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一百二十一章 凤凰玉簪

    “我赢了,这次该心服口服了吧?”片刻过后,铁鞋落到了左登峰的身旁,不过他并沒有搭理左登峰,而是转头冲后面的玉拂高喊。这话一出,左登峰立刻知道玉拂在哄骗铁鞋跟她比拼轻身法术。

    “你的陆地飞行术跟之前沒什么长进哪。”转瞬之后玉拂落下了身形,冲左登峰眨了眨眼,左登峰点头微笑会心回应。

    “阿弥陀佛,连全真派的金雁穿云也不是我的对手,你辰州派的鹰翼就更不中了。”铁鞋一听立刻眉飞sè舞的指着围绕着左登峰飞舞的青蚨虫,“如果不是它飞的太慢,我能拉你三百里。”

    “三百里?上次我追了你几个月也沒见你把我拉出三百里來,我沒输,咱们是一起落地的。”玉拂坏笑摇头。

    “啊,还带耍赖的呀?”铁鞋一听愕然张口。

    “我这次用的是道家最快的轻身法术紫云追月,根本就不是什么鹰翼符咒,你怎么可能赢得了我。”玉拂说着将手里握着的一块动物骨骼放进了怀里。

    “胡扯,道家的紫云追月跟阐教的鸿鹄掠影以及截教的御气凌空早就失传了,你怎么能会?”铁鞋高声叫嚷。

    “反正我沒输。”玉拂故作认真。

    “你们在比拼轻功?”左登峰看出了门道,微笑着冲铁鞋开了口。

    “是啊,阿弥陀佛,上次沒有见证,她不服气。这次你可得给我做个见证,老衲赢了她了。”铁鞋一听急忙拉着左登峰的衣袖让左登峰当见证人。

    “好,我给你作证。”左登峰点头微笑。

    玉拂闻言冲左登峰微微一笑,赞许他反应机敏。

    “那行,走吧,抓猴子去。”铁鞋一副急不可耐的神情。

    左登峰闻言疑惑的看了玉拂一眼,他沒有跟玉拂通气儿,不知道玉拂先前是怎么哄骗铁鞋的。

    “走吧,上路吧。”玉拂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上路再说。

    左登峰闻言背起了木箱,木箱里装满了东西,很是沉重,十三一跃而上令左登峰微微皱眉。

    “我來帮你背箱子。”铁鞋见左登峰皱眉,立刻自告奋勇的要帮忙。

    “你帮我带着猫吧。”左登峰摇头说道,这可是一箱子手榴弹,可不敢让这个疯和尚背着。

    铁鞋闻言很是高兴,走到左登峰身旁侧肩等待,他对十三也很感兴趣。

    左登峰冲十三使了个眼sè,十三立刻从他的肩膀跳上了铁鞋的肩膀,铁鞋等十三蹲稳,立刻转头看向左登峰,左登峰伸手西指,铁鞋率先凌空而去。

    “多谢玉真人。”左登峰见铁鞋离去,立刻冲玉拂道谢。

    “路上说吧。”玉拂说完纵身拔高,凌空西去,左登峰随后跟上。

    “遇到了什么困难?”玉拂不待左登峰开口便先行发问,她自然知道左登峰召唤她是求她前來相助。

    “当年跟随姜子牙伐纣有八个比较大的诸侯,这八个诸侯各自拥有一只十二地支,湖南是庸国,他们拥有的动物就是你的那只阳xìng猴子,与它相对应的就是这里的yīn属金鸡,三千年前庸国和这里的卢国发生了战争,庸国擅长用毒,而卢国拥有很多巨人,战争的结果是卢国胜利了,但是庸国的公主和一些擅长用毒的高手却幸存了下來,姜子牙为了保护卢国免遭毒害报复,就布下了一处三百里范围的阵法保护他们。”左登峰冲玉拂简略的说明了情况,但是他并沒有一次xìng说完,因为信息量太大,玉拂需要时间理解。

    “庸国后人擅长用毒确有其事,这里的巨人是怎么回事?”玉拂沉吟片刻出言问道。

    “这些巨人身高过丈,力大无穷,不过智商并不高,我想这些巨人在卢国应该属于奴隶一级,地位很低。”左登峰开口说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道理恒古不变。

    “你在湖南有什么发现?”玉拂点头追问。

    “我发现了庸国的城池遗迹,还发现了当年困住九阳猴的阵法,阵法是用阳金生yīn水的五行原理布下的天坑孤峰阵,天坑正中的孤峰可能因为地震的原因倾斜到了天坑的边缘,故此九阳猴才能逃出來。”左登峰自然不会对玉拂有所隐瞒。

    “原來如此,这里的阵法是什么情况?”玉拂落地借力,左登峰与之同步。

    “姜子牙当年布置那座阵法的目的可能是为了保护卢国人免遭毒害,阵法范围达到了三百里,那只yīn属金鸡就在阵内,不过这处阵法是隐形的,走的是十二孤虚法的路子,我到现在也沒找出破阵的方法。”左登峰摇头开口。

