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都市言情 > 笑傲空间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笑傲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六十一章 暗中势力的较量

    上一篇下一篇?返回编辑删除发送给好友

    王家庄园的地宫里,门内巡查宇文浩唉声叹气地对着护法和王鼎:“报告门主及护法,前几日派出黑龙堂二十名高手去截获傅家的【罗汉图】,时至今日没见有人回来,更别罗汉图了。我指令青堂的萧山去查询,没有踪迹,连门主请来的乌机道人也不见人影,我看是凶多吉少了!”

    唐护法沉思了一会,摸着稀疏的山羊胡子,:“野狼谷莫名其妙的全军覆没,派去查找学生的黑忍被吊在了大树上;绑架傅家姐黑龙堂的二十个高手又都生死全无,这难道全是巧合?不对!这里肯定是有一股暗中的势力在针对咱们,不可不防啊!”

    宇文浩接着:“我派去秘查傅蓝心的眼线回话了,她最近训练受伤了一直在军区总院治疗,并没有被绑架呀!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鼎拍了一下椅子扶手,怒道:“我们辛辛苦苦地培养了这一大批精英,转眼全都被灭了!而且还是悄无声息地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岂不是咄咄怪事,立刻启动紧急预案:派影子组出手将傅蓝心从医院里截出来,从她嘴里能问出些东西来,也能知道他家那张罗汉图在谁手里。另外唐护法请你那位唐门亲戚出手,访一访京城古武世家的动静,看看有没有咱们的对头。””属下遵命,这就速去安排“宇文浩恭敬地道。

    军区总院中医病房窗外对着风光迤逦的翠湖,傅兰心站在窗前丝毫不见笑容,而是心事重重,面带忧色。原因是她被下晓送到这里后,在霍飞烟及时治疗下,所中的巫毒已被拔除--没有了生命危险,次日就感到浑身软绵绵的无力,丹田空荡荡地丝毫聚不起气来行动困难。这对一个强悍的武者来,无疑是种难言的痛苦,不免上火。

    霍飞烟对自己的祛毒之术很是自信,这次又是自己的闺蜜中毒,更是竭尽所能精心医治。没想到用尽了各种办法都不见成效,只好请自己的父亲及名家前来会诊。结果,大家都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最后金针圣手霍青刚对着兰心:“姑娘你是飞烟的好友,我就实话实吧,你这次中的是复合毒素,危及你生命的巫毒已被女拔除,但有一种特殊的阴毒像是隐藏在你的主要穴道里,控制你的经脉运行。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一位阳罡之气十足的武功高手,帮你推宫过血,逼出阴毒才能痊愈。”

    霍飞烟:“父亲,这一时半会的上哪找到这样的人呐!据我的认识的人脉里可没有这样的人物!兰心你的朋友圈里多是练武的人,可有合适人选?”

    兰心脑中一下子闪现出下晓救自己的时候,使出火龙掌的威力的画面,刚想出口,就听霍青刚道:“我师兄的学生倒是具备阳罡灼气,但他不会武功怕掌握不了分寸!”

    “那也不见得,也许人家含而不漏呐!他叫什么名字,在那所学校?”霍飞烟急切的。

    “他在学识方面倒是很有造诣,我也欣赏他,我那只字【草龙杯】就是他看出来的。他叫下晓,在燕京大学考古系。”

    霍飞烟和傅兰心不约而同的喊道:“下晓!!!“霍飞烟马上道:“就是他在强敌围攻的危机时救出的兰心,并送到这里的,武功高强的很,只是真人不露相而已。”

    霍青刚闻言,哈哈一笑道:“果然是他,我到看走眼了,那就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赶紧找他来吧!”

    会诊的专家走后,霍飞烟在办公室急着打电话,四下询问下晓的下落。兰心感到身体慵懒,顺便躺在床上寻思着下晓要是来了,自己应该怎么表示才恰到好处。一想到他抱着自己的娇躯奔来跳去,耳鬓厮磨,肌肤相交的情景时,心里就会悸动得羞涩不已……想着,想着,有点昏昏欲睡。

    值班护士刚好拿着吊瓶,准备给兰心输液。病房门轻轻地开了,穿白大褂的一男一女戴着口罩进到屋里,四下观察了片刻,俏俏地锁上门。值班护士回头一看,喝问道:“你们是哪个科的医护,跑到中医病房鬼鬼祟祟地要干什么?”

    那个女的道:“我俩是血液科的,霍大夫医嘱要验傅兰心的血像!”边,边走近病床。

    值班护士眉头一皱。喝道:“站住,你俩不是血液科的人,到底要干什么?”

