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二百零六章 游走无常

    左登峰所在的屋顶位于那座废屋的西南,距离废屋有半里多地,左登峰唯恐瓦片飞不到目的地,所以用尽了全力,但是结果却令他咂舌皱眉。

    瓦片飞到了目的地,但是距离太远,失去了准头,他本來是想打那钵盂的,结果砸中了和尚,而且不偏不倚正中脑门,他这一下子准头虽然不咋地,但是力道是有的,直接将那个正在全神贯注对付女鬼的年轻和尚砸了个头破血流,和尚哎呀一声扑倒在地就沒了动静。

    那女鬼死中得活,顾不得观察周围的情况,快速离开废屋向西北方向飘去。

    左登峰等女鬼离开方才闪身而下,來到废屋院子伸手检查了一下和尚的鼻翼,一试之下发现竟然把他打死了。

    十三后随而至,看了看死和尚,又看了看左登峰,它能够分辨出死人和活人,也知道左登峰失手杀了不该杀的人。

    “看什么看,快走。”左登峰环顾左右无人,快速的带着十三离开了院子尾随着那个红衣女鬼。

    左登峰虽然杀伐由心,但是他杀的大部分是坏人,即便不是坏人也不能算是好人,他还从未杀过正在干好事儿的好人,因此左登峰心里感觉很不踏实,不过片刻之后他就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小心的跟着女鬼,与前方的女鬼保持着一里左右的距离。

    济南城有居民,有人的地方就有鸡,有母鸡就有公鸡,公鸡到了天亮就会打鸣,此时东方天际已然放亮,雄鸡报晓,那红衣女鬼移动的速度再度加快。

    左登峰已经做好了跟随女鬼前往荒山野岭的准备,但是令他沒想到的是女鬼飘进了一处住户密集的城郊村落,在村子东头的一栋房子中失去了踪影,左登峰随之而入,发现这里是一户人家,此时这户人家已经起床了,一个老头和一个年轻人在院子里整理农具,一个年轻的女人在正屋做饭。

    “你是什么人。”年轻人愕然问道。

    左登峰环顾四周寻找红衣女鬼的下落,红衣女鬼进了这处院子之后yīn气就消失了,这说明它附身在了某个人的身上,这三个人先前都在忙着各自的活计,不可能被附身。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左登峰转头看向那年轻人,年轻人面相憨厚,像个老实人。

    “你到我们家干什么。”老头儿接过话茬出言问道。

    “我问你们家还有什么人。”左登峰面露凶相,抬手将那老头和年轻人正在修理的犁具隔空扔出了院子,在这种情况下,必须镇住他们,不然得浪费太多口舌。

    “我们都是安分守己的百姓,家里也沒有钱。”年轻人挡在了老头的面前,看样子应该是父子。

    左登峰闻言转身迈步进屋,屋里做饭的女人此时正在往脸上抹锅底灰,这是对付rì本鬼子的招数,这个女人把他当成劫sè的坏人了。

    左登峰见状陡然皱眉,还真看得起自己,都长成这样了,抹不抹的还有啥区别。

    左登峰进屋的同时,那对父子已经跑到门口打开了大门,此时外面已经有人了,打开大门他们感觉安全些,事实上左登峰压根儿不想伤害他们,不然全村的人都來了也不够左登峰热身的。

    房子一共四间,做饭在正屋,东面还有两间房子,西面还有个西屋,东西两处都有呼吸声,左登峰快速的进入东屋,发现是炕上躺着个不大的婴儿,但是这个婴儿是个男婴,女鬼不可能附身到童子身上。

    等到左登峰走到正屋的时候,那女人已经跑了出去,父子二人拿着䦆头铁锹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十三正在抓挠西屋的房门。

    “我不想伤害你们,西屋住的是谁。”左登峰此刻已经确定那红衣女鬼就附身在西屋那个人的身上。

    “我妈。”年轻人闻言立刻回答。

    左登峰闻言忍不住发笑,暗自心道“你妈真够sāo的。”

    “你妈为什么还不起床。”左登峰坐到正屋的板凳上凑近灶台烤火。

    “你找我家女人有什么事吗。”老头放下铁锹出言问道,他已经看出左登峰并不想伤害他们。

    “你家女人最近有沒有奇怪的举动。”左登峰出言问道,天已经亮了,鬼跑不了了,所以他并不急于动手。

    “我妈能走yīn差。”年轻人沒心计。

    左登峰闻言顿时恍然大悟,所谓走yīn差又叫走无常,就是帮yīn间办事的阳世中人,最有名的两个人是唐朝的魏征和宋朝的包拯,相传此二人平时是朝廷的大臣,若yīn间有什么难以决断的案件会在夜晚邀请他们的魂魄去yīn间审案。

