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女生小说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七章 开学

    9月1号的早上,一家人都早早起来,草草的吃过早饭,冯一平和父亲就出发去学校。

    两人负担都不轻。

    冯振昌挑着担子,一头是课桌,课桌里面还放着叠的整齐的被子和蚊帐,另一头是30斤米——这是冯一平一个月的口粮。

    冯一平身上背着书包,里面装着纸笔,还有从同村高年级那里借来的旧课本。因为没钱交学费,至少今天是领不到书的,只能早做打算。还塞着一个搪瓷碗,一把铁勺,这是吃饭的家伙。

    手也不闲,一边是塑料脸盆,一边是一个网兜。

    网兜里有两个罐头瓶装的咸菜,这是他一个星期的下饭菜,一小瓶辣椒炒炸豆腐,省着点,大约能吃两餐。

    从小学5年级开始住校,然后三年初中,三年中专,一共8年时间。8年时间里,除了每年寒暑假,他基本上是用咸菜下饭,咸菜已经深深的刻在骨子里,烙印在味觉中。以至于,后来每年回家过年,最想吃的就是妈妈腌的咸菜,因为外面买不到这个味道。妈妈有时候就说他,“那个东西有什么好吃的?吃了8年,还没吃够?”

    在他们吃饭的时候,冯宏兵就走了,父子二人就径直到村口,汇合上另外两家。一个和他同级,现在还同班,叫冯文,其实成绩一般,也是爸爸挑着担子。

    另一个冯海涛,就要读初三,冯一平的课本就是他借的。他课桌不用带,但也不轻松,挎个书包,又拎个大包。因为从初中二年级开始,就是放月假,一个月只能回家一次,咸菜要多带,还要带换洗衣服。

    差不多就是去外公家的路,只是在冯一平看风景的那座山下,拐向北,翻过另外一座山,穿过一个村子,再赤脚渡过一条河,上岸就是公路,公路的另一侧,就是乡中学。

    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学校是不一般的地方。目前,只有通过这里,他们才可以走出一条不同于父辈那样,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路。父母们也同样如此希望,从上学的第一天开始,父母就会对老师说,“孩子就交给您了,不听话,不好好读书,你该打就打,该骂就骂。”

    你看看,打骂由你不说,打还放在骂的前面。20年后,明智的老师哪还敢体罚学生,更遑论这个体罚还是有家长背书的。

    因此,老师不仅交给他们知识,还和父母一样,拥有对他们进行体罚的权利,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在孩子的心目中,老师比父母更有权威,而这一点,父母们也是认同的。

    所以,对孩子们来说,这个时候的学校,是带有一种神圣意味的地方,一样的房子,一样的人,其中却仿佛萦绕着些不一样的、叫他们敬畏的东西。

    在参加工作后,再回家时,公路已经通到村里,可以坐车直接回去。但每次经过这里,他都想再看看,这个在儿时心目中圣地一样的地方,却总是没能看上几眼。

    那时的故乡变化很大,不少地方他都认不出来。学校变化也很大,校门不再正对着公路,周边都垒起了高高的围墙,连里面的教学楼都看不见。原来校门的地方,被一堵高墙替代。哎,应该就是这里啊?怎么是一堵墙?正迟疑着,怀念着,就在这一眨眼的工夫,儿时心中圣地一样的学校就被远远的甩在身后。

    乡中学刚好夹在两座小山中间,背靠着另一座山,大门正对着公路。门的两边有灰砖做的围墙,把左右两座山之间的缺口围起来。这其实也就是个象征意义而已,因为学校只有这里有一段围墙,其它地方都敞开着,除了这个大门,其实四面八方都可以进学校。

    上了岸,就看到了一幢两层的长方形楼房,这是学校唯一的楼房,是老师的宿舍,也是他们办公的地方。

    此时,楼房前面,校门后面的操场上,来报道的学生外带家长不少。大多数都是肩挑手提的,只有少数住在公路边的是家长骑着自行车,还有十几个老师也在其中忙碌着。

    最热闹的,要数楼房底下左边的一间办公室,那是生活老师住的地方。两个老师在那忙碌着,门前一台磅秤放在地上,家长们围在旁边,把米放在磅秤上称重,然后到窗口,交上相应的几块钱——因为称的那只是米,要变成饭是要烧柴的,学校不收柴,只收钱,然后才换成麻将牌大小、红绿两色的的饭票,红色的是二两,早餐吃粥和馒头,绿色的是四两,中午和晚上用。

    学校总的格局是这样的,进校门就是操场,上去几级台阶,平台上居中就是那两层的楼房;楼房左右,各一溜四间瓦房,这是教室;楼房后面的坡上,并列着另外一排瓦房,这是宿舍;学校左边的山头上,建着个水塔;山下面,有口池塘,池塘边有几间房子,那是厨房,它右边就是教室;右边的小山包上,有一个独门独户的院子,那是校长和副校长住宿办公的地方。

