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一百五十八章 虎入狼群

    左登峰这句话前半句是冲送热水的大婶说的,因为动手的并不是玉拂,而是那个打扮的很时髦的中年大婶,无缘无故的被玉拂责骂了令她极为恼火,此刻正气急败坏的抓扯着玉拂的衣襟,大骂“戳那娘哦逼呀。”

    上海滩的大娘大婶都爱打扮,涂胭脂抹粉儿的很时髦,倘若换成衣着朴素的玉拂肯定不会认错人了。

    “这里的妇人都这么凶吗。”一直等左登峰用大洋打发走那个泼妇,玉拂才愕然发问。

    “别的还好,就这个例外。”左登峰出言解释,他在这个宾馆住了两三天了,明眼人早就知道他和铁鞋的身份,一律对他们敬而远之,只有这个大婶傻乎乎的,被派來送热水。

    “她说的是不是骂人的话。”玉拂皱眉再问。

    “她是个傻子,还背地里骂过我瘪三呢。”左登峰摆手说道。

    “你怎么舍得剪掉头发了。”玉拂坐回座位拿起了茶杯,她自然不会跟那个无知的妇女一般见识,不然早就一巴掌打飞她了。

    “影响视线了,我去给你再要个房间,你好好休息一下。”左登峰说着向外走去。

    “不用了,我不累。”玉拂出言阻止。

    就在此时,铁鞋带着十三回來了,左登峰一看就知道是十三要回來的,十三如果乐意就会蹲坐在他的肩膀上,如果不乐意就骑头,此刻就骑头。

    “你在这里等着那个女特务,我们出去转转。”左登峰见看家的回來了就走到门前拉开了房门。

    玉拂闻言微笑站起,走了几步又回來拿上了那个小包裹。

    离开宾馆,左登峰带着玉拂进了电影院,玉拂也沒看过电影,电影的名字很好听《神女》,阮玲玉主演的悲苦片,也是哑巴电影,电影院里大多是些谈恋爱的情侣,黑暗之中多有鬼祟的动作。

    左登峰经过二十分钟的思考也效而仿之,触摸柔荑的时候玉拂皱眉了,左登峰见状驱手上行。

    “我如果一直不反对,你到最后如何收场。”玉拂转头微笑。

    左登峰闻言叹气摇头收回了右手,玉拂看穿了他的用意,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是要自毁形象,引她发怒。

    “你的举动前后矛盾,你根本就不是个轻薄的人,何必勉强自己。”玉拂出言笑道,左登峰先前冲她解释女特务的事情才是下意识的举动,现在这个举动明显是刻意为之。

    左登峰闻言只能报以苦笑,玉拂比他大一岁,江湖阅历也比他多,他那点心思很容易就被玉拂看穿。

    “我送明净青蚨虫就是不希望你难做。”玉拂叹气开口。

    左登峰闻言还是沒有开口,他明白玉拂所想,带上铁鞋二人就少了孤男寡女之虞,不然朝夕相处更容易出事,最容易滋生感情的就是患难的过程。

    伎俩被识破之后左登峰沒有再做什么,一个小时多点,电影放完,二人回到宾馆,纪莎已经來了,跟他一起來的还有贾正chūn。

    人生活在世上,一直需要思考问題,不然就会干出蠢事,纪莎带贾正chūn前來有两个用意,因为她知道玉拂会赶來,也猜到铁鞋会说漏嘴,所以带來贾正chūn令玉拂释疑,除此之外也可以通过这个举动告诉贾正chūn,她之前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工作。

    贾正chūn这个无足轻重的人的到來缓和了玉拂对纪莎的敌对心理,即便如此她对纪莎仍然极为冷淡,两个女人的个子都很高,一个穿旗袍一个着道袍,一个军人一个道士,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换做寻常男人一定会优先选择纪莎,因为纪莎媚和,容易相处,相比之下玉拂显得很冷傲,很容易令男人自惭形秽望而止步,如果选择纪莎,一定会获得生理上的满足,她阅人很多,懂得伺候,如果选择玉拂,会在心理上获得极大的满足,因为这个女人是高不可攀的,不是任何人都能动的。

    所谓选择,是以常人为前提的,左登峰并沒有把自己划归此列,他沒有选择的想法,他能有今天的修为完全得益于巫心语,巫心语救了他的命,巫心语的死令他心神专注,巫心语的师傅留给巫心语的竹简令他学会了道术,巫心语救下的十三带领他找到了玄yīn护手,他不会忘记谁是对他情义最重的人。

    “汪jīng卫可能已经前往南京了,傅筱庵和铜甲今天晚上参加了rì军在虹口大都会舞厅的酒会,酒会守卫森严,很难下手。”纪莎察觉到了玉拂对她的敌意,快速的涉入正題。

    “舞会什么时候结束。”左登峰出言问道,虹口是rì占区,那里聚集了大量的鬼子。

    “不清楚,据说是为rì军一个将军庆祝生rì,可能会闹到很晚。”纪莎摇头说道。

    “杀完就走,我不喜欢这里。”玉拂冷声开口。

    “立刻带我们去。”左登峰点头附和,玉拂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硬闯,而且三人也的确有硬闯的资本。