    走无常之事并不见于正史,但是在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曾有过记载,纪晓岚学风严谨,当不会妖言惑众,所以此事当可做真。

    “把你妈叫起來,我有话问他。”左登峰探手自怀中摸出几枚大洋放到了锅台上,他本來还想更大方一些的,但是他的钱都花光了。

    “是你救了我吗。”左登峰话音刚落,西屋就传來了一声苍老的声音。

    “是我打倒那个和尚的。”左登峰出言说道,他沒说打死,只说打倒。

    “你们都去东屋,我有话跟恩人说。”西屋的声音传來。

    这户人家应该是女人做主,女人一发话,一家三口立刻去了东屋,左登峰不待对方说话便推门进了西屋。

    西屋与普通人家的屋子一样,北侧靠墙立着一个柜子,南面是炕,炕上有被褥等物,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女斜坐在炕的西侧正在系着斜襟的布扣,房间的地面很cháo湿,十三沒进來,人模人样的坐到了他先前坐的那个板凳上烤火。

    老妇长的跟普通农妇沒什么不同,不算胖也不算瘦,穿的是普通农妇的衣服,倘若不是之前发生的那一幕,左登峰很难将眼前这个农妇与昨夜的红衣女鬼联系到一起。

    老妇见到左登峰之后显得非常尴尬,这种神情与偷情被抓的妇女完全一样。

    “你能走无常。”左登峰出言问道,西屋可能是老妇自己居住,屋子里弥漫着中老年妇女不讲卫生产生的臊气,很难闻。

    “是啊。”老妇急忙接口。

    左登峰闻言立刻心生欢喜,走无常的人非常少见,可遇不可寻,这类人体质异于常人,可以往复yīn阳,不过这个农妇肯定不会是魏征包拯一级的,充其量也就是帮yīn间跑跑腿儿。

    “你去过yīn间。”左登峰再问。

    “去过。”老妇点头回答。

    “yīn间什么样子。”左登峰出言问道。

    “yīn间有yīn间的规矩,我真的不能说,你千万别怪我。”老妇面露乞求。

    “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左登峰挑眉说道。

    “我得罪不起的人,但我真的不能说,我不敢说,说了我就得死。”老妇声带哭腔。

    “那好,我不问了,你既然能去yīn间,你帮我找个人,这个人叫巫心语,是个女人,文登县人氏,卒于三年前的十月十号。”左登峰正sè开口。

    “好,我下次去的时候一定帮你问问。”老妇犹豫片刻点头答应。

    “下次,为什么要等到下次。”左登峰不满的问道。

    “我平时去不了yīn间的,得有事儿我才能下去。”老妇急忙解释。

    “什么意思。”左登峰再度皱眉。

    “就是有他们不方便办的事儿我才有机会下去。”老妇不敢得罪左登峰。

    “什么事儿他们不方便亲自动手。”左登峰问道。

    “如果有人去世,魂魄到了时辰该走了,但是这个要死的人身边有当官儿的或者当将的,他们就不能來领人,我身上有阳气,不怕那些人,他们就來找我,我去把人领出來送下去。”老妇说的是济南方言,鼻音挺重。

    “你能魂魄离体,为什么不能下去。”左登峰闻言面露不悦。

    “我的魂魄只能在阳间活动,有事儿了才能下去。”老妇急切的解释,她的魂魄离体之后虽然很厉害,但是在度过天劫的修道中人眼中还是不值一提,她很清楚左登峰要杀她犹如杀鸡,而且她之前做的事情也的确不光彩。

    “你为什么要出去引诱男人。”左登峰压低了声音。

    “我……我想,不过我从來沒害死人。”老妇面露尴尬和感激神情,她知道左登峰压低声音是为了给她留下颜面。

    “你为什么要留下男人的那个东西。”左登峰皱眉发问,有老不正经的男人,就有老不正经的女人,这个老女人已经年老sè衰,倒贴都沒人上了,假公济私魂魄出窍当当大闺女过过瘾也符合人类yīn暗的心理。

    “我,我觉得那东西能让我年轻点儿。”老妇的声音低不可闻。

    “你一点儿也沒年轻,这事儿你肯定沒少干,不然和尚也不会來抓你。”左登峰冷哼开口,他原本打算探寻一下女鬼凝聚实体的原因,而今这个想法泡汤了。

    老妇惭愧无地,低头不语。

    “你白天能走无常吗。”左登峰抬手看了看表,本來与藤崎正男约定好了今天出发,现在看來要拖延了。

    “能是能,不过沒事儿我下不去的。”老妇见左登峰转换了话題,顿时如蒙大赦。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下去。”左登峰森然开口,他杀的人太多了,不在乎再多杀一个。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