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侦探推理 > 残袍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卷 不死鬼猫 第三百六十九章 山雨欲来

    判定了姜子牙的陵墓就在齐国境内,左登峰心里有了七成踏实,他虽然忌惮rì本人,却并不畏惧他们,跟rì本人斗总好过漫无边际的到处寻找姜子牙陵墓。

    不过片刻之后左登峰心中的七成踏实就成了七成忐忑,因为地支具有增强和改变地气的能力,两只阳xìng的土属地支在西安,西安是十六朝古都与此不无关系,而yīn属土羊在洛阳,故此洛阳成了十三朝古都,可是临淄只有齐国在这里定都过,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朝代定都于此,况且西安和洛阳都是极为繁荣的地方,而临淄穷的叮当响,气数不但毫不旺盛,还极度低迷,倘若yīn属土牛在此,不应该是这个样子,难道yīn属土牛不在这里?

    左登峰的心情时喜时忧,随后的一个闪念又令他的心情瞬间晴朗,众所周知周朝一共延续了将近八百年,而齐国也是八百多年的气数,这两个王朝存在的时间大致相仿,历史上存在了八百年的朝代一共就这两个,夏商两朝各自五百年的气数,随后那些朝代连超过三百年的都没有,齐国之所以有这么长的气数肯定是受到了yīn属土牛的影响,也就是姜子牙从姬那里借而不还的yīn属土牛就在山东境内。

    想及此处,左登峰心中陡然一轻,只要yīn属土牛还在山东境内,就一定能够找到,先歇上几天再。

    中国人的传统是正月十五之前不干活,再不济也是正月初七之前不干活,这才正月初二,怎么着也得歇上几天。

    正月初二是出嫁的女儿和姑爷回娘家的rì子,左登峰早起之后心情很低落,巫心语是个孤儿,连父母的面儿都没见过,如果巫心语的家人还活着,他一定会竭尽全力让他们过上最好的生活,如果那样他的心里还能好受一点儿,可是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早饭是王八汤,左登峰一口未动,王八有一种强烈的腥气,并不好吃。老头见他不喝王八汤,便塞了两个红薯到灶下,生火焖熟。左登峰早饭吃的就是这个。

    饭后小姑娘炒了几把豆子,农家人一般吃不上瓜子,豆子炒熟了也很香,不过左登峰也没吃,因为他知道炒豆子吃多了会导致浊气下降。

    老头儿姓王,就一普通老头儿,小姑娘也不漂亮,只能算是周正,其实不管男人和女人,长的帅气漂亮的和长的难看丑陋的都少,大多都是一般人。

    外面飘着雪花,不适合外出,三人就在屋里聊天,此时老头已经知道左登峰看出了他孙女的身份,见他神sè毫无异常也就放下心来。

    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从闲聊中获得线索的,目前的聊天就是闲聊,左登峰一直以来都是心无旁骛的寻找六yīn内丹,很少分心旁顾,对于这样的聊天很不适应,在他看来这样的聊天纯属浪费时间。不过闲聊可以缓解心中的苦闷,人本来就是群居的动物,群居和交流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一直独身自闭会令心理压力越来越大。

    左登峰此时的心情也很复杂,一方面他庆幸自己没有分神交朋友,处理无关的事情,幸亏这样他才能这么快的找到五枚yīn属内丹。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又叹息没有多交几个朋友,玉拂遇难铁鞋归寺之后,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临近中午,左登峰出门背回了很多树干,为这处破旧的房子重新树立起了围墙,他带回的树干都有碗口粗细,长达两米,入地五十公分,上留一米五,这样建好的篱笆就非常坚固了,房屋有破损的地方他也随加以修整,他做这些纯属闲来无事,但是更深层的原因是他想过几天寻常人的生活,他已经脱离普通人的生活太久了。

    做完这些他又出带回了一串鱼,祖孙二人见到左登峰带回了鱼很是高兴,不过这次老汉没有追问左登峰是怎么抓到冰底下的鱼的,先前左登峰徒将木桩入地两尺他都看见了,傻子也知道左登峰身怀绝技。

    当天晚上,左登峰再次带着十三外出,这一次他专门搜查附近的山峰,yīn属土牛衍生的毒物是一只会飞的鸟类,这只鸟可以载人飞行,体形一定极为巨大,但是这周围的山峰都很小,并不具体藏匿很大飞禽的条件,难道那只会飞的毒物也随着yīn属土牛被埋入了地下?

