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魂斗圣神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魂斗圣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五章 哀痛

    笑声渐渐的平息,人们不知道的是,有个人始终没有笑过,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这一切的结束。

    心里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一个还不是魂师的孩子,在短短两年里竟然拥有如此神力,有资格去与黄系魂师一比高下,而自己不要说魂师了,就是四级武道家自己都不可能赢。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同生同养,差别就这么大,为什么一个当年可以随手欺负的孩子,却拥有自己永远难以企及的力量,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笑声,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自强站在阴暗的角落,紧咬着牙关,使劲的咬着,眼神犹如一头待人而食的野兽,双拳用力的攥着,手上的青筋根根暴起,指甲深深的嵌入肉内,丝丝鲜血从手指的缝隙中流淌。

    自强没有感觉到痛,他只是感觉到恨,恨上天的不公,恨长辈的冷漠,恨眼前这个孩子,是他,就是他,是他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就是他……

    恨着、嫉妒着、心渐渐的沉沦。

    ……

    这一切都被沈家长辈忽视了,连魂师都不是的小辈,长辈们真的已经完全忽视了他的存在,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就是这种忽视和冷漠,把一个本是善良优秀的青年,真真送上了一条不归路……

    “哎呦,谁谁在掐我”沐沐感到腰上一阵疼痛,大声的叫了起来。

    “谁叫你让人家白担心一场,这是惩罚”东方紫嫣撅着个小嘴,气嘟嘟的说。

    心想明明实力这么强,也不告诉人家,还让我白白担心一场,你说你该不该挨一下狠的。

    小月瑶也凑热闹的想揪一下,不过伸出来的是只毛茸茸的小爪子,看了看自己的爪子,看来唯有作罢。

    机灵的眼珠子转了转,轻轻的咬了一口,接下来又对着沐沐,双眼眯成一条缝的摇着大尾巴。

    沐沐看着眼前这两位自己的好朋友,习惯的摸了摸后脑勺,嘴微微翘起“嘿嘿”的傻笑起来。

    沈家的长辈一看这两个小的待在一起,都不约而同的走开,让这两个孩子单独相处相处。

    不过这两个小屁孩根本搞不懂大人的想法,一看大人走开,紫嫣拉了拉沐沐的衣角示意离得近点,沐沐把头稍稍的往前凑了过去,紫嫣以为大人们听不见,说起了悄悄话“刚才你师兄跟你说了什么?你一听还笑了出来”

    这个疑问一直缠绕在紫嫣心头,非要问个明白不可。

    边上的长辈们一听,当然不是故意偷听,也很是好奇竖起耳朵继续听下去了,想搞明白到底说了些什么。

    沐沐的眼睛滴溜溜一转,贴着紫嫣的耳朵轻轻的说了一句“师兄说的……”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在说一遍”紫嫣一脸茫然的听着,声音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听不清到底说了些什么。

    沐沐一本正经的又说了一遍,这听的紫嫣耳朵都痒了,还是没有听清到底是说了些什么,有点微怒的娇嗔“你到底说了些什么?我一个字都没听清,你在不说清楚,我以后就不跟你玩了”

    紫嫣揉了揉有点发痒的耳朵,撅着小嘴大声的叫着,心想可恶的沐沐到底是说了些什么,怎么自己一个字都没听清,是不是在逗我玩。

    沐沐一听,这下可真急了,大叫“好,好,我说师兄说见过找事的,就是没见过找揍得”。

    这下所有人都听到了,包括熊哥和刚刚清醒过来的董俊。

    熊哥一听用手直接捂着脸,师弟你不用这么大声吧!

    董俊发傻了,傻傻的望着熊哥,敢情我就是个找揍得啊?

    “呵呵……”

    长辈们看着眼前这一幕,也不禁莞尔,两个小家伙亲亲我我,长辈们自然不反对,而且还很支持,但是这是耍花枪的地方吗?就是要耍也该在其他地方,这里可是光天化日之下。

    不远处一位私塾打扮的男子,缓缓走来,手中拿着一本厚厚的书,一看就知是当年交给朔畅的书,脚步很慢很慢,眼里留存着一抹淡淡的忧伤,如今书还在,人已逝去。

    沐沐看见书,整个人逐渐失去刚才的灵动,呆呆得站着、站着。

    天上的烈阳普照着大地,可心中没有一丝温度,爷爷的样子回想在脑海.

