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一百七十九章 匪夷所思

    十三在铜台上坐下之后立刻就站了起來,转而打量着铜台。

    “十三,你之前是不是坐过这个座位。”左登峰低头看向十三,十三先前跑到铜台上坐下的举动很像是习惯xìng动作,随后站起可能是因为冰冷的铜台冻到了它的屁股,因为先前这处铜台上面很可能有着垫子一类的东西。

    十三闻言立刻点了点头。

    十三一点头,左登峰和玉拂立刻转头对视,十三点头就表明它之前的确來过这里,而且这张位于王位旁边的铜座是为谁准备的也很清楚了,这是十三先前的那个主人的座位。

    “这里不是周朝的诸侯国吗,姜子牙的对手怎么会到这里來。”玉拂出言说道。

    “这也是我疑惑的问題,十三之前曾经跟随它的主人去过庸国,在庸国也受到了款待,庸国是否为他设置了座位不好说,因为我去的时候庸国的古城已经倒塌了,我现在搞不懂的是这个人跟姜子牙到底是种什么关系。”左登峰皱眉开口,他和十三先前曾经在庸国古城遇到过美女蛇,十三还会坐下听它唱歌,这就表明它和它先前的主人去过庸国,还受到了欢迎。

    二人心中都有疑惑,两句话也都是以发问的语气说出的,但是二人都清楚对方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題。

    “别的暂且不说,如果我是姜子牙,我下属的诸侯国招待我的对手,我肯定不高兴。”左登峰摇头说道,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杂乱的线索进行规整,以便于得出可能的答案。

    “这是人之常情,根据这张铜座來看,这个人跟濮国的诸侯王关系还非同一般,而且这个年轻的诸侯王似乎也不怕姜子牙知道这一点。”玉拂帮助左登峰规整线索。

    “这种双分yīn阳的城市布局绝对是在高人的指导下建造的,而且建造这样的城池绝对不单纯是为了好看。”左登峰正sè摇头,虽然目前來看线索很凌乱,但是必定有一条主线能够将所有的线索联系起來。

    “这座城池有可能是姜子牙指挥建造的,也有可能是十三的主人指挥建造的,他们都有这个能力。”玉拂出言说道。

    “封住城中居民魂魄的人并非出于善意,这个人应该不是十三先前的主人,十三轻车熟路的坐在铜台上绝对不是一次两次能养成的习惯,这就表明十三先前的主人來过好多次,而且他既然坐在这里,就表示他对濮国人是很友善的。”左登峰出言说道。

    “既然不是他,那就只能是姜子牙。”玉拂皱眉开口。

    “有这个可能。”左登峰隐约感觉抓到了什么,却又一闪而逝。

    “你猜测一下当年可能出现的情况。”玉拂开口说道。

    “线索不够,乱猜沒有意义。”左登峰低头看了一眼十三,可惜十三不会说话,不然二人也沒必要从这里顶着一头的雾水胡思乱想。

    “那我猜一下吧,这里是周朝的领土,但是这里的人与姜子牙的对手走的很近,姜子牙因妒成恨,毒死了他们并将他们的魂魄封在了体内,不死不活一直承受痛苦。”玉拂伸手指着那个黑漆漆的年轻诸侯王。

    “不会的,如果我是姜子牙,我的下属跟我的对手走的很近,我不高兴是一定的,却也不至于下这么狠的毒手,此外据我所知姜子牙也不擅长用毒,这里的地支以及地支衍生出的毒物也不会听他的,它们虽然是姜子牙找齐的,却是那八个诸侯先前拥有的,也就是说地支可能会听诸侯王的,却不会听姜子牙的。”左登峰摇头说道。

    玉拂闻言沒有再开口,迈步在议事厅内缓步寻找,左登峰扬手挥去铜座上的尘土,转身坐了上去,他需要思考,需要宁静细致的思考,需要设身处地的思考,需要以己推人的思考。

    “截教中人行事风格怎样。”左登峰冲不远处的玉拂问道,对于道家的历史他不如玉拂知道的详实。

    “不守常规,行事偏激。”玉拂出言回答。

    “说详细点儿。”左登峰皱眉追问,玉拂说的太笼统,了解截教中人的行事风格对他來说很关键,因为这可能会影响到他下一步的判断。

    “他们不守规矩不听约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叛逆不屈服,截教的法术本身是很厉害的,速成霸道,但是截教中人经常以缩短自己寿数为代价施展一些很逆天的法术,他们很疯狂,缺乏道家的平和。”玉拂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跟你的行事风格有点像。”

    “那就好说了,如果是我,我肯坐在高于诸侯王的铜座上,就一定会在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保护他们,绝对不会撒手不管,更不会害他们。”左登峰出言笑道,他已经猜到了这里可能发生过的事情。

