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三百四十章 古人告警

    胖子的血多,望月明美的腔子里一直在向外喷溅鲜血,足足十几秒过后方才开始减少,在此期间左登峰一直在旁冷眼观看,杀掉望月明美令他内心平和了许多,总算可以给玉拂一个交代了,

    片刻过后左登峰转身想要离去,忽然想起山洞里还遗留着一枚定魂法针,那是玉拂曾经用过的东西,不能随意舍弃,

    心念至此,左登峰迈步走进山洞,找到并捏起了那枚定魂法针,

    就在他转身想要离去的时候,洞顶南侧的几个大字令他猛然停步,洞顶上方的那几个字刻的极为显眼,丝毫沒有隐藏避讳的意思,一共十个字,刻的是“铜钱落地之处西行百步。”

    这十个字是用楷体雕刻的,楷体是唐朝时期通用的官方字体,左登峰在瞬间就明白了这行字的意思,先前他率人挖掘李建成坟墓的时候曾经自墓道中蹿出一条由铜钱幻化的金龙,金龙半柱香之后变回了铜钱,铜钱落地的地方埋藏着大量的黄金,这行字无疑也是袁天罡留下的,意思很明确,在铜钱落地的地方向西走一百步还埋藏着什么东西,

    这一刻左登峰感到了寒意,发自骨子里的寒意,袁天罡算准了李建成的陵墓会有第二次劫难,也算准了他会到这个洞里來,

    左登峰皱眉仔细的打量这处山洞,发现这处山洞有着明显的开凿痕迹,而且开凿的痕迹非常工整而深刻,这是专业工匠的手法,如果是个门外汉,雕凿的痕迹一定沒有这么工整,

    此外这处山洞的开凿时间也应该在东汉时期以后的某个时间,他做出这样的判断也是有根据的,因为山洞的凿痕很深,铜凿很软,留不下这么深的凿痕,只有铁凿才能做到,而铁器真正取代青铜器是在东汉以后,也就是说这处山洞极有可能是袁天罡命修陵的工匠开凿的,

    在洞内滞留片刻,左登峰走出山洞,自外部观察这处山洞,山洞的出现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自然形成,二是人工开凿,这里并不具备自然形成的条件,只能是人工开凿,此外这处山洞开凿的极为隐蔽,自外部很难发现,综合诸多线索,左登峰得出了最终结论,这处山洞是袁天罡刻意开凿留给玉拂藏身用的,

    左登峰是步行回返周陵的,回返的时候他的心情异常沉重,袁天罡的奇门遁甲已经达到了窥天之境,而奇门遁甲是姜子牙留下來的,如果姜子牙跟袁天罡一样厉害,那他的陵墓就是禁区了,绝对不能碰,如果对方已经算准了可能出现的情况,那去了就是送死,

    可是yīn属土牛极有可能就在姜子牙的陵墓里,不去就得不到yīn属内丹,这可如何是好,

    不过很快左登峰就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姜子牙并不jīng于奇门遁甲,这种可能也是有的,因为姜子牙当年得到的是《天篆文册》,《天篆文册》包含了“兵法十三章”,“炼器两篇”,“孤虚法十二章”,“奇门遁甲一千零八十局”四部分内容,但是姜子牙只传下了奇门遁甲,其他的一概沒有流传后世,如此一來问題就出现了,姜子牙为什么只将奇门遁甲传下去,

    如果姜子牙有心将天篆文册传于后世,他就不会只传奇门遁甲一种,其他三种也会一并传下去,但是其他三种沒有传出去,只有奇门遁甲传出去了,那就说明他对奇门遁甲不感兴趣,在他看來这东西无用,他的心理应该是“有用的东西我留下,沒用的东西你们拿去玩儿吧。”

    “对,一定是这样。”想及此处左登峰不由得自言自语,姜子牙如果对奇门遁甲非常jīng通的话他就不会被古莱国逼的迁都了,明知道打不过还去惹人家干嘛,此外人的jīng力毕竟是有限的,天篆文册包含着四个方面的内容,要想将它们全部搞懂无疑需要浪费大量的jīng力和时间,姜子牙得到天篆文册的时候已经七老八十了,老人的思维虽然可以延伸的很长,但是不会发散的很宽,研习奇门遁甲的最佳年龄应该在四十到五十之间,太小心不静,太老心不活,姜子牙错过了研习奇门遁甲的最佳年龄,所以他应该并不擅长奇门遁甲,

    想通这点,左登峰心中豁然开朗,他需要面对的只是孤虚阵法和可能会有的机关,不虞有他,

    回到周陵是四更时分,左登峰很快找到了当rì铜钱落地的地方,向西行出百步,以铁锹向下挖掘,四尺过后再现石板,掀开石板,里面是一狭长的铁盒,长三尺三寸,宽一尺,铁盒周围有诸多黑sè粉末,想必是吸湿的木炭,

