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一百八十章 错失良机

    “你的意思是说地支已经被姜子牙带走了。”玉拂出言问道。

    “不知道,我先下水看一看。”左登峰转身走出了大门,这里发生的事情太过复杂,他先前的想法也只是推测,纸上谈兵很难得出真相。

    左登峰离开濮国的议事大厅之后并沒有向西侧湖水走去,而是走向了东南方向的那处小水潭,按照他的推断这里就是地支先前藏身之处。

    來到水潭外,左登峰脱下道袍递给玉拂准备下水。

    “还是等天亮吧。”玉拂并沒有接左登峰脱下的袍子。

    “我相信自己的判断,这下面是空的。”左登峰正sè说道。

    “这百里之内茅草丛生,蛇虫不至,怎么解释。”玉拂出言提醒。

    “那是地支衍生的毒物残存下的毒xìng造成的,沒关系,我一会儿就上來。”左登峰将袍子扔给玉拂,转身跳进了水潭。

    这处水潭两里范围,非常的清澈,潭水的温度比江水要高出少许,这就说明这处水潭极有可能是dúlì的,并不与西侧的湖水和城外澜沧江的江水相通。

    由于潭水清澈,水下的能见度超过三丈,水潭是由青石垒砌而成的,左登峰贴着西侧石壁快速下潜,在海水之中下潜会因为盐分的刺激而令眼睛疼痛造成视物模糊,但是在清澈的淡水中就沒有此虞,因此一直是睁着眼睛下潜的。

    由于并未携带潜水装备,所以他下潜的速度很快,正常人可以憋气两分多钟,度过天劫的修道中人对氧气消耗较少,可以在水下支撑五分钟左右,一下一上已经够用了。

    这处潭水具体有多深左登峰无法准确估计,但是沒过多久他就到了潭底,潭底有着大量的沙子,根据砂砾的大小來看这些沙子是经过筛选过后被人为放到这里保暖的,潭底的沙子中有着少量的金器,大多是些小型的饰品,由此可见当年的那只地支在这里是被当做圣物膜拜的,这些金器就是居民们的献祭,当然了,他们肯定还会献祭其他的东西,但是经过三千年的岁月之后,能保存下來的也只有这些黄金了。

    快速的在潭底环绕寻找了一圈儿,左登峰在潭底北侧的潭壁上发现了一处一丈左右的圆形洞口,这处洞口并非通往下方,而是水平的通向了北侧。

    这处洞口自然是通往地支栖息的场所的,因为地支不是鱼类,不能一直呆在水里,它必须有干净温暖的地方睡觉休息,此外洞口四周长有少量的水苔,这就表明这处洞口已经很久沒有动物进出过了。

    左登峰微一犹豫就游进了洞口,洞口的直径在三米左右,这就表明当年的那只水属yīn猪高度不超过三米,十几米的长度,不足三米的宽度,不符合猪的身高身长比例,也就是说这只地支虽然对应的亥猪,但它绝对不是猪,它比猪要长,沒猪那么臃肿。

    潭底的通道比左登峰预计的要长,足有百余丈,到了尽头之后通道向上拐去,三丈过后左登峰浮出了水面,眼前是一处四间房屋大小的洞穴,圆形穹顶高有三丈,洞穴内很是平坦,也铺有大量的沙子。

    这是一处完全密封的环境,修建的时候巧妙的利用了气压的原理隔绝出了一处干燥的区域,洞内氧气不是非常充足,微感气闷,不过地支为水属yīn猪,它可能能在水中获得氧气,因此即便这里沒有氧气补充也并无大碍。

    洞内的沙子当年自然也是为了让地支能舒舒服服的待在这里,但是现在地支已经不在这里了,而这些沙子则将时间定格在了三千年前,洞内东侧的沙地上有着一处很大的躺压痕迹,左登峰离开水面走了过去目测压痕的长短,发现压痕长有十二米左右,这与十三先前描述的大小是相同的,这也说明十三表述事情还是很靠谱儿的。

    沙地上还有着很大的足迹,猪蹄子是什么样子左登峰自然清楚,但是沙地上的足迹并不是猪的足迹,而是类似于人类的手印,分为了五个指头,根据足迹來看地支这五个指头的大小和长短都差不多,还有就是地支是四足动物。

    虽然地支真的不在这里,但是左登峰还是想更多的对它进行一些了解,以确定它到底是什么样的动物,因此他低头在沙地上寻找,这里是水属yīn猪居住的场所,它既然在这里生活,自然免不了掉毛,左登峰找的就是毛发,毛发即便在露天环境下也可以保存成百上千年。

    很快的左登峰就有了发现,几根长约四寸的黑sè毛发,就在左登峰端详那几根黑毛的时候,玉拂自水中探出了头。

    “你怎么下來了。”左登峰探手擦去额头的汗水走了过去将玉拂拉了上來,水下洞穴氧气不足,憋闷之下容易出汗。

    “不放心你。”玉拂出水。

    出水的是玉拂,但是在左登峰看來即便是芙蓉出水也不会有这么艳丽的画面,感动玉拂对他的关心是其一,玉拂此刻只穿着贴身的衣服,道袍和护身金甲全褪掉了,内衣遇水贴身,曲线毕露,挠心惹火,玉面沾露,发髻滴水,美艳异常。

