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一百二十四章 推心置腹

    巨人虽然智商不高,却也知道分散逃命,因此沒追出多远,三人就撵鸭子一般的把巨人给冲散了。

    “阿弥陀佛,都跑掉了,就不要再杀了。”铁鞋探手拉住了左登峰,他是出家人,虽然破了戒,却也知道不能滥杀无辜。

    “佛门讲究降妖伏魔,杀掉这些怪物就是造福苍生。”左登峰扭肩甩脱了铁鞋的右手,转而屈膝借力冲上前去杀掉了一个掉队的瘸腿巨人,见一个杀一个,只有这样才能一劳永逸。

    “阿弥陀佛,你造福苍生吧,我找猴子去。”铁鞋不满的看了左登峰一眼,转身就走,他时而糊涂时而清醒,听出了左登峰在哄骗他。

    左登峰闻言沒有阻止他,跟疯子相处,不能执拗他的想法,只能顺着他的xìng子來,先前的一番冲杀已经令那些变异了的巨人对三人心生恐惧,铁鞋独自行动也沒有什么危险,此外他所用的轻功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陆地飞行术,虽然此处不能在空中停留,逃跑保命还是绰绰有余的。

    “给你一个,有危险你就拉响。”左登峰想了想还是不放心,转身追上了走远的铁鞋,塞给他一枚手榴弹。

    “阿弥陀佛。”铁鞋接过手榴弹插于腰间,转身走向了西侧丛林,左登峰和玉拂则选择继续向北移动。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三百里的范围山川河流应有尽有,在山中行进,最常见的就是森然的骨头,这些骨头有大有小,年代久远的已经森白酥化,年代比较近的还保持着原貌,左登峰不时拾起这些骨头掂量它们的重量,巨人的骨头都很重,敲击之下发出的是金属声响。

    一路上不时有巨人和各种奇怪的动物于林间草丛中窥觑,只要目力能及,左登峰都会追上并杀掉它们,他要通过这种方式告诉这些动物,不单不能攻击,连靠近都不行。

    对于左登峰的肆意杀戮,玉拂并沒有阻止,不过她也沒有帮忙,她虽然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辣手,但是那也只是针对那些对她含有敌意的人,事实上她并沒有左登峰杀机这么重,更不会像左登峰这样滥杀无辜。

    左登峰的目的达到了,但凡他路过的地方,不管是长相像狼的巨人还是其他小型的动物都会极力避开他,此时的他浑身上下充满了杀气,动物们都能感受到这种危险的气息。

    “那个女八路呢?”玉拂在行进途中随口问道。左登峰如此暴戾的杀机令她不由得想起了三人一起探望林玉玲的时候银冠对左登峰说过的那番话。

    “我就知道你早晚要问,被我撵走了。”左登峰出言笑道。

    “为什么撵她走?”玉拂心xìng玲珑,在问这个问題之前已经猜到了答案,她不知道的只是具体经过。

    “你曾经说过她的行气法门与rì本忍者三川素相似,你看的沒错,她就是rì本忍者,并不是八路军。她也不叫林玉玲,她是藤崎正男的妹妹藤崎樱子。”左登峰撇嘴笑道。

    “这是一个局?”玉拂闻言猛然瞪大了眼睛,她沒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是的,不过她靠近我不是为了杀我,而是为了骗我去帮他们寻找六只阳属动物。”左登峰随口说道。

    “她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儿?”玉拂愕然追问。

    “七三一部队就是生化部队,他们要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并不困难。藤崎正男先前曾经见过我的妻子,照葫芦画瓢,不过难得画的那么像。”左登峰摇头苦笑,他很佩服rì本人,未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你为什么沒杀了那个rì本女人?”玉拂挑眉问道。

    “她为我缝好了袍子。再说了,我看着她就像看着我死去的妻子,我能狠下心撵走她已经不容易了,要杀她我真的下不了手。”左登峰说话的同时举目远眺,隐约发现前方的山中出现了一条小路。

    “这些事情你为什么从來沒有说起过?”玉拂长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左登峰。

    “我跟谁说?跟它?”左登峰伸手指了指跑在前面十步之外的十三。

    玉拂闻言再度叹气,她敬佩左登峰的毅力和执着,也同情他的孤独和寂寞,除此之外玉拂还赞许左登峰的深度,这么大的事情他一直憋在心里,这需要很大的忍耐力。换做旁人,一见到熟人定然会哭鼻子抹泪的诉苦。

    “你心里还憋着什么事情,都说说。”玉拂也发现了那条山中的小路。

    “你不会想知道的,我也不想说。”左登峰摇头苦笑。世间的事情不是每一件都能恩怨分明的,有很多时候恩怨是纠缠在一起的。

    “说來听听。”玉拂探手拉住了左登峰。再聪明的女人也是女人,女人的好奇心比男人要重得多。

    “你跟杜真人感情怎么样了?”左登峰看着前方出现的小路,按理说这里不应该出现这样的小路。

    “落花流水。”玉拂摇头笑道。

    “我如果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我们可能连朋友都沒得做了,你会认为我心里非常的yīn暗。”左登峰摇头苦笑。

