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召唤恶魔妞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召唤恶魔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喋血人蛇谷 第二百九十二章 内部

    “哥哥,该起床了。``”

    悠缓缓睁开眼睛,熟悉的声音让他仍然没有苏醒的神经完全绷紧,眼睛瞪得很大,直接掀开被子却是狼狈的摔了一跤,哐,直接给地板一个面对面的亲吻,对于笨拙的悠来说已经是再平凡不过的日常了,接下来他只要抬起头就可以看见大的夸张的双马尾和一张和自己几乎一样的脸,紧紧绷着的那种,眼神不会和善,而后是鞋子还是其他的什么视对方的心情而定,这是平时睡过头的惩罚。

    可今天有点不同,拳头啊巴掌啊什么的没有过来,从8岁开始,那双除了殴打就没有再触碰过自己的小手搭上自己的胳膊,阔别了5年之久的温度再次传来,悠被扶了起来,拥有夸张双马尾的“悠”不停抚摸着与自己毫无差别的脸,紧张的快要哭出来了,“哥哥!哥哥你没事吧,有没有摔坏,有没有哪里特别疼,都怪我说话太大声了,一定吓到你了吧,都是我不好,哥哥,哥哥,哥哥你快回答我呀……”

    “桐?”

    名为桐的双马尾终于安心下来,按着胸口连松几口气,抹掉眼角的泪珠,埋怨道:“哥哥真是太笨了!哪有人起床的时候会直接摔到呢!去洗一下脸吧,我去把早饭拿过来。”

    悠傻傻的笑着,被扶起来了到双马尾离开房门的前一刻都保持着一副表情,等人走了,立马站起来,看着四周熟悉的物件。单人床、大书架,还有书桌上的小黄鸭,他停止傻笑,蹲在地上,脑袋几乎乱成一锅浆糊!

    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会在自己的房间里!

    我明明是被那个披着红色围巾的神秘人带到外面,遇到了那一对兄妹,还被卷进魂潮里面了呀!

    可是这里真的是我的房间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我是在做梦吗?

    悠走到书桌旁,拉开抽屉,仔细检查藏在暗格里的几本从特殊渠道入手的小薄本,只翻了几页。这些被悠视作精神食粮的宝贝就直接掉在了地上!

    不对!

    这就是我的房间!

    我真的是在家里!没有什么红色围巾的神秘人。没有凶神恶煞的恶人兄长也没有漂亮的同龄妹妹,更没有被卷进连灵魂都无法逃离的魂潮里面!

    所以说刚才发生的一切才是梦?

    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比较长的噩梦?

    吓死我了,还真是一场很真实的噩梦啊。

    悠终于能松口气了,此时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的神经再次绷紧。俯身捡起小本子藏进暗格里。放好在上面做掩护的词典,恢复课桌的原貌,动作连贯一气呵成仿佛是经过许多次练习一样。咚咚,桐敲了门,没有发现任何异状,笑着说:“哥哥,吃饭啦。”

    啊~

    勺子伸到嘴前,悠却怎么都没法下嘴,看着双马尾,不用一秒钟他就完全否定了刚才的定论,无论现在是多么温馨而先前却是多么的恐怖,他也毫无疑问告诉自己,现在已经可以确认!

    现在才是在做梦!

    我的妹妹,我的妹妹才不会……!

    “啧啧,这个小家伙好像做了个好梦啊。”罗林还坐在刚刚的位置,潘多拉则坐在他的怀里,除了熄灭的营火和倒在树叶堆上笑得无比幸福的悠之外,都和被魂潮吞没前没有很大区别,但是就在以他们为中心的球形区域外,一只只不知在这魂潮中受了多少折磨的半透明灵魂将三人围在中心,有的就不停在空中盘旋,一些枯叶被卷起形成一道巨型灰色的龙卷风连接着天际,从很远的地方便能看到。