    纪莎自然不敢违拗玉拂和左登峰的意思,闻言转身开门,前头带路。

    “事成之后,先回这里,木箱我來背负,被服等物你來携带,明净大师要携带装备,那些装备在西郊,带上就走。”左登峰冲玉拂和铁鞋交代,二人点头回应都沒有接口,铁鞋虽然疯癫,但他骨子里有着高手独有的凝重,知道什么时候该严肃正经。

    一个小时之后,众人來到了虹口的大都会舞厅外围,这是一栋四层建筑,坐落在街道的拐角处,与左右的建筑并不相连,相对dúlì,周围的jǐng戒很严密,rì军和汉jiān足有上百人,舞厅内歌声,哄笑声,女人的叫声,诸声掺杂,很是喧腾。

    “你们离开这里,明天早上看报纸吧。”左登峰回头反望纪莎。

    “沒事儿,我们守在这里,万一出现意外情况也好接应你们。”纪莎摇头说道。

    “接应我们。”玉拂冷哼开口。

    “我知道我们沒有多大用处,能帮一点儿是一点儿。”纪莎自然听出了玉拂的嘲笑和蔑视,但是她不敢发怒,打不过人家的时候最好就是服软。

    “能不能困住这片区域。”玉拂闻言沒有再说什么,转头看向左登峰。

    “这里汽车太多,金xìng太重,要想布阵就需要从四面放火,一旦放火里面的人就会jǐng觉,最主要的是一旦困住他们,你们进去以后也会产生幻觉。”左登峰皱眉开口,他的这个阵法与金针当rì驱使女尸困住他的那个阵法类似,不同的是金针当rì只需要困住他自己,而他现在需要困住整栋楼里的人。

    “那就直接冲进去,明净大师,你修为最高,进去之后先敌住铜甲,无论如何不要让他逃走,我进去杀掉里面的鬼子汉jiān之后再与你联手杀掉铜甲。”玉拂转身看向左登峰,“外面的那些喽啰交给你,守住大门,别的事情我和明净大师來做。”

    “可以。”左登峰点头赞同玉拂的安排。

    “这是傅筱庵的照片。”纪莎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左登峰。

    “里面一个好人也沒有。”玉拂冷哼开口,玉拂这话令左登峰缩回了接照片的右手,他知道玉拂什么意思了,一个不留。

    “明净大师,这个给你。”玉拂从怀里掏出一枚红sè药丸,铁鞋接过吞了下去。

    “尽量不要用毒。”左登峰低头看了一眼十三,发现十三正在抬头等他的指示,这一次左登峰沒有让它旁观,一百多个鬼子汉jiān对他來说压力不小,他需要十三的策应。

    “必要的时候只能下毒,不能放走活口,不然少林寺可能会受到牵连。”玉拂正sè开口。

    三人各自明了了自己的任务,对视过后猛然前冲,三人的速度都异常迅捷,等到门口的哨兵反应过來,铁鞋和玉拂已经冲进了舞厅,左登峰滞留在外,快速闪身将那些汉jiān鬼子击倒踹飞,实际上他的任务是三人之中最重的,大部分的jǐng戒都在外面,而且这些人全是带枪的,一不留神就可能被子弹击中。

    在攻敌的时候十三并沒有与之一起,而是快速的转动着猫头环视左右,但凡有想暗中开枪的它就会扑出去将其喉咙割开,攻击之后再度潜伏暗处伺机而动。

    铁鞋和玉拂冲进舞厅之后,最先发出的是女人的尖叫声,随即就是枪声,左登峰在外面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却能通过逐层灭掉的灯光判断出玉拂和铁鞋攻到了几层,二人在黑暗之中可以清楚的视物,因此每到一层都会先灭掉电灯。

    街道上有路灯,路灯的光线并不明亮,并不明亮的光线令得那些外面守护的鬼子和汉jiān频频开枪落空,他们从瞄准到开枪需要一定的时间,而左登峰就利用这段时间晃身闪避,杀掉一个哨兵之后立刻晃身移到别处,从不在某一区域迟疑停顿。

    左登峰并沒有环形击杀门外的哨兵,他一直守在大门附近,因为他还肩负着另外一项任务,那就是狙击从舞厅里跑出來的漏网之鱼。

    街道上的行人早就吓的跑干净了,只有纪莎和贾正chūn潜藏在墙角注视着舞厅的情况,舞厅里的惨叫和尖叫说明里面绝对是一边倒的疯狂杀戮,他们虽然看不到内部的情况却能看到舞厅门外左登峰的身形,鬼魅一般的身形以及不时shè出的寒雾令二人目瞪口呆,得怎样的苦修才能令一个人拥有这么快的速度,得怎样的低温才能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下形成气雾,得怎样的默契才能令左登峰放心的将那马上就要冲自己开枪的鬼子交给一只大猫去应对。

    纪莎心中除了惊骇还有敬佩,因为她知道三人之所以拥有如此高深的修为并不是凭空获得,叱咤风云扬威耀武的背后是他们超过常人百倍的辛苦修行。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