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女生小说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十五章 拜师学艺

    第十五章拜师学艺

    第二天,冯一平才想起,今天是中秋节,又是去找人额外授课,就这样空手去好像不大好。可是他在课桌里翻了几遍,实在没有什么好带的,得想办法,最好是能有个什么小玩意带给他们的小女儿。

    于是他就拉着肖志杰,也就这小子是有几个零花钱的,跑到校外体育老师家开的小卖部,叫他出钱也出力,商量买点什么东西好。

    小卖部是间盖着石棉瓦的平房,背靠着学校的院墙。现在的这种地方对冯一平而言,就相当于后来的路易威登、阿玛尼专卖店,现阶段,要用钱买的东西,对他都是奢侈品,没事,他等闲一年都不会进一次的。

    中间是玻璃柜,后面靠墙是一排木头订的货架,摆的东西除了文具,就是烟酒等日用品,一些零食,还有些小玩具。实在话,商品种类不多,其它不说,零食里好些的,就是有包装的饼干,其它的多是用塑料袋装的瓜子、麻花、怪味豆等。

    但是,店里弥漫的味道,冯一平多年后还是会想起。首先闻到的,是烟草的味道,当然不是什么好烟,讲究的老烟枪会觉得冲,觉得呛,但这是在村里父辈们身上闻惯的味道,他觉得很亲切。再之后,就是酒味、糖味、饼干的奶香味、怪味豆的辣味等混合而成的味道,总之很有生活气息,很诱人,所以很让他怀念。

    冯一平忍不住眯上眼深吸了几口气,好在柜台后面的老板娘在低头记账,肖志杰进来就直奔零食那,都没留意他。

    肖志杰拿了一包一块钱的蚕豆,块把钱的东西,是像肖志杰这样,有零花钱的同学来小卖店当然的选择,至于其它几块钱一样的东西,他们也是要掂量许久才狠下心来买。他当场撕开,倒一把在冯一平手里,辣中带点甜的蚕豆,是冯一平重生以来,吃到的除了饭菜以外的第一种零食,感觉格外不同。

    选东西的时候,肖志杰一眼就看上了挂在墙上的水枪,冯一平却不满意。是的,小孩子都喜欢水枪,但家长绝对讨厌这东西,弄得孩子自己满身水,家里也到处喷的*的,外面不小心把水喷到旁人身上,还要道歉。特别是后来,到超市买小孩子喝的牛奶,上面都附有水枪,多的时候,家里大大小小七八把,让他和张彦很是头痛。当然了,这些,目前还是小朋友的肖志杰还不能体会。

    一番争论,最后,冯一平做主做主,肖志杰出两块五,买了一盒彩笔。当然,彩笔这玩意儿,家长也是讨厌的,第一次给儿子买了彩笔以后,家里墙上、椅子上、桌子上、沙发上、书上、衣服上……,到处都被他涂的五颜六色,不说费了多大功夫才把那些清洁好,就单说清洁那些东西花的钱,都可以买上几十盒彩笔了。

    不过,店里也没有其它选择,彩笔好歹能让小孩子动动手,照着画册描些图案,比水枪要好。

    肖志杰有些官迷,回教室的路上说,“跟朱老师搞好关系,就是和王老师搞好关系,那下学期你也换个班长当当?”

    冯一平有些哑然失笑,这就是我们几千年传统文化熏陶的结果啊。当然,工作后,如果能有个一官半职当然不错!可是,目前来说,当初中的班干部有什么好处呢?额外花时间,考试又不会加分,有时沦为老师的爪牙,还会得罪同学。

    不过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中专一年级的时候,肖志杰被任命为班长,并且进了校学生会,看来他肯定让父母找班主任好好公关了一把。

    二人呆在操场上,把那袋蚕豆吃完,才回到教室。这个时候,肖志杰的同桌,副校长的女儿张秋玲也吃完饭回来,肖志忙杰屁颠屁颠回到座位上。

    冯一平看了看过道那边的黄静萍,又想笑,原来一直说喜欢黄静萍的,现在看来,却对张秋玲不一般。这,就是少年的爱情吧!

