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妖精的魔匣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妖精的魔匣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六章 与你有缘

    东海岸外有大片的海滩,常年被海水浸泡,泥泞不堪,车辆走不了,只能靠人力和牲口完成运输。

    居住副都的本地人多富庶,很少有人能看上这份职业。到是吸引了不少外地人来淘金,他们的逻辑很简单,只要出力气,不用动脑子,并且工钱足够高。

    亚雷觉得这份工作很适合自己。

    “这么点大的年纪,就出来抗包?你家大人呢?”

    塔克是南海岸的地头蛇,因为货物量的原因,正大肆招收工人。有人送上门,一般情况来者不拒,多多益善。但对面那个目光殷切半大的少年,他有些头疼。

    “我是外地人,一个人来这里的。”

    “不行啊,你这小身板,怕两袋粮食就会压扁。”

    亚雷不说话,只是单手拿起了身边直径足有两英寸的石头,并在掌心弹了一下。

    “有点力气……”塔克心动了,为了避免重罚,细节一定要处理好:

    “这样吧,你就跟着我。遇到外人,说你是我外地的侄子,五十次货一索尔。有问题吗?”

    亚雷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以后你就跟我混了,叫我塔克老大就行了。”

    “好的,塔克老大。”

    从此南海岸的地头蛇之一,塔克的手下,多了一个从外地来投奔他的侄子。

    亚雷过上了每天抗大包的生活,白天干活,晚上窝在海边的木屋睡觉。他存钱理财的技能为零,每天工钱一到手,就会变成熏肉牛奶之类的昂贵食物。

    其他工人对亚雷奢侈的生活既羡慕又嫉妒,工钱虽然一样,他们可不舍得每天去洗一次浴,剩下的钱全部换成食物。

    东西到手也亚雷从来不小气,不少人都沾过光,相处的大抵还算愉快。

    除了吃饭工作睡觉,亚雷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傍晚坐在码头吹海风、等涨潮,时不时凝视方尖塔的方向,暗暗计算时间。

    亚雷原本以为,这么无聊的人只有自己一个,直到结识了一位独臂老者,见对方没什么架子,他称呼为“老法尔”。

    老法尔也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曾经为帝国服役二十年,说是身经百战也不为过,后来因伤光荣退役,虽然有一大笔抚恤,却不愿意就那么养老等死。军旅生涯中受过专业的训练,会简单的统计,就在码头找了一份仓库管理员的工作。虽是一把老骨头,身手却依然骇人,地头蛇塔克也敬重三分。

    每当夜幕降临,老法尔就会来到海边,见过几面,也就互相熟识了,后来就成了一起看海的忘年交。

    “我这辈子有三件遗憾的事,一是没有照顾好我的妻子,二是年轻时松懈了一阵子,始终没有晋阶。三就是没有进过那座塔。”

    拎起朗姆酒,老法尔恶狠狠的灌了一口,带着些许醉意说道。

    “那座塔,是指方尖塔?”

    亚雷依葫芦画瓢,也捧起牛奶罐,狠狠灌了一口。

    “小子,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每天盯着那个方向的时候,眼中的希冀和渴望,我在几米外都能觉察到。”

    “那又怎么样。”

    亚雷不以为忤,又灌了一口牛奶。

    老法尔长鲸吞水猛的一口,将瓶内的美酒饮尽了干净,露出前所未有的严肃神情:

    “你该不会以为,就算每天这么懈怠这过下去,明年就能进入那座塔吧?那里入学条件有多么严格,你也不需要我这老头子多说。”

    亚雷沉默了,过了许久,眼角眺向远方:

    “当然不会,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我可以帮你!”老法尔用力将酒瓶抛向大海,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前方:

    “军旅中,我受到某位大人的赏识,曾学到过一种低阶的骑士技,虽然不能登堂入室,却能助你拔骨长筋。”

    “然后呢,你为什么帮我?就因为我请你喝过一次酒?”

    亚雷冷静的站起身,用力抛出手中的牛奶罐,正好将那还未没入海中的酒瓶击碎。

    老法尔长叹一口气,神色有些颓乏,傲然道:

    “当然不是,低阶骑士技虽然价值有限,也非遍地都是。若不是再过几天,就是长达一年的花神祭,你就是跪着乞求,我也不一定肯教你。”

    “那是什么?”

    “当年阿加立克大帝分封五大妖精领主,自居神君尊位。东色雷斯,以及往后的小亚细亚部分,被划分为花之女王·菲格瑞丝的领地。那位陛下的宫殿,就在这片大地和天空的夹缝中。这祭典每三十年一次大祀,庆祝那位陛下的诞辰,并感激她守护这片土地的恩泽。”

    “然后?”

    “那位陛下喜怒无常,据说还有把迷失于虚实,误入宫殿的凡人制成花肥的嗜好。现在花神祭祀就要开始了,我的儿子被选为服役者之一……”

    “于是你就想让我替你儿子去送死?当花肥!?”亚雷大怒。

    “怎么能说是送死呢!?老夫的人品,在你眼中就这么卑劣不堪吗?”

    老法尔额前青筋暴跳,口水四溅,接着有些心虚的撇了一眼亚雷:

    “那些做了花肥的,都是误闯宫殿的凡人。正经为女王服务的人,绝对不会遭受同种待遇,只是那位殿下太强大了,宫殿内充斥着她庞**力的辐射。体力稍有不支就会虚弱,即便及时回来,也会大病一场。只有足够的坚强,才能沐浴在那力量下获得蜕变。”

    “这不是好事吗?”亚雷想了想,觉得有些蹊跷。

    “唉,我儿虽然也算孔武有力,但终究是比不过你。我也能看出来,他天赋有限,这条路走不远。我和妻子这辈子就一个子嗣,如何舍得他去受苦,万一有个意外,我们两口子怎么活?……”

    老法尔原本笔直的腰部一下子伛偻下来,此时此刻,他只是一个单纯为儿子考虑的父亲。

    “既然有这种好事,我为什么不去?”

    亚雷考虑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破绽,用点时间打听一下那个花神祭,如果和老法尔说的不符,就抡胳膊走人。

    “就这么说定了!老夫这就将毕生的经验传授给你!”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妖精的魔匣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妖精的魔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妖精的魔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精的魔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