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妖精的魔匣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妖精的魔匣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十八章 不可名状的诅咒

    “哈~呜~”课堂上,蕾娜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哈欠。

    法学教授气愤的敲打讲台:“这位同学!上我的课,就那么无聊吗?”

    “对不起,对不起。”她连忙起身道歉,还没说完,乏意接二连三的涌了上来,眼看又是一个哈欠,连忙用手堵住了嘴巴。

    注意到这个学生顶着浓浓的黑眼圈,摇摇晃晃,似乎连站都站不稳,法学教授意味深长的道:“年轻人要懂得节制,你坐下吧。”

    “是……”蕾娜无精打采的坐了下去,耷拉着脑袋,双手无力的托住香腮,看着随时都要趴下去的样子。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法学教授刚迈出教室大门,她立刻扑了下去,瘫软在桌面,看上去虚弱的不行。

    见好友这幅姿态,埃琳娜皱了皱细细的眉,左手贴到了自己的额前,另一手去探蕾娜的体温,过了半响:“没有烧啊,难道你昨晚熬夜学习了?真是难以置信。”

    少女费力的摇了摇头,脸上一副困倦的样子,连扯动嘴皮子的力气也没有了,双眼迷离,没有焦距。

    “真是罕见,不是说笨蛋不会生病么?”

    这句话说出口后,埃琳娜已做好了被揉捏脸蛋的心理准备,结果对方只是简单的眨了眨眼睛,反而缓缓合上了沉重的眼皮。

    “蕾娜,我请你吃甜点。”杰奎琳掏出一块蛋糕,在她眼前晃了晃,依旧没有反应。

    “她肯定是病了!”埃琳娜斩钉截铁的说,立即站了起来,指着班上几个稍壮硕的男生“你,你,还有你,帮我把蕾娜送去校医院。”

    “……”三个男生面面相觑,最终还是选择了顺从,两人轮流背着,一人去喊马车。埃琳娜和杰奎琳也跟着一起,一道去了医院。

    两天后的傍晚

    亚雷结束了深水锻炼,拖着一身疲惫的踏上归程,接近住处的时候,现爱丽丝小姐(以下略)研究小组的楼下,一位白色秀,相貌纤弱恬静的少女正在来回踱步。

    “埃琳娜?”

    “亚雷同学。”埃琳娜连忙小跑到他面前,蹙着眉毛,神情黯然的说道:“蕾娜她生病了……”

    “笨蛋也会生病的吗?”起先亚雷也没有在意,打着哈哈,看到少女咬唇,沉默着摇了摇头之后,才觉得事情不对劲,郑重的问道:“什么病?”

    “不知道,无论是医生,还是教授,都看不出她的病因。只是睡觉,一直睡觉,还有就做噩梦,醒来是时间也越来越短……”说道这里,少女哽咽起来,失控的擒住他的衣袖:“这样下去,她会死的!”

    “带我去见她!”亚雷握住了对方的手腕,心中汹涌起了莫名的浪花,努力使对方和自己冷静下来。

    “嗯……”埃琳娜痴呆呆的应了一声,不留痕迹的抽出了手腕,在对方不经意间泄露的气息下,自己体内的法力被动收拢着,如同遇到了天敌一般。

    之前还没有过这种感觉,她意识到,这个男人又变强了。

    两个乘着马车,一路直行到医院,蕾娜的病房内,罗迪正忧郁坐在病床前,握着熟睡中少女的手,不知为何,休息两天之后,她反而显得更憔悴了。

    听到病房门开阖的声音,少年扭过头,见是他们二人,点头示意道:“埃琳娜大姐头,姐夫。”

    两人此时心事重重,都没有在意他奇怪的称谓。

    三人坐在一旁,像是怕吵醒蕾娜一样,保持着相对的安静,直到夜幕降临,亚雷才抬起头:“你们俩明天都还有事,这里有我就行了,去休息吧。”

    埃琳娜先点了点头:“如果夜里醒了,就喂她吃一点食物。”

    罗迪也站了起来:“姐夫,我明天早上来换你。”

    目送着二人离去,亚雷坐到罗迪之前的位置,两手交握,支撑着下颚,出神端详着睡美人一样的蕾娜。

    看着少女苍白的侧脸,默默酝酿中的情愫,逐渐流淌出来,情不自禁的伸出食指,帮她挑开鼻尖的一丝乱。

    所以你是个笨蛋……才几天不见,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睡梦中,不知道做了什么噩梦,蕾娜忽然仰起下颌,眼角划出清泪,喃喃念到:“救救他……”

