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二十八章 绝处逢生

    巫心语自然不会回应他,只有十三在一旁疑惑的看着左登峰,不明白他为什么在突然之间做出这么怪异的举动。

    此时摆在左登峰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立即外出找个女人与之交合,借助对方体内的阴气暂时压制自己肆虐的阳精之气。第二条路就是留在道观等死。

    这两条路左登峰都不想走,巫心语死后他的心也跟着死了,他从未想过再去碰另外的女人,巫心语的离去为二人的感情画上了句号,虽然并不完美,却非常纯洁,倘若为了保住性命而与别的女人有了关系,左登峰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因为在他看来那是对亡者的遗忘,是对感情的亵渎。可是他也不想死,巫心语的仇还没有报,如果他就这样死了,凶手将永远逍遥法外,左登峰咽不下这口气,如果藤崎只是开枪打断了巫心语的双腿左登峰或许还没这么恨他,可是藤崎为了逼迫十三从墙上下来,扇打了巫心语不下二十个耳光,那声音左登峰到死都不会忘记,此仇不报,死不瞑目。

    要么死,要么玷污感情,这两难的抉择令左登峰几欲疯狂,与此同时,左登峰感觉到自己的肌肉开始膨胀,皮肤已然有膨胀撕裂的趋势,情急之下再度冲出道观奔向道观东南的水塘纵身跳了下去。

    此时已然是冬初,潭水冰凉,但是冰凉的潭水却并没有缓解左登峰的痛苦,他此时并非单纯的**暴涨,而是因为体内阴气枯竭造成的阳火焚身,说白了就是走火入魔,潭水的低温根本就没有用。

    在危急关头,左登峰想起了巫心语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活下去’。巫心语是希望他好好活着的,如果他今天为了保住性命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巫心语也会原谅他,但是左登峰却不会原谅自己,不过不管怎么样都必须活下去,哪怕活在屈辱与内疚之中也要活下去,死了就报不了仇了。

    想及此处,左登峰快速的游了上来,转身向山下狂奔,虽然气息极为岔乱,但三正之境已然达到,因而此刻他的移动速度非常的迅捷,一步跨出接近三丈,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修习了道术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下山寻找女人。

    在左登峰疯狂奔跑的同时,十三从后面跟了上来,它看出了左登峰的举止失常,它不放心左登峰,所以才跟着他。

    飞速的奔跑令左登峰感觉到体内的阳精之火对身体的反噬缓慢了少许,皮肤不再那么肿胀,但鼻血仍然在流,血流的越多,体内的阴气越少,这样下去早晚还是免不了一死。当务之急就是立刻寻找女人与之交合,不然时间拖得久了,即便捡回一条命,修为也保不住。

    到了三正之境,左登峰的视力和听觉都变的极为敏锐,跑出七八里之后,他听到了女人说话的声音,左登峰立刻停了下来驻足细听,辨明了声音来自路西的树林之后立刻改变方向循声而去。

    来到树林,左登峰发现了一个正在扳折树枝的女孩,左登峰立刻一跃而上将其扑倒在地,女孩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惊恐之下直直的看着左登峰,已然忘记了呼救和叫喊。

    左登峰此时已然失去了理智,双手抓着女孩的衣襟将衣扣扯掉,女孩的棉袄里面只有一件单衣,这件单衣对于道术小成的左登峰来说根本就构不成阻碍,双手分合之间将其撕裂,女孩被吓傻了,竟然没有任何的反抗。

    撕裂女孩的衣服之后,左登峰才发现她的胸脯并没有发育,但是此刻左登峰根本无暇细看,急切的探手将女孩的裤子从腰间褪了下去,脱掉女孩的裤子之后,左登峰发现女孩儿真的没有成人,腰细胯窄,连耻毛都没有生出。

    这时候的百姓生活的都很清苦,女孩子在家里的地位低下,吃的更不好,这个女孩儿很瘦,肋骨清晰可见,肚子也是瘪的,很可能上午就进山拾柴,到现在午饭都没吃到。

    面对着这样一个可怜的女孩,左登峰犹豫了,如果单纯就阴阳来论,女孩体质纯阴,与之交合效果更好,但是她还是个孩子,如果欺负了她,左登峰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禽兽。

    就在左登峰犹豫不决之际,旁边传来了哭声,左登峰闻言抬头侧望,发现不远处的树下还坐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手里正拿着半截煮熟的红薯,应该是这个女孩的弟弟。在看到左登峰摁倒了他姐姐之后,小孩子吓哭了。

    小姑娘的年纪不会超过十四岁,此时紧张的瑟瑟发抖,看着这对衣服上打着补丁的姐弟,左登峰快速的抬手将小姑娘的裤子提了上去,转而从兜里掏出仅有的两个大洋塞到了她的手里。

