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召唤恶魔妞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召唤恶魔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喋血人蛇谷 第一章 开端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或许就在人们不经意间溜走,还未等着回味就被接下来的时光冲淡,被人们遗忘;但有的人却无法忽视这段时间,老人珍惜生命的最后时光,商人们运用各种手段敛财融资,败者四处流窜躲避追捕,赢家坐拥人脉财力笑傲他人,或许就此一飞冲天或者在下一刻被削掉脑袋略微历史这个沉思中的巨人指甲间渺小的尘埃,随风而散,人尚且如此,各大帝国公国之间的明争暗斗仍然层出不穷,除非是战争,否则所有的争斗都应该隐藏在华丽的外表下,这是国与国之间不成文的协议,没有这个类似与惯例的协议的约束,大陆的格局不会有大范围的安定。

    但紫荆花帝国这个被人蛇绊住脚踝的巨人已经将脚上的毒蛇完完全全的碾碎清除。

    当巨人重新站起身来,在他的后方,这些年来习惯与仰视眼前两大巨人,紫荆花和卡妙帝国的诸多公国们在盘算自己究竟该向哪个方面展示自己的忠诚,甚至在艾薇儿治理下比奥古斯都大帝统治下的紫荆花更具活力和实力的卡妙帝国也停下脚步紧张的看着紧紧距离自己一步之遥的紫荆花用狂热的目光侵略自己,而这道目光的实质则是经常眺望卡妙帝都的奥古斯都,在边境镇守的鹰派将军,还有每一个希望将紫荆花的旗帜插在异国之地上的战争狂人。

    面对紫荆花的威胁,仍然饱受北方蛮兽人摧残的卡妙帝国已经连续开了六次战略会议,深知奥古斯都性格的艾薇儿联合几个同样研究敌方大帝的学者彻夜探讨,整个国家机器也随之转动起来,而六次战略会议的结论,却是让一个令人担忧的结局。

    至多五年,只要奥古斯都还活着,那么就是紫荆花的铁骑践踏卡妙之时!

    换言之,五年之内,大陆将爆发一次史诗般的宏大战争!

    总之,如今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但刘纳斯城明显是属于前者,如今人蛇的覆灭和战争的动员是歌舞升平的帝都中悠扬歌声的主旋律,罗林的名声越来越响,直到在教皇厅中的君士坦丁听闻到群众对罗林的评价中不乏赞美,多年的修养和气度被怒火所点燃、同化立刻对各大教区的大主教下达最高级别的通缉令,感受到那位至尊怒火的群众们闭上了嘴没有继续讨论那个给了紫荆花五十年去澎湃发展的男人,而正主也似乎是在躲避教廷的追捕而再次的消声觅迹。

    反观教廷内部,由于可妮莉雅处于闭关状态,整个圣事部在君士坦丁的刻意干涉下被迫削减军队数量,并将近半的地方守卫军划分至各大红衣大主教麾下;尖刀,狼首两只部队的管理阶层也发生了变动,将骑士团中的人安插在尖刀内部,而幕僚军狼首内部则是由一名枢机教父拉多林和一名大骑士普月以及菲利普共同执掌大权,圣事部的权力被瓜分殆尽,整个圣事部只留下个空壳而已。

    但令所有人匪夷所思的却是原圣事部十二人对教皇干涉圣事部内政的手段并没有丝毫的异议,甚至有主动配合的嫌疑,不管是什么人什么职位什么地位,只要开了口,菲利普为首的12人便会双手奉上。而且自从可妮莉雅闭关之后,圣事部内部的作风也较之从前的勤俭节约变成奢华和浪费,夜夜笙歌的圣事部全然没了宗教裁判所的作风。

    而就在圣事部日常的一个酒宴结束后,枢机教父拉多林和一个心向“虔诚”的修女正一边祈祷着一边进行人类最原始的交合,拉多林卖力耕耘的同时也不忘感慨如果教皇岛的修女都像胯下压抑着呻吟那般,那这个被冠以人类最终救赎的该死教皇岛就不会那么无聊了,这个被人看做最沉稳的枢机教父是众多竞争红衣主教的人中最令人看重的,他的一举一动都堪称典范,若不是有个圣事部的幌子在外面而且在这一年内与自己关系十分亲密菲利普亲口保证自己做这种该拖进圣事部拷问的行为后,不会真的被政敌抓住把柄拖进拷问厅里面和人喝茶,拉多林才敢大胆的做出这种亵渎神明的事来。

    在被《神典》禁锢了**的教父面前,尤其是教皇岛上这些离权力宝座更近但必须更加小心谨慎的枢机教父们心中的野兽在得到释放的机会时总比其他人来的猛烈,在这种时刻任何规矩任何规章条令都不如一个活生生的性感的,尤其是甘愿为自己现身的女人来的现实。作为教父中的标榜,拉多林心中也有点不可告人的野心,他的心中总怀揣着一个人,在那个人所在的圣事部做着这种事时她的心中总会一种亵渎神灵的快感。

