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三百五十六章 何来少年

    此时已经入夜,左登峰背起木箱带着十三往北掠去,第四处古城的位置位于此处正北,奇门遁甲的八门虽然并不是规则的圆形,却也是环绕三环阵法的,只不过距离有远有近,

    不管什么阵法,要想起效就必须达到yīn阳的平衡,如果这种平衡是一百的话,五行阵法的原理就是五个二十,当然,这五个二十要根据周围地势地形以及阵法想到达到的目的进行增减,但是不管如何增减,到最后必须是一百,不是一百阵法就不起效,奇门遁甲的八门也是这样,到最后必须达到一百,左登峰目前已经知道了三处位置,要推理第四处并不困难,但是不能推算的那么准确,只能大致判断出在此处正北一百六十里外的那片区域,

    在北掠的时候左登峰心中并不轻松,他有着足够的忧患意识,遇到事情从不傻乎乎的急于动手,有些事情在事先想的周全一些就可以始终占据主动,他此刻想的是三环阵法周围分明有八座古城,为什么两千年以來只被人发现了三座,其余五座为什么始终沒有被发现,

    这种情况有两个可能,一是它们被黄沙彻底掩埋掉了,二是在通往北侧古城的道路上有着潜在的危险,普通人无法涉足,这两种可能左登峰更希望是后者,因为对普通人來说很危险的事情对他來说就不算什么,如果古城被黄沙彻底掩埋了,那他就很难在诸多沙丘中找到下面的古城,

    在沙漠里掠行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有些地方的沙子很软,如果下踏借力时用力过大,脚会陷进沙里,再次腾空连十米都掠不出去,有的地方沙子比较结实,但是他事先并不知道这一点,下踏借力的时候仍然用着很轻的力道,这样就浪费了这处比较结实的踏脚点,原本可以掠出两里,只掠出了几十米,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在掠行的时候左登峰一直感觉很别扭,到了后來他想了个办法,两脚一起落地,增加受力面积,如此一來就是往前蹦了,不过沒蹦多远就遇到了陷坑,一落地直接到腰,双臂外探延出灵气将自己拔出來之后左登峰再也不敢胡闹了,沙漠里的危险无处不在,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前行五十里后,落地借力的时候踩到的坚硬地面越來越多,前方逐渐出现了植物的踪影,这种植物名为骆驼刺,是戈壁滩上常见的植物,沙漠里出现这种植物就说明在这附近有水源存在,

    七十里后,沙地变成了戈壁,耐旱植物越來越多,左登峰举目远眺,发现前面出现了乔木和灌木,这些迹象表明前面不但有水源,还是一处面积比较大的沙漠绿洲,

    有水源的地方就有动物聚集,在发现绿洲之后左登峰并沒有急于靠近,这处绿洲面积很大,正常情况下像叶飞鸿那样的沙漠向导都应该知道这处绿洲的存在,但是在此之前不管是瘸子仇虎还是叶飞鸿都沒有提起过这处绿洲,他们沒有提起就表示他们不知道,可是这处绿洲距离第三处古城并不远,不应该从來沒被人发现,唯一的可能就是发现绿洲的人沒能将消息传出去,

    正常情况下不管是探险队还是商队,在沙漠中发现绿洲都会进去歇脚并补充饮水,可能他们进入绿洲之后就沒能再出來,这或许就是他们沒能将消息传出去的原因,

    左登峰驻足侧耳,他听到了绿洲中传來了狼的叫声,叫声很低沉,并不是狼嚎,狼在召唤同伴或者发情的时候才会发出狼嚎,处于攻击状态的时候是不会扯着嗓子乱嚎的,绿洲里传來的叫声应该是狼群在发动攻击之前的示威声,

    小心谨镇是左登峰长久以來养成的习惯,但是强悍的实力也在无形之中令他变的极为自信,这就是通俗所说的艺高人胆大,短暂的停留之后左登峰就带着十三向前方掠去,他此刻想的是管你是什么东西,总之不是我的对手,

    水是生命之源,在沙漠中水被利用到了极致,靠水源比较近的地方树木都很高大,而离水源比较远的地方只能生长一些耐旱的灌木和杂草,这处绿洲的范围不算大也不算小,比边陲小镇要大一些,东西很长,有二十几里,南北较窄,不足十里,绿洲的形状是由zhōngyāng的水源决定的,单看绿洲的形状就能知道绿洲里面的水源也是东西长南北窄,

    左登峰是步行走进绿洲的,步行肯定会增加危险xìng,但是步行有步行的好处,步行可以更加清楚的观察地面上的事物,沒走多远左登峰就发现了草丛下方有骆驼的尸骨,骆驼的尸骨是成片出现的,地面上还遗留着串联骆驼的绳索,这就表明这些骆驼是驼队的骆驼,