    “爷爷,爷爷,你等着,等着沐沐”心中不停的呐喊,一定要去那个地方,一定要找到爷爷,一定要带你回家……

    紫嫣看着发呆的沐沐,心里很是难受,小时候爷爷总是在自己的身边,笑呵呵的守护,总是喜欢坐在爷爷宽大的怀里,一边听着爷爷讲着故事,一边用手搅这爷爷那几根不多的胡须。

    想着、想着眼眸渐渐的湿了、湿了,无声的眼泪悄悄的滑落。

    小月瑶看着两个朋友,眼睛都盯着那本厚书,也许是魂兽的本能感到空气中弥漫的悲伤,安静了下来,渐渐安静了下来,安静的站在沐沐的肩上。

    眼睛望向远处的灵台小筑,看着,看着,竖起耳朵似乎又一次听到那儿时的歌谣。

    压抑的气氛在演武场上传开,沈幕诚看着慢慢走来的东方白,不经意的叹了一口气。

    朔畅的死他知道,是从归来的沐沐口中得悉,对此他表示深深得哀痛,也表示深深的敬仰,看着眼前孩子们哀痛的眼神,不仅也想到自己。

    自己如果在当时的情况下会怎么做,会不会和朔畅一样做,这个问题自己都问了自己多少遍,不是没有答案,而是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比朔畅做的更好,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换,一个孩子活下来的希望,如果这个孩子不是沐沐而是紫嫣呢?

    沈幕诚不敢想了,也不愿想,他知道自己做不到,而朔畅做到了,做了一件本应由沈家长辈为小辈该做得事,想到这里又一次长长的叹了口气。

    咳…

    沈家的长辈也是知道这件事的,身为魂师对这气氛是变化很敏感得,敏感得让人窒息、敏感得让人压抑……

    演武场上的气氛再一次下降,哪怕是空气中炎热的温度,都抵消不了这压抑的气氛。

    “大家这是干什么,怎么一下就变了?”熊哥似乎什么都没感觉到,他只看见东方白走了过来,就感到身边有点不对劲了,但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始终没搞明白,像个好奇宝宝似的问着众人。

    “哇……”的一声,紫嫣再也忍不住了,冲出人群,冲到父亲身边,抱起那本厚厚得书痛哭起来,抱得是那么用力,好像在抱着自己爷爷的手,不愿意让他在离开。

    头埋在父亲的胸前“哇哇……”的哭着、抽泣着,瘦小的肩膀不停的颤抖着,手紧紧的抱着、抱着那本书。

    哭声在场中渐渐的蔓延,沐沐本已干涩的眼眶又一次湿润,低下头一滴晶莹的泪珠静悄悄的滚落,滚落到这干渴的大地,了无踪迹。

    这时感觉到一只坚实的大手拍在肩膀上“哭、哭有用吗?好男儿流血不流泪,在哭也哭不回你的爷爷,只有去找,到那个地方去找,才是你该做得事,懂吗?”熊哥终于明白为什么气氛变了,原来是为了那个魂灵。

    魂灵又不会真的死,不过就算是真的死了,哭又有什么用,难道还能哭回来不成?一点用都没有,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有继续好好的生活下去,只有努力的活下去才是对死者最高的敬意。

    沐沐用力的点点头,带着遗留下来的泪痕点点头,心中下定了决心,我要去那个地方,那个成为魂师的地方

    “我要去五灵之地,我要成为魂师,我要找到——朔——畅——爷——爷”凄厉、撕心裂肺的喊声传遍整个演武场。

    http://bbs.17k./thread-3312430-1-1.html?key=h5lb

    17K公告:网文联赛全新赛季海选已征程过半!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魂斗圣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魂斗圣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魂斗圣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魂斗圣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