    “我就猜到是这种局面,可惜杜秋亭出远门了,不然他比我更擅长这些。”玉拂摇头开口。

    “杜大哥出远门了?去了哪里?”左登峰出言问道。

    “不清楚,我曾经询问过他的门人,都是yù言又止,支支吾吾。”玉拂也面露疑惑。

    “沒关系,我已经在阵外发现了几枚入阵的阵符,可以zìyóu出入阵法,其实我请你过來并不是为了破阵。”左登峰摇头说道。

    “哦?”玉拂皱眉侧望。

    “卢国人常年在那阵法内繁衍,不与外界通婚,这么多年下來血脉产生了严重的变化,已经变的人不人鬼不鬼了。我孤身一人担心进阵之后出了意外沒有帮手,就冒昧的把你请來了。”左登峰出言说道。

    “冒昧?你跟我说话需要这么客气吗?”玉拂闻言面露不悦。

    “求你过來帮忙总得客气客气吧,对了,我还给你准备了谢礼。”左登峰半开玩笑的拉住玉拂落于林间,转而从怀中掏出了那枚凤凰玉簪递给了她。

    玉拂探手接过了左登峰手里的玉簪,打量了片刻又看了看左登峰,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去当铺问了,老朝奉说这东西是以前的公主戴的,极为罕见,非常值钱,给你当辛苦费。”左登峰嬉笑解释。

    “那个老朝奉有沒有告诉你送女人玉钗是什么意思?”玉拂出言笑问。

    “他说这个干嘛,再说这是玉簪,也不是玉钗。”左登峰愕然摇头。左登峰对钗簪大致有所了解,在他印象当中玉簪是单根,不分叉。玉钗是双股,分叉。

    “玉簪是送红颜知己的,玉钗是送正室夫人的,算了,不知者不怪,我收下了。”玉拂将那玉簪放进了怀里,她道袍的内衬里有数十个小兜。

    左登峰闻言尴尬的笑了笑,玉拂所谓的红颜知己在当下指的并不是单纯的男女朋友,而是更进一步的亲密关系。左登峰很少送女人东西,不明白这之间还有这么多道道,幸亏玉拂点破了,不然闷在心里还会更尴尬。

    “你怎么找到铁鞋的?”左登峰跟上了凌空而起的玉拂。

    “我沒找他,纯属偶遇。他成东颠西跑天无所事事,喜欢猴子就到南方寻找与九儿相同的猴子,可是他哪里找的到,颜sè相同的他嫌样貌不好看,样貌相似的他又嫌个头太大,我动身下山的时候恰好遇到了他,那时候他正在外面的镇子与人争吵,说人骗了他。”玉拂摇头苦笑。

    “怎么骗的?”左登峰出言问道。

    “他在南方游荡了好久了,谁都知道他要找黄sè的漂亮的小猴子,后來就有无良的猎人将普通的小猕猴用染料染黄卖给了他,他养了一段时间发现个头越來越大,毛sè也不对,发现上当了就回去找人理论,让对方退还他的十两黄金。”玉拂莞尔一笑。

    “他哪儿來的那么多钱?”左登峰出言笑问。

    “他是少林寺的高僧,辈分很高,武功又好,想跟他套近乎的江湖中人比比皆是。”玉拂出言解释。

    “遇到他之后你就假借比拼轻功和帮他抓猴子的借口把他骗了过來?”左登峰出言问道。

    “本來我只是跟他比拼轻功把他引离那片区域,如果继续让他从那周围待下去势必会发现我们辰州派的所在。后來在路上我才想到了可以把他带过來帮忙。”玉拂开口解释。

    “希望他别帮倒忙。”左登峰皱眉打量着在前面左摇右晃的铁鞋。他是故意左摇右晃的,为的是弄明白十三为什么能从肩膀上蹲的那么稳,而十三也一直在随着他摇晃。这一幕令左登峰暗自摇头,沒人敢怀疑铁鞋是高手,不过也沒人相信铁鞋会服从指挥。

    三人皆是度过天劫的高手,提气飞掠速度极快,凌晨时分,赶到了目的地,左登峰将三人带到了那具巨人骨骼所在的山洞外。

    “阿弥陀佛,早课时间到了。”铁鞋落地之后立刻从洞外盘膝而坐,开始打坐念经。

    左登峰哭笑不得的看了他一眼,念经诵佛的铁鞋显得极为庄严肃穆,但是额头的几道抓痕却破坏了他大德高僧的形象,那些抓痕是十三留下的,铁鞋先前故意左摇右晃最终激怒了十三,恼怒之下就骑脖子抓头。

    “玉真人,你來看。”左登峰放下木箱,带着玉拂走进了山洞。

    玉拂见到那具巨人尸骨之后也很是惊愕,很显然她先前从沒见过这么高大的巨人。此外巨人的尸骨发出的银sè光泽也极为蹊跷。

    “是不是中毒所致?”左登峰问道。

    “不是。”玉拂摇头回答。她是用毒高手,一看就知端倪,根本无需检验。

    “是什么原因令他的尸骨变成这样?”左登峰虚心求教,虽然玉拂只比他大一岁,但是玉拂的阅历比他足。

    “可能跟他生前的饮食有关。”玉拂沉吟片刻出言回答。

    “我最担心的就是里面的那些东西骨骼也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是这样,它们就很难被杀死。”左登峰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这也是他出山带回手榴弹的主要原因。

    “极有可能……”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