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八十三章 明辨阴阳

    金针拉着左登峰的手走进了大门,进入大门之后,左登峰发现茅山派的规模很大,单是前院就占地二十几亩,院子正中是宽达三丈的灰砖路面,左右是坚硬的实地,应该是茅山弟子演练道法的所在,院子的西北角落是一株巨大的桃树,枝繁叶茂却并未坐果。

    “杜大哥,耽误你做晚课了。”左登峰进门之后就看到茅山派的三茅大殿里端坐着很多道人道姑在念经诵法,加上金针衣着正式,想必是在主持门人进行晚课。

    “不妨事。”金针闻言连连摆手,拉着左登峰走向大殿。

    “进偏厅吧,你我是私交,进大殿于礼不合。”左登峰摇头走向西侧偏厅。金针见左登峰如此懂得礼数,便微笑点头,陪着他走向西侧偏厅。

    “杜大哥,这株桃树有些年头了吧?”左登峰指着那株桃树随口问道。

    “六百多年了,我们茅山弟子作法往往会用到桃木剑,自家院子种上一棵,也免得弟子们到处攀折。”金针出言笑道。他是聪明人,见左登峰还有心思问桃树就知道他肯定把事情办好了。

    “为什么不坐果?”左登峰好奇的扭头回望,发现桃树的枝杈的确有被砍过的痕迹,不过主干是完整的。

    “开花结果的桃树是不能用来作法的,它们跟人一样,开花结果就是泄了纯阳。”金针笑着推开了偏殿的大门,转而吩咐跟随在后的道童为左登峰准备饭菜。

    那两个道童此刻正好奇的打量着左登峰旁边的十三,听到掌教吩咐,其中一人立刻收回视线转身去了。

    “我吃过了。”左登峰抬手摸了摸十三的脑袋,十三进入茅山派之后一直沉稳的跟在他的身旁,并没有顽皮的左右张望,左登峰对它的表现很满意。

    “上茶。”金针冲道童吩咐了一句,转而伸手邀客,左登峰点头谢礼,先行迈入了偏殿,十三并没有跟随,而是窜上了那株桃树,左登峰见状微微皱眉,这家伙还真是经不起表扬。

    进入偏殿之后,道童点上蜡烛退了出去,二人分宾主落座。

    “兄弟一路辛苦了。”金针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幸不辱命。玉真人已经找回了她的猴子回返辰州了,高足的病没什么大碍吧?”左登峰微微一笑轻描淡写。他是如何帮助玉拂的他没说,遇到了多少困难和凶险他也没说,在他看来帮助朋友没什么值得表功的。

    “有劳兄弟惦记,千里的病已经好多了。说说少林之行的始末,让我看看该领你老弟多大的人情。”金针爽朗的笑道。

    左登峰见他追问,便简略的将送饭三rì,与少林寺三大高手对阵以及抵抗外敌守护玉拂本体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连玉拂送他青蚨虫的事情也没有对金针隐瞒。

    “明空的修为不逊于铁鞋明净,你是如何打败他的?”金针听完皱眉发问。

    “他的灵气修为较之铁鞋还是要逊sè一筹,与我比拼灵气的时候,我行险取巧以玄yīn真气冰封了他。”左登峰没有隐瞒。

    “哦。”金针闻言微微点头,事实上他并不清楚左登峰所说的玄yīn真气是什么,不过他是一派掌教,自然不会去追问他人私密。

    “不瞒大哥,我所用的行气法门是女人的,走的是炼血化气的路子,炼血化气导致体内yīn气不足阳气过盛,这只玄yīn手不但可以中和我体内的yīn阳之气,还可以令我发出至yīn至寒的灵气攻击敌人。”左登峰沉吟片刻抬起了右手,金针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以外物中和体内yīn阳不是长久之计,这样下去对你身体损害很大。”金针闻言面露关切连连摇头。他没问左登峰为什么使用女人的练气法门,他知道左登峰肯定有他的苦衷和难处。

    “没事儿。”左登峰出言笑道。或许金针说的有道理,不过至少现在他还没发觉有什么异常。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小道童端来了茶水,金针命其为左登峰收拾房间,左登峰没有阻止,今天晚上肯定是不能走了。

    “左兄弟想必看到了辰州派的金甲僵尸,如何看待此物?”金针端起茶杯开始了新的话题。

    “的确威猛,竟然不惧刀枪,道门法术玄妙如斯。”左登峰由衷的佩服。

    “移魂之法控制yīn物对施术者本人并无益处,玉真人没有受伤吧?”金针兜了圈子其实还是为了问玉拂的情况。

    “没有,不过玉真人的脾气好像有些怪。”左登峰为金针打着预防针。

    “岂止是怪。”金针无奈叹气。

    “大哥,你听没听说过《天篆文册》这本书?”左登峰见事情已了,便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略有耳闻,据我所知它不是书,而是玉牒,是奇门遁甲和孤虚法十二章的前身,左兄弟,你为什么问这个?”金针出言问道。

