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召唤恶魔妞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召唤恶魔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喋血人蛇谷 第二百八十五章 零

    塔莲小朋友到最后都没有发觉罗林究竟做了什么坏事,模糊记得自己好像被一个长得和罗林一模一样的家伙袭击了,虽然很想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蛇人圣地已经埋在碎石当中,想要考究真相已经不可能了,本来塔莲小朋友也不在意,但是呢……

    挖开蛇人圣地的两个月后,众多已经派遣船队去新大陆淘金的富商巨贾齐聚在兰西因着急的等待着,当罗林从船上下来的时候就直接走入会议室,这些习惯于奢华享受的商人们毫不在意兰西因寒酸的生活,每天早上都会准时守候在浮桥外,谈论的话题也从来不离三个关键词:卡姆多,交易,海岸封锁。

    就在第三天,塔莲敲了一下门就推了进去,正在长桌上开会的众人纷纷侧目,注视着他们真正的目标,而猫耳娘毫无惧意,反而被她视线扫过的肥硕中年人在金色立瞳的锋芒的威逼下讪讪的低下头,挤出了三层下巴,一个是如此,其余皆是如此。

    一直在和这群商人绕圈的罗林见正主来了,立刻朝她点点头,塔莲行完礼后便坐在罗林身边的空位置上,经过这几个月的熏陶,塔莲慢慢表现出类似于她神秘姑妈在位时的威严,容貌像七分,气质两分,剩下一分手段,就差把某个人剥皮裹尸,那么生命使徒的雏形基本上就有了,即使是龙骇六个见到现在的塔莲,只要神秘姑妈的阴影在。没有人敢在台面上直接为难现任生命使徒。

    显然,这些急于开拓新市场但是被一道命令掐断了财路的商人们中的一部分人做足了功课,事先也受到族内真正巨头的点拨,这些老狐狸并没有在开场就暴露自己,总有莽撞的年轻人会忍不住跳出来躺枪口,比如说某个将全部家当作为赌注,就等着靠着大陆间贸易狠赚一笔的新锐年轻商人,名字不详,就是一个塔莲所谓的不必知道其姓名的小人物。

    很不幸,急于给生意寻求转机的小商人不得不成为试探兽人态度的诱饵。是炮灰。或许没想到苦等的结果是一只猫耳娘,本来还担心会面对什么奇形怪状的可怕生物的小商人长长舒口气,毕竟谈判桌对面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的话,从男女的角度上看。他可是占了不少先天性优势啊。

    众人落座。罗林说道:“这位就是兽人族的生命使徒……”

    “不必介绍了。我们都已经知道了,知道了。”年轻商人迫不及待的毫无礼貌的打断罗林的发言,而且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对坐在长桌终端的眯眯眼青年意义不明的笑容熟视无睹,直接来到塔莲面前,说道:“塔莲小姐,我是……”

    “足够了。”塔莲淡淡的说道:“知道我是谁就足够了,再说其他的,都是浪费时间。”

    年轻商人尴尬的放下手,塔莲拉高声调,小脸阴霾,冷冷说道:“但是你们必须明白一件事,在这里,你们必须尊称我为生命使徒。”

    “塔莲小姐,生意场上人人平等,价高者得,您没有必要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众人很容易就妥协了,但是被晾在一边的年轻商人却不太了解众人妥协的黑幕,没办法,挤不进体制内的他前不久才和某位大佬见过面,有些情报没办法第一时间知道,也就不知道这只猫耳娘是什么人什么身价,只把在场的诸位大佬的沉默归结于对主人的尊敬,同时让被着重点出的那个“篮子”格外的注意他,接着说道:“再者说,这是一场互惠互利的交易,公平的交易!”

    塔莲淡淡的说道:“我虽然是兽人,但是浅显的经济基础还是知道一些的,奇兰大陆和卡姆多大陆的皆是以金币做货币本位,金币只需要重铸一下就能相互流通,在这点上,本身并不出产黄金的卡姆多处于绝对劣势,奇兰大陆的物价水平大概是一枚金币可以买到大约一百枚鸡蛋,但是卡姆多大陆却需要10枚相同成色的金币。如果我没有下令封锁海岸线,杜绝交易,你们人类的廉价金币就会想洪水一样冲垮兽人族脆弱的经济环境,廉价买走卡姆多大陆上的财富,资源和人力,所以在这里,我给你们准确答复,兽人族海禁政策不会取消,我不允许人类的商人踏足卡姆多大陆。”

    这可算不上是成功的商业谈判,商人们当然不会满足这个结果,他们可是信奉金钱至上,利益碾压一切的信念,没有谈不拢的生意,只是还没有拿出让对方动心的价格,但是就在商人们准备再回旋一下,塔莲说道:“或者接受10倍的关税。”

