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三百四十九章 彭氏所居

    “左真人,现在怎么办。”赵大炮指着死树林出言问道,

    “一字排开,三人一组,机枪手在前,供弹手居中,投弹手在后,遇到活物直接杀掉。”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说道,

    赵大炮闻言立刻以手势向属下传达了命令,两百多人前后有序,缓步进入死树林,

    “这里不是雷区,不用紧张,加快速度。”左登峰再度开口,死树林外围的白骨令这些士兵极为紧张,进入死树林之后胆战心惊的向前挪动,按照这样的速度天黑以前绝对无法搜遍死树林,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不准后退,一人逃走,所有人陪葬。”左登峰再度开口,临阵逃跑是兵家大忌,必须提前预防这类事情的发生,

    众人闻言纷纷惊骇的回头看他,左登峰yīn冷环视,目光所及之处,无人敢与之正视,

    士兵走在前面,左登峰在后跟随,十三在树上蹿行,

    死树林里全是枯死的胡杨树,胡杨树的主干上很少有枝节,所以众人前进并沒有阻碍,前行五里之后右侧的士兵发现了意外情况,左登峰闪身而至,发现令士兵发出惊呼的是一具类人生物的尸体,这只动物死亡的时间不长,还沒有完全风干,腹腔和胸腔已经被撕开,里面的内脏已经被什么动物给吞食掉了,

    “左真人,这是什么怪物。”赵大炮疑惑的问道,

    “能被枪打死的怪物。”左登峰随口回应,与此同时蹲下身检查这具尸体,腹腔沒有骨骼保护,看不出什么,而胸腔是有骨骼保护的,这具类人动物尸体胸腔的骨骼是被什么动物给咬断的,断茬很整齐,这就说明吃掉它内脏的这只动物牙齿很锋利,个头也不会很小,极有可能是yīn属火蛇衍生出的那只毒蝎,

    “继续走。”片刻过后左登峰站起身冲赵大炮摆了摆手,毒蝎既然回到了这里,yīn属火蛇应该也在这里,

    左登峰话音刚落,左侧忽然传來了一声惊呼,左登峰闻声扭头北望,发现队伍最北侧的三个人只剩下了两个,走在最后的投弹手不见,机枪手和供弹手正惊恐的看着地面,

    左登峰快速闪身而至,发现地面上有着一处正在快速合拢的沙坑,不问可知那个投弹手被什么动物拖进了地下,

    “看清是什么东西了吗。”左登峰转头看向那两个惊魂未定的士兵,

    “沒有。”二人连连摇头,

    就在此时,地面忽然传來了剧烈的震动,前方三十米外的黄沙四散飞溅,

    “小心。”左登峰闪身上前布起紫气屏障挡住了黄沙,他必须让这些士兵认为他会保护他们,

    飞溅的黄沙带有浓重的火药味,这表明先前的爆炸是被怪物拖进地下的投弹手临死之前拉响了身上携带的手榴弹引起的,

    “不要慌。”左登峰挡住沙子之后快速上前检查被炸出的沙坑,沙坑周围的沙子此刻正在快速的将沙坑填埋掉,

    “继续走,尽量贴着胡杨树。”左登峰冲众人扬了扬手,

    众人闻言再度前行,左登峰与众人拉开了距离,凝神等待着沙子下面的怪物再度现身,

    左登峰的注意力放在前面众人的腿脚部位,只要怪物攻击众人,他就能在第一时间确定它是什么东西,

    或许是先前的爆炸惊到了地下的怪物,一直走出数里也沒有再出现异常,就在左登峰逐渐放松下來的时候猛然感觉到有东西抓住了他的双脚,随之传來了一股很大的力量将他拉向地下,

    左登峰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双手延出灵气在周围的地面上猛然借力,身形快速拔高,硬生生的将抓着他双脚的动物拉出了地面,动物离开沙地之后左登峰看清了它的样子,不是别的,正是那种类人的动物,

    “瞎了你的狗眼。”左登峰身在半空右手下探,发出玄yīn真气将那类人的怪物冻僵,这只攻击他的怪物为雌xìng,有着明显的女人特征和生殖器官,但是它的躯干并不是直的,而是跟猴子一样弯曲,手上只有三个变异了的手指,有点像鸟的爪子,粗壮有力,指甲却不长,它的牙齿磨损的很严重,这表明它平时所吃的食物非常粗劣,

    “看清楚了,就是这东西。”左登峰将那怪物扔向人群,他此举旨在减轻众人的心理压力,至少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敌人是什么样子,