    而且受菲利普邀请的人可不止自己一个人,经常能在酒宴上看见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罚不责众的想法左右下的拉多林心中那点对于享受时产生的罪恶感早就随着一次次如毒品般的诱惑中沉沦。

    几番**之后,拉多林喝着圣事部提供的红酒,一边享受着修女的爱抚,一边感慨着菲利普的巧妙安排总能抓住自己心中所想而给提供不同的服务,就像他能猜出自己心中所想一样。

    修女突然将拉多林的东西放进嘴里吞吐,教父抓住修女结实的臀肉肆意的抚摸,修女抛了个媚眼继续自己的工作,而就在此时,手持天平和塔罗牌的菲利普突然怀揣着笑意走进房间,身上带着只有死城才会有的腐烂气息,这股像是尸体腐烂的气味让拉多林微微的皱了皱眉,示意修女停下动作,当修女套着蔽体的衣服走出房间后,菲利普笑道:“拉多林教父,对我的安排您还满意吗?”

    “赞美吾神,您的安排让我有如承蒙神恩。”

    菲利普哦了一声,突然笑道:“那现在,就真的去承蒙神恩吧。”

    ……

    在救赎山上的事情过去了一年之久后,罗林之名也渐渐的被人遗忘,将人蛇完完全全的从板块上剔除之后救赎山也失去了其存在意义被官方接收,米斯特被赏赐作为一城的城主,雷利和一干黑衣救赎队成员转投一个红衣大主教的怀抱摇身一变成为那个大主教的近卫队,焰翎和玄武早已飞离了这个地方,从前因为救赎山而繁荣的小镇也渐渐的变得荒芜,失去了商机大商团从此撤离,一番番巨大的变动下昔日的要塞救赎山渐渐的被人遗忘,取而代之的只是地图上一个简单的标示和官方几近吝啬的解说:

    救赎山,帝国抵御人蛇灾难之先驱。

    或许救赎山曾经有一个机会避免兔死狗烹下场的机会,但幸运女神并没有垂青他们,甚至还不忘踹一脚……

    今日的刘纳斯城像是个婴儿一样被柔和的阳光所拥簇着,一辆装饰朴素的马车走出帝都的城门,走向南方,车夫是个看上去平平常常的懒散中年人,马匹也是市场上常见的红鬃马,唯一出奇的地方那就是这辆马车看上去还算是辆新的,细心的还能发现马车的车轮深深的陷入了泥土之中,看来马车的推重不轻的样子。

    而这辆马车肯定被某个家伙诅咒过,否则就不会在出城不到三十里的地方被人打劫。

    拦路的是一群彪悍的强盗,中年人停住了马车,面对晃晃钢刀露出错愕的表情,疑惑的挠挠脑袋,似乎是在诧异这群强盗这么早就出来上班,感慨现在连强盗都不好做了,往后沙哑的笑了两声,从马车的侧门上探出一张美轮美奂的脸,即使是皱眉的样子也令这些被人指派来的伪强盗们惊为天人,还没等“美女”走下马车,一个身穿白袍的家伙发出一声哀嚎从马车上滚了出来,立刻像个没事人站起来拍拍白袍上的灰尘,摆正自己的黑框眼镜,走到马车前端,面对数量是自己十倍之多的强盗也是笑容不减,先是向强盗们微微行了一礼,笑道:“我是西北行省总督的义子罗林·沙耶,有幸由尊敬的陛下钦定为兰西因城的城主。”

    强盗们细声商量了一下,领头的走到罗林的面前,大声骂道:“我管你是什么鸟什子的总督义子,老子抢得就是你们这些贵族!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娘娘腔,呸,恶心!”

    罗林眉毛跳了一下,笑容不减,笑道:“或许您没有听说过我的家族……”

    “……”

    强盗头子愣愣的听着罗林一句接着一句自顾自的说着,罗林终于停下嘴,笑道:“我说了这么多,告诉我究竟是贝奥武还是爱德莱德派你来的?”

    “当然是……”强盗被罗林一阵吹嘘忽悠搞得晕头转向的下意识就要说出背后主子的名字之前立刻回过神来,罗林露出失望的神色,捂着脸无力的摇摇头,在马车内的人出来之前横眉怒目,啪叽一声把强盗头子扇倒在地,啪,一口吐沫喷在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强盗脸上,一柄黑色长枪抵在喉咙上,强盗头子真的是肠子都悔成青色的了,还就是主人口中胆小怕事的贵族小子吗!

    “给我起来!”罗林一把抓住强盗头子的领子,睁着大小眼,阴阳怪气的说道:“是贝奥武那个小子还是死基佬爱德莱德派你来的?不说?可以,喂你们几个,如果觉得自己可以单挑过七级以上的剑客的尽管朝我来,但是,如果是群只懂欺软怕硬的狗熊就乖乖的夹起尾巴当条狗!”