    在灵魂界的原住民的常识中,这代表着魂潮抓住了足以令它停驻脚步的猎物,本来有如一道横扫大陆的巨大浪潮渐渐的以龙卷风为中心靠拢过来,这对于原住民来说是足以庆贺的事情,因为接下来魂潮便会暂时消失,消失的原因和其出现的原因同为灵魂界未解之谜,无人的哪敢也有机会去窥探被冠以神罚的天灾的真正秘密,至于被吞进其中的人,成为这些灵魂当中的一员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聚集的灵魂越来越多,已经有灵魂按耐不住,俯冲下来却被潘多拉轻轻挥一挥手扬起的清风湮灭成一道青烟,罗林说道:“看起来这些灵魂也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我们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潘多拉说道:“我的哥哥大人呦,你太小看灵魂界的魂潮了,虽然我也不太了解,但是被它吞没的灵魂,和你实力相近的,可是至少有10个呀。”

    “这么厉害?”罗林吓了一跳,赶紧抱着潘多拉站起来,说道:“那就赶快离开走吧,趁现在还没有难缠的对手,诶,怎么了?”

    潘多拉拍了拍罗林的手示意他把自己放下,小手没有松开,说道:“现在可走不了了。”

    “解开对生命力量的压制也不行?”

    “松开手的话,你会死的更快呀,我的哥哥大人。”潘多拉望向头顶,说道:“这里是灵魂界,死亡和灵魂的乐园,在这里使用最强的生命系命格,很容易被一些对生生不息敏感的老家伙察觉到,而且呀……”

    潘多拉突然露出得意的笑容,叉着腰,嘴角弯着,罗林被她莫名的微笑搞的糊涂了,问道:“干嘛?”

    “我的哥哥大人呦,你真的清楚在我们三个人当中实力的高低吗!”

    罗林用手指画了个顺时针的圆,“不就是你第一,我第二,这个小子第三吗?”

    “不不不。”潘多拉也画了个圆,“你猜对三分之一。我第一确实没错,但是第二的,是他。”

    诶?罗林看向悠,问道“这个小弱鸡比我强?”

    “恩!强上不少!”

    “这种我单手就能虐碎的小弱鸡比我强?”

    “当然了,我指的是灵魂层面的实力。”潘多拉示意让罗林坐下,然后自己坐回先前的位置,解释道:“在灵魂界讨论实力,如无特别说明都是指的魂力,差不多可以理解成灵魂内蕴含的力量,刚才那四个家伙就是因为有魂力才有底气去追捕我们。还有悠被抽干的就是这股力量。这么说懂了吧?”

    罗林点点头,问道:“等等,你都说这小子魂力被抽干了魂力,那他的实力还能排在我前面?”

    “我的哥哥大人呦。魂力和斗气啊魔力啊一样。都是可以自己缓慢恢复的。吃了一顿饭,差不多也能恢复一丁点吧。”

    “一顿饭的时间就恢复到比我还强的程度?”罗林扭头看了一眼仍然昏迷不醒的悠,问道:“潘多拉。那……”

    “叫我可爱的妹妹,都说了要隐藏身份了。”

    “恩……可爱的妹妹呀,斗气和魔力都分阶层,魂力也是一样的吧?”

    “是的哦。”

    “那我和这个家伙都属于什么级别?”

    “为什么把我排除在外?就不想知道我的级别吗!”

    罗林捂着头,说道:“我的可爱的妹妹大人啊,你是正宗的神二代啊,问和不问都啥区别呢。”

    “哼哼,那我就告诉你吧,通常出生在灵魂界之外的位面的成年人的魂力是1,可是精修魔法或者其他涉及灵魂领域的力量的话,魂力会高一些。”

    “这么说我的魂力肯定要比平常人高了,应该有几百……”

    “那是当然,毕竟和我签订契约了,哦,几百倒是没有,大概就是2吧,别小看这2的魂力哦,有2的魂力在凡人当中就已经很了不起。”

    “2!”

    “恩,对呀,对于凡人来说已经是值得骄傲的数值了。”

    “……2?”