    在山峰之中搜寻无果,左登峰开始拔高俯视,希望可以通过周围的山势地形找到暗藏的端倪,不过这也是徒劳无功,周围的山峰和河流并没有任何的异常,并不具备布置阵法所需的要件。

    左登峰还是不甘心,他想到三千年的山峰高度和河流走向以及水量的大小可能会有一定的变化,于是便将看到的情况加以联想,将一条很小的溪流想象成磅礴的大河,将一座低矮的土丘想象成高耸的山峰,即便如此他还是看不到阵法的踪影,十二孤虚法虽然神奇玄妙,却终究摆脱不了阵法的固有原理,寻之无踪只能明阵法在地下。

    县志,必须找到县志,不然很难找到线索。县志记载的都是之前数百上千年这片区域发生过的奇异的事情,找到县志就有可能找到潜在的线索进行抽丝剥茧。

    想及此处,左登峰立刻赶赴济南文化厅,来到文化厅之后他发现这里在他离开之后有人来过,但是雪地里并无足迹,这就明是在下雪之前有人来过的。对此左登峰并未多想,快速的翻找文化厅的档案,查找过后发现临淄县一直以来都没有文化所,rì本侵华之前临淄县的文化教育,档案宗教等方面的工作是由临淄旁边的县城淄川兼管的。

    左登峰赶到文化厅的时候天刚刚亮,查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他并没有立刻回返临淄,而是在济南府进行了短暂的逗留,为王老汉和他的孙女买了点生活用品,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济南的街头到处张贴着他和十三的画像,画像下面的内容是悬赏令,先是明了他‘jiān杀女童,反叛帝国’的罪行,然后明只要有人发现了他的线索并汇报给宪兵队就可以领取一百块大洋的奖励,悬赏令的下方还额外标注着“此人极度危险,切勿试图捉拿”的字样。

    见此情形,左登峰立刻带着十三悄然离开了济南府,rì本人贴出这样的告示明rì本人想寻找他,告示上写的种种莫须有的罪行就是为了逼他露面,虽然左登峰对于rì本人诋毁他糟蹋孩子,给他扣汉jiān的帽子极为恼火,但是他打定主意不露面,rì本人有什么想法他目前还不清楚,在没猜透rì本人动机之前绝不露面,憋死这群***。

    离开济南府,左登峰径直回到了落脚的地方,他可以听到周围的异动,确定无人跟踪,况且就算有人跟踪,也追不上他。

    将东西递给王老汉,左登峰上炕侧卧了下来,一边摩挲着十三的黄毛一边思考rì本人为什么要找他,想来想无非有两个可能,一是要跟他做交易,他里有一枚阳属内丹,这枚内丹对他来是废物,但是对rì本人来是任务成功的关键,如果缺失了这枚内丹,他们找齐另外五枚也毫无用处。还有一种可能是要围攻他,这种可能xìng也很大,因为rì本人恨他恨的牙痒痒,早就想杀之而后快,如果剩下的九个忍者同时出围攻他,他定然无法应付,只能凭借风行诀逃走。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可能,rì本人敢发布公告就表明要对他下了。

    左登峰并不畏战,但是他并不想跟rì本人拼命,因为没有拼命的理由,rì本人在跟他的较量中一直没占到便宜,伤害玉拂的凶也已经毙命,其他的忍者跟他没关系,杀了又没有什么好处,没必要冒险。

    他现在已经毫无牵挂,孤身一人,亲人散尽,rì本人根本就没办法逼他出来,所以左登峰并不着急,让rì本人找吧。他们想开战,找到不到对开个鸡毛。

    王老汉和他的孙女对左登峰感恩戴德,他思考问题的时候,二人绝不打扰他。到了饭点儿,将饭菜端到他的边。他和十三睡觉的时候,二人会将炕烧热。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虽然他们感谢左登峰,王老汉却并没有将孙女许配给他的意思,而那小姑娘对他也没兴趣,在他看来左登峰不但岁数太大,还不讲卫生。

    晚间,左登峰了临川,找到了文化所,这里也有一个年轻人在值班看守,看到那个躺卧在床上翻书的年轻人,左登峰想到了当年的自己。

    沉吟片刻左登峰并未动,一直等那年轻人睡着方才偷了他的钥匙拿走了县志。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想到了济南府文化厅曾经有人过,过文化厅的不定就是rì本的忍者,如果真的是他们,那他们就猜到了他在找什么东西。倘若这里再遭到破坏并且丢失了县志,这里通报上,rì本人就有可能联想到是他所为,因为他喜欢翻阅史书和县志的习惯藤崎樱子是知道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不小心暴露了行踪,那群疯狗就会来sāo扰他,怕倒不怕,只是烦不胜烦。

    拿到县志之后左登峰连夜翻看,县志记载的内容并不单纯是稀奇古怪的事情,更多的还是谁中了举人,哪位清官查清了冤案之类的琐事,一直到次rì辰时左登峰也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此时一本县志已经翻了大半。

    就在左登峰想要暂歇片刻的时候,一行小字映入了他的眼帘,“雍正五年,梓人刘胜偶获黄羽,长一尺三寸,纬三寸四分,乡人不识,皆奇之……”

    jīng彩推荐: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残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残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残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残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