    见到此景,亚雷心中莫名一痛,这时,他才是意识到,少女活泼快乐的笑颜,对自己来说,是这么重要。

    “不要哭……”少年俯身准备帮她拭去泪珠,可刚碰到皮肤,手腕的太阳忧就如同火烧一样痛了起来。

    “嘶……”亚雷抽着凉气,一下子收回了右手。

    怎么会这样?自菲歌瑞丝馈赠之始,太阳忧就从未有过这种反应,难道……

    他将视线转移到少女身上,掀开了棉被的一角,缓慢坚定的握住了她的纤手,霎时间,太阳忧再次“燃烧”起来。

    如同烙铁印在手腕,钻心般疼痛,亚雷几乎产生了手臂已经烧糊的错觉,不过,看到太阳忧渗出的光华后,反而更坚定的握紧了右手。

    淡淡的绿芒流出太阳忧,逐渐覆盖至少女的全身,就在接触她额前的一刹那,一丝黑气涌了出来,在太阳忧的力量下无所遁形,形成一幅诡异扭曲的图案,瞬间又隐入肌肤。

    “这是……诅咒!?”亚雷咬着钢牙,脸上的肌肉在愤怒地颤抖着,眼睛里迸出火般凌厉的目光。

    诡异的图案、蕾娜虚弱的娇颜,结合在一起,触动了他内心深处,那一丝隐隐作痛地东西,就好像是捂着地疮口,一下刺破,流出脓血来。

    又过了一会儿,太阳忧的光华早已散尽,他紧握的手始终没有松开,看来,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它的极限了,必须另做打算。

    “等着我,马上治好你!”亚雷摇了摇病床边的铃铛,几分钟后,一位护士小跑了过来:

    “帮我把她转到重症病房,全天监护,费用我会出。”

    炼金实验室

    哈尔伯特教授正准备着明天的实验材料,门外忽然想起了急促的敲门声,估计是哪位粗细的学徒把东西落这儿了。

    老教授微微颤颤的走到门边,打开门,却是那个赖着学炼金术的骑士学徒,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作势就要关门。

    “不要关门啊”亚雷抵住门,急切的说道:“哈尔伯特教授,我的一个朋友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图案,然后沉睡不醒,想请你帮帮忙!”

    沉默了一会儿,哈尔伯特教授背过身去,捋了捋山羊胡须淡淡的道:“你那个朋友是蕾娜吧?进来吧。”

    “就是这副图案!”一张实验桌前,亚雷在白纸上绘出了印象中的图案。

    老教授眯起老花眼,定睛一看,怎么看都是一个圆圈,皱眉不悦道:“蕾娜的情况我知道,之前也去看过,没有现诅咒的痕迹。你担心她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是因此诓骗我,那就不对了。即便是想骗我过去,也要稍微动点脑子,画个圆圈也能当做诅咒咒文?”

    “圆圈?”亚雷傻眼了,这东西怎么看怎么诡异,可再怎么老花眼,也不可能看成圆圈啊。

    这老东西莫非在找茬?

    不可能,他立马推翻了自己的结论。虽然老教授平时看自己不顺眼,但教学却从不马虎。学院内也是以德高望重出名,犯不着这么针对自己。

    难道是自己眼花画错了?亚雷想了想,重新拿起一张纸,又画了一遍。

    “这次画个方块就能忽悠我了?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哈尔伯特教授更不耐烦的哼道,心中已经把这个骑士学徒规划到调皮捣蛋的范畴。

    “方块?”亚雷狐疑的在老教授和图纸上来回扫视,不死心的又画了一张。

    哈尔伯特教授不耐烦的一看,瞬间鼻子都气歪了,这次居然是一只乌龟,还长着一大把山羊胡须,气的浑身抖:“滚……滚出去……”

    不待少年回答,劈头盖脸就是一串火球。

    亚雷抱头鼠窜,狼狈的逃出炼金实验室,虽然不知道老教授又看到了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幅图案到底有什么诡异?难道在别人眼里,它是不同的模样?

    怀着这样的疑问,他询问了许多路人,得到了各种各样的答案,有人说是动物,有人说是食物,有人说是植物,还有一个相貌猥琐的家伙,居然淫笑着说小伙子手艺不错,上面的裸女是哪家姑娘啊?

    这幅图果然有诡异!不同的人,看到它的形状完全不同,甚至同一人,先后看到的形态也不同。

    这样说的话,知道这东西本尊的,只有我一个人……可自己哪里会破解什么诅咒……

    他痛苦的抱头撞墙,突然灵光一现,虽然现在不会,但是可以学啊!只要找到这个诅咒的源头,破解它肯定不是问题。

    那个地方的话,一定会有足够的知识!

    恍惚间,蕾娜病愈后的笑容,仿佛就在身旁,他心中一烫,只要能守护你的笑容,那么什么都值得。

    亚雷捏紧了手中的图纸,披着星光向前跑去:“就算只有我一个人,也要治好你!等着我。”

    1t;/agt;1t;agt;1t;/ag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妖精的魔匣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妖精的魔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妖精的魔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精的魔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