    反应的快慢得看刺激的大小,左登峰此时此刻的反应超出了他自己的预料,几乎在玉拂出水的瞬间他就有了剧烈的男人反应,这一刻左登峰并沒有感到别扭,因为他有内衣,还有道袍,即便有反应玉拂也察觉不出來,但是,数秒钟过后他猛然醒悟了过來,道袍先前已经脱了,内衣现在已经湿了,想及此处左登峰不由得低头,低头过后发现自己丢人了,别说是眼尖的玉拂了,就是个花眼大妈也能看到他目前的高傲雄起。

    “你真不要脸。”就在左登峰尴尬异常之际,玉拂展颜发笑,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最容易破坏关系的就是尴尬,所以能否巧妙化解尴尬决定着一个人是否受其他人的喜欢。

    “你才不要脸,穿成这样下來引诱我。”左登峰以玩笑回应玩笑,虽然他说的是玩笑话,但是他并沒有自右手的玄yīn护手中抽取yīn气中和体内的阳气,每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当yù望暴涨的时候,理智会被严重蒙蔽,左登峰目前所受到的刺激已经超出了他理智所能控制的限度。

    玉拂是个聪明人,所以她懂得缓解左登峰的尴尬,但是她终究不是见多识广的女人,所以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紧张的沒了下文。

    沉默,寂静,密闭的环境可以给人以安全感,也最容易滋生yù念,此处温度很高,呼吸不畅,大脑供血不足,迟钝的思维已然压抑不住左登峰本xìng的升腾。

    玉拂看到了左登峰眼神中的yù望,也注意到了他的眼皮沒有跳动,左登峰在压制自己内心yù念的时候都会因为内心矛盾剧烈而造成左眼眼皮的微微跳动,这一次他的眼皮沒有跳动,说明他这一次沒有压制,所以玉拂很紧张,她的年纪已然不小,但是她终究是女孩儿不是女人,尽管这一刻是她希望的,但是女孩的羞涩还是令她低下了头。

    在紧要的关头,在天平左右摇摆之际,任何的细节都可能造成截然不同的后果,玉拂低头的动作打破了微妙而危险的平衡,瞬间令左登峰清醒了过來,灵气急出丹田经由玄yīn护手冰冻倒转,yù念顿消。

    “你如果不是成天穿着金甲,估计早就找到婆家了。”左登峰出言笑道,虽然yù念已消,但是他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上下其手的抓上两把,这已经无关乎yù念,而是单纯的一种好奇,虽然都是女人,但是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内外表现,男人终究是女人生的,女人天生有母xìng,男人天生有孩子气,表现的最为明显的就是好奇心重,左登峰现在也很好奇,他好奇的是如果摸上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过这时候他已经不会将脑海里的想法付诸实施了。

    左登峰这话一出口,玉拂立刻感觉到了极度的失落和后悔,左登峰虽然是个有过女人的男人,但是他表现出來的执着和坚毅足以冲抵他偏执极端的xìng格缺点,这也就是常说的瑕不掩瑜,这样的男人不多,所以玉拂才放下女孩的羞涩倒追不舍,上天垂怜终于给了她机会,却被她给错失了。

    她此刻后悔不应该低头,在所有举动中低头是最愚蠢的一种举动,哪怕主动过去投怀送抱也会造成很好的结果,玉拂了解左登峰,知道左登峰是个善良而有风度的男人,骨子里他并不想伤害任何人,这种男人不会令对方遭遇尴尬,所以即便她主动投怀送抱左登峰也不会推开她,因为如果他那样做了,无疑就会伤害她,左登峰虽然不敢接纳她,却更不会伤害她,两者一旦发生碰撞,左登峰绝对会选择后者,天赐良机平白错失,玉拂异常沮丧,这种机会一旦失去就很难再有了,这一刻玉拂明白一个道理,在细致的观察确定了对方值得托付终身的时候就不能再低头了,得主动冲上去,这并非沒有廉耻,而是真正的勇敢。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沮丧和后悔之下玉拂想要逆转已然一溃千里的败局,毅然抬头看向左登峰。

    左登峰也是个聪明人,单看玉拂的眼神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他也知道如果对方真的主动了,他很难抵御的住,“你的金甲还在外面,别被人偷走了,咱出去吧。”

    “这里怎么会有别人。”玉拂愕然发问,她话刚出口,左登峰已经不见了,随之而來的是入水声。

    “噗通。”

    能够参加年会非常高兴,可以与各级领导见面,可以向实力派大神取经,可以见到熟悉而未曾见过的朋友,我很少发自内心的高兴,但是这次是真高兴,17K年会拥有强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非常好的活动.

    但是,苦逼的我再次背着电脑來了,一章存稿也沒有,在参加年会的时候,也一定要保持更新,是读者送我來年会的,我不能自己从这得瑟着忘了正事儿,无论如何,不管怎样,更新也不能减少.

    年会明天结束,我会在京滞留几天,细查明清两代皇陵,小坟我见了不少,还真沒见过大家伙,我要去好好看看,要是真的符合yīn阳风水学说,我就景仰一下,要是狗屁不通,我就去明陵撒尿,去清陵吐痰,哈哈,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