    女医护二话没,‘嗖’的一下窜到值班护士身前,一手捂嘴一手拿着一枚黑针扎在了护士的脖颈上,护士顿时瘫倒在床上,失去了知觉。这一对话早已惊动了兰心,武者警觉的神经反应奇快,她赶紧用尽力气滚到床下,悄悄地按下床头的警铃。这时那个男医护快步冲了过来,在兰心脖子后面一按,兰心顿时晕了过去。

    男的从身后抽出一条布袋,利索地将兰心套了进去,系好袋口,顺势夹在腋下来到窗户前。女医快速地打开窗户跳了出去,看了看外面没人发觉,挥了一下手。男的快速将口袋递了出去,随后跃上窗台想溜。身后猛听得‘哐当’一声门响,断喝声传来:“大胆贼凶哪里走!”随后,就觉得后脖颈和夹脊穴一麻一疼,掉头栽倒了窗外。

    女同伙一见自己人栽倒在地上,再没心思抱走口袋,急忙夹起男同伙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湖边,将白大褂一甩,‘噗通’扎进翠湖里不见了踪影。

    之前,霍飞烟为了保护兰心的安全,密设了一个联通她办公室的警铃,兰心在危急时刻按下了呼叫。霍飞烟听见警铃声响起,大叫一声不好,知道有人闯进了兰心的病房。急的两脚跺地,身形如烟似得赶到了病房,刚好看到有蒙面人跃上窗台想往外跑,她‘叱咤’了一声:“……找死!着!”三枚金针含怒甩出,悉数扎在了假医生的要穴上,使他顿失知觉跌下窗台。

    医院的保卫人员闻讯赶来,立时加强了警戒。霍飞烟解了兰心和值班护士被封住的穴道,金针度穴后,才悠悠醒转过来。值班护士当即被保安请去了解当时的情况。兰心看到飞烟,鼻子一酸留着眼泪,弱弱地道:“谢谢你又救了我……!”

    霍飞烟愤怒地道:“姐姐又让你受惊了,这帮鬼东西还没完没了,兰心这仇一定要报!”兰心对这帮无耻之徒早已恨之入骨,此刻更是咬牙切齿地:“等我恢复了功力,就是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他们报仇雪恨,飞烟!下晓找到了吗?”

    “放心吧!我爸已经找到了他们年级的常教授,一会儿回电话就能告诉结果的。”飞烟心疼地看着娇弱的兰心,道。

    果然,几分钟后霍飞烟手机响了,接通后就听飞烟道:“师伯,你知道下晓的电话吗,我找他有急事!什么?啊啊,是这样,那好我记下她的手机,拜拜!”转头对着兰心道:“常教授:下晓办了暂时休学的手续,具体在哪他也不知晓,但他们班级的辅导员江枫和他在一起,并告诉了江枫的手机号码。”

    霍飞烟迫不及待的打通了江枫的手机,江枫正坐在电脑前忙着建户注册等事情,看到是陌生的电话号码,问道:“请问你找谁?”霍飞烟紧忙把傅兰心的情况大概讲述了一遍,江枫一一记了下来,马上转告下晓让她等消息。

    此时病房里静悄悄的,霍飞烟坐在兰心的床前握着兰心的细手着体己的话,其实俩人内心都在焦急的等着下晓的回音。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忽听见有人敲门,霍飞烟急忙打开房门一看,果然是先前被她埋怨走的年轻人,只是比以前更加风姿俊朗,表情还是无嗔无喜的样子。

    霍飞烟看到下晓果然来了,心中一喜脸上一红,道:“你是下晓吧!上次怪我不了解情况错怪了你,之后兰心告诉我你是她的救命恩人,我向你郑重道歉,对不起!敬礼!”

    下晓看着敢作敢当的漂亮军医,心里充满了好感,对上次的错怪早扔到脑后了,忙道:“不知者不怪,没事!傅兰心病情如何了?”

    在病床上躺着的兰心早已坐了起来,看着救自己的年轻人果然是作画的学生,红云不自主地飞上脸颊,娇柔地:“兰心谢谢下晓同学的救命之恩,有礼了!完,抱拳施礼,尽显江湖儿女的豪爽性格。

    下晓边走边:“都是同道中人不要客气,那是偶然相遇的。那帮人是隐蔽在京城的黑龙堂的爪牙,偷袭你的人是南阙道观的乌机道人,这帮人都在当给剿灭干净了,没有知道当时的情况,怎么会来这里再次绑架你呐?难道医院里面有眼线。”

    “很有这个可能,下晓来这里治病要严格保密,好在只有咱们三人知道!”霍飞烟道。

    “那就好,心无大错,早晚得挖出幕后黑手来!兰心!我先给你号号脉再!”下晓道。完,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搭在兰心皓腕的尺关寸上,细心探查起来。良久才嘘了一口气,:“你种那个贼道的毒针蕴含着两种毒素,一种是阴毒已被祛除,还有一种是巫毒藏在夹脊穴和玉枕穴中作怪,我可以用阳罡热力将其逼到你的脚趾端,放出毒血后可痊愈,只是……”犹豫着没有往下。

