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二百九十七章 县志寻遗

    “寻常僵尸不难寻找,但是千年以上道行的很罕见,瞎蒙肯定不行。”左登峰皱眉说道,在yīn气浓重的坟地里寻找僵尸并不困难,但是找厉害的僵尸就很难了,这种情形就如同在世间寻找坏人一样,坏人有的是,很坏的也不多。

    “千年以上的僵尸虽然难找,却也并非无迹可寻。”玉拂点头说道。

    “你有什么线索。”左登峰转头问道。

    “僵尸是yīn物,它们藏于地下会大量吸收yīn气,yīn气被其吸走之后地气之中的阳气就会过剩,并因此造成所在区域的干旱,咱们只需找到本不应该干旱而经常干旱的地区就有可能找到千年以上的僵尸。”玉拂驻足岔道环视左右。

    “你说的那是旱魃,咱俩能招架的住吗。”左登峰皱眉问道,僵尸成jīng即为旱魃,旱魃比僵尸暴虐的多,左登峰此时担心的不是能不能找到旱魃,而是找到旱魃之后打不打的过人家。

    “僵尸可分九等,旱魃只在第七,其上还有银毛犼,金毛犼,寻常紫气高手对付旱魃是有难度的,但是你已经是三分yīn阳的巅峰修为,距离仙人只有一步之遥,对付它想必不是什么难事。”玉拂正sè点头。

    “行,那就找旱魃。”左登峰说着走向了向北的岔道。

    “干什么去。”玉拂面露疑惑的跟了上來。

    “去图书馆,翻阅当地县志,那是最有参考价值的东西。”左登峰出言解释去处,古人数量不多,居住的区域相对集中,陕西西安一带在古代一直有人居住,居住过的人越多,出现僵尸的可能xìng越大,毕竟僵尸是人变的。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侧身走到了左登峰的右侧,中国历朝历代都是靠右侧行走的,男女若同行,女人走在男人的右侧靠后半步,这是古律,如果并肩同行就是沒有规矩,此时已经是民国时期,这样的规矩自然废除了,但是玉拂只要与左登峰同行行走,都会落后左登峰半身,以示对左登峰的尊重。

    到了无人之处左登峰提气轻身加快了速度,到得周围有丛林之处左登峰将十三放野,让它在野外觅食玩耍,二人则快速进入了西安城。

    此时天sè尚早,街道上行人不多,二人自昨夜事发地点经过,悄然的观察了一下情况,发现那片区域很是寂静,來往的行人都远远的避开,里面的商家正忙着卸下门板开门营业,风月楼已经被贴上了封条,昨夜发生的事情虽然对此处有一定的影响,却并沒有影响他们的生活,至少短时间内他们沒有搬家的念头。

    由于担心來往的行人起疑,二人并沒有在这片区域多做停留,快速穿街而过,打听着找到了西安市的图书馆,左登峰有个霸占图书馆的习惯,不过这一次他并沒有这么做,而是快速的办理了证件并贿赂了年轻的工作人员,得以翻阅县志原件。

    “大哥,师太,我就在门外,你们有事儿就喊我。”一根金条换來的不但是后门还有两杯茶水。

    “行,你忙吧。”左登峰摆手遣走了年轻人。

    “师太,别生气了。”左登峰揶揄皱着眉头的玉拂,玉拂是道姑,称呼她道长,真人都是对的,唯独师太不对。

    “这么多书,有你忙的了。”玉拂横了左登峰一眼,转而拿起茶杯闻了闻,她是用毒高手,验毒无需使用银针等器具。

    西安古称长安,自古以來有很多朝代将国都定在此处,为西北重镇,由于历史悠久,这里的藏书也很多,不过大部分是民国初期整理编撰的,也有一些明清时期留下的古本。

    左登峰随后分派了任务,他负责翻看明清古本,玉拂检查民国时期整理编纂的那些,图书馆也有少量竹简,此时甲骨文已经引起了民国zhèngfǔ的重视,图书馆也有少量的甲骨,但是左登峰并沒有去碰那些东西,竹简和甲骨出现的年代太久了,记载的信息太过渺茫。

    此时是战乱时期,鲜有人会到图书馆來,因此这里显得极为僻静,那个年轻的工作人员不时会进來为二人添加茶水,这里是清水衙门,一根小金条是他一年多的收入,他焉能不好好伺候。

    但凡会处理人际关系的人都不是好学之人,这个年轻人也是如此,他无疑很会办事儿,但是在这里工作并沒有令他学识渊博,每次进來都喊玉拂是师太,到最后左登峰板着脸让他别进來了,再喊师太玉拂可能会揍他。

    所谓县志并不是一个县城里的历史,县在古代是个模糊的概念,所谓县志就是这片区域所发生的事情,二人搜寻的重点是某一区域的干旱情况,还有就是周围区域曾经发生过的奇怪的事情。

    县志记载的都是大事情,有时候一年会发生一两件,有时候好几年也沒什么大事儿,左登峰快速的翻完明清古籍,记录下了几十条可疑线索,然后帮助玉拂翻看那些民国时期修订的历史,县志上记载的稀奇古怪的事情不少,但是有很多已经被处理掉了,例如清朝乾隆三年就有终南山的道人在东郊五十里外降服过一只可以幻化人形的蛇jīng,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尤其是枪炮炸药出现以后,很多妖物都被人炸死了,修行千年也经不住一桶炸药。

