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二百零四章 半夜更声

    良久过后,左登峰收回思绪长长叹息,转而将那份档案放进了木箱,随后继续翻找他需要的书籍,此时文化厅的墙外一片喧闹,有哭声,有呵斥声,还有辱骂声,不问可知是文化厅的家眷得到消息收尸來了,但是他们都被鬼子和伪军挡在了外面,那两个鬼子跟着他也并非一点用沒有,擦屁股做的还是很到位的。

    外面在吵闹,但是院子里很安静,鬼子不会放人來打扰他,不过左登峰并未找到自己需要的书籍,济南沒有南京那么大,也不像南京那样被多次定都,所以这里的藏书很是不全。

    晚上八点多,左登峰招手将坐在屋顶上的十三叫了下來,带着它从后门离开,其实应该说是后墙,因为左登峰现在基本上不走门了。

    文化厅所在的位置比较偏僻,左登峰带着十三离开之后一直在屋顶上借力前掠,他想试试十三能不能跟的上他,测试的结果是十三此时跟着他并不费力,月sè之下一人一猫飞檐走壁,电闪形移。

    沒过多久,左登峰就找到了当年典当夜明珠的那家当铺,老朝奉还在,此刻正在电灯下扒拉算盘,见到左登峰之后微微惊愕。

    “你好,我是左登峰,麻烦你件事情。”左登峰直报姓名。

    “哎呀呀,贵客登门,快上茶。”老朝奉闻言立刻自柜台内转了出來并吩咐伙计上茶。

    “不麻烦了,你帮我看看金泽九州一张八百两的金票今天兑换了沒有。”左登峰面露笑意,人都有虚荣心,如果老朝奉给他來上一句‘左登峰是谁,’他就郁闷了。

    “您请坐,我立刻给您问问。”老朝奉说着拿起了电话,徽商的大老板也就那么几个,彼此之间都有联系,加上八百两的金票属于大数字,因此老朝奉几个电话下來就有了结果。

    “正在兑换,在西城王官庄的金泽九州分铺。”老朝奉出言说道。

    “谢谢你,此事不宜对外人说起。”左登峰起身道别。

    老朝奉连声应是,紧张的将其送到门外。

    左登峰此刻已经沒有被跟踪,所以他想确定一下自己的那些亲人有沒有安全离开,片刻之后,左登峰找到了位于西城的金泽九州当铺,这里并沒有rì军或者伪军,他的那些亲戚大部分都拿上钱走掉了,此时还在陆陆续续的拿钱离开,当铺门口只剩下了十几个人。

    左登峰沒有现身,而是坐在屋顶远远的看着那些亲戚一户户的拿钱离开,半个小时之后他的两个姐姐也拿钱走掉了,两家人走的也不是一个方向,左登峰目视着亲人走散,心情越发沉重,人活于世活的就是感情,虽然之前他对这些亲戚心存芥蒂,但是好孬还有个亲戚,而今她们都已经走散,rì后无从寻找,亲情彻底断绝,左登峰再次感觉到心里空荡荡的。

    左登峰沒有与他们道别,而是一直坐在屋顶发愣,从今往后,蹲坐在他身旁的十三就是他唯一的家人了。

    良久过后,左登峰回过神來,带着十三买了些熟肉下水,随后自街头找到一家烙饼的铺子,付钱让老两口帮忙烙制火烧,明天就要与狼同行,他得给自己准备食物,天气已经开始热了,水分较少的烙饼火烧可以长时间保存。

    左登峰以肉食下酒,同时借酒浇愁,亲人的走散令他很苦闷,但是也不敢与之暗中联系,因为藤崎等人已经吓怕他了,这帮家伙无孔不入,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彻底不联系,烙饼的老两口在烘炉旁忙碌,不时转头看左登峰和十三一眼,他们不明白的是左登峰衣着如此寒酸,怎么会用人参喂猫。

    左登峰之所以喂十三雪参是想观察一下灵物对它到底有沒有用,十三先前就住在雪山之巅,经常食用这种雪参,此时雪参还沒有脱水,十三咬嚼起來会发出酥脆的声响。

    一个火烧半斤,四十个是二十斤,付过钱后左登峰又自他处购买了五只煮熟风干的鸭子,然后就是准备饮水,此时随处可以买到国民党部队的军用铝水壶,四只水壶灌满清水,四瓶白酒,这些东西左登峰是经过计算的,保证他可以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不依靠外界补充而生存下來,木箱里的几根雪参是十三的口粮,雪参大补,吃一颗能顶上好多天,退一步说即便沒有口粮也饿不死这只肥猫。

    此时木箱基本上已经满了,左登峰出发前的准备工作就绪,子时已到,街道上安静了下來,偶尔可以听到狗吠声和更夫的打更声。

    只听了一声打更的声音,左登峰就疑惑的皱起了眉头,这个打更的不是普通人,虽然声音之中沒有夹带灵气,但是很是浑厚,气息悠长,这表示此人是有一定灵气修为的,在此之前左登峰也听到过打更的声音,绝对不是这个人。