    冯一平最后想了想,还是把那瓶没动咸菜也带着,放在书包里。

    班主任夫妇俩是双职工,因此分到了相邻的两间,中间的墙被掏出一个门。当作客厅和餐厅的这间挤得满满当当的,放着餐桌、电视柜,一个竹子的小书架。一张办公桌上放着一台两个喇叭的录音机和课本、笔记本,还有几卷试卷。

    装修什么的也当然没有,不过客厅这间墙上贴上了白纸,上面写了一首词,冯一平看了下,是苏轼的《赤壁赋》,剩下的地方,画了几棵竹子,不管是书法还是竹子,应该都是朱老师的手笔。老实说,冯一平都看不出好坏,至少说不出好在哪里,只能说可以,字不难看,画也不难看。当然了,这些装饰,应该和这个房间是有些不搭的,不过怎么也算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态度和品味吧。

    冯一平到时,他们已经吃完了饭,班主任王老师在餐桌旁给三岁多的女儿燕子梳小辫子,朱老师坐在旁边看着。冯一平打了招呼,王玉敏淡淡的应了一声,继续忙着和女儿较劲。

    朱老师看着他拿出来的彩笔,开玩笑说,“哟,真懂事,还带礼物了?”

    冯一平笑着说,“第一次来,又是中秋,给燕子的见面礼。还有这罐咸菜,您可以调调味,我妈腌咸菜的手艺不错的。”

    王玉敏放下梳子,一边把这两样东西朝冯一平的书包里塞,一边说老公,“你跟冯一平说什么了?”

    冯一平当然不让,王玉敏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学画画和音乐,按理,你的正课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学这些?哪怕你本来成绩还可以,底子不错,接下来也是有压力的。但既然你想学,那我也不拦着你,你自己心里要有数,要保证六门正课要学好,时间要安排好。自己家的咸菜也就罢了,你哪里有钱买彩笔的,快拿去退了!”

    朱老师先是在旁边叫屈,“副课怎么了?就不值得学?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对不对一平?”

    冯一平能怎么说呢,只能说“啊!”

    看王玉敏叫冯一平去把彩笔退了,他抱着燕子说,“还是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汪他那老婆的脾性,付了现钱的东西她能给你退?”

    王玉敏想想也是,体育老师的老婆是出了名的只进不出的,叫冯一平去退,那也是为难他了。

    朱老师接着说,“你既然带来了,那我就收下,其实您这样做,我还是很欣慰,这说明你家家教好,你很懂事。做事先做人,不管你成绩多好,将来读到硕士还是博士,或者出国留学,一定要记得这个道理,作为一个人,学习成绩只是一部分。我说的对不对,王玉敏?”

    王玉敏说,“对,你们现在慢慢长大了,也要学怎么做人,不过,来老师家就不要讲究这些,记住了吗?将来考上了好大学,找到了好工作,那个时候你再带着礼物来看老师,老师很欢迎!”

    只能说朱老师活的很明白,王玉敏不愧是班主任,冯一平低头诺诺称是,然后趁机就把彩笔递给燕子,“燕子,这是叔叔给你的彩笔,我们一起来画画好不好?”

    听他这么说,朱老师就笑,王玉敏就叫了一声,“冯一平!什么叔叔?”

    好吧,看来充不了大辈了,冯一平对燕子改口说,“这是哥哥给你带的,我们来画画好不好?”

    不过这么一闹,刚才有点严肃的气氛又活跃起来。

    燕子嘴里含着手指,看向王玉敏——好吧,这印证了这家里谁做主。王玉敏点点头,她才伸手接过去,也不说谢谢,一溜烟的跑到办公桌那找纸。还知道在纸上画,不错!

    王玉敏在那边教育女儿,“你还忘了对哥哥说什么?”

    燕子转过头,奶声奶气的说,“谢谢哥哥!”

