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一百九十二章 九五双峰

    左登峰扔掉雪莲,玉拂笑了,事实上她并沒有怀疑左登峰不能人道,先前皱眉打量他只是感觉他不应该在意这些身外之物,而左登峰扔掉雪莲的举动令她感觉到了左登峰并不像他平时表现出來的那么成熟,很多时候他的一些举动很有意思。

    “走吧。”左登峰讪笑过后转身先行,玉拂点头跟随。

    这座雪山的山势很是陡峭,二人即便有道术在身,攀登的也并不轻松,很难想象瘸子当年是怎么登到峰顶的。

    晚上登山有晚上登山的好处,沒有太阳的时候积雪是不反光的,不反光就不刺眼,二人可夜间视物,这样的光线最为适宜。

    晚上八点,二人登上了峰顶,耗时两个多小时,之所以耗时这么久是因为雪山并不是拔地而起,而是有着很大斜度的,十几里只是水平高度,实际距离超过了百里。

    山顶大约有两里方圆,相对平坦,二人到了山顶之后立刻围绕中心区域的山峰寻找瘸子所说的山洞,很快的二人就在东侧发现了洞口,积雪掩盖了大部分的洞口,扒开积雪,一处高不过丈的山洞出现在了二人眼前。

    二人径直进入山洞,发现这是一处很小的山洞,长宽不过一丈,高不过两米,有着明显的人工开凿痕迹,山洞正中有一座不大的石台,石台上盘坐着一个道髻高挽,闭目凝神的老年道人。

    “果然是修行留下的虚影。”玉拂率先开口。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所谓虚影并不一定模糊不清,而是指影像不是实物,根据虚影來看,这个老道年纪约莫七十多岁,身形清瘦,须髯皆白,身上的道袍为灰sè,上面赘有不少补丁,双手下垂,于丹田处做抱圆之势,一柄白丝拂尘斜靠左肩,一副仙风道骨之姿,一副世外高人之相。

    “十三,这个人是不是你原來的主人。”左登峰率先冲跳到地上的十三问道,当务之急是确定此人是否是十三原來的主人。

    十三此时正在侧目打量那处虚影,听到左登峰的问话之后转身点了点头,十三的神情很平静,沒有怨恨,也沒有留恋。

    “他一直住在这里。”左登峰再度发问。

    十三闻言摇了摇头,转身跑到洞外,向南而望,片刻之后跑了回來。

    左登峰见状点了点头,十三的动作表明了这里并不是这老道最终居住的地方,只是他曾经住过的地方。

    “此人可能已经肉身飞升了。”玉拂出言说道。

    “何出此言。”左登峰转头问道。

    “这是第五座雪山,往南再数三座,第九座雪山就是卡瓦博格峰,你jīng通易理,应该知道九为至尊阳数,而五为居中阳数,至尊阳数主无上尊贵,居中阳数主无尽长久,由此可见,这个道人在窥悟大道之前一直在这里修行,求的就是无尽长久的永生,窥悟大道之后才前往卡瓦博格峰居住,寓意已然可以长生不死,无上尊贵。”玉拂出言说道。

    “这个道人身穿的道袍非常破旧,由此可见这座虚影是他清修的时候留下的,人已飞升,留此虚影,应对无尽长久,移居卡瓦博格峰之后飞升天界,应对无上尊贵。”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玉拂说的有道理,修道中人非常看重天时地利和尊卑礼仪,在沒有悟道之前他不会在无上尊贵的卡瓦博格峰居住,因为那属于逾礼,这个礼并不是世间之礼,而是天地乾坤的尊卑,这一点道家和佛家截然不同,佛家讲究众生平等,而道家讲究尊卑有序。

    “十三,你之前有沒有在这里住过。”玉拂低头看向十三,十三此刻的表现似乎对这里很陌生,故此玉拂才有此一问。

    十三闻言看了玉拂一眼,随后摇了摇头。

    左登峰见状心中有了计较,在道人修炼的时候十三并沒有跟随在旁,这就说明它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跟随着这个截教的道人的,它跟这个截教道人相处的时间应该是从这个道人离开这里移居卡瓦博格峰之后到他肉身飞升的这段时间。

    “你感觉这个人飞升天界之后会是什么仙位。”左登峰冲玉拂问道。

    “不好说,总之这个人不在人间了,倘若人死了,虚影也会散掉。”玉拂摇头说道。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单纯论虚影的清晰程度,这个截教仙人留下的虚影无疑比达摩祖师要清晰很多,但是也不能就此判断他的仙位比佛家的达摩祖师果位要高,因为达摩祖师面壁九年,而这个道人留下的虚影是个老道形象,这就表明他有可能在这里清修了数十年,自然不能与面壁九年的达摩留下的虚影相比较,不过却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題,那就是他在顿悟大道的时候已经七十多岁了,这个年龄与姜子牙的年龄是相仿的。