    非常苛刻的条件。

    众人脸色一变,啪啪啪,罗林突然鼓掌让所有人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说道:“塔莲使徒的意思大家都清楚了,那就这样,做决定吧。”

    商人们得到了明确的答复,脸色非常难堪,对于商人来说,200%的利润便足以令他们疯狂,更别提对他们来说遍地黄金的卡姆多大陆上可能以十倍为回报的可能性,如有必要他们会付诸一切手段,例如一场战争。

    经济捆绑了国家命脉,商人完全可以鼓动一场战争,但是他们什么都没做,接连离开,最后年轻商人也只能离去。

    会议室剩下三个人,塞西莉亚开始收拾桌面上散布的文件,将一摞纸抱在怀里而后径直离开,本来在罗林右手旁却特意绕过他,经过猫耳娘的时候微微侧首推了下眼镜,意义不明,但是塔莲却感到莫名的危机感,因为他们两个人被单独留在一起。

    气氛很尴尬。

    罗林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抬了一下手就发现塔莲已经跑到桌子另一头。只冒出一个脑袋,眸子上下抖动似乎是在确认她和罗林之间的距离是否安全,严阵以待仿佛面临大敌。

    罗林面色古怪,单手撑着脑袋,说道:“使徒塔莲,有这个必要?”

    “有!”

    “但是说话很不方便啊。”

    “很方便!”

    “什么?我听不见。”

    “这样很方便!父神陛下!”猫耳娘提高了一个声调,会议室里都是她的声音,罗林估摸了下时间,说道:“那好吧,今天真是辛苦了。使徒塔莲。”

    “您更辛苦!我只是按照您的指示露一下面而已!现在教皇可妮莉雅亲自庇佑原教皇岛。再加上你在卡姆多和奇兰两块大陆中间扼住贸易咽喉,再也不会有人和您抢夺三块之间的贸易路线了!巨额贸易逆差会源源不断的进入您的口袋,傲慢不讲理,不讲究商业规则的帽子就戴在我的头上。黑锅被兽人扛下了。您只需要把黄澄澄的金币投入卡姆多。然后就等着十倍的收益吧!”

    罗林就是那个让兽人族投入了所有鸡蛋的篮子,“使徒塔莲,生意可都是明码标价。互惠互利而已,呐,还有什么事吗?”

    塔莲冷冷的说道:“我来汇报这个月兽人族内部信仰状况。”

    罗林说道:“原来是这样,但是只是这件事的话就没有亲自来一趟的必要了,差遣加摩尔来就可以了。”

    猫耳娘仍然是面无表情,“您说的没错,但是有一件事我需要当面向您问询。”

    “嗯?”

    “信仰点,信仰的货币量化计划。”

    罗林明白猫耳娘的意思,说道:“那个计划吗,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不敢有。”

    “果然你也不看好这个可行性非常低的计划。”

    塔莲说道:“不,我非常赞同。”

    “哦?”

    “我刚刚说过了,继续坚持金本位的话,对于兽人族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海禁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倒不如借着这次机会,以兽人族全族的名誉发行信仰点并且许诺信仰点与黄金一定比例的兑换率,金币与信仰点同时作为货币流通,而后让信仰点逐步取代黄金,重新选择基础货币,这才有底气与人类进行另一个层面的战争,这才是兽人该走的路。”

    罗林忍不住赞叹道:“使徒塔莲,这都是你想出来的吗?”

    塔莲的猫耳娘一抖,说道:“不是,这都是母神给我的书籍中写的。”

    “书籍?什么书籍,我怎么不……哦,没什么。”罗林的话顿了一下,提出疑问之后心中立刻有了答案,那些书籍大概就是生命对猫耳娘的“特殊恩宠”吧,是只有对猫耳娘才会拿出来的特别奖励,藏私是正常的,毕竟生命对塔莲的喜爱程度,或者说是期待程度是远超自己数倍的。

    论家世,塔莲也算是根正苗红的使徒世家,论关系,家里还有一个神秘的前前任生命使徒姑妈,论才能,智者光环默认秒杀其他所有头衔,论长相,猫耳娘的可爱脸蛋肯定比仇人的脸顺眼千百倍,根本就不是能够相提并论的,所以生命偏袒塔莲的不无理由,罗林经历过的诸如被生命满殿堂追着跑这类的惨痛经历是绝对不会发生在塔莲身上了。

    塔莲没有太过在意,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就站了起来,丝毫没有注意背后的门走进来一个人,继续说道:“我说这么多就是想说一句话,兽人族愿意率先发行信仰……喵呜!”