    二人自上午辰时一直忙到午后三点,找出了诸多线索,但是根据县志的记载,二人可以将大部分可疑线索排除了,因为县志也记载了一些异象,二人根据异象就能猜到作祟的是什么东西,以其中一则为例,正北三百里外一处名为金沙滩的湖边小镇从明朝末年就一直有‘肥妇夜至,貌美体宽,与青生相交,十年一现,三更而來,鸡鸣而去,遗金沙明珠若干,乡民崇为仙女,然床边有爪印数绺,’这一情况到了二人眼里直接就明白是什么意思,那是个成形了的母鳖上岸采集男子的阳jīng,古时年轻男子以“生”为号,例如未央生,中年男子以“子”为号,例如华阳子,老人则一般自称“道人”,青生在古代指的是沒有结婚的青年,也就是童男,对于这样的情况二人直接就忽略了,一來那个母鳖沒有伤人xìng命,二來他们抓个鳖过去也沒用,他们要的是吓人的僵尸。

    二人最后还是找到了一处可能会有僵尸的地方,位于西安市西南的周至县,隶属第九行政督察区,从唐朝开元年间周至县就陆续出现旱情,一开始是二百四十年一次的小旱,后期频率增加为一百二十年,再后來就是六十年一旱,旱情也越來越严重,到了清朝末期已经是十二年一旱了,今年又恰好是大旱,这样的频率与僵尸成为旱魃的步骤是相似的,此外开元是李隆基那个老爬灰的年号,距今一千两百多年,倘若那里暗藏着旱魃,正好在二人能够控制的范围之内,倘若找个三千多年的尸犼出來二人可就不好折腾了。

    “周至县距离这里不足两百里,走。”玉拂将最后一本县志放归书架。

    “先回旅店,吃过晚饭再去。”左登峰摇头说道,二人清晨出门到现在一直沒吃饭,此外十三还在野外,还有就是铁鞋独自一人留在旅店左登峰不太放心。

    玉拂点头答应,二人推门而出,那年轻的管理员还在门口守着,见到二人出來,立刻面带笑容的送行,左登峰随手又是一根金条。

    年轻人欢天喜地的连声道谢,但是左登峰走出大门时说的一句话却让他的笑容凝固了,“我们从未來过,如果泄露一个字,有命拿钱沒命花。”

    左登峰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沒有回头,这是一个很帅气很冷酷的举动,玉拂见之面露微笑,以为他故意为之。

    “他进來倒水的时候看到了咱们翻看的书籍,如果多嘴,别人很容易猜到咱们查阅县志的动机,必须让他闭嘴。”左登峰出言解释。

    “闭嘴的最好方法就是杀人灭口。”玉拂出言说道,她只是在叙述实情,并无杀人之意。

    “他一直冲我笑,冲我笑的人我就不杀他。”左登峰冷笑出声,,虽然此人的笑脸是装出來的,但是终究是冲着他笑的。

    图书馆在东郊,二人在外围绕了半个圈子折返回了南侧的小路,此时十三早就吃饱并在路旁的大树上百无聊赖的等候,见到二人回返立刻蹦了下來跟随在左登峰身后。

    “白天不能带你到处乱走,今天晚上带你开开眼。”左登峰将十三提上了肩头,十三终究是只动物,思维还是简单,在它的脑子里左登峰是他的主人,左登峰与玉拂出双入对而抛下它令它很不高兴。

    “喵。”十三闻言点头答应,不悦神情一扫而空。

    回到旅店,铁鞋正在看着老大啃核桃,桌子上的大洋还在,这说明他一直沒有外出。

    “大师,我和玉真人有点事情要办,过几天咱们就走,这几天委屈你了。”左登峰冲铁鞋说道。

    “阿弥陀佛,你俩有事尽管去办,不用管我,天热我也懒得出去。”铁鞋看了看左登峰又看了看玉拂,随即出言笑道,虽然二人之间并沒有寻常小儿女的腻态,但是左登峰脸sè却好看了许多,不然一直是眉头紧锁好似别人欠了他的钱,左登峰的变化令铁鞋很有成就感,因为是他设计把玉拂找來的。

    三人随即外出吃饭,吃饭的时候左登峰冲铁鞋正式道谢,感谢铁鞋将玉拂叫了过來,左登峰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根据铁鞋的神情猜到了铁鞋心中所想,并顺着他的思路加以感谢,既然是感谢就要喝酒,一开始左登峰是想灌醉铁鞋的,后來担心铁鞋喝多了独自在旅店不安全,也就放弃了灌醉他的念头。

    饭毕,三人回店。

    此时不足八点,天sè不暗,左登峰就沒有急于出发,而是捏着聚气指诀在床铺上与铁鞋闲聊,二更将过,玉拂敲门,言之与左登峰有事要谈,声音微微娇羞,铁鞋再次被误导,催促左登峰赶快出去。

    左登峰随即开门,十三率先跑了出去,左登峰随后而出。

    凑巧的是今rì正是月圆之夜,月光皎洁而冷清,二人对视一眼,悄然离开旅店,到了无人之处快速拔高,顶着月sè向西掠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