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魂斗圣神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魂斗圣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章 平凡的一天

    腊月的雪如棉花般飘散,大地上一片银装素裹,天地一片苍茫,皑皑白雪中几个顽童在嬉闹,欢歌笑语里忘记了所有,只留下一串铜铃般的笑声。

    笑声在沈侠镇上空飘荡,这是镇上普通的一天,冬季腊月的一天。

    沈侠镇依如同往昔,对于青灵国来说,这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地方,除了有一家酒楼外似乎再也没有什么了。

    依山而建的酒楼后院,不断喷发的温泉寥寥伸起白烟,替整个楼宇赋予神秘的面纱。

    面纱笼罩之下是一座山坡,坡上耸立一座庄园,庄园外是无法随意进入的,这是沈家重地,沈家的一切秘密都在于此。

    灵台小筑,楼阁屋檐上裹着一层厚厚的白衣,其间的水榭中温泉散发出缥缈蒸汽,把小筑笼罩在迷雾之中,给外界带来一种神秘。

    神秘的彼方有一群人站立,各个眼神中透着无奈,最前方的站立的一人,来回踱着步子,身后的人没有一个敢说一句话,都噤若寒蝉的站着。

    因为他们知道最前方的人心情很不好,不好到如同一座随时随地可能喷发的火山

    “他们什么时候出来?这一去就是三年,三年,三年了,说什么最多去两年,这都三年了,要是在这样下去,耽误了那件事,我,我如何向列祖列宗交代,我不成族中罪人……”沈慕诚思绪繁乱中,眼神飘忽间,时间在流逝,在悄悄的流逝。

    一切对于等待中的沈家众人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度日如年’,这一年天天如此,月月相同,除了小一辈的人依旧修炼外,其余的人每天都自发自觉的来到这里。

    等待,漫长的等待……

    “当当当当…”一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钟声响起,人群机械的散开,没任何人说话,也没有任何指令,只是按照以往惯例三三两两的走出灵台小筑。

    当然也有留下不走的“大叔,都快过年了,急也没用,不如我们坐下来等吧!”宽厚的嗓音响起,三年的岁月似乎没给沈傲带来岁月的消磨,依如同往昔。

    沈慕诚看了一眼,无奈的叹一口气,走进亭台随意坐下,两人就这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眼光不时聚焦那块石碑干等着,

    等着,等着……

    “叔,不如我们将一把如何?”沈傲百无聊赖的说,干等也不是办法,还不如下盘棋来打发一下时间。

    沈幕诚抬头盯了他一眼,眼里划过一丝隐晦的笑意,不过很快消弭,叹了口气,答道:“咳,看来也只有如此”

    八分钟后,短短的八分钟后。

    “叔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啊!”一声哀嚎,一声如同受伤的孤狼在野地里哀嚎,望着沈慕诚潇洒的拿走,棋面上唯一仅存的车。

    “叔,让我一步,就这一步,真的就这一步”沈傲继续的哀嚎,继续的乞求。

    慕诚脸上显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这都让你几步了,你倒是说说,好吧,你说的这是最后一步,拿去”极为大方的,极其潇洒的把棋子送回台面。

    “是是,还是叔好,哈哈……”沈傲连忙拿出一副真挚的笑脸相迎,接着棋局继续开始。

    “你走好了?”慕诚瞄着棋盘随口说道。

    沈傲盯着棋盘看了一会,艰难的轻点一下头。

    “真的走好了?”慕诚又一次开口问。

    沈傲再看了一会,连续点着头

    “走了可不能再悔棋”

    沈傲坚定的连点三下。

    “吃”那颗刚刚才放上的车,那颗在沈傲手中还没捂热的车,又一次被潇洒的吃掉了。

    沈傲傻了,完全傻了,看着棋盘上原先棋子的位置被黑色的炮字占据,懊恼,悔恨,感觉自己很受伤。

    但是棋局就是如此,胜负只在一念之间。

    沈幕诚忍住笑意,一脸长者风度,轻抚一把长髯“看来你的棋艺还需磨练啊!”沈傲立即跳起来,一股脑的蹦起“谁说的,以前我不经常赢你,要不是东……今天心情不好,会输给你?”刚说到东的时候,忽然打住换了个其他的理由。