    “今天晚上就睡在这里。”左登峰冲那老道的虚影拱了拱手,转而在墙角坐了下來,玉拂铺开毯子,招他來坐,左登峰侧身坐上了毯子,与玉拂保持着尺许的距离,这尺许的距离被十三充分利用了。

    这处山洞开凿的非常巧妙,洞口开到了东侧,这样既可以躲避冬rì的北风和降雪,又可以第一时间看到太阳,加上雪山xìng洁,灵气纯净,确实是一处修行的好所在。

    山洞的角落里还遗留着一只皮囊,这是外面的居民盛酒用的,不问可知是瘸子当年留下的,低温令它完整的保存了下來,瘸子当年來的时候是个二十岁青年,而今已然是个半老的老头了,时间是温情的,它可以令哇哇rǔ儿成长为壮硕的青年和柔美的女子,时间是残酷的,多少壮硕的青年和柔美的女子而今已然鹤发鸡皮,老朽不堪,这一刻左登峰终于明白为什么修道中人要求长生,因为苍老的确是非常恐惧的一件事情。

    “你看我做什么。”玉拂见左登峰忽然转头看她,疑惑的出言发问。

    “你有沒有想过,三十年后你会是什么样子。”左登峰平静的问道。

    “沒有,我不敢想。”玉拂缓缓摇头。

    “三十年后,你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你会永远年轻。”左登峰微笑开口。

    “那你有沒有想过,三十年后你会是什么样子。”玉拂以微笑答谢左登峰的祝愿,事实上左登峰意有所指,但是玉拂只认为他是在祝愿。

    “现在的我是看得见摸的着的,你甚至能听到我的呼吸声和血液流动的声音,这令你感觉我很真实,倘若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再也见不到我了,听不到我的声音了,你会不会想念我。”左登峰并沒有回答玉拂的问題。

    “有什么方法可以令你回心转意。”玉拂叹气反问,左登峰的话并不难理解。

    “我心里非常难受,也非常矛盾,你不会明白我心里在想什么。”左登峰缓缓摇头,任何人都有软弱和疲惫的时候,任何人都有倾诉的yù望,在此之前他一直压在了心里,但是今天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快压不住了。

    “我跟着你在无形之中蚕食了你对她的感情,其实你已经喜欢上我了,只是你自己不敢承认,因为一旦承认,你就会把自己看成一个忘记过去的背叛者。”玉拂苦笑开口。

    “你说的很对,但是爱和喜欢是不一样的,爱是生死相随,喜欢是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左登峰闻言皱起了眉头,玉拂所说的正是他心中所想而不敢正视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曾经的逝去永远比不过现在的拥有,曾经的逝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缓慢减少,现在的拥有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增加,过去是打不过现在的。

    “倘若我在你之前离去了,你会不会怀念我。”玉拂微笑发问。

    “你可千万别乱來,在咱们都有理智之前分开吧,你对我的帮助我会一直记在心里。”左登峰并未回答玉拂的问題。

    “你需要帮手,你很清楚你自己一人无法完成寻找地支这件事情。”玉拂出言说道。

    “我会找铁鞋帮忙。”左登峰说道。

    “他是个疯子,不添乱就不错了。”玉拂说道。

    玉拂说完,左登峰沒有再争辩,因为她说的是实情。

    左登峰沒有说话,玉拂也沒有开口,良久的沉默之后,左登峰率先打破了僵局,“外面那些喇嘛为什么把这个道人所在的卡瓦博格峰尊为神山。”

    “我也一直纳闷,很难理解喇嘛怎么会跟道人扯上关系。”玉拂接口说道,只有在分析问題的时候,二人之间的气氛才是正常的。

    “这个道人生活在三千年前,那时候佛教还沒有传进中国,道在前,佛在后,即便有关系,也是佛涉道,而不是道涉佛。”左登峰皱眉说道。

    “有沒有可能是那些喇嘛在十三太子峰上发现了什么。”玉拂出言说道。

    “有这种可能,普通人是登不上卡瓦博格峰的,但是那些喇嘛有可能上去。”左登峰说道此处猛然醒悟,“不是可能,而是肯定,他们肯定上去了。”

    “为什么这么说。”玉拂问道。

    “佛教源自印度,咒语真言也源自印度,印度人以大象为神,并沒有龙这个概念,他们所谓的龙也只不过是摩睺罗伽这种无爪巨蟒的形象,但是先前阿底寺的那两个老僧召唤出的天龙虚影是有爪子的,那是中国的龙……”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