗的异端活动有关,圣事部决定接手。”向来不出席任何公众场合,此次只是因为推辞不了笛卡尔的邀请短暂的出席仪式的圣事部利尔主教此时却恭敬的站在一个女人的身后,低沉的说道:“以唔主的名义。”

    洪蒙抱起爱丽丝转身向门口走去,一直沉默不语的笛卡尔向利尔投去询问的眼神,但利尔闭口不言让他吃不准时下的局面,故没有贸然出手留下爱丽丝,希伯来的三亿金币他可一个字都没看见,而圣事部也没有给自己一份交代,此时更是一言不发直接带走如今唯一知晓那笔金币的人!

    “爱葛妮丝,走吧。”而众人不得不再次将目光集中在一直站在利尔主教面前的女人身上,亲昵的称呼并未让圣女有太多的困扰,而是走下台牵起女子的手一起留给现场众人费解的背影。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召唤恶魔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召唤恶魔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召唤恶魔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召唤恶魔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