    慕诚早在等这句话,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的道“你说的东是东方贤侄吧?以为我不知道?一直以来都是东方贤侄在给你当枪手,现在他……”

    说到这说不下去了,眼神飘忽望向石碑,短暂的插曲在两人同时望向石碑时消失。

    不过也正是因为小插曲似乎这等待的日子也不是那么难。

    远处两个身影从小筑门口走来,两道倩影,倩影的主人依旧光彩照人,三年不见倒也没太大的变化,只是略显清瘦了些。

    当然女人清瘦些看着也精神,但眉宇间总有一抹愁云,一抹解不开的愁云,不过二人掩饰的很好,好的总是在笑,笑着面对所有人。

    “吃饭了,大爷爷,小叔请用”沈月娘从手中饭盒端出几盘菜肴,东萍送上一壶酒,面皮带笑的站在一边。

    慕诚望了一眼她们的笑脸,笑虽是笑可不是那种开心的笑,反而让人感到一种强颜欢笑。

    唯有长叹一口气,心中不断的后悔,后悔做为沈家第一人,竟然没有阻止沐沐的任性,反而放纵他们离去,结果……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这个老糊涂的错,我有愧于沈家的列祖列宗啊!

    慕诚提起的筷子又放下了。

    “大爷爷,饭菜不和口味吗?”月娘关心的轻声细问。

    沈慕诚一听赶忙答道:“不,很好,很好只是现在不饿,等饿了再用”。

    月娘一听这话默默点了下头,轻声答应一声,再也没说什么,静静站立。

    沈傲看着两人,手中的筷子也放下,心中回想起沐沐那天回归的情形,那是三年前的夏季,炎热,跟现在清凉的空气比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更令人窒息的是沐沐。

    沈家的希望之星竟然失忆了,感觉瞬间天昏地暗,暗的是那么彻底,那么黑,要是那天跟着去了,不管怎么说也是地级魂师,在这青灵国除了几块险要去不得,哪里不能去,为什么自己不去,自己不去,都是我的错,我的。

    沈熬端起东萍刚刚斟满的酒杯一饮而尽“来,再满上”接着又是一杯下肚。

    沈幕诚什么话也没说端起酒杯就喝,两人借酒消愁,可酒入愁肠愁更愁,愁还是那愁,酒却越喝越多。

    谁也没说话,不用说,大家心里都明白,当沐沐被带回来的那一刻,沈家每个人的心里都塌陷了、天塌地陷,好好一个沐沐出去短短的半个月不到,回来谁也不认识了,谁也不记得,这症状如同传说中的病,失忆症。

    青龙大陆上什么病都没这个病可怕,所谓魂师是什么,是掌控灵魂的人,灵魂又是什么?是生命、是人格、是良心、是精神、是思想、是情感,是自己心中的根,那么根又是什么,记忆的纽带,是连接着记忆的纽带,记忆没了这不跟没有灵魂是一样?

    没有灵魂如何契约魂灵,没有魂灵又如何成为魂师,也许沐沐这辈子都无法成为魂师,如果沐沐无法成为魂师,那沈家的未来?

    没有未来,什么都没有。

    不过这也不是定数,三年前当沈家失去希望的那一刻,一个希望来了,一个来至封印中的消息,沐沐并不是真正的失忆而是暂时被封存了记忆。

    记忆还能封存?这个世界有太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所以听到这个消息,这个令沈家燃起希望的消息,沈家振奋了。

    消息中还有一则,需要些人,要这些人到封印中帮助沐沐,这些人一听,义无反顾的进入封印,一进就是三年,三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这让人不由的心焦。

    酒,在愁中飞逝,四人相对无言,目光时不时的瞄向石碑,希望他能闪烁耀目光华,可是它一点动静也没有,安静的趴着就像一只千年老鳖。

    月娘和东萍安静的待了一会,收拾一下饭菜准备离开,忽然天空中的雪花奇迹般向小筑狂涌,飘舞的雪花在空中形成巨大的螺旋漏斗,疯狂的旋转中天地昏暗。

    “轰隆隆——”一道巨响炸裂,振动的天地为之震颤,一道闪光,一道撕裂黑暗的闪光划破苍穹。

    http://bbs.17k./thread-3312430-1-1.html?key=h5lb

    17K公告:网文联赛全新赛季海选已征程过半!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魂斗圣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魂斗圣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魂斗圣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魂斗圣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