    “大人丑恶,孩子无罪。”左登峰冲那女孩,也像是对自己说出了心里话。说完之后站起身向道观走去。虽然体内焚痛难忍,但他走的很慢,剩下的时间足以令他走到巫心语的坟前等死了。他想活,但是他不想丧尽天良的活着。他令那女孩受到了惊吓,所以将身上仅有的两块大洋给了他,他已知自己是必死之人,留钱无用了。

    茫然的走了几步,这才想起在内兜里还有玉拂送他的那颗金豆子,随手掏出转身想要一并送给那个女孩,却发现女孩已经撇下柴火,抱着弟弟跑远了。

    “十三,我快死了,以后你就要自己生活了。”左登峰感觉到自己的口鼻眼眶耳洞都开始向外渗血,视线逐渐开始模糊,皮肤也开始向外渗着血丝,他知道自己命不长久了。

    “喵~”十三闻言发出了叫声,左登峰与它相处的时间很久,已然可以通过它的声调了解它的一些想法,十三的叫声里充满了疑惑。

    “我练功走火入魔,浑身燥热,命不久矣。”左登峰此刻脑海之中想的全是巫心语,自己是为了替她报仇才冒险修行阴阳生死诀的,而今出了偏差,左登峰感觉很欣慰,虽然最终没能为巫心语报仇,但他努力了,是上天不给他报仇的机会。

    “喵!”十三听到左登峰的话立刻发出了尖利的叫声,转而张嘴咬住了左登峰的衣摆将他向草丛拖拉。十三用的力气很大,左登峰见状疑惑的低下头看向十三,十三看到左登峰低头,立刻松口冲进了草丛,片刻之后蹦上了不远处的石头冲左登峰发出了叫声。

    平心而论,左登峰并不想死,在见到十三怪异的举动之后立刻明白十三要带他走,在强烈的求生**的驱使下,左登峰跟着它走进了草丛。

    十三见左登峰领会了它的意图,立刻加快了速度,快速的向东方跑去,左登峰加速紧跟,他知道十三是个活了三千年的动物,跟着它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十三跑过一片草地之后进入了一片树林,快速的在林间穿行,片刻之后,十三跑到了林间一处洼地停了下来,这片洼地势较低,中间是个深坑,坑中有着大量的人类尸骨和残破的草席以及没有腐烂掉的棉袄衣物,左登峰在第一时间就明白这是一片乱葬岗。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么好的运气入土为安的,有很多没有家人或者家境贫穷的穷人死后都会被扔到乱葬岗,任凭狗拖狼咬,鼠虫钻身。

    十三停下之后立刻转头张望,片刻过后跑到坑壁上一具尚未完全腐烂的死尸旁冲左登峰发出了喵喵的叫声。

    “十三,你还能想出更馊的主意吗?”左登峰哭笑不得的看着十三,那具死尸穿的是个花格褂子,不问可知是具女尸。

    十三闻言连连摇头,转而张嘴咬住了那具女尸的衣襟将它从坑壁拖到了坑底,左登峰这才发现那具女尸先前躺卧的坑壁上有一处碗口大小的洞。

    左登峰皱眉走了过去,到了近前左登峰立刻感觉到这个不大的洞口向外冒着浓重的寒气,这种寒气与寻常的低温不同,这是一种冷彻骨髓的寒冷,寒气入体,左登峰立刻感觉体内肆虐的阳精之气得以缓和。

    “你当年就是从这里爬出来的?”左登峰趴到洞口处承接着洞口传出的寒气,寒气虽然不足以彻底中和阳气,却能从很大程度上减缓和压制左登峰体内极度过度的阳气,这让他重新看到了生的希望。

    十三闻言连连点头,示意它当年就是从这里钻出来的。

    左登峰见状环视左右,发现这处乱葬岗只有这一具女尸保存的还比较完整,其他的全部腐烂掉了,根据那女尸身上穿的单衣来看,她死的时候可能是夏天,也就是说她被扔到这里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由于她恰好被扔到了这个冒着寒气的洞口上,所以她的尸首才得以保存至今。

    “十三,这里面是不是很冷?”左登峰出言问道。

    十三闻言摇头又点头,它遇到难以表达的问题的时候就是这个动作。

    “这些寒气不够,这里面肯定有一件能发出寒气的东西,你进去拖出来吧。”左登峰出言说道,洞口传来的寒气虽然对症,但是明显不足以彻底压制自己体内的阳气。

    十三闻言立刻走了过来低头打量着洞口,片刻之后抬头看向左登峰,表情很是无奈。

    “你这是什么表情?”左登峰疑惑的问道。

    十三闻言将脑袋靠近了洞口,接着又抬起了头。这一次左登峰算是看明白了,这洞口是十三去年挖出来的,那时候它非常苗条,现在它胖的跟猪一样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