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一世独尊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一世独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四百零四章 风雪满皇城

    第四百零四章

    林云神色波动不大,可自从欣绝师兄走后,从未有一刻如这般心痛过。 net

    不愿见我……

    师姐不愿见他,他能够理解,毕竟欣绝师兄因他而死。

    不见自己,也许是不想见到自己,怕难以控制心的恨意。

    林云最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从葬剑林出来后,他没去探望昏迷的师姐,也是因为心有愧,不敢面对。

    思过崖,苦熬三月。

    许多事,不去想,不去问,可一直藏在心间,不敢忘。

    可内心深处,对欣妍师姐的担心,从未少过。

    此次任务,诛杀大盗韩阳,九死一生,也不知能不能活着回来。

    只想在离宗之前,见师姐一面。

    却没想到,师姐并不想给自己机会。

    林云终究无法掩饰心的痛楚,清秀俊朗的脸露出苦涩的笑容。

    “林云,别怪欣妍。”

    梅护法欲言又止,轻声叹道。

    林云此刻心神恍惚,没有注意梅护法话的其他意思,苦笑道:“我怎会怪师姐……。”

    说着话,他从梅护法的手,将古剑匣打开。一股寒气散发出去,匣葬花剑安静的躺着。

    刷!

    林云伸手握住葬花剑,顺势拔出,寒芒凌厉,锋芒依旧。

    流光四溢,剑身花纹如水涟漪一般荡漾,幽玄如梦,清冷如泉。

    “好久不见。”

    剑身颤鸣不止,犹如老友相聚,血脉相连的触感,让葬花剑兴奋不已。

    锵!

    收剑归鞘,林云将剑放入匣,背在身,同时收好属于自己的储物袋。

    “确定大盗韩阳,是在楼原郡现的身吗?”

    林云神色恢复常态,轻声问道。

    “确定。”

    大秦百郡,楼原郡地处边疆,一来一回,算什么都不干也得耗去整整一月时间。

    也是说,若想要在龙门大前赶回来,留给他击杀大盗韩阳的时间不到十天。

    当他走出思过崖时,脸露出丝笑容。

    看来时间,可以稍稍从容一些了。

    是血龙马,梅护法将血龙马也一同带来的,许久不见,这二货倒是精神不错。

    翻身马,少年身背剑匣,风采未减,只是往日的锋芒多了些厚重。

    “你需要一个斗笠,被人看见你从思过崖出来,不好。”

    梅护法伸手,递来一个斗笠。

    林云看了眼,在储物袋轻轻一拍,取出一个鬼脸面具带:“用这个吧。”

    血龙马转头,载着林云朝山下走去,渐渐消失在梅护法的视野。

    等夜幕将要落下之时,血龙马载着林云,已经来到了秦天郡的边界。

    在往前走不远,是漠北荒原,正式踏出了秦天郡。

    此地已远离凌霄剑阁,寒风凛冽,半空忽然飘起白色的飞絮。

    “下雪了吗?”

    感受着手心的冰凉,林云看向四方,将脸的面具摘下轻声自语。

    算算时间,确实到了冬天。

    入思过崖时已是深秋,三月时间,早到了该下雪的时节。

    回想起自己初入剑阁之时,也是一场大雪,人心更冷的风雪。

    眨眼间,地面积雪越来越厚,林云端坐在血龙马,心想着,不知道这场大雪,又会下到什么时候。

    右手紧紧握着掌心的残雪,林云眼神色,一片坚韧。

    无论如何,他都要敢在龙门大前回来,他答应过欣绝,一定会参加龙门大。

    承君之诺,不敢遗忘。

    呼哧!

    在此时,天空突然响起刺耳的破空声,血龙马林云抬头看去。

    见视野的尽头,一头剑雕,乘着风雪破空而至,发出尖锐的嘶鸣声。

    林云正疑惑之时,剑雕突然悲鸣起来,犹如流星坠落下来。

    扑通一声,剑雕一头栽倒在其面前,却是硬生生给累死了。

    地面在晃动,雪花乱溅,与尘土一同飞扬。

    有两道身影在尘土飞扬,冲了出来,是林焉和林秋杉。她二人随着剑雕一同跌落,身摔的不轻,可却顾不得许多朝林云迅速了赶了过来。

    林云翻身下马,眼闪过抹狐疑之色:“你们怎么来了?”

    “林大哥,出事了。”

    林焉神色焦急,激动不已,始终无法说清。

    “不着急,你慢慢说。”

    林云心咯噔一声,有种不好的预感。

    待平复下来后,林焉声音有些哽咽的道:“林大哥,李无忧被白黎轩打伤了,欣妍师姐,明日要嫁给大皇子秦羽了。”

    轰!