    由于保护得当,铁盒锈蚀的并不严重,左登峰探手移出铁盒,入手之后发现铁盒并不重,延出灵气强行掰开,发现里面上下摆放着三件奇怪的物件,

    最大的东西是一把刀鞘,与铁盒长度相仿,第二件东西是一只已经生锈的凿子,第三件是一巴掌大小的方形铜牌,

    刀鞘是以某种动物的皮子制成的,呈暗红sè,硝工上乘,上有吊扣,周身并无装饰,左登峰皱眉自铁盒里拿出了那把刀鞘,虎翼直插而入,严丝合缝,

    随后他又拿起那件凿子仔细端详,发现凿子为铁制,有着明显的使用痕迹,袁天罡留下这把凿子的用意很明显,就是告诉他先前的山洞是他命人开凿的,目的就是为后世的玉拂藏身,留下她的一线生机,

    第三件东西是一巴掌大小的方形铜牌,铜牌上首有风雨纹,四角有云纹,正面刻有“太史”二字,太史二字为繁体楷书,繁体楷书是隋朝的官方文字,而太史在隋朝时期是机构名,主管天文历法,祭祀典籍,这面铜牌应该是袁天罡在隋朝时期佩戴的腰牌,铜牌的背面刻着几个字,由于刻痕并不清楚,加上年代久远,左登峰仔细辨认方才认出上面刻的是“五行齐三,当避之。”

    这七个字是以匕首等锐器在铜牌上刻下的,与之前在铜钱上的那几个小字笔迹相同,不问可知是袁天罡留给他的,这句话无疑是向他告jǐng的,让他躲避什么东西,但是这几个字的意思非常隐晦,左登峰一时之间无法领会,

    他是文化所出來的人,对传统文化有着相当深刻的理解,古人受儒家中庸之道影响很深,行止和言语都比较随和,在用词方面非常讲究,通常情况下古人不喜欢什么东西会用“远之”來形容,意思就是我离你远远的,而“避之”的语气就很重了,言下之意就是得赶快离开,千万不要靠近,

    袁天罡之所以留下这个铁盒为的就是答谢他令李建成的陵墓免遭盗掘,所以这面铜牌绝对不会是妄语,必定有所指,可是这句话缺少了一个最关键的主语,使他无法确定五行齐三指的具体是什么,

    但是有一点他是肯定的,那就是五行齐三之物,或者是五行齐三之地有可能会威胁到他的生命,也正因为事关重大,袁天罡才不敢明言,

    皱眉驻足良久,左登峰收回了思绪,一直以來他都谨慎到了极点,如果这样还出问題那就是天意了,

    凌晨时分气温骤降,秋意已深,开始凝霜了,

    左登峰和衣躺卧在坟丘旁边,他此刻的心情很平静,袁天罡刻在铜牌上的字迹很浅,而且笔画生硬,这说明袁天罡在灵气修为方面沒什么造诣,他jīng通的只是预测之术,袁天罡这个沒有灵气修为的人判断安危的标准跟他这个巅峰高手是不一样的,在袁天罡看來极为凶险的事情或许对他來说就不算什么,

    当然这只是他自我安慰的想法,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能因为这句话而乱了自己的心神,该做的事情还得继续,

    自五更天开始就不时有道门中人和佛门中人出现在周陵附近,上千道冤魂所发出的怨气足以令附近的修行中人jǐng觉,不过他们來到此处之后并沒有滞留,因为他们认出了左登峰,

    此时是末法时代,有道行的修行中人数量并不多,突破天劫的人大多是一派掌教或者清修散人,极少有像他这样拥有着登峰造极的修为却四处奔波,餐风露宿的,

    天sè大亮之后国民党的军队先來了,他们用望远镜观察了周陵的情况,发现了斜倚在坟丘上的左登峰,左登峰先前曾在周陵和西安境内闹的翻江倒海,国民党的军官也不是聋子,知道此人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周陵范围内的大片残尸更是清楚的表明了这一点,

    “师座,要不要把炮团拉來,不能怕了那个妖人。”旁边的参谋长出言献策,

    “行啊,调來吧,你在这里负责指挥。”师长沒好气儿的看了一眼出谋划策的参谋长,

    “师座,此事恐怕还得从长计议。”

    “妈了个巴子的,你小子安的什么心。”师长转头瞪了那个参谋长一眼,转而上车离去,

    天亮之后左登峰仍然在平静的等待,用不过多久清凉洞府就能听到风声,rì本忍者也很快就会赶來,真正的大战才沒有开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