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妖精的魔匣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妖精的魔匣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十二章 暴君的恩赐

    时间一天天流逝,对亚雷来说,不过是金盏花往来次数的累积,从一开始的厌恶,到不耐烦,最后甚至是期待。

    虽然和金盏花交流除了吵嘴以外,没什么营养,还是探出了不少消息,自己被困在这里已经将近一年,科瑞尔不出所料,死在了棋盘中。六个人,只有他不死不活的被囚禁着。

    一个人被关在巴掌大的地方,吃喝全是花蜜,幸好吃这东西不需要排泄,否则,一定会活活恶心死。

    他已经觉得自己快疯了,全身上下骨骼的灼热和轰鸣,持续折磨着大脑,斗气的力量临界点上缓缓积累,碍于缺少某种媒介,硬是无法突破。

    体内力量不断充盈的鼓胀感,唯有彻底击碎的痛苦才能缓解。老法尔曾经跟他说过,点燃斗气,是战士越普通人的第一步。之后,让斗气充盈身体,改善体质,使得身体内部也能承受更剧烈的冲击,这是第二步。

    这一步往往伴随骨骼的麻痒,内脏的痉挛,轻易无法跨越。按照一般情况,坚持的越久,打下的根基就越牢固。

    肢体战刃的极限也就是这一环节,可以借助斗气的调节,将身体转换成可怕利器,为之后路途的铺下牢固地基。

    亚雷的肢体战刃,已经在**的酷刑中完成了蜕变,按道理,自己的斗气应该到了第二阶才对。难道是因为被这么关着,长期得不到运动的缘故?

    正胡思乱想着,耳旁又传来了开门上,不过这次声音似乎小了点,动作也温柔了一点,金盏花那货转了性?

    “身体还好吧?”

    和金盏花同样清脆,相比较却更加冷漠和稚嫩,这个声音,亚雷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铁棺猛的颤动起来,内部在一阵又一阵的轰击下嗡嗡作响,棺盖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个凸起的鼓包,接着迅凹回平面。

    “别挣扎了,这是我们特制的道具,你无论如何也无法击破。”

    话音刚落,铁棺内的轰击更加密集起来,不仅仅是棺盖了,整副棺木在打击下呈现出各种不规则形状,却总能恢复原状。

    “真是个笨蛋……”

    银盏花轻灵的飞到铁棺旁,手掌顺着铁棺的纹理划了下去。

    砰!铁质棺木瞬间爆炸,变成细碎的铁渣四处溅射开,阴暗的房间内,升腾起一股灼热的气浪。

    赤红的光焰,点亮了整个室内,哧哧作响不断膨胀,火焰内部青年男子的身影依稀可见,随后斗气猛的收拢,凝聚成一点光华,没入亚雷体中,

    “第二阶……聚气成芒。”

    银盏花似乎丝毫不感到惊讶,言语中有淡淡欣慰的味道。无论是铁片碎渣,还是斗气火焰,都在接近她三英尺外,被薄薄一层银晕挡住。

    “终于结束了么?”

    亚雷赤身**,大大咧咧的坐在棺木残骸上,心知敌我差距,他也不着急攻击:

    “死到临头,不给吃顿好吗?真是没有人性。”

    “陛下要见你,洗个澡,换套衣服吧。”

    伴随银盏花的声音,室内景色一换,变成了奢华的宫廷浴场,侧面衣架上挂着从里到外,一整套男士礼服。

    “这套衣服,和我刚来时候穿的那件一模一样,这也是菲歌瑞丝的恶趣味?”

    亚雷眼神扫过衣架,出言嘲讽道。

    “不,这出自我的意志。”

    银盏花的眸子划过衣架,视线回到少年的身上。

    疑惑的回望了她一眼,暗暗捏紧双拳,亚雷没有再说话,径自趟入池水中,坐了下去。

    后方传来划水声响后,柔软的女体贴了上来,耳边传来“贝蒂”的声音:

    “我来帮你擦背。”

    “你让我感到恶心!”

    亚雷猛地转身,抓住那只皓腕,站起身,将“贝蒂”模样的银盏花甩出了浴池。

    半空中,“贝蒂”恢复成银盏花,沉默着飞到一边。

    大约过了小时候,亚雷穿戴整齐后,跟随银盏花走在花田小径上,看着她飞飞停停,忍不住问道:

    “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可以选择不回答。”

    “说说看。”银盏花没有回头。

    “你在什么时候替换掉了贝蒂?”

    “从你醒过来开始……那时我被封了记忆。”花仙子身影一顿,然后再次向前飞去。

    “原来如此……”亚雷默默松了一口气,原来那个曾一起战斗过的女孩,是存在的。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继续对话,花仙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亚雷怀揣进入刑场的觉悟,沉重的没有心思考虑其他。

    梦幻馆的顶层,六人曾经住过一天的地方,依旧碧绿而明净。

    云白光洁的空中花园,弥漫着水般清澈的水晶珠光,空灵虚幻,美景如花隔云端,让人分辨不清何处是实景何处为倒影。

    穿过层层帷幕,亚雷站在了鲜花之主的王座前。

    菲歌瑞丝睁开红眸,视线压在了少年身上:

    “妾身很意外,汝竟没有选择逃?”

    “如果有半点机会,我肯定会逃跑。”亚雷硬生生顶住威压,然后挑衅着说道。

    “可妾身能看到你的恐惧。”

    “我是畏惧你的力量!”

    “哈哈哈哈,正因为如此,汝才有**的资格。”

    菲歌瑞丝毫无风度的大笑起来,从王座上起身,优雅踱步向前:

    “跪下!”

    亚雷还未来得及反驳,山崩般的重压突然压在肩头,砰的一声,膝盖砸入地板,头部背后同时遭受了重压,整个身体匍匐于地。

    鲜花之主足下高跟踏着地板,清脆的碰擦声越来越近,他奋力的鼓动斗气,试图挺直腰杆,换来的确实更加磅礴的重压。

    菲歌瑞丝鲜红色的皮靴,踩在亚雷头顶,以极为屈辱的姿态压向地面,正上方,女王高傲的道:

    “汝若亲吻妾身的靴子,誓永远做妾身的狗,侍奉左右。那么,不仅罪责可赦,以四季鲜花之主的名义,妾身也会赐汝无上的褒奖。”

    “你—做—梦!”亚雷拼命昂起脑袋,咬牙一字一顿的道。

    咔嚓!左手立刻被无形的力量扭成麻花状,即便是适应了这种痛苦,少年依然痛的皱起五官。

    “声音太小,妾身没有听清楚。”

    “我让你不要白日做梦!”

    又是一连串脆响,双腿也被折成数截,亚雷全力催谷斗气,支持着仅余的右手,维持住脸与地面的一丝缝隙:

    “骨头会折,我可不会折!”

    绝不能向仇敌屈服,自己能为他们做的,只有这一点了。

    &1t;/a>&1t;a>&1t;/a>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妖精的魔匣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妖精的魔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妖精的魔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精的魔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