    塔莲的后脑勺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脑袋直接撞在木质桌板上,捂着脑袋,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捂着脑门转身想要看看究竟是谁,第一眼确实看到一对体积上给予视觉冲击的庞然大物,猫耳娘现在单看胸就能认人了,愤怒的说道:“教皇,你难道没看见我吗!”

    突然出现的可妮莉雅似乎是刚刚反应过来,看着自己不慎“推”了一下的小家伙,漫不经心的说道:“没看见。”

    “怎么可能没看见!我就在这里!”

    “没看见。”

    “你就是故意的!”

    可妮莉雅叹了口气,做派和从前铁血风格完全不同。耐心的解释道:“我现在没有动用女武神力量,视界有限。”

    “什么,什么歪理!哪有看不见……”塔莲突然发不出声音来,小脑袋缓缓抬了起来,视线在可妮莉雅身上游走,满满蹲了下来,抬头,黑压压的两座高峰带来更直观的压迫感,哈,终于发现真相的小家伙尾巴绷直整个人都惊呆了。死咬着嘴唇似乎不想承认。但是残酷的现实告诉她,视界限制确实是存在的。

    充分体现在身形上。

    无形的嘲讽啊。

    噗,可妮莉雅微曲的嘴角发出恶意的轻笑声,好吧。这个家伙是故意的。

    塔莲猛然起身。她可不是那种会因为一句话就失落半天。但是她更不会就这么算了,至少要有语言做反击,可是。就在她变换表情的同时,就在她站直的一瞬间,一双手,从猫耳娘眼睛余角迅速穿过,一股巨力将她向前拉,小脑袋直接埋进一个柔软的地方!

    可妮莉雅突然把塔莲拥入怀中!

    她突然抱起了猫耳娘!

    可怜的塔莲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两团软肉挤在中间,只能在半空中乱蹬着脚,小手乱摆,一边发出呜呜意义不明的声音,仿佛是溺水的旅人在奋力的挣扎,不过很快她安静了下来,除了猫尾巴在颤抖,整个人都没了动静。

    就像是被当成宠物一样玩弄。

    柔软的触感和富有特点的体香让塔莲几乎丧失了所有的思考能力,而可妮莉雅用力抱住塔莲,弯着嘴角眯着眼睛,看来她很喜欢在对方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时的样子,但很快她就放开手,塔莲落在桌子上,猫着身子,意识慢慢回到她的小脑袋里,猫耳娘猛然发出一声喘息,近乎贪婪的索取空气,急促的娇喘让她的小脸爬上一层潮红,四肢并用快速逃到罗林背后,泪水无需酝酿就哗啦啦的往下掉,抹着眼泪毫无气势的责问道:“你,你在干什么!”

    可妮莉雅走到罗林身边,两只手搭在椅子的靠背顶端,居高临下俯视瑟瑟发抖的猫耳娘,说道:“我在道歉。”

    塔莲绝对不会相信那是道歉的行为,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和自己印象中的教皇根本就不像是同一个人,不对,是自从自己撞见她在木屋里做了什么时候,可妮莉雅就时不时的在私下里表现出亲昵的举动,比如说硬塞一盒精致糕点,那天塔莲仔细检查了很久,确定糕点确实没有问题之后才打开盒子,发现里面居然还贴心的附赠了茶叶,这倒是始料未及的一点。

    茶点之后是各种各样的小礼物或者衣物,没有一件不是做工考究设计精湛,可是私下里收到的东西越多,塔莲却越发的害怕,因为她知道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可妮莉雅表达女生之间的友善,而是恩赐式的赋予,像是什么?

    就像在给宠物添置玩具和食物一样。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塔莲就总是不寒而栗,脑袋里浮现出一幅她被带上狗链拴在椅子旁边被当成宠物一样圈养的惨痛景象,好吧,虽说两个人现在已经正常的交谈,不再像从前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但是塔莲现在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在私下里与可妮莉雅碰见,就像现在这样,根本预测不到她下一步想做什么,知道实情的恐怕也只有可妮莉雅自己和正被埋在“凶器”当中的罗林了。

    还好,可妮莉雅的恶趣味并没有延续太久,较之过程更注重结果的她没有继续用软威胁欺凌被她逼到墙角的猫耳娘,伸出手,塔莲吓得捂住自己的脑袋,而教皇只是从戒指里取出足有塔莲半个身高的零食盒,放到双手掩着自己脑袋的猫耳娘面前,塔莲随后只听到一声“啵”,睁开眼,眼前没有人,立刻贴在椅子背面,小手死死抓着罗林的衣服,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而已经走到门口的可妮莉雅转身向猫耳娘飞了个媚眼,把猫耳娘吓了一跳,就去查看爱葛莉丝的情况了。