    冯海涛在操场上帮忙看着,他和冯文两个,抬着课桌到一年级一班教室。教室在左边,前面两间是三年级的,中间一年级二班,他们班在最后的那一间。

    班主任王玉敏,披散着头发,穿着蓝底白点的连衣裙,脚踏白色高跟鞋,正站在讲台上,指挥着早到的同学把课桌摆好,下面坐好的同学不是带着新奇的左看右看的,就是和同桌,或者以前熟识的同学在说着话。

    看到他们两个抬着桌子进来,问了名字,冯一平昂着头回答了,这个时候,冯一平比王玉敏要矮,但他记得很清楚,到初三的时候,他就比王玉敏要高出差不多一个头来。

    知道是冯一平的时候,王玉敏还多看了两眼,冯一平是以年级第一名的成绩从小学毕业,在乡里是排第五,这样的学生分到班上,王玉敏当然是欢迎的。王玉敏安排他们俩把桌子搬到里面靠墙的第5排,正靠着第二个窗子。

    整个教室是2、2、3布局,共3大排,7列,中间分出两条过道。最里面是三列,在他们之前,第5排靠窗的地方,有一个短发鹅蛋脸的女孩子坐在那里。看到那个女孩子,冯文就小声和冯一平说,“我坐中间,好吧!”

    冯一平笑道,“没问题。”

    等到把冯一平的桌子也抬进来,冯文就在那和女同学搭讪,你叫什么,哪个小学的,女同学只说自己姓温,然后就爱搭不理的,低头看着桌上一本小说,翻书的时候,冯一平看到了封面,应该是一本盗版的言情小说。

    班里人进人出的,还有家长进来找王玉敏说话,不多时冯振昌和冯文的爸爸也进来,他们两个上去的时候,两个父亲正说着和以前差不多内容的话,孩子任您管教,打骂随您之类的。

    不过,现在这些话也就表明一个态度。初中的老师,都是科班毕业的,和小学老师教育方法不一样。再说,从现在起,冯一平他们就不再过儿童节,而是过青年节,自尊心也一天天的变强,老师总要顾及他们的感受。所以,骂,也许、大概、可能,不,是肯定会有,但打就不会有。

    最后,冯振昌又说了家里的情况,因为条件不好,所以学费一时凑不齐,只能等凑齐了再交,王玉敏话也说的很好,估计这话也不是第一次说,“我家也是农村的,知道农村的不容易,今年的学费又是这些年最高的,一时凑不齐也没关系,以后交上就可以。”

    和王玉敏说完,冯一平跟着父亲到教室外,父亲把饭票递给他,“姨父就在路对面,我带你去认认门。”

    这个姨父,其实是妈妈那边的亲戚,娶了妈妈的堂姐,倒也不是那种八竿子打不上的亲戚。

    姨父林开明是吃公家饭的,在乡农机站工作,原本是住在河那边的村里。这两年,村里的人都体会到了公路的便利,有些有钱的就在学校旁边建起了房子,渐渐的,也形成了一个小村落。姨父家去年也在这建了座两层小楼,是四里八乡最早建楼房的那批人。

    冯一平他们到时,林开明刚走,他也是送小儿子去小学报到。姨妈在,还有女儿林慧,冯振昌和姨妈说话,林慧在旁边也跟冯一平聊。

    林慧比冯一平大一岁,也是今年升初中,而且刚好和冯一平一个班,早早就把手续办好了,书也领了回来。

    林慧算得上漂亮,打扮也很时髦,接人待物也很大方得体。当然,她也符合一般惯例,那就是,漂亮的女孩子一般成绩都是不好的。

    凭着和冯一平的亲戚关系,初中三年一直找冯一平要小抄。记得一年级下学期期末考试,一不注意,用力过度,抄太多,结果居然考了第八名,当王玉敏提出特别表扬时,教室里一片笑声,笑的同学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姨妈要留饭,冯振昌再三推辞,现在还早,不到午饭的时候,下午赶回去还有事,冯一平也要回学校布置宿舍,就告辞出来。

    林慧当然留在家里,她的意思,明天再去学校也没关系。

    又都叮嘱了几句,不外乎好好用功,听老师的话,团结同学之类的,然后汇合上冯文的爸爸,他们就回家,走快点,下午的事还能照做。

    进教室的时候,看到肖志杰的父亲肖建平正和王玉敏说话,中间第三排,胖胖的肖志杰趴在桌子上,不是后来的满脸横肉,脸上肉嘟嘟的,还带着些婴儿肥,很有喜感。

    呵呵,这就是他一辈子最好的两个朋友、兄弟之一。世事总是很奇妙,一些有血缘关系的人,到最后说不定会变成路人,甚至仇人,而一些原本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最后却成为知己朋友,甚至是可以终生信赖、托付一切的兄弟。

    这样的人,冯一平以后会有两个,一个就是现在还带些婴儿肥的肖志杰,一个是目前应该在隔壁班的王昌宁。一辈子,能有这样两个这样的朋友,冯一平很庆幸,很满足,也很感恩。

    非常感谢您的点击!新人新书,出头大不易,可以的话,能收藏,投推荐票吗?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