    “对呀,你还要问几次,很烦了。”

    “才2呀……”

    罗林老脸有些挂不住了,指着悠,问道:“怎么才2呢?怎么说我也接近半神级别了呀。”

    “我的哥哥大人呦,你的术士等级多少级呢?”

    “恩……10级。”

    “10级?”

    “都召唤出第四个附属魔了!当然是10级!”

    “我的哥哥大人呦,你只在召唤法术上达到10级,这还是因为有我的原因才让你那么容易契约到强大的恶魔!根本不是你自身的实力的原因!”

    罗林可算明白自己魂力低下的原因了,除了术士修炼,自己可没有其他直接间接涉及灵魂层面的修炼,历史上也曾有许多一味追求增加附属魔但是忽略暗影法术和诅咒术的术士,他们当中大多数的死因是无法抵御召唤传送门时撕裂空间带来的暗影冲击和无法压制召唤而来的恶魔的精神力导致自身精神力的溃败上。

    所以术士协会在给新晋术士颁发勋章时必须要经过考核,如果说罗林是一个被术士协会承认的正式术士,那他现在应该拥有10级恶魔召唤和至少8级暗影法术以及8级诅咒法术的实力,可惜罗林偏科偏的太过厉害,而且还有潘多拉帮忙作弊,所以召唤路上一直非常顺利,比如木素是受人所托所以就没有为难自家主人,至于被坑的谢莉丝和莉莉丝,前者被机智的罗林利用全皇都的战斗力压制然后再给予致命一击,后者嘛,被自己学生在不知不觉卖掉了却没法报仇,因为即使是魔王,也没有信心去挑战已经不再是被丢到自己身边的小可怜虫的潘多拉呀。

    所以罗林的术士等级可没有唬人的10级,最多也就6级左右吧,偏科严重再加上后期完全放弃魔法修炼导致和魔力等级挂钩的魂力非常稀少,罗林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心里总有点别扭,潘多拉说道:“其实不用感到自卑了,每一个位面都有自己独特的修炼体系,比如说千年前的奇兰就是因为有命格母神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命格,假如说千年前是生命母神掌权。那么人们掌握的力量就会变成生命秘法,相对应的,灵魂界的住民自古以来修炼的就是灵魂的力量,有着天赋也有正确的修炼方法,还有绝佳的修炼环境,魂力等级肯定会比外来的人高出不少。”

    罗林点点头,又问道:“2就2吧,至少是普通人的2倍,那他呢?”

    恩……潘多拉盯着悠看了一会儿,说道:“现在的话应该有100了。”

    “100!我的50倍?!而且还是现在?”

    “哼哼。终于明白自己在灵魂界有多么弱小了吧。”

    罗林终于放弃在魂力上找优越的念头。问道:“那我的妹妹呦,可不可告诉我,他全盛时有多少魂力?”

    “这就不知道了。”潘多拉摆动两只小脚,说道:“他的身体虽然很瘦弱。而且还是个没有成年的孩子。但是单凭现在的实力。放在奇兰上也至少是个正正经经的10级魔法师,比你这个冒牌货厉害的多,不过我也不会让他有机会在我们身边恢复全部力量。我总有种不详的预感,如果让他恢复全胜时期,可能连我都不是对手。”

    哦?罗林手指在脖子前划过,道:“这家伙这么厉害?我们捡到的还是个烫手山芋了?不然现在就……”

    “杀杀杀,你就知道杀,我是说到时候把他随便丢在什么地方就好了,如果现在杀了他,一点好处都没有,而且我们都要死在这里。”潘多拉一脚后跟直接踢在罗林小腿骨上算是对他提出破主意的惩罚,抬起头,伸手把碍眼的眼镜男的脑袋推开,看了一会儿,问道:“我的哥哥大人呦,看来你的对手已经到了。”

    罗林一愣,也抬起头,瞬间惊呆!

    “哥哥,啊?”