    确定人走了,再次确定人真的走了,塔莲终于可以松口气,松开了手,没有向罗林抱怨更没有哭,而是第一时间动手拆包。罗林同样也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没有打扰猫耳娘,来到被刻意保留的藤屋,躺在床上,将一个九色魔方放置胸口上,闭眼,再睁开时已经不再藤屋内。

    单调的色彩让躺在地板上的罗林格外的显眼,罗林坐了起来,望向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是没有尽头的雪平原。静悄悄的。似乎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便是这样。

    这个诡异的空间根本无法辨别方向,周围没有任何可以辨别位置的特征,前后左右都是一样的光景,记忆力再好。方向感再出色。耐心再多的人。也会迷失在这片几乎欺骗了所有感官的诡异空间中,视觉、听觉、感觉能接受到的信息很单一,非常单一。

    白、静和虚无。

    对于这种纯白基调的空间。罗林也曾经见过,就是最初的爱葛莉丝创造的伊甸园,但是伊甸园的白并不纯粹,不像这里毫无生气,没有任何变化,在这里,时间似乎已经停滞,罗林的存在只是另一个时间轴野蛮的干预了这里的时空,是不被欢迎的和被接纳的,于是,空间迅速做出了反应。

    夜色下的埋尸地。

    以固定频率上下抖动的豪华马车。

    仿佛是画家重新拾起了搁置许久的画笔,在未完成的作品上继续勾勒,让罗林回到了上一次离开时的场景,但他不需要继续砍下去,因为有一个家伙坐在车顶,唉声叹气。

    “为什么你会独立在外呢?”

    金色立瞳,一个分不清男女的蛇人族少年看着罗林,有些疑惑他为什么不在马车里,单手撑着脑袋,饶有兴趣的问道:“为什么你会躲过大天使的深度催眠呢?为什么不去做梦呢?”

    罗林抬头,摊开手,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会被催眠,或许是因为我总是在做同样一个梦吧。”

    “哦,同一个梦啊。”蛇人少年随口嘟囔一声,一只手在半空画圆,周围场景的颜色开始褪去,黑暗的深夜消失殆尽,纯白的空间再次出现,蛇人族少年盘膝而坐,皱了下眉,说道:“我叫零,是大天使系统的管理员。”

    罗林介绍了一下自己,看了一下零,问道:“这是你原本的样子?”

    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恍然大悟,笑嘻嘻的说道:“啊,这个呀,上次那个蛇人族的小美女来的时候变的,忘记变回去了,毕竟在别人的梦里保持他们喜欢的样子是管理员最基本的礼节呀,等等哈。”

    只需要几秒钟,和周围的景色变化一样,零迅速蜕成白色,身形也渐渐的变小,很快,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

    居然又是萝莉,不过……

    “塔莲?”

    零梳理着自己的黑色长发,好奇的问道:“谁是塔莲?”

    “不是,你的样子……不对,你不是塔莲。”一想到贪嘴的家伙应该不会在这里,罗林立刻意识到眼前的零并不是馋嘴猫,只是外表上相像而已,不过这份相像并不是毫无缘故的,零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问道:“原来真的有人和我长的很像,她叫塔莲是吧,真是不错的名字呢,那就这样吧,我们还是来谈论一下正事吧,你找我做什么?”

    罗林问道:“你知道小百合在哪吗?”

    零诧异,反问道:“小百合?她早就死了。”

    “死了?”

    “对呀,死了。”

    “怎么死的?”

    “就是自然死亡呀,本来就是大天使的阉割版本,运算力有限,存在周期非常短,似乎就是3、5年吧。”

    “3、5年?”

    “差不多吧,小百合的使用寿命就这么多。”

    零的语气很轻松,但是罗林却开始犯难了,阿娜丝塔花了三百年就为了找到小百合,但是按照零的说法,小百合早就在战争爆发前就死掉了,那她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三百年?

    那个大姐头能接受这个说法?

    虽然和零并不是很熟,但是既然那包子脸的小家伙说大天使是自己人,那零的话的可信度应该是很高了,所以罗林要做的无非就是找个办法让阿娜丝塔了解实情。

    直接告诉她?

    或者旁敲侧击,让别人告诉她?

    找一下尤利娅百式,让太太和她说?

    看来是现阶段最好的方法了,因为太太的话她是能听见去的……

    “喂喂,”零突然一脸严肃的说道:“我想问一个问题。”

    “恩。”

    上下抖动的马车突兀在两个人旁边出现,零直接把车门打开,指着可妮莉雅的虚影,问道:“在现实里做过了吧?”

    罗林尴尬的挠了挠头,零见状立刻就叹了口气,但很快就咧开嘴,幸灾乐祸的问道:“你这么吊,奥古斯丁他知道吗?”(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召唤恶魔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召唤恶魔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召唤恶魔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召唤恶魔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