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九十九章 青蚨引路

    左登峰带着十三极速东掠,冬季为枯水期,左登峰先前已然度过大河,此刻位于大河北岸,他移动的方向是正东,目前他在湖北境内,而茅山派在江苏省,中间还隔了一个安徽,也就是说他需要跨越三省才能前往援救。

    左登峰在前掠的同时估算着此处到茅山派的距离,他感觉两地间隔应该在两千里左右,直线距离可能会短一些,但是也不会短多少,他目前的修为如果拼尽全力每小时可以掠出将近两百里,但是这种速度持续不了多久就得进行休息。也就是说他要赶到茅山派至少也得十到十二个小时,如此算來到达茅山派的时间应该是半夜到凌晨的这段时间。

    估算出了到达的时间,左登峰便开始揣测金针遇到了什么事情,左登峰微一沉吟就猜到了答案,百分之百是与rì本人斗法。

    他之所以如此肯定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金针曾经说过rì本人想要派出rì本本国的修道高手前來挑衅中国的修道中人,以此全面打压国人的宗教信仰。二來金针修为jīng深,与银冠玉拂都是挚友,如果遇到什么事情首先会向那两个人求助,也就是说除非三人联手都处理不了,否则的话金针不会向他求助。而三人联手还无法处理的事情自然就是rì本人派來了数位高手,试图羞辱中国的修道中人。

    想明了事情的來由,左登峰越发焦急,金针虽然跟他相知,但是彼此之间的交情并不是非常深厚,除非金针他们彻底处理不了,不然是不会叫他回去的,如此一來情况就一定是万分危急,因为他们极有可能已经开始了斗法,而且斗法的结果肯定是对金针一方不利。

    四个小时之后,左登峰进入了安徽境内,冬天天黑的早,不过对左登峰來说白天和黑夜沒什么区别,短暂的休憩之后,左登峰再度带着十三启程。

    中途也曾看见过饭馆酒肆,但是左登峰并沒有停下进食,他急于赶路。事实上左登峰并不爱国,他的思维比较狭隘,在他看來正是国民zhèngfǔ的无能才令rì本人打进了中国,他之所以着急赶回去是为了报答金针对他的启蒙之恩。当rì如果不是金针向他讲解那些简单的yīn阳五行道理,他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自创诸多诡异霸道的阵法。

    晚上九点,左登峰发现从对面飞來了一只奇怪的飞虫,飞虫为青sè,有指甲大小,样子与蜻蜓类似却比蜻蜓要短,背上长着三对翅膀,飞舞的时候嗡嗡作响。

    飞虫见到左登峰之后一直围着他转圈子,与此同时左登峰听到了怀中的竹筒里发出了相同的声音,左登峰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这只小巧的青sè飞虫就是玉拂所说的青蚨虫。

    青蚨虫围着左登峰转了三圈,转身向东飞去,左登峰见状皱眉跟随,青蚨虫自然是玉拂放出來的,目的也是叫他回去,青蚨虫移动的方向是正东方向,而辰州派是在西南方向,由此可见玉拂极有可能跟金针等人在一起,她放出青蚨虫有两个作用,一是进一步催促左登峰回返,二是给左登峰带路。

    青蚨虫的出现表明金针等人的情势非常危急,急需他的帮助,想及此处左登峰再度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半夜时分,左登峰顶不住了,灵气枯竭,体力耗尽,只能暂时停下暂作喘息。为了节省时间他选择的是直线距离,目前所处的位置是野外,沒有水也沒有食物,左登峰只能盘膝而坐,聚集灵气恢复力气。

    修道中人灵气一旦耗尽很难在短时间内补充恢复,左登峰有幸学得了截教的聚气法诀,可以快速恢复灵气,即便如此等到灵气恢复,yīn阳调和完毕还是用了一个多小时,而这段时间那只青蚨虫一直趴在他的左胸之外与竹筒里的青蚨虫嗡嗡呼应。一向顽劣的十三也知道这只虫子的重要xìng,因此只是好奇的打量着它而沒有上前抓挠。

    灵气恢复之后,左登峰立刻启程,金针知道他要去的大致方位,在召唤他的时候肯定会给他留出返回的时间,所以左登峰猜测只要天亮之前赶回去,应该不会误事。

    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左登峰目前就是这种情况,体力耗尽之后他每次掠行的距离越來越短,落下休息的时间也越來越长,尽管他并不想休息,但是不休息就无法前进,如此这般,离开安徽地界的时候已经是次rì四点多了。

    左登峰前进,那只青蚨虫就在前方带路。左登峰休息,青蚨虫就会落到他的衣服上。四点多的时候左登峰看到了一处村庄,此时天还沒亮,左登峰找到村中最大的宅院踹门走了进去,快速的找到厨房舀水解渴,随即从碗柜中找出昨夜的剩饭,等到主人穿好衣服跑出卧室,他已经离开了宅院。