    “都给老子听着,再被它们抓住了脚脖子,两只胳膊平伸卡着地面,别让它们拖到沙子下面,周围的人赶快救人。”赵大炮拿出手枪将那怪物给毙了,

    众人此时心理压力骤减,齐声答应再度前行,

    左登峰走上前去打量着那只怪物,发现这只怪物的肚子很大,

    “是不是怀崽了。”赵大炮凑了过來,他喜欢跟左登峰在一起,至少安全有保障,

    “不像。”左登峰摇头说道,孕妇是下腹隆起,而这个雌xìng的怪物是肚子隆起,位置不对,

    “那为啥肚子这么大。”赵大炮疑惑的端详着怪物的肚子,

    左登峰闻言沒有说话,抽刀出鞘划开了怪物的肚子,开膛破肚之后发现这个怪物的胃里有着各种沒來得及消化的东西,其中以木质纤维为多,也有少量的蝎子和蜥蜴等物,

    “原來它们吃树根,怪不得肚子这么大。”赵大炮出言说道,这年头经常出现灾荒,灾民在灾荒之年就会啃吃树根,树根是不容易被消化的,所以不时可见挺着大肚子却面黄肌瘦的灾民,

    “走吧。”左登峰点头过后迈步前行,他观察入微,发现了两个线索,一是怪物的胃脏发出的酸xìng气味比人类的要强烈,这表明它们的消化能力很强,可以消化人类无法消化的食物,这种能力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拥有的,由此可见这些怪物已经在这里繁衍生息了好多年,第二就是怪物胃里的纤维比胡杨树的木质纤维要细,也就是说它们吃的并不是胡杨树的树根,而是另外一种植物,可是这周围并沒有其他的植物,由此左登峰推断在死树林的地下应该还有另外一套生态系统,

    在汉代以前这里是有人烟的,那时候肯定不会有这种怪物存在,而汉代到现在也不过两千年,两千年的时间是不足以演化出一个物种的,如此一來这些怪物就只能是由人类变异而成的,人的生命力极为顽强,在最艰难的环境下也可以生存,但是此时左登峰想不明白的是这些人在这里变成沙漠之前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反而留在这里演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这种怪物的数量很多,不时从沙子下面探出手來将地面上的士兵拖向地下,有了前车之鉴,这些士兵在受到攻击的时候都会伸开双臂并大声呼救,临近的战友就会出手将他们拖拽上來,但是他们虽然保住了xìng命却无一例外的被咬伤了,这些怪物在松手之前都会在他们的腿上咬上一口,轻的只是被咬破了绑腿,严重的就会被撕掉一块皮肉,

    死树林方圆百里,前进到三十里的时候右侧传來了枪声,左登峰闻声立刻掠向右侧,发现右侧的几个士兵正在冲着林间一只巨大的蝎子疯狂开火,这只蝎子大若磨盘,正是yīn属火蛇衍生出的那只毒物,不过就在左登峰大喜过望之际他却发现这只蝎子只是那只毒蝎蜕下的外壳,外壳还残留着浓重的腥气,蜕下的时间应该不长,

    虽然不是正主儿,但是能看到它蜕下的皮也令左登峰暗自松了一口气,毒蝎还在这里,yīn属火蛇也一定沒有离开,不过这里是它的地盘儿,动物对领地的霸占意识都很强烈,上一次他走进死树林沒多久那条yīn属火蛇就出现了,这次又是爆炸又是开枪,yīn属火蛇为什么一直沒有出现,

    “走吧,继续前进,早点搜完就早点出去。”左登峰冲那些停了下來的士兵说道,这些人明显对死树林充满恐惧,一有机会就停下不走,

    “报告,我捡到一个牌子。”队伍刚刚前行沒有多久,就有士兵举着一件事物快速的跑了回來,

    赵大炮中途接过,挥手谴走了士兵,自己拿着那件事物走到左登峰面前交给了他,

    左登峰探手接过,入手以后立刻皱起了眉头,这个牌子是由硬木制成的,长一捺,高半尺,下有底座,完全是灵位的样式,由于年岁久远,木牌已经干裂残缺,不过好在灵位的字是刻上的而不是写上的,所以还能隐约的分辨出上端的两个字“彭氏”,

    古代的姓氏是分开的,男人称氏,女人称姓,这块灵位应该是供奉彭氏先人的,虽然只有两个字却蕴含着重要的信息,那就是罗布泊区域先前居住的是彭国人,而南面靠近楼兰古城的那片区域应该是羌国当年的地盘,

    “左真人,怎么了。”赵大炮见左登峰眉头紧锁,疑惑的出言发问,

    “这里先前是彭国人安置yīn属火蛇的地方,他们的祖宗牌位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左登峰摇头说道,

    “为啥不应该。”赵大炮不明所以,

    “因为古人非常的敬重祖宗,祖宗灵位不会与动物放在一起,应该放在祠堂里,平rì里也不会随便移动。”左登峰出言解释,赵大炮跟不上他的思维,但是除了他也沒有能说话的人了,

    赵大炮闻言沒有再问,因为他还是不明白左登峰想说什么,

    “这里成为沙漠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原本住在这里的人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搬走,不过看样子他们并沒有搬到外面去,而是搬到了这里,这块祖宗灵位极有可能是他们在搬家的时候遗落在这里的。”左登峰自言自语道,

    “他们为什么要搬到这里來。”赵大炮接口问道,他本不想接话,但是不接左登峰的话就显得不礼貌,

    “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们搬到这里之后就沒能再出去,不然的话他们不会不回來寻找祖宗牌位……”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