    就坐在餐桌旁,朱老师问冯一平,“你为什么要学画画和音乐?”

    冯一平想了一下,说,“暑假的时候去外婆家,小学三年级的表弟画的画,我觉得很幼稚,但是,我画出来的,居然和他差不多,当时就觉得很惭愧,很不好意思。”

    朱老师和王老师都笑起来,朱老师说,“王玉敏,你不要笑,你画的和燕子画的其实也差不多。”

    王玉敏一想,还真是。

    “就这个理由?”他接着问。

    “还有,我个人觉得,画画,能培养我们的观察能力,注意那些美的、细节的地方。就比如现在,我写作文写景色的时候,看到那景色,觉得很美,真美,但叫我写,却不知从何写起,写出来的总觉得很生硬,那学了画画以后,至少对这方面还是有帮助的。”

    恩,这话王玉敏喜欢听。

    朱老师不由得再打量起冯一平来,土掉渣的马桶盖发型,黄黄瘦瘦的,面有菜色,海魂衫还说的过去,蓝色的确良的裤子,穿着一双布鞋,看来是家里没钱买凉鞋。一个典型农村家的孩子,在这个年纪,待人接物还有说话,都有些章法,实在是不错。

    “那音乐呢?”

    冯一平想了想说,“发给我的课本,其它的我至少都看懂,唯独音乐课本,五线谱我看都看不懂,我是个好强的性子,所以也想把它学明白。”

    这个理由当然有些牵强,不过自己的学生在学习上不认输,这种态度还是值得表扬,他们就没有深究。

    “那你想学到什么程度?”

    这个冯一平早就想好了,“音乐呢,我要能看懂五线谱,有五线谱自己能唱,然后听到一首新歌,能大概的写出它的谱子。”

    朱老师又卷起裤管,手在膝盖上一拍一拍的,“识谱倒是不难,听到歌再谱出来,却也不容易。还有呢,这样说画画你的要求就更高了?”

    冯一平说,“也没有,就像您在课堂上做的一样,能快速描绘出一个人的轮廓,传神的画出他的衣着,另外,我画一辆桑塔纳,别人不会看成标志。”

    “噗哧”,那两公婆又不厚道的笑了,冯一平也陪着憨憨的笑。

    朱老师说,“快速,还传神,好吧,你这要求,也不能说是不高。”

    王玉敏说,“标志,桑塔纳,没看出来啊,连车你也懂啊。”

    冯一平忙说,“没有,是舅舅在省城回来跟我说的,我也只知道这两个车名。”

    “你的要求我知道了,”朱老师说,“这样的话,有时间,我就叫你过来,我想一年多时间,应该能满足你的要求。”他看了眼王玉敏,“如果一年多还学不好,那也没办法,到三年级的时候,你王老师是无论如何不会让你再花时间学这些东西的。”

    王老师不说话,好像没听到,不过他们都明白,这就是默认的意思。

    冯一平连忙说,“那接下来就辛苦朱老师了!”

    “不辛苦!记得下次来不要拿东西,不过呢,家里的红薯干、柿子、板栗带些来,老师还是收的哈!”

    王玉敏那边连忙补充,“冯一平,你朱老师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的。只要你保证正课的成绩,老师欢迎你和朱老师学这些东西,什么都不用带,你朱老师巴不得有人真心跟他学这些的,记住了啊。”

    到最后,冯一平以为要先教他画静物呢,朱老师不客气的对他说,“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走都没学会,叫想跑?先画线!”

    好吧,先画线,这也是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半个多小时过去,冯一平还没摸着门道,那边王玉敏走进卧室,拿出来两个油纸包的月饼,“好了,要上自习了,明天再说,这两个月饼你带着。”说着就塞进他的书包里。

    冯一平也不推辞,站起来说谢谢老师,然后跟燕子打招呼,“燕子,哥哥去上课了!”

    这次燕子没要人教就说,“哥哥再见!”

    非常感谢您的点击!新人新书,出头大不易,可以的话,能收藏,投推荐票吗?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