    霍飞烟自就阴浸在医学之术,造诣很深,放眼业内没有几人能入其法眼的。没想到下晓简要的几句话道出了要害,心里除了震撼还有佩服,看到下晓欲言又止,看到了兰心娇羞的脸色,知道了原因,便道:“医者仁心,都是江湖儿女只要能治好病,其它都是次要的,抓紧时间开始吧,兰心我做主了!”兰心点了一下头,没再言语。

    下晓眼下的兰心就是自己的病人,没有想着其他事情,可兰心就不一样了,自从看到下晓初露书法开始,始终记挂着这位不拘一格的学生。后来在关键时刻又救了自己的命,心里好感倍增。这次又来给自己治病,一会要赤身**的面对他,心里如兔般的乱撞,难道要以身相许了……不敢往下想了。

    下晓此时转过头去,霍飞烟上前帮助还在羞答答地兰心去除所有衣物后,叫其趴在床上。下晓听到霍飞烟叫声后转过头来,入眼是兰心雪白细腻的皮肤和柳肩蜂腰翘臀长腿的香艳**,免不了心猿意马一会儿,马上定下心来。随即从玉枕穴下手,掌握热气的火候使罡气缓缓度入,顿时一股刺鼻的热雾从兰心身上升腾而起。

    兰心羞臊的将脸紧紧地埋在被中,任其灼热之气从上而下慢慢下行,兰心几次都想叫出声来,但都咬牙忍住了。这股热流顺着脊椎慢行到腰部,越过臀丘下至俩条修长的大腿,最后集中在俩个脚趾上,脚掌心的异样感觉突然引发兰心的全身悸动和痉挛,一股热流顺势而下,她感到了无比的兴奋和舒服,久违的郁闷一扫而空,不觉喜极而泣……

    下晓叫霍飞烟用针刺破兰心的脚趾,用力挤出两只脚的污血直至正常血色。兰心一缩丹田,立马感到里面比过去都充盈,知道这是下晓的功力的遗传,心里更加感激下晓这个人了。霍飞烟做完了这些后,拍了一下兰心的丰腴屁股,了一声:“好了,姐姐,起来吧!”兰心嘤咛一声,围着浴巾‘嗖’的一下窜进沐浴间,开始洗了起来……

    片刻!兰心穿着新病号服盘着头发,精神焕发的扭捏地来到下晓面前,深鞠一躬,鹂声:“大恩不言谢--容女子后报!”完,满脸羞红。霍飞烟打趣地:“咱俩怎么多年的朋友,还是头一次见到你么有女人味呀!嘻嘻!”

    “去去!别挡着外人面调笑你姐姐,心我咯吱你痒痒肉!”兰心开心地笑道。

    下晓让二女坐下,:“兰心所中得毒已经祛除了,修养俩就你能恢复正常了,今后的行踪要注意保密,家族和部队的人也要堤防,他们的目的还在你家的罗汉图上。”完,从怀里取出那卷【罗汉图】来,交到兰心手里。兰心百感交集,一把握住下晓的手啜涕起来……

    下晓拍了拍兰心的手背,:“你家保存的这卷罗汉图,我回去参详了一下,无意中发现了里面的秘密:它是你家族秘传武功图谱,叫罗汉堂密宗【佛云手】心法秘笈。五张罗汉坐像实则是五种经络运行图,所走的路线与往昔迥然不同,我已经记下来了,现在也一并交给你,是部很厉害的武功图谱。”

    二女闻听后大吃一惊,兰心心想这般的武功秘笈别常人得不到,就是得到了还不据为己有,那还能交还给原主,还具体明,真乃光明磊落的大丈夫所为,一激动猛地投入到下晓的怀抱里,紧紧抱住脖子不愿撒手,道:“我知道这是傅家高功夫图谱,但已无人懂得。我想速成家传的武功,你帮帮我,我真心的愿意拜你为师,好不?”

    “咱们年龄相仿,我肯定尽力帮你,但不是师父,叫我一声师哥可以不?”

    兰心立起身子,盯着下晓的眼睛一字一板地:“师哥就师哥,你可不能不认师妹就行!”

    霍飞烟也急忙:“你认下晓做师哥,那我也认他为师哥,常教教我医术,可以吧!”

    下晓被这两位真无邪的女孩逗笑了,:“我有时间一定教你俩,兰心想不想报仇雪恨?”

    “我做梦都想,但找不到他们藏在哪里,没办法!”兰心道。

    下晓将二女叫到身边,悄悄地:“他们白绑架失败,岂可善罢甘休。想你们晚上肯定认为他们不敢再来了,所以反其道而行之--午夜一定还会来。我们将计就计安排人手将来者一打尽,再顺藤摸瓜找到老巢,消灭他们--永绝后患,只需这般,这般……”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笑傲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笑傲空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笑傲空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笑傲空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