    林云脑海嗡的一下,当即炸了,呆愣当场。

    这……怎么可能。

    “是真的。”

    一旁林秋杉轻声叹道:“十天前,她想告诉你了,可擅闯思过崖这罪名太重,我没让她去。今日,我思前想后,觉得还是要与你说一声,本想偷偷溜进思过崖,却没想到看见你从后山出来了。便借着剑雕一路追过来,可你的马太快了,差点以为追不了。”

    若非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让林云止步,剑雕算是活活累死都未必能追的。

    当从林焉口,得知来龙去脉后,林云脸色大变。

    “我师姐痛失至亲,怎么可能会答应他的求婚,何况……杀死欣绝的幕后黑手,很有可能是他秦羽啊,师姐生性刚烈,不可能甘受此辱!”

    林云神色陡然间变得锋锐起来,眼眸光,寒芒凌厉。

    谁都知道,王琰只是大皇子手的棋子罢了。

    能在大秦帝国内,弄到左道异宝的人,定是手段通天之辈,大皇子嫌疑本很大。何况,年底的龙门的大,其与欣绝大哥,乃是直接的竞争对手。

    当然这一切,林云只是怀疑,不敢贸然下定论。

    与王琰不同,他亲眼见到王琰祭出的血雨银花针,有十足把握才杀的对方。

    可无论如何,算只是怀疑,欣妍也断不会答应嫁给秦羽。

    这其,定有隐情。

    “我有一言,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林秋杉有些迟疑的说道。

    林焉却是快人快语,愤愤不平的道:“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林大哥,现在四大家族都在传言,大皇子冒险修炼了地阶功法玄阳诀。此功法至刚至阳,霸绝无边,可他境界不够。若是没有太阴之水的调和,迟早会走火入魔,自绝而亡!”

    “此事当真?”

    “应该不假,消息是从王氏宗族传出来的,只在四大宗族流传。我查过古籍,太阴之水的武魂,不仅可以调和玄阳诀的霸道的真元,甚至还能让他玄阳诀更进一步,达到圆满之境。这秦羽根本不在意欣妍师姐,只是想将她当做炉鼎,利用完之后,欣妍师姐只怕会……”

    林云欲言又止,但未说之话,已相当明了。

    习武之人,岂会不知道,炉鼎会是怎样的下场。

    “我知道了。”

    林云深深的吸了口气,没想到,秦羽此人,行事会如此狠绝。

    他目光看向空飘荡的雪花,思绪飘零,沉吟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焉两姐妹,心忐忑,不敢去问。

    至此,所有的来龙去脉,在林云心尽数明了。

    毫无疑问,欣绝之死的幕后黑手,是秦羽了。他杀了欣绝,是想断掉师姐的退路,让其失去依靠。

    他手,定然还捏着师姐的把柄。

    想起欣绝大哥,对龙门第一的执着,林云嘴角露出抹苦涩的笑容。

    龙门第一,可以跟圣使提出一个要求,这要求即便是大秦皇帝也不敢违背。

    无论是为了榜首,还是为了得到欣妍师姐,欣绝大哥在秦羽心,都是必杀之人。

    现在想想,师姐并非不想见他。

    根本没有什么大盗现身,只是师姐拜托梅护法,让他将自己支走。

    她担心自己得知消息后,会逃离思过崖不顾一切阻拦,白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才出此下策。

    “婚礼是明日吗?”

    半响,林云才从飘飞的雪花,收回视线。

    “是明日,而且声势浩大,秦羽做足了排场,要在帝都皇城游街一圈。林云师弟,你要三思……皇子大婚,神策营肯定会随行护卫,还有青玄会的各宗高手,肯定也相随。”

    林秋杉眼闪过抹忧虑,出言劝道。

    其言下之意十分明显,林云孤身前往,与送死无异。

    “可有些事,我总得问个明白。”

    林云翻身马,没有太多的话语。

    他只要当面问一句,只要师姐并非真心,他的剑,便不会有任何迟疑!

    在两人诧异的目光,林云调转方向,与茫茫风雪渐行渐远。

    翌日清晨。

    帝都皇城的积雪,已达半尺之厚,巍峨皇城银装素裹。萧瑟的空气,弥漫着森森寒意,算是武者都得运转真元来抵御。

    可即便如此,帝都皇城却是热闹不减。

    许许多多的人,顶着风雪,出现在通往皇子府的大街。

    今日,乃是大皇子秦羽的成婚之日。

    婚礼来的毫无征兆,可一经宣布,便轰动大秦,引得各方震动。

    欣妍乃是凌霄剑阁第一美女,有血玫瑰之称,风华绝代,名满大秦,多少人想入非非,日思夜寐。

    可在今日,却与大皇子成婚。

    似乎让人很意外,可仔细想想,却也并非那般怪。

    大皇子本身是皇位的继承人,又有公子之名,无论身份和实力,都足以配得欣妍。

    今日,人声鼎辉,风雪无法掩盖,通往皇子府的街道边,人潮涌动,如山如海。

    街道两旁阁楼,较好的观看位置,早已被抢占一空。

    皆在翘首以盼,等待着正主的出现。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世独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世独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世独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世独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