    “尊贵的少爷,我们真的没打算冒犯您啊,这只是个误会!请您宽宏大量绕过我们吧!”

    “误会?”罗林拍拍强盗头子的脸,惋惜道:“如果再不说是谁派你们来的,我就只好动点小手段了。你们也都知道抢劫一个贵族,就算我把你们就地格杀帝国法律也无法干涉我,你们的命可都握在我手上。我想既然他不怕死,但是我想你们之中肯定有聪明人,聪明人可不会就这么样不明不白的死掉,是吧?”

    强盗们面露难色,罗林接着笑道:“谁先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我就让他走。如果不想说也可以,我手上的这个家伙冒犯了,你们从他的身上随便选个地方割块肉,我就放你们走。”

    强盗们沉思了片刻,很快就同时举起了武器向他们的首领走来,洪蒙笑着向后退了几步,而可怜的强盗头子则呆呆的看着部下往自己走来,突然回过神来连忙抱住罗林的大腿哭诉道:“少爷您饶了我吧!”

    “谁派你们来的?”

    “是……”

    “是我。”

    罗林手中的黑枪变作一柄菜刀,踹了强盗一脚,看着马车上那张带着失望的俏脸,蹲在强盗头子的面前嘻嘻笑道:“我给你们5秒从我眼前消失,5,1……”

    罗林走回马车,车夫大叔哈哈大笑道:“罗林,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罗林停住脚说道:“扎平大叔,今天只不过是个恶作剧而已,再说了他们只是听令于某个家伙,我犯不着为难这些只是听令于命令的下人,而且,我怕我的枪捅死他们之前就会被大少的怒火烤熟了,大少这一年可没少教我该怎样用一个贵族的手段来处理事情。”

    玛格丽特冷冷的说道:“进来。”

    两个人重新面对面的坐着,路面有些颠簸,马车微微的晃动着,玛格丽特说道:“我本以为一年的时间能让你知道我们用什么方式解决问题,没想到第一天,离刘纳斯城只有三十里路就让你的本性露出来了,我怎么敢放你去一个谁都不敢管的地方做总督。”

    罗林笑道:“本性难移,有种东西是人一辈子都改不了的,而且这也怪爱德莱德那个死兔子知道昨天就是皇帝分封封地的日期,联合所有人来把我灌醉了,结果等我到的时候,封地就只剩下兰西因这块三不管的是非之地,我也想做个悠闲的小贵族一辈子舒舒服服的过了,可是帝都那地下赌盘从昨天开始就有人买我到不了自己的领地,一半人赌我一个月死在兰西因,一个月,三个月,半年,九个月,看赌盘上面的赌注我就知道‘好心人’会派来点马戏团之类小东西给我捣乱。而且大少,我还记得你下了1w金币的赌注赌我活不过一年吧?”

    玛格丽特略带尴尬的说道:“我……”

    “什么都不用解释。我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比较特殊,任何人和我扯上关系都可能被教廷追查。我也很感谢你出来送我一程,朋友做到这个份上了我很感动,所以大少你就送到这吧,剩下的路我会自己一个人走。”

    玛格丽特平静了心态,说道:“扎平必须跟着你,这是爷爷的安排,他是爷爷的心腹,已经没有太多人知道他的存在。”

    罗林点点头,沉寂了一会儿,试探性的问道:“大少,实话实说,你觉得我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说实话,没有任何根基的你,最多一个月,就会被那些人击垮。”玛格丽特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兰西因有个别名,‘无主之地’,因为毗邻朱庇特,南方异端的领地同时也属于帝国的范围所以地方势力的归属十分杂乱,但也是因为多方面的介入所以暂时处于平静,但这只是表面现象,平静也表明不容许另一股势力的介入,现在你只有三条路走,先不说这些道路的可行性,第一条完完全全的铲除在兰西因的势力,第二条立刻动身返回刘纳斯城恳请奥古斯都给你另一块领地,第三条就是做一个被诸多势力把持领地内的经济命脉的傀儡城主,或许你还能活得久一些。”

    罗林咧咧嘴笑道:“总有一天,我会邀请大少你来兰西因喝茶,一起看森林里面的精灵小妞跳脱衣舞。”

    ……

    “啊!”

    一声尖锐悲鸣划破了昔日平静的空气,道道鲜血在空气中划出绚丽的弧线,在圣事部内部,数不尽的各大机关的中层干部全被突然涌出的尖刀成员刺透了心脏,而后随着十二人中的傀儡师繁琐的咒语的涌出,一个个尸体扭动了起来像活人一般有说有笑着走出圣事部,菲利普站在众人面前,塔罗牌在他的身体周围旋转,高声笑道:“成败在此一举!为了可妮莉雅大人,为了教皇陛下!”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召唤恶魔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召唤恶魔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召唤恶魔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召唤恶魔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