    骆驼尸骨上的皮肉已经被狼群吞噬掉了,根据骆驼尸骨的白化程度來看,这队骆驼死亡时间沒几年,

    再行不远,地面上出现了大量的器物,这些器物五花八门,以瓷器和布匹居多,也有金银玉器和药材茶叶,由于存放它们的袋子已经腐朽,各式各样的器物散落在灌木丛的四处,

    虽然已经是深秋,绿洲里仍然有蛇虫鼠蚁,这里很避风,温度较高,令得动物冬眠的时间延后了,

    除了散落的各种器物,林间和草丛之中还堆积了大量的白骨,这些白骨有人类的也有其他动物的,有已经腐朽的,也有相对完整的,在尸骨堆中也有刀剑等兵器,其中还有一支近些年才出现的步枪,左登峰延出灵气抓过步枪,拉栓之后发现弹膛里还有子弹,

    就在此时,绿洲东北传來了一声野狼的叫声,狼在受伤的时候发出的叫声跟狗被人踹了一脚发出的叫声差不多,这声叫声表明有一只狼受伤了,

    “有意思,走,看看去。”左登峰冲翘首东望的十三招了招手,转而踏地凌空往东北方向掠去,有狼受伤说明这里还有比狼更厉害的动物,

    绿洲里有一处湖泊,比三环阵法的那处湖泊要小上少许,湖泊周围都是粗大的胡杨树,掠到湖泊东北之后左登峰看到了狼群,这群狼数量并不多,只有十几只,但是这些狼的个头要比普通的狼大很多,比豹子小不了多少,体毛暗红,两只犬牙下探三寸,这么锋利尖锐的犬牙如果咬中骆驼,直接就能撕开骆驼的喉咙,

    这些巨狼虽然体型巨大,左登峰却并沒有感觉意外,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这群狼的对手竟然是个人,

    狼群围在一棵巨大的胡杨树下方,胡杨树离地两丈的树杈上坐着一个手拿弓箭的少年,此人约莫十四五岁,个子不高,头上挽着发髻,手里拿着一张弓,身后背着箭筒,腰间别着一把长刀,

    这个少年穿着一身土布衣服,这套衣服他穿在身上显得很大很松垮,想必不是他自己的衣服,少年此时正在开弓shè向树下的狼群,他拉弦开弓很有架势,但是力量欠缺,箭支shè出之后速度不够快,树下的狼群都能及时闪开,

    少年所在的胡杨树与其他的几株胡杨树上方都有很粗的布条横贯联系,这些布条应该是近年商队遗留下的布匹,被少年捆在数棵大树之间便于他四处活动,在其中一棵胡杨树的树杈上搭建着一个窝棚,窝棚不大,搭建的也很粗劣,猛一看就像是个大鸟窝,窝棚左右的树杈上挂着一些蛇蛙和鱼类,这可能是他为自己储备的过冬食物,

    少年并不知道左登峰和十三在不远处打量着他,依然自顾自的拉弓去shè树下的狼群,偶尔会shè中目标,却也无法对那些巨狼产生大的伤害,只能令它们负痛咆哮,并不能伤其xìng命,

    巨狼在恼怒之后也会猛然跳起去抓挠那个坐在树杈上的少年,这些巨狼跳跃的高度能达到一丈左右,比普通的狼要高出两倍有余,但是少年所坐的树杈位于离地两丈处,它们根本就够不到,

    左登峰凌空站在少年十丈开外,十三蹲在他右侧的树梢上看着下方的那些巨狼,虽然跃跃yù试却并沒有下去攻击,自从上次被左登峰训斥了之后它再也不敢私自行动了,

    左登峰在夜sè之中视物如常,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少年的样子,这个少年长的很文静,也很瘦弱,瘦弱可能跟他吃的食物有关,毕竟这些食物沒什么营养,

    左登峰此时心中充满了疑惑,一是这个少年虽然独居于此却并不邋遢,脸洗的很干净,身上的衣服也很干净,仅此一点就能说明此人曾经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换作常人沦落到这个地步绝对不会耗时费力的去洗脸洗衣服,

    二是这个少年的身份,根据他的衣着以及胡杨树下被巨狼啃出的缺口來看,这个少年已经在这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可是驼队是不会带孩子进沙漠的,在沙漠里讨生活太艰难了,成年人都打怵,怎么可能带孩子进沙漠,

    第三,他先前见到的那支步枪里面还有子弹,类似的步枪在绿洲还有好几支,这个少年为什么不用步枪打死这些狼,而一味的用箭去shè,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个少年头上挽的发髻左右对齐,位于百会穴后两指,非常的规整,几无乱发,这种发型跟道士的发髻还不一样,道士的发髻位于百会穴正中,为的是佩戴道冠,

    自从明朝灭亡,男子就是梳辫子而不是挽发了,这个少年为什么还能挽出三百年前就已经绝迹了的发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