    “十三,你知道我的木箱是从哪里拿出來的吗?”左登峰低头冲十三问道。进食过后,左登峰的体力有所恢复。

    十三闻言点了点头。

    “那里有很多大房子,还有很多的书。”左登峰伸手比划。

    十三闻声再度点头。

    “那里是不是木头的门?”左登峰出言问道。

    十三闻言连连摇头。南京图书馆的大门是铁的。

    “很好,你去那里等我,我办完事情就去找你。”左登峰确定了十三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便冲其下达了命令。

    十三点头过后转身向东跑去。

    左登峰见它走的方向正确,这才踏地借力跟随青蚨虫向东北方向移动,事实他并不想抛下十三,但是十三不轻,如果带着它,势必无法及时赶到茅山派。

    放下了十三,左登峰的速度有所加快,快速的跟随着青蚨虫前行,青蚨虫是个很好的向导,它能记住先前飞过的路,它会选择耗时最短,路况最好的道路,一路上从未出现飞越河流的情况,它选的都是左登峰能跨越通行的道路。

    上午八时,左登峰终于赶到了茅山脚下,令他沒有想到的是茅山脚下此时聚集了不下万人,人头攒动,嘈声沸天。

    如果不明真相左登峰一定会以为茅山在开堂会,但是周围的大量的伪军和大大小小十余辆鬼子军车都表明了他先前猜的完全正确,鬼子找上门來了。

    青蚨虫从人群上方飞过,左登峰也随之从人群上方掠过,此刻他已经听到了前方有高手比斗发出的灵气破风声。

    左登峰拔高之后发现前方一片宽阔的空地上一僧一道正到比拼,这两个人左登峰全见过,那个头戴鸡冠子的凶僧正是铜甲,那一身青布道袍仙风道骨的老道正是圣经山全真派掌教银冠王真人。

    场地正北临时搭建了一个遮阳棚,里面坐了几个鬼子军官和几个年纪很大的道人,鬼子军官一脸的喜sè,而那几个老道一脸的愁容。

    场地东侧设有三张座位,其中一张座椅是空的,另外两张座位上面分别坐了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和一个身穿军服的rì本军官,令左登峰万万沒有想到的是那个rì本军官竟然是藤崎大佐!

    左登峰见到藤崎立刻就有了冲上去拼命的念头,但是他强忍住了,因为场地左侧也设有三张座椅,玉拂坐在中间的那把椅子上,左右两侧的位置是空的,这一刻左登峰立刻明白金针出事了,因为金针如果沒出事,玉拂不应该居中而坐,按照年纪和辈分她都应该坐下首才对。

    左登峰凌空之后并沒有径直跳入比武场地,因为那里银冠和铜甲正在比拼,所以他在半空折向了西侧,在围观众人的惊呼之中落到了玉拂的旁侧。

    “玉真人,杜大哥出什么事了?”左登峰落下之后立刻出言发问。

    “你真的回來了,快坐下。”玉拂看到左登峰立刻站了起來。

    左登峰闻言坐到了最下首的座位,他很清楚这个座位是给他准备的。坐下之后,左登峰的视线便移向对面的藤崎,令他沒有疑惑的是藤崎见他回返竟然面露喜sè,不过喜sè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yīn冷。

    “玉真人,杜大哥出什么事了。”左登峰转头看向玉拂。转头之后,却发现玉拂的眼圈已然泛红。

    “说啊,杜大哥到底出什么事了?”左登峰见她神情有异,急忙出言追问。

    “他昨rì上午被人偷袭,受了伤,不过沒什么大碍。”玉拂摇头开口。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沒有再开口,转头看向场中争斗的二人,铜甲和银冠都是玄门泰斗,此时比拼刚刚开始,二人都沒有拿出真本事。

    “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片刻过后,玉拂冲左登峰低声开口。

    “哦。”左登峰随口回应。

    他是当事人,他不会明白玉拂的感受。他在山中呆了半年多,饱受风霜,样貌比先前憔悴了许多,倘若细看便会发现他已经瘦的形同骷髅,身上的袍子也破的不成样子,之前好孬还算是一件衣服,此时外面的布子已经破烂打绺,彷如披着一床破旧的棉絮。

    玉拂通过左登峰的样子和他的衣着看出了左登峰这半年多來一直在山中艰苦寻找,玉拂由衷的敬佩左登峰对爱情的执着,也同情他在寻找过程中所承受的痛苦,更令玉拂感动的是左登峰已经瘦成这个样子了还昼夜不休,千里回援。

    左登峰自然不知道玉拂心里在想什么,他此刻的注意力全在对面的藤崎身上,藤崎的脸上一直挂着yīn冷而自信的笑容,那副神情让左登峰忍不住的想要冲过去扭下他的脑袋。不过左登峰并沒有那么做,因为他注意到了藤崎的左手上戴着一只黄sè的护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