    古时打更分为五更,晚上七点到九点的戌时是一更,此时是起火做饭,点蜡照明的时候,所以更夫会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來提醒大家注意防火。

    九点到十一点是二更,这时候更夫会提醒大家“关门关窗,防偷防盗。”老百姓一听就知道该睡觉了。

    晚上十一点到次rì凌晨一点为三更,这时候的报更声一般是“朗朗阳世,平安无事。”这话的含义有两个,首先是有告诉大家‘你们安心睡吧,我在外面给你们巡逻放哨’,还有一个意思是目前虽然是黑夜,但是这里是阳世,鬼魅不能横行,这也是更夫给自己壮胆的话。

    凌晨一点到三点是四更,这时候是人睡的最熟的时候,更夫会趁机偷懒,即便不偷懒也很少吆喝什么,以免打扰了人家的清梦,偶尔也会说几句“你睡我醒,天寒地冻”之类的话,意思是告诉大家他的工作很辛苦,赚口饭吃不容易。

    三点到五点是五更,打更人到这时候就开始兴奋了,因为他快要下班了,这时候梆子就敲的挺欢,一块四慢,吆喝声也挺大,喊的是“早睡早起,保重身体”,这句话也有俩意思,一是告诉大家该准备起床干活了,二是告诫那些早上起來xìng致勃勃的人不要贪恋床笫之欢,免得掏空了身体。

    打更的吆喝声全国大同小异,各有不同,但是绝对沒有三更半夜吆喝“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因为古时的人生活都很苦,谁舍得把蜡烛油灯点到半夜,此外打更也只有梆子,极少有敲锣的,试想一下,人家睡的正香或者夫妻俩正在敦伦亲热,你在外头咣咣敲锣,挨骂是轻的,弄不好人家会出來揍你的。

    左登峰好奇心起,纵身掠上房顶,侧目打量街道上走來的更夫,发现更夫带了个帽子,遮住了大部分的脸,看不清他的样子,不过此人身高不到一米七,身形瘦弱,一看就不是更夫,因为更夫身兼报时,防火,防盗数职于一身,要求是个强壮的大个子,此人身材瘦弱绝不是更夫。

    深更半夜,这个身拥灵气修为的人为什么要冒充更夫,左登峰此时并无要事,便遥隔一条街远远的跟着他,这个更夫走的很慢,除此之外并沒有任何的异常表现。

    左登峰的思维异于常人,别人需要七成现象才能推出事情的本质,他只需要五成,首先,这个更夫一直沒有看表,也沒有抬头看天,但是他拿捏时辰拿的很准,几乎毫厘不差,这就说明这个人是个道门中人而不是武林中人,因为修道的人可以敏锐的判断时间,这一点练武的人是做不到的,此外这个人的吆喝声非常准确,什么更次该喊什么他很清楚,而且腔调并不生涩,梆子点儿也不差,这就表明他经常在夜间活动,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人故意隐藏了灵气修为。

    一个经常在夜间活动的修道中人,故意隐藏灵气冒充更夫,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抓鬼。

    左登峰目前所在的区域在西城,属于相对落后的城区,住的大部分是贫苦百姓,这里rì本鬼子的驻军比较少,少有巡逻rì军,更夫在月sè之中缓慢行走,专挑僻静之处和荒废的破屋流连驻足,走走停停,若有所寻。

    济南城是山东最大的城市,按理说即便是深更半夜也应该有醉鬼piáo客之类的人夜归,但是一直到四更天左登峰也沒发现街道上有行人,四更天时,月亮隐去,yīn气弥重。

    就在左登峰即将失去耐xìng想要寻地儿休息之际,他猛然感受到了强烈的yīn气存在,凝神感知,发现yīn气自不远处一座位于yīn暗角落的荒废破屋传來,废屋有三间,正屋和堂屋都被在前几年的战争中被炸塌了,仅剩西屋,屋子的院墙还在,挡住了外面的视线,左登峰侧耳倾听,废屋西面房间里传來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别着急,看看他做什么。”左登峰冲十三说道,十三此时的感知能力大大加强,遥隔两里都能发现yīn魂的存在。

    片刻过后,那个更夫方才察觉到废屋里的异动,快速的施展身法向那废屋移动,与此同时脱掉了外面所穿的衣服和头上的帽子,令左登峰沒有想到的是这个人虽然是修道中人却不是道士,而是一个光头和尚,年纪跟他差不多大,身穿灰布僧衣,颈上挂着佛珠,手里托着一个黄sè的钵盂。

    左登峰见识过道士抓鬼,却从未见过和尚抓鬼,不过这一刻他除了好奇还有一丝担忧,根据先前感受到的yīn气來看,里面的那只鬼魂定然不是普通的鬼魂,它的yīn气极重,这个和尚明显沒有渡过天劫,很可能不是它的对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