    “我想去找十二地支中的六只yīn属动物,目前已经有了线索,不过我怀疑姜子牙很可能会在它们生活的区域布下阵法,奇门遁甲是推演预测的,这个孤虚法十二章是不是就是阵法?”左登峰出言问道。

    “是阵法,而且是最为高深的阵法,孤虚法十二章现在已经失传了,如果姜子牙真的是布的这个阵法,一般情况下你是破不了的。”金针皱眉沉吟,良久方才叹气开口。

    “为什么这么说?”左登峰急切的追问。

    “十二地支和十天干相对应之后,还多出两个地支,这两个多出来的地支就是‘孤’,与‘孤’相对应的就是‘虚’,这个‘虚’本身是不存在的,布阵的人可以随意设定这个不存在的‘虚’,因此除非布阵者本人,别人很难破这个阵法。”金针皱眉开口。

    左登峰闻言立时皱起了眉头,看来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和棘手。

    “你别着急,你现在还不能确定姜子牙就一定布下了孤虚阵法,如果真的是这种阵法的话,玉真人的猴子也不可能逃出来。”金针出言安慰。

    左登峰闻言缓缓摇头,他听的出来金针是在安慰他,玉拂的猴子能逃出很可能是因为地震山洪等原因破坏了阵眼,其他的那些动物肯定没它那么好的运气。

    “事在人为,等我安排一下派中的事情,陪你走一趟。”许久过后,金针打破了沉默。

    “多谢大哥,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儿,不能劳烦你。再说你身为一派掌教,哪能说走就走。”左登峰连连摇头谢绝了金针的好意。寻找六只yīn属动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不能拖走金针,不然茅山派就没主事之人了。

    “没关系,说句只有你知我知的话吧,现在的这些门派论布置阵法,我茅山派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不过我对于这种远古时期的阵法没接触过,实在是没把握。”金针正sè开口。

    “真不用,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左登峰摇头说道,他很清楚金针的前半句是为了给他建立信心,后半句的目的是不让他期望值过高。

    “我们茅山法术严禁外传,我身为掌教也不能破例,不过我可以向你讲明yīn阳五行的变化,但凡阵法总是脱离不了yīn阳平衡,五行相对,你明白了其中变化,rì后可以自行想办法破阵。”金针想了想开口说道。

    “我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是我知道规矩,我不能学。”左登峰闻言连连摆手。

    “这个yīn阳五行的变化不算什么秘密,我说了也不算坏了祖师的规矩。我现在最大的担心是向你讲明了yīn阳五行的道理之后,你会因为过分看重yīn阳五行而分散自己的心神,降低你rì后可能到达的高度。如果这样,那我就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害你。”金针摇头开口。

    “何出此言?”左登峰疑惑的追问。

    “你修习的法术没有具体的招式,只有修行的法门,这种法术不适合临阵对敌,更适合悟道长生,其实你修习的法术才是正道,我们这些人全偏离了修道本真。我向你讲明yīn阳五行的变化,就好比在一棵冲天青松的树干上分出了很多枝干,会分散你的注意力,这颗青松以后可能只开杈,不长高了。”金针摇头苦笑。

    “我活着不是为了求长生的。”左登峰毅然摇头。

    “既然如此,我就跟你说说我对yīn阳五行的理解吧,其实世间的事情都暗藏yīn阳平衡之说,远的不说,就拿咱们几个人来说吧,我擅长布置阵法,驱鬼降妖。玉真人布阵能力稍弱,但她jīng于cāo控yīn物,这些王真人铁鞋铜甲是不会的,但是他们三人的灵气修为要高于我和玉真人,这就是有长有短有利有弊。孤虚阵法也逃不出这个道理,既然是阵法,自然有东西能够中和破解它,这些东西隐藏的一定很隐蔽,不过离阵法不会很远,这就跟毒蛇周围十丈之内必然有解毒的草药是一个道理。”金针拿起茶杯浅抿一口,放下茶杯再度开口,“纸上谈兵你很难理解,这样吧,我找几个例子给你示范一下。”

    “正东,去把功德簿拿过来。”金针说到此处,冲门口的道童开了口。后者一听立刻向正殿跑去,没过多久,拿着一本宣纸装订的簿子跑了回来双手递给了金针。

    金针伸手接过,逐页翻看,貌似在寻找什么。左登峰虽然不明白金针在干什么,也只能安静等候。

    “现在是乱世,道观也得接受香火,两百多人总得吃饭。”金针冲左登峰解释,“不过这些上香送钱的人基本上都是有求于我们茅山教的,他们有什么要求都会写到功德簿上面。”

    “人之常情。”左登峰点头开口。

    “正东,去把你四位师兄叫来。”金针翻看着功德簿冲那道童说道,后者闻言立刻转身跑了出去,片刻过后,进来了四位年轻的道人,金针冲他们逐一下达了任务,原来是让他们四个下山去向四户上香的人家报信,通知他们茅山掌教要亲自驾临为他们处置所求事宜,

    这四件事情分别是改阳宅风水,寻千古吉地,驱异类附体,灭冤鬼缠身。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