    悠享受着从来未有的待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不需要做什么,双马尾会操办好一切,一不小心,汤匙漏了点汤汁,悠连忙伸手接住,却发现桐抓着自己的手指,弯下腰,把滴在手上的汤汁一点一点舔干净,顺便连手指都没有放过,一一细致的从指根舔到指尖,迷离的眼神似乎是在晦涩的暗示着什么,悠涨红了脸,吞吞吐吐的说出一句话:“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双马尾端坐,笑颜很是灿烂,“说什么呢哥哥,这都是妹妹该做的事情了。”

    妹妹该做的,妹妹该做的……

    悠居然被这一句话感动的哭了。

    他连忙拿袖子擦掉眼泪,却发现双马尾不知什么时候把大门关上,拉起窗帘,在目瞪口呆的悠反应过来之前,关上了房门,拉好窗帘,就着微弱的光线缓缓走向木床,拉开了一根带子,爬上并不宽敞的小床,像是求宠的宠物一样缓慢逼近,悠就着昏暗的光线也能看到微微起伏的山峦,连忙抱着脑袋低头不敢看,一双手却抚摸着他的脸并且抬了起来,面对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悠一如往常那样懦弱的不敢睁眼对视,双马尾附在他的耳边,轻轻的刺激着小家伙的耳膜,“哥哥。”

    “桐……”悠可以感受到自己妹妹的鼻息,不敢乱动,双马尾依旧在他耳边细语着,“哥哥,你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哦。”

    “不要再捉弄我了,桐!”

    “哥哥,你睁开眼睛看一下。”

    悠仿佛是被命令了一样缓缓拉起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具集合纤细与柔软的身体,在窗帘中央透出的唯一一道指宽的光线的衬托下有如另一个人,从前只会蹦出训斥的纤薄嘴唇是那么莹润,总是板着的小脸也如被融化的寒冰一样,柔情似水只需一个眼神就可以表达了,“可以做任何事情哦。”

    “真的什么都可以吗?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是哥哥的妹妹呀。”

    仿佛妹妹是一个足以击垮悠心底脆弱心底防线的攻城兵器似的字眼,他在恍惚间把现在的双马尾和某个人重合在一起,像是其他正常的男人一样有所表示,可是他的表示有点多。

    哭了。

    在这种不可以在其他地方浪费体液的时候嚎啕大哭。

    双马尾楞了一下,而后猛地被扑倒,突然把自己妹妹压倒的悠啪嗒啪嗒的掉着眼泪,带着哭腔歇斯底里的把心底压抑许久的话嘶吼出来!

    “那就告诉我!为什么你会那么讨厌我!”

    双马尾的眼神变得冰冷,身体逐渐变得透明,早已经看出身下人是假货但是没有揭穿的悠默默的看着,周围的物件也变得暗淡,悠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被拉回身体,睁开眼,心底虽然感到悲伤但其实没有一滴眼泪的他很想哭,那种看起来很真实的梦境并不能迷惑他,但是为了得到真实答案,即使是向一个得不到真实答案的冒牌货提问,悠也会抱着心中存在的一丝丝希望去问,对于他来说已经是非常大胆举动了,如果面对的是真人,他是不会那么说的,最多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扎起头发,对着镜子对面的自己问同样的问题,可惜这么做永远都无法得到正确的答案呀。

    梦醒了,魂潮亦在,他感觉自己正在高速的移动,周围浓重的灵魂气息立刻令他体内干涸的一丁点魂力起了反应,有了!只有吸收周围的魂力,那自己就能恢复全部实力!说不定就能突破这魂潮!

    但是一只厚重的大手就在他清醒的时候一巴掌糊了过来!

    啪啪!

    在远方,也是一张与悠相同面孔并且也有夸张的双马尾的女孩就坐在他的床上,手下压着基本封面正常但内容想非常火爆的小本子,脸色远比天空来的阴沉,突然,双马尾的小手握爪,纸片纷飞时转身,抓起床边的衣服,双马尾在空中从末端渐渐消散不见,站在门口,已然是半长短发型的“悠”对等候在门外的“人”说道:“派耐祖抓他回来!”(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召唤恶魔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召唤恶魔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召唤恶魔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召唤恶魔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