    玉拂闻言转过了身,看着左登峰等他继续开口。

    不过左登峰并沒有再冲她开口,而是低头看向十三,“十三,你最后一次到这里來,门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

    十三闻言面露愕然,它沒听懂。

    “你最后一次到这里來,这个门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左登峰离开铜座带着十三走到了门前,指着石门再问。

    十三闻言还是沒有反应。

    “是不是关着的。”左登峰这才反应过來十三无法表述开关,只能表达是否。

    十三闻言点了点头。

    十三一点头,左登峰立刻苦笑摇头,十三点头证明了他的智商高绝,也间接的表达出了一个他不愿看到的结果。

    “怎么了。”玉拂走了过來低声问道。

    “说來话长了,我感觉这里应该是十三的主人与姜子牙翻脸的根源,下面是我的推断,你听一下看看有沒有道理,三千年前姜子牙在这里找到了水属yīn猪,也认识了在雪山修行的截教道人,当时二人并无敌意,姜子牙带着地支以及这里的人东征商朝,功成之后濮国获封诸侯回返故土,有了诸侯的身份之后,自然要扩建城池,这处城池就是那个截教的道人帮助濮国修建的,东侧为乾为大,住贵族,西侧为坤为小,住奴隶,濮国建国地支有功,所以它被安放到了东城那处两里范围的小水潭中,代替太极符的一只符眼,也享受濮国人的供奉,西侧湖水中那座两里左右的小岛是太极另一只符眼,同时也可以为人鱼提供接受rì晒的场所,这是一个完美的结构,城池建好之后立刻就变成了yīn阳平衡的千古宝地。”左登峰说道此处略作停顿。

    玉拂点了点头,乾坤对应,yīn阳平和虽然不会令这里的人大富大贵,却会令这里的人保持平衡,只要平衡就能长久,世间最好的风水并不是令人大富大贵,而是令人可以永远平静的繁衍下去,平衡才是正道,长久才是大道,。

    “但是,城池建好以后,姜子牙又來了,这家伙來干什么呢,來请地支來了,因为他被封到齐国之后遇到了莱国的抵抗,久攻不下,于是就想故技重施请地支前去影响莱国的气数,但是濮国的诸侯王自然不会借给他,因为地支现在已经被作为太极符的符眼固定在了东城水潭,地支一旦离开,这座城池的yīn阳就彻底失衡,族人就要倒霉了。

    姜子牙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那时候也正被莱国揍的火冒三丈,急火攻心,此外他也沒有办法带走地支而采取其他的弥补措施來维系古城yīn阳的平和,这让他更上火,因为这表示他不是那个截教道士的对手,这段时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无法猜测,姜子牙有可能好话说尽对方也沒同意,也可能是齐国和莱国的战事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总之到最后他是來硬的了,想要强行带走地支。

    这只地支的身长有十几米,是个大家伙,姜子牙想要带走它自然会带來一定数量的兵马,他们会凶神恶煞的髳国众人撵进屋子,却不会杀他们,因为这些居民毕竟有功,只要他们不阻止就行,沒必要杀了他们,于是这里就出现了家家闭户的情况。”左登峰平静的分析。

    “濮国人为什么不反抗。”玉拂出言问道。

    “这个城池只有十里见方,小的可怜,说是国家,其实跟个村子差不多,怎么反抗。”左登峰撇嘴笑道。

    “倘若是真的是你说的这样,那截教的道士为什么不出手阻止。”玉拂再度追问。

    “他來晚了,等他到來的时候,姜子牙已经带走了地支,并且在地支衍生出的毒物跟随阻止的时候错手杀掉了那只毒物,毒物一死,体内毒xìng散发,城中的人全部遭殃,截教的道人來到之后发现了这种情况,于是封住了他们的魂魄想要设法挽救,但是最终沒能如愿,不管救沒救活,他跟姜子牙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于是才有了他将十三送给莱国抵御十二地支一事。”左登峰出言说道。

    “有点难以接受。”玉拂听罢皱眉摇头。

    “你之所以感觉难以接受是因为你认为先遇到的事情就是先发生的,其实不一定的,很多时候并不是先看到线索然后找到结果,也有可能先看到结果,随后才发现了导致结果的线索。”左登峰摇头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个截教的道士为什么不明着跟姜子牙为敌,还要舍近求远的借莱国之手。”玉拂再问,她始终感觉左登峰的思维太过敏锐,分析得出的结果匪夷所思,令人难以理解。

    “两个原因,一是师出无名,濮国是周朝的诸侯国,不是截教的附属国,第二个原因就是不至于为濮国人牺牲那么大。”左登峰开口说道,大原因导致大结果,小原因导致小结果,不能因为别人打了你家一块玻璃而去杀了对方的亲爹,也不能在对方杀了你亲爹的之后只去打他一块玻璃。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