    “说來听听。”玉拂愕然片刻出言笑问。

    “杜真人对我有恩,是他教会了我yīn阳五行的道理,按理说我不应该怀疑他,但是有些事情我始终想不通。”左登峰收回视线转视玉拂。玉拂和金针都是他的朋友,他在斟酌有些事情该不该对玉拂说。

    “什么事情?”玉拂愕然发问。她沒想到左登峰说的跟她心里想的是两码事。

    “当rì杜真人被藤崎正男打中了什么部位?”左登峰出言问道。

    “右臂,我跟你说过的。”玉拂答道。

    “右臂有极泉,青灵,少海,灵道,神门等几处大穴,这些穴道同属于手少yīn心经,这几处穴道只要有一处被攻进了纯阳真气,杜真人都会立刻心痛倒地,根本就沒机会击杀藤崎正男的两个同伙。所以我怀疑……”

    “你的心理的确很yīn暗。”玉拂不满的看了左登峰一眼,“杜秋亭杀掉的rì本人数倍于你,爱国之心人尽皆知,你怎么能怀疑他?”

    “当rì在茅山正殿,杜真人点破了我妻子魂魄已经散掉的事情,为此你还与他吵了一架,他为什么早不点破晚不点破,非要在我遇到藤崎樱子之后点破?”左登峰轻声开口。

    “你的意思是说他是故意让你接纳藤崎樱子的?”玉拂不满的神情越发明显。

    “我当rì在茅山大殿跟杜真人索要的什么你还记得吗?”左登峰沒有回答玉拂的问題。

    “你索要的是补品,我记得很清楚。”玉拂出言说道。当rì左登峰跟杜秋亭索要补品的时候她也在场。

    “对,我要的是补品,可是杜真人给我的全是治伤的草药,而且里面主要是治疗枪伤的水属草药,他怎么知道藤崎樱子受的是枪伤?你告诉他了吗?”左登峰正视玉拂。

    玉拂被左登峰看的发毛,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事实上左登峰救下女八路的事情她的确告知了金针和银冠,但是对方受了什么伤她并沒有说,在她看來那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情。

    “你想多了,他不是那样的人,再说王真人当rì也曾经说过你如果离开了那个女子,就有步入邪途难过而立之年的危险,按照你的说法,王真人也是参与者?”玉拂回过神來毅然摇头。

    “王真人擅长的是相面而不是摸骨,他看到的是我妻子的样子,说的全是我妻子的品德,我的老婆早死了,我也早就入了邪途了。”左登峰抬高了声调。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玉拂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左登峰的推测。

    “你认为呢?”左登峰出言笑问。

    “怕杜秋亭骗我!”玉拂叹气开口。

    “错了,杜大哥不会骗你,他对你是真心的,我跟你说这些是为了让你有所心理准备,他跟你我不同,茅山派就在鬼子的鼻子底下,他是金针杜秋亭,他也是茅山派掌教,数百人的xìng命都在他身上,很多时候他是身不由己。”左登峰正sè开口。

    “你为什么不当面质问他?”玉拂出言问道。

    “他是我的大哥,也算是我阵法的启蒙老师,你让我怎么去质问他?更何况我也不想去质问他。”左登峰摇头苦笑。

    “如果他真的是汉jiān,你会怎么做?”玉拂追问。

    “杜真人有分寸,他可能会违心的帮鬼子做事,但他绝对不会当汉jiān。”左登峰毅然摇头。

    “如果当了汉jiān呢?”玉拂追问。

    “跟你说实话吧,在我眼里沒有什么汉jiān不汉jiān,只有朋友不朋友,就算杜真人真的当了汉jiān,他也是我的朋友,我也会站在他的一边。”左登峰迈步向前,“而且我也相信,我如果真的有了生命危险,杜真人也不会袖手旁观。”

    “你就沒有是非和立场?”玉拂探手拉住了左登峰。

    “是非立场跟我沒关系,看见手榴弹了吗,偷的八路的。”左登峰晃了晃手里的手榴弹。

    “你怎么能想这么多?”玉拂惊叹于左登峰的思维。

    “你如果成月成月的不见人,你也会跟我一样。”左登峰再度迈步。

    “你一开始就知道杜秋亭在骗你?”玉拂移步跟了上去。

    “那时候只是怀疑,并不确定。你來的时候说杜真人出了远门,而且门人还对他的行踪支支吾吾,那时候我才真正确定杜真人跟rì本人有联系。”左登峰低头打量着脚下的山间小路。

    “杜秋亭经常出远门,这也沒什么。”玉拂不明所以。

    “杜真人先前曾经跟我说过以后会一直在茅山派看守门庭,所以他不会轻易外出的。你信不信我不但能猜到是谁让他出门的,还能猜到他出门干什么去了。”左登峰一脸的自信。

    “别炫耀了,说说吧。”玉拂的心情并沒有左登峰这么平静。

    “我撵走了藤崎樱子,藤崎正男自然要另想办法寻找六只阳属动物,寻找阳属动物就要破阵,而杜真人是公认的天下第一阵法高手,不用说,一准儿是让藤崎逼着破阵去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